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嚣张的霸王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顿饭沒有浪费.如果苏北和楚鼎天敞开肚囊.这一本菜单都不够吃.原本还担心他们要吃霸王餐的赵三.忽然听到那个女的说要结账.一扫之前的担心.拿着账单走了过來.

早上一顿四个菜宰了他们八千多.这顿饭不让他们大出血.自己就白在镇上混了.

“买单吧.账单在这儿.你们自己核对一下.”

苏北摆摆手笑道:“慢着.”

“怎么.你想赖账.”如果苏北不赖账.赵三才觉得奇怪.天底下哪有这么傻的人.

“什么叫我赖账.明明是你们赖账.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

“沒意思回头.这盘菜里面.吃出了一只苍蝇.哎.你们这是开饭馆还是害人.让你赔钱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

老板赵三当然知道是苏北故意找茬.他早就提防着这一点.生怕他们找借口赖账.所以这顿饭让厨师特别注意.加上饭店是镇上信誉比较好的一家.卫生条件和大酒店沒法比.但绝对干净.怎么可能吃出苍蝇.最重要的是.现在是三月份.哪來的苍蝇.

“呵呵.朋友想赖账也找个差不多的借口.说我们饭店菜里吃出苍蝇.证据呢.”虽然赵三可以威逼着他们结账.不过镇上的村民都在看热闹.不能因为这几个货.影响了他饭店的声誉.

“想要证据是吗.”

“想要苍蝇.你们家菜里都是.随便一夹就是一只.”苏北拿起一双新筷子.朝着一盘菜夹了下去.一只春季里正要复苏的苍蝇在窗边刚刚飞起.就被苏北夹在了筷子头上.筷子落在菜里装样子翻了翻.就将这只小东西夹了出來.摆在明晃晃的玻璃桌面上.

“哎哟我去.快來看.还真是苍蝇喔.”米阳发挥煽风点火的特长.

本來准备看这些外地人笑话的老乡.情不自禁的凑过來看.都是庄稼人.苍蝇和花椒怎么会区分不出來.

眼瞅着赵三维护几年的好名声.就要毁于一旦.气急败坏的他一巴掌打翻桌上的汤盆.“你胡说.我们饭店有县里的卫生资格证.菜里根本不可能有苍蝇.大家都在我饭店吃了多少年.都沒出现过……”

“哎.看來老乡们被你毒害的够深的.饭店卫生条件怎么样.我这个外地人不好做出评价.不过大家都有眼睛.可以自己去看嘛.”

苏北不怀好意的一笑.手里捻出一根银针.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从桌子底下扔了出去.银针擦着一个妇女的发梢而过.一绺长头发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在另一盘残羹里.

不允许别人破坏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声誉的赵三.手里的汤勺一捞.一绺长头发很扎眼的漂浮在勺子上.看得人非常恶心.

米阳见火候差不多了.猛地把桌子掀翻.上前拎住赵三的领子.“你他玛是开饭店的还是开黑店的.老子都吃完了.居然发现这么多脏东西.给我趴地上.把你们家饭菜给我舔干净了.”

那群赵三找來助阵的朋友见状围攻上來.不过就在这时.隔壁的厨房传來轰隆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浓烟滚滚.

“不好了.着火啦.”

“快跑啊.”

一条火舌从厨房喷出來.煤气泄露的味道让众人都意识到了危险.争先恐后的跑出反观.甚至跑到马路对面.生怕受到连累.

始作俑者却安然无事的坐在饭桌前.嘴角勾起一个坏笑.无不狡猾的看着赵三.厨房的火已经烧起來了.幸好窗户都是开着的.还不至于造成煤气爆炸.

“饭菜的事我们随后再说.还不赶紧出去.沒看见着火了吗.”赵三回头一看.他的那些帮手早就跑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

“那怎么行.这顿饭的账还沒结呢.”苏北淡定自若的说道.

“好好好.这次的钱.我不要了.总可以吧.”

苏北示意米阳给他來点动静.米阳也不客气.一个耳光把赵三打趴在地上.“不要.你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你以为你是谁.”

“那你们还想咋样啊.我饭店都着火了.再不救火……”

“那你又以为我们是谁.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妈的真给你脸了.不跟你一般计较.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吗.”

苏北点了根烟.瞥了眼厨房的火势.淡淡的说:“米阳.让他结账.我们该走了.”

“好.你们有种.我掏钱.早上讹诈你们的钱.都还给你们.”

“啪.”米阳又是一个耳光.“你还他娘的知道是讹人呢.”

米阳从他身上把吧台钥匙掏出來.在抽屉里拿出赵三饭店装钱的箱子.里面还真有个几万块.不过这点小钱他还看不上眼.数出早上周曼付给他的八千五.其余的钱如同雪花一样洒在了地上.

目睹几个到嘴边的客人嚣张跋扈的离开.乐极生悲的赵三恍然发现.这把火要将他的饭店给烧了.地上的钱被米阳撒的东一张西一张.着急之时.连一把笤帚都找不到.趴在地上将大堆的钱收在衣服里.慌慌张张的逃了出去.

“他们人呢..”赵三脏兮兮的问朋友.

“早走了.三哥.你看这火还救不救了.要不咱等消防队.”

“放你奶奶的屁.消防队來了我饭店早烧沒了.这些钱给你们.赶紧帮我救火.”相比于这栋二层小楼.赵三已经不在意抢救出來的这点钱了.

乡民们顷刻之间分了赵三的钱.招呼大家去救火.说來也怪.这火是怎么烧起來的.在苏北他们买单时.厨房早就停火了.

当火势被控制下來的时候.赵三也从噩梦中缓过劲儿來.饭店里发生一连串诡异的事.肯定是苏北他们搞的鬼.

“赶在天池镇嚣张.不扒你们一层皮.就别想走出去.”

而赵三憎恨的人.似乎压根沒把他当回事.此时已经去游山玩水了.

第一次走进真正的天池山区.靠近村镇的山上.农耕的痕迹还比较明显.不过随着山势变陡.植被随着海拔的增高而变低.这种生态奇观.想必也只有在天池山能够看到.按照正常的自然规律.山顶上应该光秃秃的才对.可在云雾缭绕的头上.明显能够看到郁郁葱葱的森林.

“山下树木茂盛.山中间部分几乎寸草不生.但是山顶有冒出一片森林.太神奇了.”宅在办公室很多年不曾出去透口气的周曼由衷的赞叹道.

因为怕赵三过來闹事找场子.苏北沒让楚鼎天來.只带了米阳一个小混蛋.周曼也换上了运动装和越野靴.经过昨晚苏北的改造.周曼的体力一点不比米阳差.甚至还要强.

米阳累得气喘吁吁.反而落后了两步.攀上一块石头.坐下來歇息.无奈的说:“姐夫.要是咱们能把林子买下來.山上的木瓜可怎么往下运啊.”

“看來还得修路.”周曼有些惋惜的神情.“这么美丽的地方.要是修路的话.真可惜了.”

“周曼嫂子.你还不了解这里的地质土壤条件呢.山体陡.岩石松动容易风化.加上每年一到了六七月份.大雨一下.少不了要泥石流滑坡的.”

“咦.那些看中天池山的老板.难道沒意识到这一点吗.”

“一群草包知道什么.就拿投资这事來说吧.真正的有钱人不在乎钱.拿出一两个亿跟玩似的.把钱给项目老总投进去.老总就算明知道项目有缺陷.但是为了拿到投资.也光挑好听的话说.报喜不报忧嘛.”

苏北坐在两人的上面抽烟.叹了口气说:“这里的海拔可是不低了.修盘山公路肯定是下下策.如果条件和技术允许的话.最好制造缆车.两点一线.将天池山顶峰和天池镇连起來.缆车从空中直接运送到镇上.”

“我去.那得花多少钱.”

“废话.沒看我正头疼吗.你小子歇够了就快点带路.让你们搞了两个多月.我还沒真正见过树林到底是什么样的.”

还沒上到山顶.苏北已经感受到这座山被淡淡的灵气环绕着.如果非要把天池山的灵气形容出來的话.那就是头顶笼罩山峰的云雾.

米阳羞愧难当.他体力不如姐夫纯属正常.可他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周曼怎么都比不上了.

三人一鼓作气.路上沒有任何交流.闷着头爬了两个多小时.终于來到天池山顶峰.

这个壮丽景象.苏北在心中已经设想过很多次.还看过照片.不过身临其境的感受和照片自然不一样.简而言之.他真的被震撼了.

周曼挽着苏北的胳膊.双眸饱含泪花.被景色感动到情不自禁的掉下眼泪.这地方该有多神奇.多么灵秀.

盘旋在云雾中央的山顶.相当于一个大碗.几个人站在碗口.而碗底就是一汪碧玉一般的水潭.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水潭周围.郁郁葱葱的野生木瓜林.

虽然现在 是春寒料峭的季节.不过这座实至名归的“天池”.仿佛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仙池.水面上环绕着淡淡的水蒸气.浸润着周围的树木.几只世上少见的野鹤.伴随着傍晚夕阳的春露滑过水面.

苏北忽然皱了皱眉头.转而用很淡薄的语气说道:“不管买成买不成林子.这块风水宝地谁敢开发.死路一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