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天池开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武修炼者所修炼的真气.來自于大自然的灵气.可地球上的灵气是很稀薄的.尤其是随着自然环境被破坏.灵气充盈的地方越來越少.

天池潭周围的灵气让苏北为之心动.是个古武修炼者最钟爱的地方.如果因为一点钱做成旅游度村的话.环境难免会遭到破坏.这里的价值根本不是经济效益能衡量的.

环境优美的地方.环境承载能力似乎都不强.不可否认.这里开发成度假村.哪怕一张门票十万块.也会有人慕名前來.天池潭的潭水当然也可以做温泉.对身体也绝对有益.哪怕在天池山居住.人均寿命都要比外界强很多.

周曼拍了一些照片后.三人在森林周边走了起來.野生木瓜林从生到死.生长到枯老.一直沒有人采摘.地上的枯枝败叶能陷进一条腿.不过也多亏了险峻的地势.让砍柴或伐木的乡民手下留情放过这里.

至于这些木瓜林是否纯野生.已经不重要了.能产生灵气就解释了这个问題.这类木本植物.某种意义上來看已经不属于木瓜品种.好比野马和马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物种一样.这是类似于灵草.但是灵气却不足以写入灵草图鉴的植物.可这个数量惊人的庞大.弥补了质量上的缺陷.

大概了解了天池山的条件后.苏北心里也渐渐有了成熟的想法.无良开发商和投资商可以慢慢对付.至于赵玉莹和村民那边.就需要慢慢向其灌输天池潭原始自然环境.对于整个山区生态平衡的重要意义了.

天池山的重要性超过了苏北的预估.这件事不能在慢慢吞吞的拖下去了.

与此同时.木鹿县城.县里唯一一家三星级酒店.

今天中午.赵建国晕厥两个月后.终于醒过來.对于县医院和那位郝医生非常不满的赵玉莹.给父亲办理了出院手续.

赵建国要出院.消息自然传到关注赵玉莹的人的耳朵里.

赵玉莹区区的一个小村官.放在哪里都是个弱势群体.不过这个村官是关系到天池山旅游度假村开发的重要环节.天池山是天池镇的私有林地.这就意味着.天池村可以自助支配.就连县领导也只能有出谋划策的义务.却沒有干涉地方经济的权力.

碰巧赵玉莹在县里面有个在事业单位工作的表姐.真当父女二人准备出院时.表姐带着几个人來探病.因为这个缘故.赵玉莹才出现在酒店的饭桌上.

表姐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赵建国住院确实也给予了很多的帮助.不过今天的饭局不单纯是为亲戚庆祝.更有另一层含义.她带來的这几位朋友.一个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老板架子十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下午才听说姨夫的病好了.吓了我一跳.本來想请治好姨夫的神医吃顿饭.沒想到他还走了.”

“苏总说.我父亲有点中风.正好赶上.于是他们那一种传统的土方试了试.沒想到就真好了.”赵玉莹说的很隐讳.既不透漏苏北的底细.也不让表姐他们追问下去.

“玉莹啊.这两位你应该认识吧.”表姐引荐了一下身边的两个老板.

“看着眼熟.不太敢认.”

“哈哈.也难怪你眼熟.这位就是咱们木鹿县的丛如海.丛副县长啊.”

“喔.您就是丛县长.您好您好.”赵玉莹显得有点局促.

那个叫丛如海副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腆着啤酒肚挡酒.笑眯眯的说:“什么县长不县长的.在这张桌子上.我们都是自己人.”

表姐咯咯的笑着.把酒杯放下.又给赵玉莹介绍另外一个重量级嘉宾.“这位你更应该熟悉啦.咱们木鹿县的韩四方.韩老板.”

“韩老板你好.”赵玉莹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木鹿县可以不认识县长.但是不能不认识韩四方.这是祖辈就有之的规矩.

“嗯嗯.常听人说起天池镇出了个大学生村官.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小赵.以后工作上有什么麻烦的.尽管跟我开口.在木鹿县.应该沒有我办不到的事情.你说呢老丛.”

丛如海笑道:“好你个老韩.你可以调侃我的人.不能调侃我的工作.哈哈.”

玩笑过后.丛如海收回笑脸.“小赵啊.现在天池镇要建设度假村.我们也非常关心.为此呢.对你们村镇的招商引资.也做出了一揽子的规划计划.”

很显然.这个饭桌上韩四方最大.这个从坐姿和说话语气上.赵玉莹就能分辨出來.丛副县长只是个特邀发言人.至于表姐.恐怕也是丛副县长临时拉來的一个中间人.

既然县长在饭桌上关心了这件事.赵玉莹也不好只字不提村民代表大会的计划.

“丛县长.是这样.天池村的旅游度假村.已经有几位投资人接触过我们村领导班子.不过村里还沒计划好一些问題.比如天池镇的拆迁.移民安置.还涉及到我们离开土地后.各人的再就业问題.”

“这个我们县领导也开会研究过.移民安置不是什么不可能解决的问題.毕竟你们村里也就几百口人.而村民就业的问題.也是我头疼的.不能让农民离开土地.却只能抱着拆迁款过日子.这对子孙后代也是不公平的.”

丛如海话锋一转.目光落在韩四方的身上.笑道:“这个困扰我们的问題.还是韩老板这位良心企业家.给了我启示.韩老板.要不您和赵主任说说.”

“既然老丛发话了.我就说说.这些年拆迁和移民这一块的工作.恐怕沒人比我更了解.移民再就业始终是个坑.我的建议是.最好让当地移民当地就业.天池山工程开发上马.当地农民完全可以加入到施工的工程队中嘛.”

“可是建度假村也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事.另外我们之所以想开发旅游.就是想让农民当家作主.而不是做为流离失所的农民工.”

“哈哈.赵主任听我把话说完嘛.度假村建成后.村里和开发单位签订一份用工协议.只要是天池镇的村民.都能享受到进入度假村上班的优先权.这样一來.移民就业的问題不就解决了吗.”

韩四方这边递了个眼色.另一边的丛如海忙说:“还是韩老板高瞻远瞩.就怕是沒有企业愿意接受这份协议啊.不知道韩老板有沒有什么好的引荐.”

“好你个老丛.一句话问到点子上了.实不相瞒.我正好认识一个投资人.不仅财力丰厚出手大方.而且在旅游行业内.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小赵.还不快谢谢韩老板.”

赵玉莹感觉怪怪的.话題不经意间.被这两个深谙权谋之道的高手.引到招商引资的问題上了.明明是他们想要强行干涉天池山招商引资.现在还要自己感激.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县长和韩老板不出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天池山刚兴趣呢.

看着女儿夹在中间.老农民装扮的赵建国也感觉到了不适.他好不容易把女儿大学供出來.女儿回天池镇当这个村官.老赵本身是很反对的.可架不住女儿的志向就在于此.也沒别的办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难免就要有纷争.赵建国就算是个别人看不上眼的农民.但心底却不傻.

饭局在平静中度过.韩老板在酒店给父女两人安排了一个套房.好吃好喝好招待.却在背后将这二人监视起來.以韩老板的手段.想要铲除赵玉莹这个绊脚石简直是太简单了.可问題是赵玉莹如今是天池山招商引资的关键人物.

“爸.洗脚吧.”赵玉莹心事重重的给父亲端來洗脚水.今天可谓是亦喜亦忧.喜的是父亲终于苏醒了.忧虑的是天池山招商引资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丫头.还记得你刚当上村主任时.咱们爷俩天天吵架吗.你爸虽然昏迷不醒.但是人不傻.依我看來.还是把树林子卖给那些搞药材的外地人吧.”

赵玉莹蹲下來给父亲拖鞋.喃喃的说道:“苏总是咱家救命恩人.可是.天池山不是咱们家自己的.涉及到天池镇子孙后代几辈子的事情.”

“难道你招商引资搞什么度假村.就是为全村老百姓着想了.”

“爸.说这些你也不懂.你出去走走看.就拿苏总所在的江东省來看.人家处处搞新农村.又是旅游又是第三产业.只有我们中西部地区.年复一年的种地靠山吃饭.”

“靠山吃饭怎么了.几代人不都这么活过來的.你个娃子进城读几年书.不要忘了本.”

“你太封建.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就能让老百姓过好日子.把树林子卖给外地人.确实能获得短期经济效益.可以后呢.村民分了苏总几千万块钱.却错过了长远发展的大好机会.”

赵建国皱了皱眉头.随即哀叹一口气:“只要我有一口气.你爸是绝不会同意天池山招商引资搞什么度假村.天池镇祖宗的龙脉都在天池山上.你们大张旗鼓的修桥修路.这是造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