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九兄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眼目睹大哥被掀翻在地.而他的那些兄弟还沉浸在轻蔑的坏笑中.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你敢偷袭.”

苏北冷冷一笑道:“收拾几条咸鱼白菜.还用得着偷袭.”

“一起上.给大哥报仇.”

“小心点.这小子可能也不是吃素的主儿.”

剩余八个兄弟从也不再摆造型了.从砖垛上跳下來.气势汹汹的扑了上來.

苏北身后的赵玉莹直到这时才恍然发现.这个苏总可能不是一般人.这么远的距离能用一块砖就打重了那个人.而且丝毫不畏惧对方人多势众.只不过和韩四方这些人动武.显然是不明智的.

苏北看了看地形.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他可不想把衣服溅上血.如果是自己出门无所谓了.有血迹的话.周曼难免又要洗上半天.

提起一股真气聚入铁棍中.随手打出去.包抄苏北的三个人.忽然意识到大事不妙.铁棍呼啸而來.好像将空气都撕裂了一样.空气爆破的啪啪声音.震得耳洞里一阵尖锐的呼啸.

嗡.

三人从视觉上看.苏北的铁棍不过才一米多长.可是这阵风从铁棍延长而來.好像武侠小说里说的剑气.

“怎么可能……”

几人來不及多想.下意识的用手里的刀去挡.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挡什么.一滚呼啸而过.直接把这三个人扫垃圾一样抽得无影无踪.再试图寻找他们踪影.恐怕有点困难.是不是全尸还不一定.

另外的五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这还是人吗.一棍子下去.三个兄弟连影子都沒了.

苏北回头看着他们.想到一件事.摸了摸鼻子问道:“木鹿县有个什么威虎堂.莫非就是眼前的几位高人.”

事到如今.号称九大天王的几个人哪还有脸自称高人.如果是高的话也是血压增高.面临积极当到來的灭顶之灾.几人都情不自禁的回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们九大天王何曾被人这样侮辱过.谁不是从血雨腥风中摸爬滚打出來的.尤其是他们大哥.他是最先投奔韩四方的.当年韩四方被人买凶暗杀.大哥一个人一把牛肉刀.硬是背着韩四方从人群中杀出來.

“威虎堂.看來你还知道威虎堂.不简单.是我们小瞧了你.”肩膀上纹着三条鱼的老三反应很迅速.似乎抓到了活命的机会.

老三道:“苏总.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恐怕你比我们更明白.就好像你能轻易杀了我们大哥.但是也有人能轻易杀了你一样.威虎堂就是这样的地方.如果说你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么你和威虎堂同样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苏北无奈的打断他的话:“好了.给你留一条命.我沒时间跟你在这儿瞎扯.”

什么天外有天的大道理还用得着他告诉自己.苏北头上的天.从某种意义上來说.他就是最高的那层天.

苏北神识在砖窑中检查了一遍.除了这什么九大天王就沒别人.而赵建国被五花大绑捆在砖垛后面的稻草堆里.虽然嘴里塞着烂布不能说话.不过只要苏北想听.这么近的距离.什么都能知道.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微妙.虽然还沒交手.不过几兄弟都知道不是苏北的对手.可以一起战死.可如今苏北给了老三一个机会……

“老三.你不会是要出卖我们吧.”另外四个兄弟狐疑的看着有些动摇的老三.

“怎么可能.”老三涨得满脸通红.

“老八.怎么跟三哥说话呢.”老六走了出來.“赵玉莹.看來你还真找了个牛叉的靠山.今天我们兄弟就算死在这里.也会拉上一个垫背的.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爸被我们藏……”

“第五个砖垛后的窑洞.在草堆里盖着呢.赵主任你先去给赵叔松绑吧.这几个杂碎我來收拾.”

“喔……苏总小心点.”赵玉莹知道这不是她应该关心的.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米阳这么盲目崇拜了.

几兄弟连最后的活命借口都失去了.他们知道今天是必死无疑.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如果不是变态的神仙.怎么连赵建国被他们藏在哪里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看着一步步朝他们走过來的苏北.几兄弟终于明白什么是恐惧.这和平日里打打杀杀不一样.现在.他们连死亡的方式都不确定.來自于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才是最让人胆寒的.

苏北手里的棍子刚刚抬起來.威胁苏北的老六突然來到老三身后.一刀将老三捅死.

“老六你……”

“呵呵.三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这个当哥哥的理所当然应该把活命的机会留给我吧.”

刚刚杀了三哥的老六还沒回头.就听到背后一声阴冷而熟悉的声音.

“你说的沒错.”

噗.“啊.老八.你敢偷袭我.”

“是你教我的.”

苏北还沒动手.已经自残了两人.其余三人各自持刀警戒看着对方.他们都知道苏北要留一个活口.带他去威虎堂.这个名额就是唯一的生还机会.

苏北点了根烟.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啧啧.真是兄弟情深.感人肺腑啊.给你们二十秒的时间.你们处理不好兄弟之间的感情.我只好帮帮忙好了.”

话音刚落.三个人狼嚎鬼叫的厮打在一起.就像被捆在笼子里的野兽.

苏北漠然的看着这一切.人性到了最危机的时候都是丑陋的.不过在关键时刻出卖自己兄弟的人.同样也不会有好下场.

几口烟的时间.最后活下來的是老六.

在苏北來之前.老六曾嘲讽苏北不知死活.居然跟韩老板做对.现在他俨然已经从高高在上的社会大哥地位.跌落成一个为了活命而杀害兄弟的流浪狗.

“苏总.他们都被我杀了.”

“呵呵还不错.用了十五秒.威虎堂的老窝在哪里.给我带路.”苏北面无表情的说.

当赵玉莹背着被殴打至晕的父亲走出窑洞时.地上已经空空荡荡.她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她心砰砰的跳.这种场景如果是电影还作罢.放到现实中.死了九个人.警方到时候查下來.那可怎么办.以韩四方在本地的威望.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

苏北让赵玉莹把老赵放在地上.手掌运气一股真气.在赵建国的后脑勺轻轻的按摩了几下.老赵这次都是外伤.很快就醒了过來.

赵玉莹已经见识过一次苏北的医术.反应还算正常.那个留下的活口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北.这到底是个什么人.抬手就能杀人.在赵建国身上拍了两下.就能让他好起來.尤其是赵建国腿上的瘀伤.等苏北揉过之后.青肿很快就消退了.

“走吧.前面带路.”苏北站起來朝车上走去.

“爸.你沒事吧.是我连累了您.”赵玉莹抑制不住的抱着赵建国哭了起來.

赵建国得知又是苏北救了他.少不了要千恩万谢.苏北倒是不在意这些小事.他现在感兴趣的是威虎堂.看这几个败类崇敬的眼神.似乎威虎堂还真有点來头.

苏北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威虎堂可能有古武高手.楚鼎天说过.韩四方祖辈起家时是个类似于祭祖的宗庙.到了后辈才演变成一个武馆.看样子那就是韩四方的底牌了.

“威虎堂多少人.”苏北顿了顿.补充问道:“如果是你们这种垃圾货色的.就不用说了.”

老六战战兢兢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知道苏北跟他说话.他就多一份活命的机会.他为了博得这个机会就算吃屎都能吃笑了.“苏总.我们兄弟都是威虎堂出來的.威虎堂的堂主.是一位世外高人.除了韩老板外.我们都沒见过.也可能我们大哥见过沒跟我们说起过.”

现在苏北差不多可以确定了.老六口中的世外高人应该是位古武高手.不过无所谓.在他们眼中世外高手.在自己眼里.都一样.这就叫一视同仁.

一个古武高手.哪怕是最低级的黄阶高手.隐藏在都市中.想要称霸一方简直是太容易了.旁人只知道古武高手厉害.却不知道在古武世界中等级的森严.如果说以前苏北听说有位古武高手.还要衡量一下彼此间的差距.现在大可不必.堂堂的五大家族门长赵狄.小命都葬送于他的手里.这个世界上.苏北的天敌绝对不超过五个人.

并非苏北盲目自大.一來古武进入天阶本身就是个神话.苏北现在是地阶的最后阶段;其二.这个世界上的灵气.不足以支撑存在多名高于自己修为的古武修炼者.

车子开出县城.在天池山相反的方向的一坐低矮丘陵上.有一座门口挂着两个灯笼的武馆.说的好听点叫武馆.说的现实点就是以韩四方为贼首的老窝.

苏北不放心赵玉莹父女二人.只能将他们也带在身边.

“苏总.你……”赵玉莹想说你不会又要杀人了吧.

“放心.韩四方想要报复也沒这个机会了.”苏北知道杀掉武堂里的古武高手.韩四方的底牌也就沒了.

“我是说.万一东窗事发.木鹿县警方肯定会向着韩四方……”

苏北摆摆手笑道:“沒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