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绑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四方用这两个倒霉蛋.想给苏北制造个下马威.也有试探他的意思.

“苏总快快请进.早就听说咱木鹿县來了位大老板.闻名不如见面啊.苏总气度非凡.果然不是一般人.”

“呵呵.我倒是听说韩四爷宅心仁厚威名远播才对.我们这些做小生意的.哪能和你比.”

纵然是韩四方虚张声势.苏北的指桑骂槐也不怎么好听.

韩四方起身让座.踹了张强一脚.对手下人说:“把这两个人拉出去严加管教.居然敢欺负到苏总的头上.”

闲杂人等下去后.韩四方闲谈几句后.有些急切的进入正題.“苏总啊.我听说贵公司看中了天池山的森林.可有此事.”

“有.难道韩四爷对林业也感兴趣.”

“哈哈.我对木头沒兴趣.对天池山有兴趣.只是不知道苏总打算用多少钱把林子买下來呢.”

“五千万.”苏北说的很直接.其实是否说实话在他看來已经沒必要.自从考察过天池山后.苏北就认定这个地方谁都不能动了.

韩四方微微一笑.沒有表态.吸溜了两口茶水.对身边的美女说道:“让六子把送苏总的厚礼准备一下.”

“好的.”一个旗袍女人给周曼倒茶后.从侧门出去准备所谓的礼物.

韩四方这才说道:“实不相瞒啊.苏总.我事业上面临一个晋升期.也需要一笔资金.如果信得过我韩某人的话.可以把钱投到我的公司來.等我拿下天池山后.我要地.你要林子.怎么样.”

“放屁.你他玛算什么东西.跟我姐夫指手画脚的.”米阳破口大骂.在他心里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沒资格跟苏北谈生意.

韩四方似乎沒表现的很气愤.淡笑道:“看來这位小弟兄口气还是蛮大的.这样吧.苏总考虑考虑我的话.给你两天时间.想通了可以随时找我.”

“韩老板似乎误会了.我來木鹿县可不是打算买回去一堆烂木头.”

“哦.那你要什么.”

“我要长在天池山上的木头.”

“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一个是死的.一个是活的.韩老板要死的.我要的是活的.”苏北一语双关.放下茶杯起身准备离开这鸟地方.

苏北沒來之前.韩四方就猜到这是个难缠的货色.他身边那个姓楚的大个子.似乎是个能人.不过他韩四方也不是软弱无能之辈.

韩四方和苏北有一点是一样的.都不打算合作.而是独揽天池山.他之所以和苏北谈了这单生意.目的是想通过什么法子.把这个竞争对手永远的留在这儿.不过在干掉苏北之前.他非常想得到苏北手里购买森林的钱.

韩四方将三人送到门口.这时.外面泳池边上放了一个锡箔纸包装的礼品.

韩四方道:“苏总.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这是一条天池潭里钓上來的黄鳍鱼.你们靠海的人.见惯了海鲜.也尝尝我们小地方的淡水鱼.”

旗袍女笑道:“苏总.这条鱼可是五年前捕捉的.足有一百五十斤重.黄鳍鱼这个品种.如果说从数量珍惜程度上來讲.肯定比大熊猫的数量要少.韩四爷一直冷藏了五年.如果不是贵客.是万万舍不得的.他自己可都舍不得吃呢.”

“真的假的.”米阳摸了摸.特别硬.看样子是冻着的.

韩四方笑道:“绵薄之礼不成敬意.”

“呵呵.那我就受之不恭了.米阳把鱼抬上.”苏北压根就沒把韩四方当个人物.不过越是小人物.沒摸清因由的情况下把他得罪了.会添出许多不可预料的小麻烦.不管怎么说.别人送礼.他这个空手套白狼的人.沒有不收的道理.

把鱼放进车后备箱里.三人才上楼去找赵玉莹.刚走出电梯.迎面就撞见了慌慌张张的赵玉莹.

“赵主任你这是要去哪儿.”

“苏总周姐姐你们來了.看见我爸沒有.”

“你爸.”赵玉莹一句话.三个人都愣住了.

苏北预感到事情不妙.两步來到走廊尽头.朝着楼下看去.记得刚才停车带有几辆面包车.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赵玉莹急得额头上直冒汗.说道:“半小时前.米阳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们來我房间.后來我爸说你们是外地人.不一定能找得到.就去门口等你们.我还以为你们一起上來……”

“姐夫……”

苏北摆摆手.示意米阳别说话.走进赵玉莹的房间观察了一番.冷哼了一声.他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表情和谈话.都被韩四方监控着.想到监视器前那张面目可憎的脸.苏北很想废了这个人.

“米阳.帮赵主任收拾东西.先回天池镇.”

既然苏北这么说了.赵玉莹心里多少有个主心骨.收拾好父亲住院时的行李.四个人坐电梯下楼.

这次酒店吧台前起初那几个人也换了.刚上车.苏北才点了根烟说道:“赵主任.你的房间是韩四方帮你开得吧.”

“是.昨天他和丛副县长还有我表姐我们一起吃饭.太晚了就沒有回去.”

“姐夫.房间里是不是有监视器啊.”米阳还很机警.

苏北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这么说.我们给赵主任打电话.韩四方是知道的.也清楚赵叔叔下楼接我们.所以才让酒店经理把我们吸引到后院.趁此机会带走了赵叔.”周曼皱着眉头说.

“他奶奶的.酒店房间里都按摄像头.韩四方这孙子是变态吧.呃.赵主任.你晚上睡觉沒那个脱了吧.”

赵玉莹自动屏蔽米阳的龌龊想法.现在她最关心的是父亲的安危.对于韩四方的能量.赵玉莹比苏北这些外地人更能体会得到.

“赵主任.你不用担心你爸的安全.既然我们确定赵叔在韩四方手上.在达到目的之前.肯定不会对他不利的.”

“但愿如此.可是……”

米阳激灵的一下子.坐起來问:“小赵同学.你们昨晚的饭局.不会商量的就是建设度假村的事吧.”

“嗯.那个.其实.我沒答应和韩四方合作.因为他的条件太苛刻了.想挖空心思把天池山的开发权买下來.给村民一笔钱.还签什么劳务协议.我知道就是一张废纸.相比之下.我的另外两个投资人.愿意让村民入股开发天池山旅游资源……”

苏北淡淡的说:“我看还是算了吧.”

“韩四方肯定要拿我爸爸要挟我签字.这可怎么办.”赵玉莹沒理解苏北的话.

苏北再次订正道:“我是说.度假村的项目还是别想了.”

“为什么.”赵玉莹顿了顿说:“苏总.你们都是好人.也看到乡下人的生活条件了.这片树林要是卖给你们.我们虽然得到一笔钱.可还是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

“今天上午來酒店之前.我已经把天池山的土壤邮寄到江海.那边有地质学家会给出评估.如果有必要的话还会亲自來一趟.你们黔谭市的地址构造.你应该很清楚.不适合大张旗鼓的开发.青海的三江源.岂不比你们这里更秀丽.但是几十年來从未开发过.因为那里和这里一样.环境破坏就沒办法恢复.还会影响到整个地区的自然和水纹条件.”

“这……”赵玉莹不是沒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投资商也带了地质专家.人家说沒事.当然这个沒事之说.是代表开发商强烈的开发意愿.很不公正.今天听到苏北又提到地址问題.让她隐隐担忧起來.

苏北道:“我猜赵叔叔也反对建设天池山度假村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米阳无奈的说:“两个月前.赵叔叔并不是从山上摔倒受伤.而是被人打伤的.医院那个外科医生.也是韩四方事先打过招呼的人.事情到了这一步.你个丫头片子.怎么还沒看清韩四方的真面目.”

赵玉莹攥着拳头低头不语.深知自己已经被卷进一个利益的漩涡之中.苏北等人也不一定是好人.是否要相信他们.她也才犹豫.

农家小院的门打开.赵玉莹的母亲迎出來.往车里面瞅了瞅.看着下车的赵玉莹问道:“玉莹.不是说你爸爸的病好了吗.怎么沒跟你一起回來.”

赵玉莹沒想好怎么和母亲解释.告诉她父亲赵建国被韩四方绑架的话.母亲一着急再病过去.岂不是火上浇油.

米阳反应倒是很快.笑道:“赵大叔昨天晚上就出院了.那个谁.玉莹的表姐请吃饭.就挽留赵大叔在城里多住几天.你说是不是啊.赵主任.”

“喔.对对.是我表姐把我爸留下了.”赵玉莹报以感谢的目光.

赵老太太自然知道这个表姐.笑呵呵的从车上往下拿行李.邀请苏北几人进屋喝水.

“赵主任.我们先回去了.有事的话打个电话.”苏北沒有进去的意思.给她充足的时间考虑清楚该怎么取舍.他们在这里只会影响到她的判断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