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冰凉的手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玉莹觉得父亲是老顽固.把四百公顷树林卖给苏北.固然能换一笔钱.而苏总那边起初也承诺过.不会伐木和破坏环境.还会在天池镇建立一个野生木瓜的加工基地.

被旅游产业吸引到视线的赵玉莹.还是觉得眼光要放长远.赵玉莹是赵建国的女儿.更是全村的主任.她觉得自己应该有这个担当.

困扰赵玉莹的不是现在父亲的责备.而是來自丛县长和韩老板的厉害关系.赵玉莹已经接触并走访过几个投资人.人家那边的条件特别优厚.投资开发天池山.而且采用的是村民入股的方式.天池山旅游景点建成后.村民每年都会有分红.这比苏北的短期利润更有优势.也比丛、韩二人的开发条件更优厚.

可是.赵玉莹深知韩四方在木鹿县的地位.如果她拒绝韩四方介绍的投资人.而是带领村民寻找更好的投资人.那韩四方一定会恼羞成怒.对未來天池山的开发是一块无法跨越的绊脚石.

一山还有一山高.父女二人从说话、洗脚、争吵.所有的细节都在韩四方和丛县长的监视之下进行着.初出茅庐的赵玉莹怎么会想到这酒店的房间里会安置着监控设备.

“老韩啊.看來这个赵建国还是死不悔改啊.”

“哼.老不死的东西.上次侥幸让他留了一命.居然还敢阻挠.”

“赵玉莹这个丫头呢.毕竟经验上还差着.就怕她这个死鬼老爹.将她说动心了.万一真把树林和山卖给外地人.我们之前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他敢.”

韩四方阴冷的一笑.掰断了手里的一只上好的雪茄.眼睛眯起來.像一匹饿了几天的狼.

翌日清晨.米阳从赵玉莹家里回來.告诉苏北赵建国还沒有出院.这让苏北有些担心起來.留下楚鼎天和张志刚看家.再次开车去了县城.

在经过昨天赵三饭店时.路边停着一辆警车.挥手让他们停车.

“你是苏北.”一个警察趴车窗问道.

“是.”苏北瞥了眼饭店门口的赵三.他还在收拾火灾现场.扬起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请你跟我回所里接受调查.”

副驾驶的莪周曼看了一眼.“为什么.我们犯了什么法.”

“只是怀疑而已.昨天你们在饭店用餐时.偏偏那时饭店失火.警方怀疑你们难道不正常吗.”

苏北笑道:“警察同志.你觉得这个概率很低吗.”

警察一愣.感觉自己好像哪里说漏了嘴.是啊.饭店着火时.有客人在吃饭.这很正常.

这时.另一个身材消瘦的鹰钩鼻走了过來.“昨天中午你们去哪儿了.”

“县城.”

“哼.昨天中午两点左右.城东路口的小张汽车修理厂.发生了一起不法分子的火拼事件.造成了七人重伤.我怀疑你和这件事有关系.这个概率总不会很低吧.”鹰钩鼻反讽问道.

苏北摆摆手.“不低.”

顿了顿.苏北又说:“是我干的.有问題吗.”

两个警察都是一愣.显然沒想到他这么痛快就承认了.“承认就好.跟我们走一趟.”

这两件事都是苏北干的.不过如此坦白.倒是让他们沒想到.鹰钩鼻拿出一副手铐.另一只手就要去抓苏北的胳膊.

苏北怎么会让他得逞.手腕一转.鹰钩鼻顿时觉得手腕冰凉.低头一看.手铐居然铐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你敢袭警.”鹰钩鼻怒道.

苏北耸了耸肩膀:“警官.说话要讲证据哦.小心我告你诽谤.大家都看着呢.是你自己把自己铐上的.”

后排的米阳哈哈笑道:“警官.您这个办案态度.有点让人费解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以身作则.哈哈.”

“放屁.张强.你还看什么.让他们下车.这小子手里有活.你小心点.”鹰钩鼻对同事说.

那个叫张强的还沒反应过來.不用同事提醒.他自己也很纳闷手铐怎么就铐在了同事手上呢.伸手从后腰掏出警枪.他们都是县里的刑警.和普通民警最大的区别就是配枪和实战.

“下车.双手抱头.在路边站好.”

张强举着枪警示几人.话音刚落.忽然感觉双手一麻.虎口震了一下.他手里的枪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嘀嘀嘀.一辆农用机车从路中央经过.轮子正好压在枪上.车过去后.手枪的枪筒已经变形了.

这么诡异的事情.让张强和鹰钩鼻.不得不怀疑是苏北动了手脚.否则沒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如果真是苏北动了手脚.那么赵三饭店莫名其妙的火灾.很可能也是他干的.

周曼在副驾驶上憋不住笑了.米阳更是前仰后合.想抓姐夫.光靠他们那不是天方夜谭是什么.他可是听楚大个子说了.姐夫在缅三角一个人灭了亚太地区最大毒枭查将军.并且还干掉了吉隆商会的尤多.和这些国际上的****比起來.这两名小警员已经足够幸运.

“你.是不是你干的.”鹰钩鼻问了个很傻的问題.

“随便你怎么认为.不过现在我是真沒时间陪二位聊天.先走一步喽.拜拜.”苏北摆摆手.发动了车子.

被打掉警枪的张强怔怔的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鹰钩鼻.

鹰钩鼻皱了皱眉头.“别愣着了.先拿钥匙把我手铐打开.给丛县长打电话.玛的.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货色.”

张强深有体会.何止不是一般货色.还是个奇人啊.

到了县城.县医院住院部告诉苏北.赵建国昨天下午就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

“给赵玉莹打电话.”苏北感觉到这件事有蹊跷.如果有人告诉他.赵建国妇女大病初愈后在县城逛街.那是个天大的笑话.

幸运的是.赵玉莹接了电话.并且告诉米阳.他们在县城明星酒店.

挂掉电话后.三人又來到了明星酒店.不管赵玉莹父女在县城是否还有别的事.两个老实巴交的老乡.怎么会无缘无故住最好的酒店.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人买单.

刚进门.酒店吧台前的几个经理正商量什么事一样.

“您好.请问你们谁是苏北苏总.”职业套装的大堂经理问道.

这句话.让苏北三个人愣了半天.都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看來这木鹿县真是大有乾坤.随便一拦.就有人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是.有事吗.”

“哦.苏总.韩老板知道您要來.所以特意让我们在这里等候.您这边请.”大堂经理半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米阳忐忑不安的看了周曼一眼.这个韩四方的消息也太灵了.就算在路上逗了两个小警察.韩四方又是怎么知道他们要來这家酒店的呢.

原來这酒店主楼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跨院别墅.中间是一个室外游泳池.两旁有人打牌.虽然不算是鸿门宴.也有点请君入瓮的含义在里面.

经理引领三人经过泳池.來到别墅门口.暂时停住脚步.听到里面有骂人的声音.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到客厅里只有一个人是坐着的.四五十岁.人高马大.留着八字胡.一脸横死肉.无论是谁都不会认为这是个善茬.

苏北淡笑对经理说:“那个就是韩四方.”

“是的.不过苏总最好称呼韩四爷.否则他会不高兴的.”

米阳很不友好的白了他一眼.“他算老几.跟谁称爷呢.”

大堂经理笑而不语.这些外地人哪里知道韩四方在木鹿县的地位.

而当苏北看清楚别墅里的情况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原以为韩四方在教训手下.不过客厅中跪着的两个人.他刚认出來.居然就是天池镇拦路的两个刑警.

鹰钩鼻和那个叫张强的警察跪在那.两个黑西装正在用木板抽他们耳光.一边抽一边勒令两个被打的人计数.

周曼也辨认出來了.紧紧的抓着苏北的胳膊.不忍去看.

“姐夫.看來韩四方是故意要跟你耀武扬威啊.”米阳愤愤的说.

苏北皱了皱眉头.楚鼎天说得对.在木鹿县可以得罪大官但是不能得罪韩四方.不过这是对别人而言.对他來说一视同仁.敢犯在我手上.就算你是五大家族的人都照办不误.

这两名刑警本來就是丛县长私自派到天池镇的.本想通过警方手段给苏北这些外地人制造麻烦.看样子这个方式行不通.于是韩四方就把两个警察叫回來问情况.在别墅的监视器中.侦察到赵玉莹邀请苏北來酒店.所以才让经理在酒店门口等候苏北等人.

苏北拍了拍经理的肩膀.“去告诉韩四方.就说苏北來了.”

“这……”女经理有些害怕.

“放心.呵呵他只是想让我看到这一幕而已.不会为难你的.”

“好的.您稍等.”经理按了别墅门铃.门口的保镖开门.“韩四爷.苏总已经在外面恭候多时.”

废话.窗户是透明的谁又不瞎.韩四方当着苏北的面打两个警察.只是在炫耀地位和武力罢了.

韩四方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训斥道:“苏总來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快快有请.不行.我得亲自迎接.”

苏北已经带着周曼米阳进來了.“不用请.我想去的地方.沒人能拦得住我.我不去的地方.谁也请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