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阴险的韩竹阳/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年男子的古武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出手狠辣.招式阴险.如果苏北是个玄阶武者.恐怕都要吃亏了.这也是中年男子痛下杀手的原因.

电光火石之间的几次交手.让苏北还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当他正视对手后.不再掉以轻心.巨大的实力差距靠着这些阴招是始终无法弥补的.

更重要的是他把苏北惹毛了.苏北鄙夷的哼了一声.握着钢鞭的手突然注入一股强大的真气.气势忽然的改变.让男人这把低阶的法器都无法承受.砰的一声炸的四分五裂.苏北上前一步.飞快的出手抓住了中年男子的脖子.如同老鹰捉小鸡一样简单.轻描淡写的按在了墙上.

中年男子惊讶的看着苏北.他不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之所以选择在黔谭市这种小地方修炼.就是怕遇到比较强大的对手.低调是他的座右铭.可跟苏北交手的这两下.还是让他无法相信和他之间的巨大差距.差距可以有.但同样是古武修炼者.天上一个地上一个.这种落差.让他震惊的说不上话來.

“不是要我好看吗.”苏北微微用力.将他提起來.对方连还手之力都沒有.又加了些力道.中年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北拗断他的脖子.嘎巴一声.可怜自己黄阶后期的修为.居然就这么功亏一篑了.

苏北把人扔在地上.信步走进武馆正堂.大厅内还有四个人.一老两中.还有个老女人.最高的修为居然也有进入玄阶的.

两个年轻的黄阶高手.看到苏北不清自如.都起身站了起來.

“站住.谁让你进來的.”

苏北懒得理睬小角色.目光放在那个老者身上.随即又环视一周.“威虎堂馆主是哪位.”

“这位小友.鄙人正是威虎堂馆主韩竹阳.”

“哦.韩四方是你什么人.”

“呵呵.犬子.”

苏北嘴角扬起一个邪恶的微笑.“你说对了.我就是來要你们爷俩狗命的.”

“放肆.”

两个黄阶高手倏然从后面开始进攻苏北.苏北刚才吃过点小亏.但好在是黑天.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怎么好再沒面子一次.猛然转身.飞快的两个踢腿动作.从踢到收腿.整个屋子里恐怕也只有韩竹阳看见了.

两名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英雄好汉的黄阶高手.被苏北踢出大堂.叠罗汉似的堆在院子里.

这下韩竹阳也慌了.静静的看着苏北.古武界的高手前辈.他大概都认识.当然他认识的高手都是在都市中的.那些隐藏在各家古武门派的向來是老死不相往來.可他认识的人中.绝沒听说过苏北这号人.

“这位小友.你为何要下此毒手.”老妇女似乎不太满意苏北的嚣张跋扈.将紫砂茶壶放在一旁.走了过來.“韩大师.纵然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非要在这里大开杀戒.”

“我喜欢.你不服吗.”

“你.”老妇人快气炸肺了.古武高手清心寡欲的修炼生活.怎么还有这种说不通道理的流氓呢.

韩竹阳示意老妇人退下去.“袁老师.让您见笑了.”

苏北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他的宗旨相当的明确.哪怕把老六那种社会混子留下來.韩竹阳这样的人有一个杀一个.今天居然还聚了一堆儿让自己杀.

“小友.你來找我.就是为了天池山的事情吧.犬子今天才跟我说.所以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不必了.今天谁來也救不了你.”苏北朝着他走过去.“因为我肯定要杀了韩四方.你呢又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先杀了你.省的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哈哈.你是我见过最嚣张的年轻人.我知道你修为不错.在我见过的古武修炼者中.你绝对算是个奇才.只不过……”

苏北冷笑道:“别再找一些傻兮兮的借口來吓唬我.要怪只能怪你那个儿子仗着有你这么个爹.在木鹿县沒干什么好事.当然.你的品行貌似也不怎么样.都你大爷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搞封建社会这套.”

说到这里.苏北转过身看着赵玉莹.笑道:“赵主任.这位韩什么大师.应该就是你们县庙收贡品的人吧.明明是个收保护费的臭流氓.居然坐在这里人模狗样的跟我讲仁义道德.你说可笑不可笑.”

“混账.”

韩竹阳终于爆发了.一掌拍碎面前的桌案.

可以看得出來.这两个老家伙在古武界至少是有一定威望的.不过苏北是帐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怕咬.得罪一个和得罪两个都一样.更重要的是你都把人得罪了.就不能给他们留着机会反过头來报复自己.

韩竹阳这一掌下去.表面上是发怒.其实他这种修身养性的人已经不会动怒了.桌子腿底下有一个机关.这一突然触动.苏北周围的廊柱有几个孔洞.刷刷飞出几根看不见的钢针.做工太精致.上面涂了剧毒.

苏北从刚才就防着他们的后手.看來人越老越狡猾.这话一点错都沒有.当毒针即将刺中苏北的时候.苏北强大的神识早就感受到了.一股真气拔地而起.在他周围形成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罩.钢针击中防护罩.叮咛一声掉在地上.

苏北随手夹起一根跌落的钢针.抖手而出.一下就刺中了老妇人的胳膊.

也就在这时.韩竹阳已经扑了上來.“袁老师.先走.”

“呃……”

老妇人动作倒是挺快的.他们都是老油条.当苏北露这两手的时候.虽然面不改色.但心里知道他们两个合起來也打不过苏北.只不过能逃出去一个.來日方长.就一定能除掉苏北.

“想走.可能吗.”苏北挥手先接了韩竹阳一掌.当他想去抓老妇人的时候.谁知那女人比男人还毒辣.她突然抓住了赵玉莹.一掌拍在赵玉莹的后背.直接将赵玉莹击出几米外.眼看就要一头撞在桌子角上.

苏北來不及多想.抽身接住了赵玉莹.再抬头的时候.老妇人已经利用这个空当翻墙逃跑了.只不过她的中银针的那条胳膊似乎中了剧毒.

苏北自认为对付这两个人时.已经是很小心.还是捏了把汗.多亏了他事先刺中了老妇人的一条胳膊.否则赵玉莹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苏北抱着赵玉莹.闪过韩竹阳的几次攻击后.用真气将赵玉莹受伤的经脉修复.哪怕晚了片刻.都会有危险.

“这可是你自己作死.”

苏北用掌力将赵玉莹送出大堂.挡在了韩竹阳面前.

惊恐的赵玉莹落地后.脑袋一片眩晕.木讷的看着眼前來搀扶他的父亲.再回头看见大堂里的两人飞上飞下.真心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玉莹你沒事吧.吓死我了.”赵建国心神未定.他看的清清楚楚.从赵玉莹被那个女人打飞.再到苏北接住.他活了这么多年.真沒听说过世界上还真有轻功.

而沒有了顾虑后的苏北.对付一个区区的玄阶高手.哪里用得着周旋和套路.愤怒的一掌拍下去.韩竹阳横起一根棍子都沒挡住.地阶后期的一掌.给韩竹阳的生命画上了一个恐惧的句号.掌风震断了房梁.在苏北撤出去之时.武馆大堂轰然倒塌.

直到现在.赵玉莹有些相信苏北的话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她接触不到的事情.或许是自己太幼稚.一味的想要为天池山招商引资.却招來了大祸.如果苏北这批江海人沒有來这里.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这个晚上彻底动摇了赵玉莹开发天池山的初衷.以前父亲赵建国总说天池山是风水宝地.她还要嘲笑父亲无知.沒想到真正无知的是自己才对.

三人开车返回天池镇.苏北当然想顺便把韩四方也解决掉.可是这边出事.韩四方那边肯定会知道消息.县城这么大.那个王八蛋指不定躲在哪里去了.

不过.苏北放走的老妇人.似乎还有点來头.韩竹阳可是救了她一命.如果真有來头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卷土重來.所以.苏北根本无需去寻找韩四方.他们很快就会主动找上门來.

第二天.赵玉莹请几人去她家吃饭.今天是村长请客.在农家大院里摆了好几大桌.村民们都听说赵建国半身不遂.以为他活不过今年呢.沒想到这么快就出院了.赵家在村里人缘不错.來祝贺和探病的人络绎不绝.

“苏北.你进來一下.”周曼在厢房的窗边吆喝道.

“怎么了.”苏北被赵建国请來的几个陪酒的老乡灌了好几杯酒.一时半会还真脱不开身.

“董事长的电话.”周曼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苏北放下筷子.來到周曼的房间.所谓酒后乱那个什么.他也是喝的有点开心.一个饿虎扑食将周曼压在床上.正要亲.一抬头.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平板电脑.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因为周曼所说的打电话是指网络视频.对话框的那边.柳寒烟脸都白了.

还好苏北机智.装作沒看见平板电脑.灰溜溜的松开周曼.若无其事的问:“咱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只听平板的外放音效传來一声鄙夷的唾骂声.“少跟我装蒜.你们鬼鬼祟祟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抓住.不是我找你.是白小姐要和你通话.”

苏北嗓子发痒.合着那边不是一个人在看他出丑.瞥了眼木床.周曼已经臊得一头扎进被子里.埋怨苏北也不问清楚情况.怎么进屋就毛手毛脚的抱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