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九兄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赵玉莹家后.细心的周曼悄悄告诉了苏北一个小秘密.

苏北听了后显然是一愣.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和张志刚卸车的米阳.

“为什么我沒看出來.”苏北回身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让周曼坐他身前.

“如果连你都看出來了.那还叫什么小秘密.”周曼一努嘴.想起了陈年往事似的.笑着埋怨道:“当初我追你的时候.给你多少次机会.我一个大姑娘.就差暗示你那个了吧.你呢.”

苏北长叹一口气.说:“最后我还是沒能逃出曼曼姐的手掌心啊.”

“说什么呢你.”

“嘿嘿.是你沒逃出我的手掌心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

“有奖励吗.”苏北暗示性捏了一下她的手心.惹得周曼脸色红润.轻轻嗯了一声.

搬鱼进來的米阳看到两人如此亲密.不禁感叹道:“姐夫.我真佩服你.是怎么降服一个企业董事长的同时.还收了她的秘书.并且能让两个女人和谐相处的呢.”

张志刚含笑不语.恐怕沒人比他更清楚其中的细节.一年前苏北刚进入柳氏集团时.暗中追柳寒烟.可是被周秘书捷足先登.用温柔和体贴征服了这位苏先生.当柳寒烟回过神來时.人家已经木已成舟.当然.这种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來的.周曼可是个小心眼的人.

果然不出张志刚所料.周曼马上就还以颜色.“小屁孩.你少跟我贫嘴贫舌.我正要拿你是问呢.”

“嘿.周曼嫂子.您可不能仗着苏北哥在就欺负人.”

“放心.我來问你.你是不是喜欢上赵玉莹了.”

米阳脸腾的就红了.双手一松.搬着的东西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了张志刚一个踉跄.

韩四方送的那样礼品滚了几圈.锡箔纸和保鲜膜摔裂.里面的东西浮现出來.根本不是一条什么黄鳍鱼.而是一个死尸.

“啊.”周曼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苏北静静的坐在竹椅上陷入了沉思.眯起黑长的眼眸.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微笑.

刚才欢乐的气氛一扫而光.沉默了很久.米阳才凑近看个清楚.

“姐夫.是拦我们路的那个警察.”

“怎么办.要报警吗.”周曼看向苏北.

苏北摇了摇头.“报警不等于自首吗.”

米阳问:“那怎么办.埋了.”

“包装成刚才的样子.装作什么都沒看见.把厨房的冰柜腾出來.把尸体先冻上.再放下去.一会儿该臭了.”

冷冻尸体的出现.给这个下午蒙上了一层阴影.几人心里都很恼怒.这个鹰钩鼻警察当初沒在路上拦车.或许就不会遇害了.

“苏总.苏总.”

院外传來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米阳刚打开院门.赵玉莹就急匆匆的冲了进來.手里还握着手机.

“赵主任.什么事.”

“苏总.绑架我爸的人來电话了.让我晚上去县砖窑.让我把天池山的产权转让协议带上.”

“天池山产权证.”苏北点了点头.随即站起來.穿上外套.从桌上把车钥匙拿起來.“走.我跟你过去.”

楚鼎天沉声说道:“苏先生.你还是在家陪周曼嫂子吧.我和赵主任去.”

“我跟你去.”米阳沒这个底气说单独去.但也跃跃欲试.从他的焦急程度上來看.这小子确实对赵玉莹有意思.

苏北摆摆手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你们都在家.哪也不要去.我们快去快回.”

“苏总.这……”

周曼看出赵玉莹的疑虑.安慰道:“你们天池山的所有权.因该属于村民代表大会是吗.沒有其他村民签字.天池山还不至于被卖掉.”

赵玉莹皱了皱眉头说:“如果我屈服于韩四方的威逼利诱.其他村民代表也会陆续签字的.”

“沒关系.就算真卖了又能怎样.救人要紧.”

苏北已经发动了车子.招呼赵玉莹上车.赵玉莹被要挟这件事.连家人都沒告诉.自己也沒想到几个外地人这么热心.明知道天池山不可能卖给他们.还是帮了很多的忙.这让她心底有些愧疚感.

透过车窗.看着窗外熟悉的田野和山川.赵玉莹的心中涌起一团黑云.大学刚毕业的她还是太不谙世事.以为靠着自己的努力.可以带领全村老百姓走上一条致富之路.可是招商引资的事情八字还沒一撇.父亲就遇到了两次生命危险.

赵玉莹已经想过了.这次去砖厂用合同上的签字來换取父亲的安全.只是她这个当女儿必须要做的.可是一旦韩四方的阴谋得逞.她可能会亲手葬送了天池镇最好的发展机遇.

这是个只有冬半年才烧砖的砖厂.这个季节已经停业.一群充满暴戾气息的男人.吆五喝六的坐在砖窑中喝酒.

“听说外地來的那几个王八羔子挺嚣张啊.居然在天池镇路口就把老五他们给揍了.”一个狐假虎威的瘪三握着啤酒瓶说.他的胳膊上纹着一条九纹龙.

“嚣张.那是因为韩四爷沒跟他一般见识.今天下午怎么不嚣张了.哈哈.沒让韩四爷给吓尿了.完全把那小子耍了个团团转.还想传统赵玉莹那个小贱人.结果老板直接一个调虎离山.赵建国老不死的就落到咱们手里了.”

“七弟.不要轻敌.那个苏总身边的楚大个子不是一般人.我曾经和类似的高手交过手.三十多个弟兄沒挡住一个人.你们敢信.所以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哈哈.大哥.你这个多虑的毛病至今还沒改啊.不说别的.在木鹿县谁敢跟我们兄弟做对.”

“老六你消停一会儿.”

“大哥.赵玉莹打电话过來了.现在到砖厂门口.”

那位老大吐掉嘴里的烟头.潇洒的从背后掏出一把柴刀來.一挥手说:“把老东西带上來.他们几个人.”

“好像就赵玉莹自己.喔.还有那个姓苏的.”

老大眼睛一眯.笑道:“傻帽经理.居然以为.我们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把我们想的也太仁慈了.只要楚大个子沒來.把这个苏总给我碎尸万段.”

这九个人.算得上是韩四爷的嫡系.当年韩四方刚开始进入拆迁这一行时.沒人把生意交给他.韩四方带着这些弟兄几乎把县城搅合的乌烟瘴气.几度和别的拆迁队发生火拼.他们靠着凶狠的手段.都能将对方铲除.时至今日这九位颇有威望的“天王”.结成了异性兄弟.分别掌管韩四方在县里的各种见不得光的生意.今天是个特例.第一次将他们全部召集起來.

车灯一晃.停在了砖窑之外.

下车后.一阵料峭的春风.让赵玉莹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手里攥着天池山转让协议.攥了攥拳头.“苏总.你在这儿等着就行.我去和他们交涉.”

赵玉莹的目光落在砖窑里面的群狼身上.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不想连累了苏北.她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县里人都这么怕韩四方了.

九兄弟的老大见赵玉莹如约而至.大笑道:“这不是赵大村长吗.哎呀呀.怪不得别人都说天池镇的村长是个美妞.还真是俊.”

“哼.东西我给你们带來了.我爸呢.”赵玉莹的目光四下寻找起父亲的踪影來.

“别急啊.韩老板的东西到手了.但是我们还有条件呢.”

“你们还想怎样.”赵玉莹所保持的冷静.多半來自于对父亲的担心.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想來一个弱女子面对这种场景还能保持震惊.已经实属难得.毕竟这些穷凶极恶面目可憎的人.正常人捡了都会腿软.

“想怎么样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呵呵.咱们來做个游戏.如果你是个处.今天老子就高抬贵手.让你们爷俩中一个人活着离开.如果你不仅是个处还能把老子伺候开心了.你们俩都可以活.”老大眼神闪过一丝凶狠的光.“当然.谁都可以活.你身后的那个人必须死.”

赵玉莹回头看去.苏北懒散的倚在轿车机器盖子上.

“呵呵.阁下指的是我吗.”

“沒错.今天落在我们手里.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回去.”

苏北一脸不屑道:“你确定自己沒搞错.不是你们落在我手里.而是我落在你们手里.”

“哈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韩四爷说苏总够狂.现在我终于相信了.”老大猛然收起笑容.“你以为你在哪里.在木鹿.韩四爷今晚让谁死.绝对活不到……”

老大的话说到一半.苏北的脚尖点起地上的一块砖头.一脚踢了过去.砖头像一团划破大气层的陨石.砰的一声砸在老大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老大击飞几米开外.重重的落在一跺废砖上.

顿时.砖窑里鸦雀无声.压抑的气氛沉寂了很久.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弄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