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踏进山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示意老六上前敲门.神识扫过.门后有两名守卫.都是老六这个档次的.不足为惧.不过赵玉莹父女还跟着.如果有个什么机关暗弩照顾不到.还挺麻烦的.

老六敲了两下门.里面的守卫问是谁.

“是我.老六.我大哥有事拜见馆主.”

守卫打开门.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冷哼了一声.“进來.在院里等着.馆主正在待客.”

老六低三下四的看了苏北一眼.问守卫:“什么时候能见.麻烦你去通报一声.”

两个看门的还沒说话.苏北抬手之间.已经晕菜了.被他扔在铁大门的墙角.老六暗叹苏北下手之快.这地方可不是他能乱來的.但是他有意不提醒苏北.如果苏北和威虎堂的馆主打起來.馆主能杀了苏北.那样最好.即便馆主败了.他在苏北面前也沒露什么马脚.

他想的虽然不错.不过苏北压根就沒指望这个老六帮什么忙.把路带到这里.老六的人生使命也就结束了.背后一个手刀轻松的解决掉尾巴.

这个武馆更像是个古武山门.进了这道厚重的钢板门后.面前是一条很雅致的石板路.通向山顶亮着灯的院子.

赵玉莹和父亲跟在苏北身后.爷俩现在才明白.这个苏总才不是一般人.照这样看來.米阳可能沒有吹牛.苏北根本沒把什么韩四爷放在眼里.

昨天除掉韩四方对苏北來说就是弹指一挥间.不过斩草就要除根.天池山这么人杰地灵的地方.滋养着一群恶霸.以后自己离开这.对天池山也是个巨大的威胁.

“爸爸.你现在沒事了吧.”

“不碍事.你们怎么知道我被人绑在砖厂.”赵建国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还有些糊涂.

“韩四方的手下给我打勒索电话.让我在天池山的转让书上签字.苏总就带我來了.”

“你沒签吧.”赵建国焦急的问.

“还沒签.我们刚到.然后苏总就把那些绑架你的人杀了.”

赵建国看了看女儿.神色有些不大对头.思索再三还是对女儿和苏北道出了实情.

三个多月以前.楚鼎天和米阳这三个江海人來到天池山.他们提出要购买野生木瓜林的时候.在村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果卖了林子.每家每户可以分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那时候.赵建国和老一辈的几个同乡.其实是很抵触卖林子的.

“爸.你为什么总是阻碍村里招商引资呢.苏总他们要买林子你也不卖.我找的投资商你们也不同意.”

赵建国长叹一口气说:“你个女娃懂什么.天池山是天池村甚至木鹿县的风水宝地.一旦开发了.就是自己断了自己的龙脉.”

“你这是迷信.”赵玉莹这次倒不是和父亲吵架.更像是女儿对父亲的撒娇.

“你说我迷信也好.封建也罢.反正我们小时候.家里的老人都这么说.不然改革开放多少年了.那么一大片树林.这么好的山.还轮的上你个女娃开发.你以为你在外面读过大学见过世面.我们是土老帽.就不懂得怎么发家致富.”

赵玉莹脸一红.娇声嗔怪父亲说话太直接.“我懂你们老人都安土重迁.既不愿意移民.也不愿意让天池山变成度假村.可是人家外面的农村都是这么搞活经济的.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背靠天池山.为什么就不能让这里的山和水.让我们过得更富足一些呢.”

苏北转头看了赵玉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给赵建国递上一根烟.“赵主任.我是來做生意的.从我的立场上不太方便说话.不过老赵说得沒错.天池山就是块风水宝地.你自认为开发度假村是为村民的长远考虑.其实你这才是真正的竭泽而渔.”

“那苏总的意思是.我把四百公顷的森林卖给你.就是造福子孙了.”赵玉莹有些生气的反问道.

“虽然现在不是谈论这个问題的时候.不过我还是要跟赵主任重申一下我们购买森林的立场原则.回头你仔细考虑一下.第一.我不仅要购买四百公顷树林.还要买下整个天池山.第二.我买了山和森林后.不会修路修桥.也不会砍伐森林.只是每个果实成熟的季节.有节制的摘走一批野生木瓜.第三.我不仅不会破坏天池山整个生态系统.可能还要花费比买天池山还要高的资本.将天池山和天池潭彻底保护起來.”

赵玉莹喃喃说道:“难道苏总打算强买强卖吗.”

“你误会了.”

苏北驻足在第二道山门外.回身看着父女二人.挠了挠后脑勺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再跟你说说天池山开发的厉害关系.首先.就算你不卖给我.任何人也别想开发天池山.我说到做到.其次.做个小小的假设.如果你真把天池山建成度假村.这里的水纹生态肯定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口口声声说为子孙后代着想.我看到时候你怎么跟自己的子孙交代.最后.哪怕我真的不再干涉你招商引资.总有一天.会有人找你的麻烦.友善的提醒你一句.那些人可沒有我这么和蔼可亲.”

苏北的口吻让赵玉莹心里一凉.不过苏北真沒说谎.天池山奇特的地理水纹条件.维系着一个地区的自然和物候.这一点无需多言.地球上的湿地都有这个作用.

更重要的是.地球上能产生灵气的地方越來越少.任何一个古武修炼者.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不想看到一个灵气呼吸地带被人为破坏.这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

苏北的一番话却让赵建国为之一惊.如果苏北信守诺言.不去破坏天池山的生态系统.反而斥资进行维护.对天池山是一件利好的大事.就像苏北所说.这真风波过去后.会有更多的人发现这个地方.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这位苏总这么有绅士风度.

把天池山交给苏北管理.还能为村民带來一笔不小的财富.这笔账在赵建国的心里开始精打细算起來.

赵建国道:“苏总.就算我们把天池山交给你.你打算怎么过韩四方这一关.”

“过关.”苏北淡淡的笑了.“我就压根沒把他当成关卡.当然.等我离开黔谭市的时候.韩四方还有他的根基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可是.可是你低估韩四方了.”

“哦.”

“他和丛副县长关系匪浅.两个人在木鹿几乎是触眼通天.你一个外地人斗不过他们的. ”

“你见过那个大人和孩子斤斤计较.当然.我现在准备认真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赵建国心存疑虑的看着他.低声问:“你比县长还大.”

“这和县不县沒关系.就算是你们省长來了也一样.”苏北來黔谭市之前.李载道已经颁发了国安的最高教官的证件.他本來本想要.还是李青云提醒了他黔谭之行.有了这么个无关紧要的证.做起事來会方便一些.

聊了一根烟的功夫.院门早已打开.准确的说.在苏北闲聊时.威虎堂的人已经确认苏北的來者不善.这倒是不难.过去这么长时间.韩四方早就应该发现他的九大天王归西了.

门一开.冲出一个四十多岁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沒有任何交流.手持一截钢鞭.凌厉的朝苏北的头部打下來.

苏北虽然是背对着.不过这个男人的招式法器和实力.在他沒出來时就给他定了型.黄阶初期高手.和楚鼎天的实力差不多.不过看这气势和杀意.要比楚鼎天狠毒.

当钢鞭即将落到苏北的头时.中年男子嘴角勾起一个阴森的笑容.在他眼里苏北已经死了.沒人能躲过他的钢鞭.哪怕比自己实力还要强的人也不例外.

只是.苏北压根也沒打算躲.准确无误的抓住落下的钢鞭.一股沉重的力道传达到手上.微微一笑.看样子是低估他了.刚才还以为是黄阶初期.原來他还懂得隐藏真元.是个黄阶后期的高手.

苏北虽然轻敌了.但中年人也沒落得好处.抽回钢鞭.稳稳当当的站在正门口.“呵呵.果然不简单.居然敢用手接我一鞭.不过……”

中年人再次蓄力到手上的钢鞭.“如果你知道我只用了五成力量.应该就不会这么淡定自若了.”

苏北同样报以不屑的微笑:“如果你知道我只用了半成的力量.应该打算逃跑了.当然逃不逃你今天都得死.”

“油嘴滑舌.把你的真能耐都拿出來.别到死的时候再后悔.”中年人的右手一抖.环绕着强大真气的钢鞭.仿佛变成一条有灵性的蟒蛇.一道诡异多变的弧线扫向苏北的头.

苏北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虽然实力垃圾的要死.但武器用选择非常偏门.居然是鞭子.如果他用刀或剑.苏北的神识能提前预判他的出招动作.但是辫子是柔性的.他再厉害也沒办法准确判断物体的波动轨迹.

为了避免伤到赵家父女.苏北还真得认真了.当鞭子再次抽來时.双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鞭子的中段.沒想到鞭梢锋利的尖.居然像长了眼睛似的.沿着苏北的手臂一绕.扎向他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