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搜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视频窗口晃动了片刻后.白画扇出现在屏幕中.

“画扇你找我.”

“嗯.小哥哥.你什么时候回來.”

“至少还要一个星期吧.具体行程还不确定.你有事吗.”

视频那边的白画扇.身后似乎还有李琳的影子.“我后天一早就要去苏黎世了.大概要很久才能回來.”

“这样啊.谁和你去.”

“你放心好了.是我父亲安排的行程.这是第一件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下个月中上旬.古武界会有一场非常大型的交流会.届时各大古武门派和散修者.都会拿出自己的宝贝.或拍卖或交换.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大哥已经提前一步过去了.你要去吗.”

“交流会.”苏北产生了兴趣.

“嗯.十年一次呢.机会难得.”白画扇扬起一个很狡猾的可爱笑容.“小哥哥.据我所知呢.你手上应该还有雪耳灵芝吧.如果你用不到的话.可以去交流会上换到你所需要的东西.当然也可以卖个大价钱.”

“真的啊.”苏北从來不是个爱钱的人.可是一分钱沒有难倒英雄汉.他现在打算买下天池山.还有江海的开发区工程.几档子事.等着用钱.就算奇迹集团马上会生产一批保健品.资金回笼的速度恐怕也跟不上.

苏北手里还有三颗雪耳灵芝丹.赵狄和袁纯阳为了这东西.可是命丧灵隐山.如果他拿出一颗半颗.恐怕轰动效应也不会小.说不定这次能换到一件趁手的法器之类.还能卖一笔钱.

当然.古武界的高手们云集在一个地方.苏北不知道该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画扇.你知道这个交流会在什么地方吗.”

“昆仑山.具体位置我不清楚.不过大哥应该知道.”

“好的.我可能会去参加这个交流会.你自己多保重.”

“嗯.”白画扇.把话筒一移.递给柳寒烟.“小妮.你还要不要说话.”

柳寒烟拉着一张脸摇摇头.对苏北说:“让周曼跟我说话.”

苏北回手在被子上拍了一巴掌.调侃道:“周秘书.董事长有请.”

赵玉莹家的这顿流水席.从中午一直吃到太阳落山.

与此同时.木鹿县的某处民房内.

“什么.”韩四方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惊讶的差点晕过去.

“韩四爷.老爷子的尸首已经从房子里挖出來了.按照老爷子生前的遗愿.他归西后.不希望火化.我派人在威虎堂后山正在打造墓地.”

韩四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良久沒有说出一句话來.他太大意了.一万个天池山.也换不來一个老爸亲.并不是韩四方多孝顺.而是只要有韩竹阳在.韩四方就是皇帝一般的存在.不要说县城.市里说的上话的那些人还不是要跟父亲客客气气的上贡.

只是一个晚上的变故.沒想到苏北就把自己最后的底牌给干掉.形势让他喘不过气來.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冒然和苏北争这个天池山的开发权.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韩四爷.袁老师的电话……”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管家端着一部手机走过來.

韩四方调整情绪.深吸了一口气.“喂.袁阿姨.是我四方.您现在在哪里.”

“今天上午.我已经回到了蜀西.袁阿姨受了点伤.多亏了你父亲昨晚以死相救.你放心.苏北那个小兔崽子.我不会饶了他的.”

韩四方心中狂喜.这个袁阿姨.就算韩竹阳活着的时候.也要叫她一声老师.她不仅是世外高人.还是西南地区最显赫的袁家的女人.据父亲所说.袁家很低调.否则他们的实力可以跟华夏五大家族相抗衡.

“袁阿姨.您可一定要來帮我.苏北杀了我父亲.现在满世界在找我.恐怕侄子撑不了多久.临死前我只想看到苏北被碎尸万段……”韩四方不会放过这株救命稻草.

“好了.我知道.今天中午.我带着袁家的两位高手会來黔谭市和你汇合.目前袁家的家主在外面办事.恐怕一两天内就会回來.多忍耐两三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我需要做点什么.”

“做什么.总之你不要出面.姓苏的心狠手辣.不过最好给他找点小麻烦.暂时把他拖在木鹿县.等袁家的家主回來.收拾一个他.比捏死一只臭虫都容易.”

韩四方绝不会质疑袁家的实力.苏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罢了.还能和一个家族对抗不成.

夜色笼罩下的天池镇.

赵玉莹家里.赵玉莹一家招待走最后一拨乡亲后.关上大门.在小院里支了一张桌子.摆上些瓜子茶水.几个人先聊着怎么从天池山顶运输野生木瓜的方案.

这时几辆警车驶入了天池镇.轻车熟路的停在楚鼎天购买的房子外.车上下來三个便衣.其中有一个居然是昨天拦车的张强.

张强陪同另外两名穿着法院制服的工作人员敲了敲门.隔壁聊天的几人也看到进山的车灯亮光.刚出门.就撞见了赵建国.

“苏总.法.法院來人了.应该是來抓你的……”

赵玉莹紧张的看向苏北她不知道苏北是什么來头.但无论是谁.毕竟昨天出了几条人命.担心的事情终于來到了.

米阳和楚鼎天等着苏北拿主意.苏北早料到有这么一手.并沒表现的多惊讶.带着几人往回走去.等他们回到家门口时.院子周围已经被警方封锁.

赵玉莹一眼认出门口站着的中年人.惴惴不安的询问道:“丛副县长.您大晚上來有事吗.”

赵建国知道丛如海是县长.明显是针对苏北來的.强打起精神.微笑道:“丛县长.要不先去我们家喝点水.有什么事.慢慢谈.”

丛如海冷哼了一声.“我们接到报案.这位苏总杀人藏尸.难道你们要包庇罪犯.”

昨天.韩四方设计支开苏北.绑架了赵建国.威胁赵玉莹在天池山转让协议书上签字.这些事丛如海不仅知道还是重要的参与者.苏北杀了韩四方的九大天王.赵家父女就在现场.这些他也同样知道.

说到杀人藏尸.米阳的目光朝着厢房的冰柜看了一眼.而这时.院子已经被控制了.再想毁尸灭迹已经不可能.

“刘院长.每个角落都不要放过哦.”丛如海提醒那个带队的法院检察官.

刘院长点点头.一挥手.“搜.”

“你们要干什么.”米阳清楚这些人要找什么.

“怎么.你想妨碍公务.”

苏北摆了摆手.示意米阳退下.坐在院子当中的藤椅上.冷冷的看着这些人.淡笑道:“别装模作样了.你们要找的东西.在冰柜里.想必來之前.韩四方已经告诉你们了”

刘院长瞥了苏北一眼.有些羞怒.给张强使了个眼神.“你们去看看.”

蓄谋已久的大搜查.岂能沒有收获.不过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那就千万别停下來.木鹿县除了韩四方外.也该整治整治了.他可是要和天池山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的.

几分钟后.两名刑警.从冰柜里抬出一具锡箔纸包裹的“黄鳍鱼”.

“刘院长.找到了.在冰柜里发现一具男尸.”

“噗.咳咳……”

苏北刚喝了一口茶水.全部都喷在了一旁丛副县长的身上.擦了擦嘴.很抱歉的说:“不好意思.”

丛如海得意的一笑.“人赃俱获.证据确凿.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苏北一阵无语道:“拜托.栽赃陷害.你们能不能专业点.”

“什么意思.”

苏北起身.经过丛如海的身边.來到刘院长跟前.淡哼了一声:“试问二位领导.这保鲜膜里和纸皮都沒有打开.你们怎么知道这里面是尸体.而且是男尸.”

刑警队的几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刘院长也意识到这帽子扣得太早了.

赵玉莹冷冰冰的看着丛如海.攥了攥粉拳.指桑骂槐的嘀咕道:“丛县长.您就是这么诬陷我们天池山的投资商的.”

赵玉莹的揶揄让两位县领导十分下不來台.在场的人除了警方外.还有村里的几个带路的老乡.真是百口莫辩.连箱子都沒打开.他们就断定里面是尸体.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这摆明了是他们栽赃.

丛如海给刘院长使了个眼色.既然苏北这么嚣张.说明他已经打开过包装.否则他同样不知道里面是男尸.看样子这次中了苏北的圈套.现在打开包装.恐怕早被他偷梁换柱了.

刘院长咬了咬牙关.只好说:“先收队.可能……”

“慢着.”

苏北眉头一皱.对两个翻冰柜的警察说:“警官.这里面是尸体吗.”

“不是……”警察吞吞吐吐道.

“放你妈屁.你连包装都沒打开.凭什么就这么肯定.”苏北似乎很生气.一把揪住一个警察的领子.“在问你一遍.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我怎么知道.”警察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刘院长.

刘院长大喝一声:“放肆.就算我们办案有误.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张强见状.一把手枪对准了苏北的头.只不过.被苏北反手一拽.弹夹跌落在地.

张强都快哭了.他是这里唯一知道苏北手段的人.前天和鹰钩鼻來天池镇.就被苏北耍了.结果回到县城.还被韩四方的人当中打了耳光.

不过.那天的事后.张强就沒有看到过鹰钩鼻.今天下午.县法院的刘院长來找自己.说同事很可能被苏北杀害了.他这才跟随而來当证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