第301章 大发雷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床上.身高足以让男人望而生畏的钱小蓉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她受伤的消息还沒有通知家里.恰逢春节连大医院都排不上号.只好來这家价格昂贵的私立医院.耗费了她大学勤工俭学攒下來的钱不说.她的这双腿恐怕以后很难走路了.

二十几岁青春正茂.如果真的变成残疾.她不知道有沒有勇气面对以后的路.可是又不得不坚强起來.刚刚和家人通完电话.撒谎告诉他们自己在江海过得很好.挂了电话后钱小蓉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苏北在病房门口看了一会儿.见米雅沒在.不好现在进去.走出住院部.在医院食堂门口看到了端着保温桶的米雅.

“往哪儿跑.”苏北喝斥了一声.

米雅皱了皱眉头.乖乖的低着头走了回來.“你怎么又來了.”

砰.

苏北一巴掌打翻了米雅的保温桶.两个经过的护士正要看怎么回事.认出是苏北后装作沒看见.从一旁溜走了.

米雅怒气冲冲的看着苏北.“姓苏的.你给谁耍脸子呢.”

“给你.”苏北拽着米雅的手往楼后走去.“少在这儿丢人现眼.”

米雅怎么可能挣脱过他的手掌心.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來.推开苏北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一边咬一边抬头看苏北的反应.

正在气头上的苏北怎么会在意这点小疼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骂道:“我警告你多少次了.有什么事不能跟大家说.谁不会帮你解决吗.就说钱小蓉住院.稍微打个招呼.还用得着你们两个女孩儿在私立医院住通铺.”

“不用你管.我说过很多次.我欠你的钱.但不是你手里的棋子.”

“煞笔.”苏北松开她.从身后的冬青上捻下一片树叶.脸色阴沉的甩出树叶.枯黄的落叶瞬间变成一把锋利的刀.割断了一根碗口粗的大树.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姜涛做出这种蠢事.他都懒得管.但是米雅孤身一人在江海.和同样单纯的掉渣的大学同学生活.心里真替她们着急.这大学上的.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苏北又气又恼的捧着米雅的脑袋.又有些怜惜.“如果我不是凑巧來医院.你是不是永远不告诉我这件事.”

“呵呵.你是我什么人.老板.我为什么告诉你.告诉你了又能怎样.像个混混似的找你报复.”米雅心里的自卑感.是苏北这个男人所不理解的.

“米雅还记得去年米阳和康天择的事件吗.我不知道你每天摆着一张苦瓜脸给谁看.还是说跟我扯上什么关系.会遭到社会的争议和诽谤.你家出事到现在.也算经历过人生的坎坷起伏.又不是沒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对你们这两个漂泊打工的小姑娘來说是天大的事.对我來说或许就是举手之劳.就他吗因为你借我五百万.这点友谊关系都沒了.”

“那当然.你苏北现在不要说在江海.公司发展的在世界都有响当当的名气.你是想用你的金钱和势力.解决我们小门小户的大事.來显示你的英明神武和成功.”

“作为朋友听见你这句话.真应该给你一个耳光.我那么想过吗.我要是想炫耀自己的成功.多少女人我不能炫.”苏北叹了口气.把抽了半截的烟强行塞在她嘴里.“换句话來说.你为了你自己的尊严.就忍心让你同学在病床上躺着.”

“放屁放屁.”

“闭嘴.”苏北唯一对人发脾气的.就是米雅了.他被赵狄和袁纯阳拦截在灵隐山.都不曾这么暴躁过.

苏北真怕再吵下去.真的会扇她一个耳光.转身离开楼后.直接朝着钱小蓉的病房走去.眼不见心不烦.既然遇见了就不能袖手旁观.做完这件事.这姑娘爱哪去就哪去.哪怕去夜总会陪酒他都不会再管了.

护士同事们早就把苏北吵架的消息告诉给了田琦.苏北刚出來.田琦就双手插这大褂的兜子.笑得跟只百灵鸟似的.

“哎哎哎.你去哪儿啊.”

“向后转.麻利儿点去器材室给我拿银针.”

田琦不明所以被苏北推出去老远.才笑嘻嘻的说:“你是不是又要做那天晚上的事情啦.”

“乖.别说话.我特烦.”

田琦嘟着嘴蹦蹦哒哒的去了器材室.不一会儿只带了两盒银针回來.连消毒用具都沒有.因为她可是见识过苏北的银针治病.

苏北的突然到來.让钱小蓉也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來.“苏总.”

“放心.你们之间的破事我懒得问也懒得管.我现在是以医院特聘的医生名义.來给你做手术的.”

苏北不由分说.先扯掉了钱小蓉身上的被子.以及两条腿上的护具.神识扫过.皱起了眉头.虽然刚才赌气说不管她们的烂事.不过这下手也够狠的.两条膝盖粉碎性断裂.

“这位美女.你不要担心啦.苏北马上会把你的伤治好的.对不对啊.”田琦笑着安慰道.

女人的性格诧异比人和猪的差距都大.如果都像田琦这么乖巧有家教.哪还有这么多事.苏北心想以后他一定要亲自教育家里的小丫头.不然被柳寒烟的性格沾染.长大了也不是省心的货色.

“住手.”

米雅从门口冲了进來.她身后还跟着钱小蓉的外科主治医生赵医生.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道.

钱小蓉出的是车祸.双腿被车轮子碾压而过.这两天适逢春节.钱小蓉的家人一直沒有來医院做截肢手术的签字.这种截肢手术沒有直系亲属的签字.光凭米雅院方是不答应的.

遗憾的是.如果这个消息告诉钱小蓉的父母.很可能那二老也急出个好歹來.所以这两天钱小蓉一直在煎熬之中.又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还要担忧自己的前途.更重要的是父母的养育之恩.

“苏北你再干什么.”为了让钱小蓉住私人医院.米雅几乎快把房子抵押出去了.

“快将病人放下.”赵医生对这个愣头冷脑的年轻人很是生气.

田琦一努嘴.笑着说:“赵叔叔.你就让苏北试试嘛.他可以治病的.”

说着.田琦在赵医生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这家伙就是前天给我治病的人.”

“是他..”赵医生惊讶的看着苏北.听说是一位传奇的中医高人用针灸的方式治好了田琦.但是沒想到这个高人就在眼前.

米雅不解的看着几人.她算是看明白了.苏北和医院的人都认识.冷冷的问赵医生.“赵医生.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吗.”

“米小姐请你安静一点.别妨碍苏神医为患者进行治疗.请您先出來.”

“苏神医.”米雅一头雾水被田琦和赵医生推了出來.

赵医生一摆手.让两个小护士來帮忙.把米雅请到旁边的诊疗室里呆着.连忙拿起电话.给他的一个老师打了过去.“喂.刘叔吃饭呢.您赶紧过來.苏神医正在我们医院.对对.正在为一位院方确诊需要截止的病人进行针灸.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幸亏住的进.十几分钟后.一个前晚曾经参加过田琦会诊治疗却沒帮上忙的老专家赶來了.他是江海中医院响当当的人物.如果说中医.在江海至少沒人比他更内行.但却无法解释苏北为什么能用一顿饭的功夫创造出一个医学奇迹.

楼道里有些吵闹.如果不是田琦太乖巧可人.米雅真的要跟她动手了.就算是苏北和这家医院都认识.也不能随意移动钱小蓉.当然.米雅也知道苏北沒有坏心.无非是帮助钱小蓉换一间贵族病房.也知道苏北不是炫耀他多成功多有钱.可她心里就是过不去这个坎.

“刘叔这边.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赵医生引领着那位中医院的刘院长來到病房外.

和刘院长想象中的针灸大为不同.连消毒器械都沒有.看着让人揪心.不过当他目睹苏北的施针速度后.惊讶的合不拢嘴.

相比起为田琦伐毛洗髓脱胎换骨.治疗这幅伤腿对苏北來说沒有一丁点的难度可言.双手飞快的更换银针.总计一百零八根银针反复扎在伤处.银针裹着的真气正源源不断的修复和催生断裂的骨头.

如果是三天之前.无论是赵医生还是刘院长.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让保安把这个江湖医生弄走.毕竟钱小蓉的双腿是粉碎性骨裂.一周之内再不截肢就会发生溃烂.虽然说截肢对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來说是件残忍的事情.但是生命永远要比美丽更可贵.

不过.经历过田琦的事情后.他们真的相信医学奇迹的存在.

旁边诊疗室里.米雅怒不可遏的瞪着田琦几个护士.“我一定要投诉你们.”

“姐姐.你就相信苏北一次吧.他肯定能治好你同学的腿.”田琦无奈的说.

“哼.你认识苏北几天.别人不了解他.我还不了解吗.如果我同学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不会告苏北.但你们医院一定要为此承担责任.”

几个护士忧心忡忡的看着这个妹子.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昨天人家国际红十会的专家团为了见苏北.直溜溜在医院里站了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