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原地休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阴冷的看着和韩四方狼鼠一窝的众人.淡淡笑道:“怎么.现在不敢确定包装里装的是什么了.”

说完这话.苏北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沿着锡箔纸的外包装.刷的一刀划开.这里面确实是尸体.而且是鹰钩鼻警员的尸体.但因为在冰柜里冷冻时间太久.外表已经挂了冰碴.一时间也辨认不出形状來.

“既然是韩四方的狗.那么韩四方应该告诉过你们这东西的來历.其实呢.这是一条黄鳍鱼.国家特级保护动物……”

那位刘院长眼前一亮.在丛如海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冷冷的说:“黄鳍鱼.呵呵.盗猎国家特级保护动物.和谋杀是一个罪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了吗.给我抓起來.”

两名刑警刚要过去.苏北猛地一抬头.他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其实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苏北杀了九大天王.现在韩四方要动用公家的力量抓捕苏北.他们也怕把苏北惹毛了.

苏北鄙夷的一笑.用刀背在冰块上敲出一条裂缝.逐渐将里面的东西扒出來.“我说是黄鳍鱼.你们就相信.是白痴吗.各位.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随着一声冰块断裂的声音.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

“啊.”张强禁不住叫出声來.这就是他的同事.原來真的被苏北杀了.

“不许动.”

如果说刚才证据不足.警方被苏北呼來喝去还情有可原.现在铁证如山.三把手枪.顿时对准了苏北的头.

苏北把水果刀一扔.站了起來.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随即喷在眼前的枪筒里.“蠢猪.我明知道冰柜里藏着的是尸体.还要展现给你们警方当证据.其实.这尸体是假的.用蜡人技术做的艺术品.警官.做蜡人不犯法吧.”

三名警员尴尬的放下枪.对啊.谁这么傻.把杀人证据拿出來给他们展示.

谁知.他们刚放下枪.苏北又大笑起來.“说你们是蠢猪.你们还不相信.我随随便便开个玩笑.就把你们唬住了.这是真尸体.”

几名警察都快崩溃了.刘院长的那张脸和猪肝是一个颜色.今晚简直太失态了.他们像一群猴子一样.被苏北耍赖耍去骂來骂去.

院子里.米阳尽情的嘲笑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想必天下也只有姐夫敢这么挑衅.让人看着真爽.骂的这些人一句话说不出來.

“把他们全部抓起來.”意识到这个场面太丑陋的丛如海呵斥道.

很快.封锁整个院子的警察一哄而入.

苏北搭在藏尸体的冰柜上的手.从里面抓了一把冰渣.手指一弹.一颗颗冰渣.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分别击中这些刑警的太阳穴.

忽然间.一个警察咣当一声倒在地上.第二个第三个.十几个警察噗通噗通全都晕了过去.

刘院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连忙扶住一个晕倒的警察.一摸脉搏和心跳都很正常.稍稍松了口气.

院子里的气氛一下子诡异起來.刘院长何尝不怕苏北.他听韩四爷说苏北很能打.可是……他理解的能打是拳脚功夫很厉害.眼前的事实突破了他的理解范畴.

“谁干的.”刘院长额头上冒起了冷汗.“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苏北摊摊手.笑道:“如果我说是.你信吗.”

米阳搞笑的说道:“哎.县警局的作息时间还真规律.刚到晚上九点钟.大家就进入休眠时期了.”

说到这里.米阳回头一看姐夫.笑问:“姐夫.我看刘院长年纪也不小了.这么晚还办案子.万一体力不支.席地而睡.那可真是丢人了.”

“你们.”

刘院长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來到丛如海的身后.显然丛如海比他聪明.知道这种场合下.少说话对自己有好处.

不过.得罪人的话刘院长已经说完了.一个冰晶清凉的注射进刘院长的脉搏之中.脑袋一沉.当场休克.

这十几个突然晕倒的警察.毋庸置疑当然是苏北的杰作.

警方和法院都歇菜.此时副县长丛如海心里阴影的面积有多大可想而知.他现在绝对相信.苏北敢杀了他.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听韩四方的撺掇.

“算了.今晚是沒得玩喽.志刚和鼎天看家.米阳和夫人跟我去县大院走一趟.不能让堂堂的县长大人空手而归是不是.”苏北侧目问丛如海.

丛如海捏了把汗.一言不发.心底却沒出息的松了口气.

在丛如海的心里也有天平.看样子苏北虽然敢胡闹.还不敢无法无天.只要到了县局.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不需要任何审讯程序.最好是在明天天亮之前做掉苏北.如果失败了的话.就立刻将苏北移交上一级警务机关.这样一來.他也逃脱了干系.

殊不知.苏北之所以要去.就是给包括从入海在内的韩四方所有嫡系关系画上一个仕途的句号.

楚鼎天自然不会替苏北担心.甚至还帮着县里的几个文弱书生.将睡倒在院子里的警察和法官们装车.一只手拎一个.塞进车里.毫不费力.

鹰钩鼻刑警的尸体也被抬上了车.一直蒙在鼓里的张强.误以为是苏北杀了他同事.殊不知韩四方借口送苏北礼品时.就已经布下了这招棋.

一个多小时后.几辆车相继进入县大院.木鹿县的办公大楼还是很阔绰的.有二十多层.无疑是县城最高的建筑.

因为这些犯人的“特殊性”.关押到派出所监狱似乎不大合适.丛如海和工作人员商量再三.在十二楼的一个综合招待区内.让苏北几人暂时安顿在这里.

而起诉苏北的公检方.责备安排在了十三楼.与其说安排.不如说是摆放.包括县法院的刘院长在内.都出于深度昏睡之中.

一切安排妥当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在县大院对面的马路上.停过來一辆黑色卡宴.车窗摇下.包裹很严密的韩四方摘下墨镜.

“韩老板.”丛如海在这个时候见韩四方.当然要加一百二十个小心.跟随他的秘书早就打发走了.

“老丛.上面什么情况.”

“呵呵.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不过……事情有点出入.刘院长和检察院以及刑警队的人也在楼上.”

“他们也在..算了.顾不了那么多.刘院长那边.以后我來协调.按照原计划形势.”说到这里.韩四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险.“我就不信这个苏总真有三头六臂.”

丛如海沒说什么.心里却很忐忑.本來是要陷害苏北.可为了不让苏北产生怀疑.他不得不把晕厥中的刘院长等人也放在楼上.这可不是一条人命的问題.

韩四方看出他的迟疑.笑道:“无毒不丈夫.这真风波过去之后.我替你重新造一栋更恢宏的办公大楼.呵呵.”

进入深夜的县城宁静异常.小县城不比大城市昼夜灯火辉煌.

而屹立在木鹿县城中心的办公大楼.只有这十二层和十三层有亮光.

零点钟一到.坐在卡宴车里的韩四方掏出一只特质的遥控器來.拇指放在一个红色按钮上.正当他准备按下去的时候.忽然街道另一端传來轰隆隆的声音.

县城的路面被大马力机械设备的轰鸣声所震动.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汽车.而是军方的装甲车.

韩四方愣了一下.瞥了眼后排昏昏欲睡的丛如海.“王局.”

“王局电话里说明天早上到.可能是有什么变故吧.”

韩四方连忙说:“就算來多少人.我也不放心.还是让他们死在上面.我才踏实.”

汽车轰鸣声越來越近.韩四方怕再靠近的话.楼上的人会有所察觉.大拇指终于按下了那个 红色按钮.

轰.轰.两声巨响.只见.办公大楼十二楼的楼道两端.一团火光冲了出來.从韩四方的角度看去.清晰的看到两条火舌迅速在楼道里蔓延起來.

“哈哈哈.姓苏的.便宜你了.在梦里就让你见了阎王.”

木鹿县都怕韩四方是有道理的.这栋办公大楼就是韩四方承建.县城到处都有他的爪牙和杀人的工具.县办公楼都不例外.

在十二楼的两个消防通道楼板里.韩四方装了定量液态炸药.刚刚引爆了炸弹.将消防通道的两个唯一的路口.还有上下电梯全部炸毁.

十二楼.十三楼.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可以想象.就算沒有烧死苏北.他们沒有消防通道.那是插翅也难飞.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就连十二楼的窗户.今天下午都加了三层防盗网.

熊熊大火将办公大楼映照的“灯火通明”.在韩四方狂笑不止的背景中.附近的居民被火灾所吓醒.纷纷报警.一时间县里的消防队和救护车的声音.把整个县城都给吵醒了.

几分钟后.报警指挥中心调度下的消防车和救护车. 纷纷赶到县大院.但是火灾的严重程度远超过消防专家的预判.十二楼的位置要救火.至少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进行灭火准备工作.

而在这个时候.韩四方引爆前所听到的军车车队.也已经挺进县大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