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刀和叉/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那个准备在江海大展拳脚的玄阶高手死了外.唐浩和一行几十人顷刻之间瘫倒在地.有的昏迷.有的受伤站不起來.胆战心惊的看着迎面走來的苏北.

被那股气浪余波震得头晕脑胀的江湖大佬.饮恨看着旁边的唐浩.这王八蛋不是说老三可以轻松搞定苏北吗.就算是傻子都看出來了.苏北根本沒把他们当回事.

苏北点燃一支烟.眼眸中闪过一缕深邃的含义.能用简单方式解决的问題.就不能太心慈手软.

“如果你继续闭着眼睛装死.我马上会成全你实现这个愿望.”苏北用烟头在唐浩的脸颊上烫了一下.露出一个杀手般的笑容.

“苏北.你.现在几百万人知道我在广场放烟花.如果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

苏北很干脆的拎着唐浩飘逸的长发.拖行穿过广场.來到唐浩开得那辆黑色卡宴车里.把人扔到后排.抖了抖手上拽下來的一绺头发.转头对后面的两个女孩儿说:“上车.”

钱小蓉和米雅手扣着手.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沒有回过神來.纵然是米雅知道苏北特别厉害.但这种冲破世界观的打斗方式.让她实在无法接受发生的事情.

从副驾驶偷瞥苏北锋利的轮廓和桀骜的眼神.米雅愣了几秒钟.这份冰冷和阴霾的沧桑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一样.而当苏北平静下來.又变成原來那样玩世不恭的懒惰模样.

米雅曾不止一次的高阶自己不能喜欢上自己的债主.可每次见面时平静如水的心都难免荡起一阵涟漪.

今天唐浩很倒霉.苏北是不会跟唐浩一般见识的.他真正生气的是米雅.在苏北看來.以前的米雅阳光大方.现在的米雅小心谨慎市侩胆小.都已经有人公开将她放在捆绑的名单之上.并在学校门口撞断了闺蜜的双腿.居然还要忍.

一个“忍”让苏北忍无可忍.华夏的中庸之道忍了多少年.从前是优良美德现在是恶习.反观米雅的改变.让苏北想到一句很具有市侩小市民风格的俗语.穷养儿.富养女.女人一旦变穷了.就是鲜花凋零的前兆.

大观园里的大小姐们养尊处优诗意人生.而同样住在大观园里的柳嫂子和起夜的老妈子们.只会为了那点柴米油盐互相算计.

“钱妹子.后备箱里的那个人认识吗.”

“认识……唐浩.”钱小蓉看着苏北骄傲孤独的背影说.

“唐浩是谁.”

“唐泽江的儿子.江海地下的老大.”

苏北轻哼了一声.指鹿为马对钱小蓉说:“从明天开始.这对儿父子会终生在江海街头乞讨要饭你信不信.”

“哦……”

苏北拍了一下方向盘.怒其不争的对米雅说:“这是对你最后一次容忍.米雅我告诉你.就算是我老婆柳寒烟.我都沒这么惯着过她.唐浩要玩你.你是不是就要洗得香喷喷的恭候.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你看來是天大的事.别人只是举手之劳.刚才你不是说.我惹不起唐浩.更惹不起黑大哥.以及唐泽江吗.今天晚上.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谁.”

米雅攥着两个拳头嘴唇泛白.自从苏北治好钱小蓉的双腿她就后悔了.她的一时软弱.险些让好朋友截肢.而受过高等教育的米雅.在恶势力面前.就算不找苏北帮忙.连报警的勇气都沒了.心里的自责伴随着苏北的痛骂越來越深刻.

车到郊区.苏北回头问:“问唐浩怎么走.”

钱小蓉回头看了一眼.“他好像晕了.”

苏北从卡宴车里豪华的微波炉里拿出一瓶烧开的红茶.随手递给钱小蓉.“浇在他头上.”

“哗啦啦……”

电视中常见的凉水让犯人清醒.此时变成了开水生烫.半死半活的唐浩如同过电一样.激灵一下子苏醒过來.

“在哪儿.”

“碧水湾山上的公馆.”唐浩快崩溃了.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另外两位高手能灭了苏北.或者乞求父亲快些來救自己.

苏北将车头调转.朝着碧水湾公馆驶去.看样子唐浩最近确实发达了.苏北对江海地下秩序的了解仅限于刘学的人脉关系.碧水湾公馆就在作用上类似于江海市委.

“我说唐浩.你们搞得那份名单是什么意思.”

“名单.”

“别说你不知道.我不会重复第二遍.你是了解我手段的.”

“哦.你是说江海高校成员表.”唐浩当然不会怠慢.这已经不是皮肉之苦的问題了.“那是……呃.我们最新要开设的两个大型夜总会.面向高端消费群体.所以从高校挖人.凡是高校漂亮的女生我们这里都有资料.米雅和钱小蓉也不例外.我大哥看过她们的照片.让我把她们先弄來玩玩.苏北整件事跟我沒关系啊.”

“沒关系.”苏北无奈的一笑.瞥了眼身边那位傻子.

米雅怒不可遏的斜睨了眼唐浩.她从未想过后果这么严重.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这么挖人.比拦路抢劫都要嚣张.

在一处优美港湾的山顶.是一处平坦的开阔地.坐落着一栋连体别墅组成的庄园.正是豪华的碧水湾公馆.只不过现在被几只自以为是的跳骚霸占了.

车刚停下來.两个小弟上前來开车门.当他们看到米雅和钱小蓉下车时.獐头鼠目的打量了两人的身材直流口水.不过当苏北拎着唐浩的衣领满吞吞的下來时.俩人都是一愣.

“唐少.”

嘎巴.苏北拗断唐浩的一条胳膊.像拖死狗一样朝着大厅走去.至于那两位惊讶的门卫小弟.等苏北经过几秒钟后.才轰然倒地.

神识扫过.今晚的碧水湾公馆有几十个人.除了杂鱼之外.大厅里的这两个玄阶中期高手.还算可圈可点.怪不得唐浩这些人突然在江海冒出头來.三个玄阶高手不把江海搅得翻天覆地才怪.

“唐浩.”坐在沙发上享用美食佳肴的中年人看到此情此景.心里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看來这位就是你所谓的高手了.老三呢.”

“不好意思.我刚送你们老三回老家了.”苏北一脚将唐浩替上豪华宴会的桌子.

这三个古武高手的來历.苏北已经审过唐浩几次.唐浩也不知道从何而來.但这种世外高人降临到他们唐家.他当然是高搭庙宇迎接了.他只知道这三个人不是亲兄弟.但是都姓祁.

苏北沒耐心追查他们的底细.应该和欧阳道人的那些徒弟一样.闭关修炼几十年出道.准备在江海坐享荣华富贵.靠着不光彩的手段赚钱.还能购买他们所需要的资源提升自身实力.何苦在深山老林中苦熬苦业.

这一脚将唐浩踹到桌子上.并沒有引起两兄弟的注意.在他们眼中唐浩只是一条哈巴狗.

“年轻人.勇气可嘉.居然敢一个人找上门來.倒是省的我们主动去找你了.”留有一绺山羊胡须的老大摆摆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你说对了.不过.我不仅有勇气还有戾气.不管你们是哪儿冒出來的土耗子.今天也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黄泉路.”

苏北从宴会桌子上拿起一对银质餐叉和餐刀.这俩混蛋不简单.如果是进灵隐山之前的苏北面对他们兄弟三个的合围.恐怕很难脱身.但现在两人在他眼里只是比普通人多了点力气罢了.

每个古武修炼者对自身的实力都非常自信.苏北如此.这两兄弟也是一样.如果他们知道苏北是怎么杀掉老三的.现在绝不会这么自负.

“呵呵.你就打算用这个当武器.”

“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不是什么利刃.只是让您二位死的优雅一些.”

苏北一股真气注入银质刀叉之中.单手一挥.两把餐具刺破虚空扎向两人的心脏.两兄弟不敢怠慢.三弟沒有准时回來让他们心里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当刀和叉距离心脏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时.两兄弟满脸愕然惊骇的对视了一眼.各自掏出他们下山所带的法器.单靠他们的力量已经无法阻挡.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武器只是装饰品.一件顶级的法器在弱者手里.永远比不上高手扔出去的一截树枝威力大.

砰.砰.刀和叉刺断两兄弟全力以赴的短剑.霸道的刺穿两人的胸膛.两兄弟眼里充满了恐惧的神情.下意识的看着对方的心口.从修炼古武至今.毫无疑问今天遇到的人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常人看來吃饭的餐具能有多大的威力.可是这一刀一叉.以盘子的直径洞穿两人的身体.几秒钟前还是好端端的身体.现在多出了一个大洞.就算两个古武修炼者也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木讷的转过头.刀和叉戳在身后的廊柱上.如果沒有看错的话.上面挂着的是他们自己的心脏.这意味着他们还沒跟苏北拉开架势交手.就已经被对方庖丁解牛一般挖出了心脏.

米雅强忍着恶心.终于还是扶着钱小蓉的胳膊呕吐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