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没事找事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玉莹起初还怀疑苏北是否在故弄玄虚.可亲眼看到昏迷两个多月的父亲醒过來.以及郝医生的反常.她也开始怀疑起來.

“爸.您还记不记得你手上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赵玉莹攥着父亲的手问道.

赵建国苍凉的老眼注视着身边的女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显然他已经从昏迷状态清醒过來.逐渐认识到眼前的状况.

“不记得.我好像踩到蛇了.从山坡上滚下來.剩下的事情就不记得了.”赵建国吞吐道.

“赵叔.你再想想.是不是被人给揍蒙圈了.擦.”米阳心急的催促道.毕竟姐夫说老赵是被人揍了.他又死不承认.这里面好像有猫腻似的.

苏北摆摆手.说:“我们先回去吧.”

赵建国低着头沒吭声.

苏北黑长的眼眸闪过一丝怀疑.看样子天池山这趟浑水够深的.至少比自己想的要复杂.

赵玉莹把几人送到门口.苏北让她回去.“赵主任.别的我就不方便说破了.有再一再二沒再三再四.下一次你父亲再出事的话.我肯定也救不活.呵呵你是聪明人.如果方便的话.最好上厕所都要照看着你父亲.”

“我知道.不管怎么说.这次真的要谢谢苏总.”赵玉莹也从父亲犹豫的目光中读出了什么答案.

离开医院.四人准备回天池镇.天黑之前还能亲自去看看那片木瓜林.据楚鼎天的测量.天池山一代将近四百公顷的森林.按照每公顷十万的价格.能卖到五千万.这个五千万巨资的估算价.是按照中等木材的购买价.木瓜算得上是经济作物.而且还要整体购买天池山.想必这个价格双方都满意的话.可能会突破一亿.

从某种意义上來讲.苏北真花一个亿.买的也是一片山地.而如果赵玉莹招商引资建设度假村.买的可是整个山区和村庄包括道路.

这笔买卖让苏北也很头疼.就算买卖最后谈成.野生木瓜运到江海.大宗投入到保健品的生产中.能否打开市场.他也不好说.如果赔了.可就沒钱协助陈雪菲进军江海开发区了.

“姐夫.别怪我沒提醒您啊.后面有一辆金杯.已经跟咱们很久了.”

“路又不是你们家开的.你还想当交警.”苏北白了他一眼.“开你的车.他爱跟多久跟多久.”

县城太小.从南头到北头.如果放在江海的话.就是一条小街两个公交站的距离.出了县道.进入山沟拐弯处时.路边有一家汽车修理铺.一辆拉砂石料的卡车停在那里.正在维修补胎.堵住了狭窄的路段.

“我下去看看.”米阳一脚刹车停在一旁.

苏北轻哼了一声.对身边的楚鼎天说道:“鼎天.快进入黄阶中期了吧.”

“是的.苏先生、周曼嫂子.你们稍微坐一会儿.不会等太久.”楚鼎天这个大块头看着笨拙.可四肢发达并不代表头脑简单.

冒冒失失的米阳.还沒意识到危险的逼近.傻乎乎的居然要给修车司机发烟.让他们把车往一边靠靠.

这时.跟踪苏北的那辆金杯车也停了下來.车门打开.下來十几个手里攥着钢管或砍刀的男人.

米阳一愣.这才反应过來被人堵了.“哼.看这意思是想要我们的命啊.”米阳不是一般的张扬和狂妄.就算苏北不來.有楚鼎天这个大块头在.论打架.他可谁都不怵.

“哎.不是说还有个美女吗.”

“在车上.眼睛瞎了.”

米阳靠到楚鼎天的后面.“天哥.我姐夫不动手就靠你喽.”

车上的苏北敲了敲车窗.“米阳.武行干不了.力所能及的事总应该干点吧.”

米阳这才想起來.在这些孙子葬送于楚大个子手里之前.有些话得问清楚.扫了眼这伙人问道:“哥儿几个.开干之前.总应该告诉我们.是谁派你们來的.”

“你废他妈什么话.车里面是你们老板吧.昨天晚上刚下火车.我们就知道了.一直沒搭理你们.就是想看看你们想干啥.居然敢坏我们老板的好事.我看是活腻味了.”

米阳打架不行.脑瓜却很灵光.一猜就知道坏了他们好事是指姐夫居然治好了赵建国的病.“看來姐夫说的沒错.还真是你们这帮孙子把赵建国给打蒙了.”

“哼.是有怎么样.”带头的是个脖颈上挂着金链子的壮汉.回头对他的兄弟说:“那个老板还有女人留着.这两个人给我往死里打.”

一群人唔闹喊叫冲上來.

一根钢管砸向米阳的脑袋.米阳下意识的一低头.楚鼎天的一条胳膊当啷一声.硬生生的将钢管搪住.随着妈呀一声惨叫.打人的混混被自己的钢管震得手掌撕裂.看怪物一样惊恐的注视着楚鼎天.

这些小角色还轮不到苏北动手.沒几分钟的功夫.楚鼎天已经收拾的利利索索.

车里养尊处优的苏北示意米阳别太狠了.人性都是相通的.不见棺材不落泪.刚才问不出來的话.现在沒有一个不说的.

“哼.就凭你们几个阿猫阿狗.也想跟我姐夫动手.连我这关都过不去.”米阳踩着金链子的脑袋.好像这一群人都是他撂倒的一样.“说.赵建国是不是你们打残的.”

“啊.别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金链子不堪米阳的折磨.磕磕绊绊说道:“是我们的人干的.当时老板让我们杀了老赵.可是沒想到他沒死.后來医院诊断出是植物人.不可能苏醒.老板就沒追究.沒想到今天居然活过來了.”

“别说沒用的.说.你们老板为什么要杀赵建国.”米阳手里的刀还扎在金链子的手背上.稍微一动.金链子就是歇斯里地的喊叫.

“我真不知道啊.大哥.我们就是打杂的.老板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为啥要杀老赵.他怎么会告诉我们.不然我们岂不是也要被灭口.”

米阳歪着头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最后一个问題.你们老板是不是韩四方.”

金链子惊愕的抬头.“你怎么知道.”

“你妹的.还真是他.”

金链子快哭了.感情你们不知道啊.

“姐夫.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把他们扔路边水沟里.回村里.”

米阳得令.把路面上横七竖八的这些杂鱼拖走.把砂石路腾出一条可以过车的道來.一行四人开车回了天池镇.

一上午虽然还是沒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不过已经摸清楚天池山的大概状况.金链子的老板是地方恶霸韩四方.这个韩四方肯定是对天池山旅游资源开发有利益关系.

不过让众人不解的是.无论是赵玉莹还是天池镇的村民.大部分还是支持建设度假村的.反而苏北这些外來人不占任何优势.那韩四方为什么还要下此毒手呢.

这个问題苏北沒这份闲心和杂鱼斗智斗勇.与其去找对方.还不如让对方主动送上门來.

米阳把车停在早上吃饭的饭馆门口.事已经办完了.那就要沒事找点事了.

当饭馆老板赵三再次看到几个客人來吃饭时.明显的有些错愕.他想不明白.早上黑了他们小一万块钱.怎么中午又來吃饭了.如果不是记吃不记打.那就是有钱撑得慌.

“几位.中午打算吃点什么.”赵三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亲自來招待.

苏北看都沒看.把菜单放在一边.“菜单上的菜都要.上吧.”

“都要.”

米阳一拍桌子.“怎么.怕我们给不起钱吗.”

“哈哈.不怕.当然不怕.”赵三知道他们在天池镇买了房子.还知道这些人來木鹿镇是干什么來的.

老板拿着菜单回吧台.阴笑一声.看來早上那顿饭要的还是太少了.这顿饭.不把你们外面那辆轿车转让给我.就算我赵三白混一场.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早上被宰的四个外地客商是來赌气的.不过赵三也不怕.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哪怕他们沒钱.这不还有车有女人吗.

一道道菜从厨房端上來.本來中午是饭馆最火爆的时候.不过來吃饭的食客似乎不打算吃饭.都等着看戏.早上赵三四道菜卖了八千五.现在这些客人点了四十道菜都不止.难道这顿饭要超过十万元了.有贪财者甚至都后悔沒有想到这个点子.原來外地人的钱这么容易赚.

好菜好酒吃了.几人不紧不慢吃了几个小时.别人还好.周曼感觉怪怪的.周曼从小到大都是那种沒惹过事的好孩子.如今整个奇迹集团都知道他和苏北的关系.周曼也一样是朴实无华平易近人的态度.所以人生第一次要做叛逆甚至是犯法的事.心里跳个不停.

酒过三巡菜过无味.看着几人淡定的享用美食谈天说地.餐馆老板赵三也感觉到了一丝怪异.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打发服务员去镇上多找些朋友來助阵.一会儿他们真敢吃霸王餐的话.也好有个仰仗.

“老板.结账.”这次依然是周曼结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