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剑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四方对苏北更多是怕.其次才是恨.苏北的到來.几天时间里.将韩家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父亲也死在他的手上.甚至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被隔离调查.

不过.懂得隐忍的韩四方.在接受审讯时一言不发.让警方无可奈何.只能把他暂时留在了木鹿县监狱.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活命的机会.为此不惜付出了屈辱的代价.

本來韩四方是重刑犯.理所当然应该单独关押起來.可县监狱沒那么个条件.于是就把他关押在一个五个人住的牢房.

风水轮流转.这五个犯人.是几年前韩四方陷害入狱的几个弟兄.沒想到在这里见面.看到韩四方落马.被陷害的这几位能饶了他才怪.

第一个晚上.韩四方被暴打一顿.穿着小裤头在茅坑里站了一夜.他的手举着一盆满满的尿.如果手酸敢洒出來一滴的话.牢房大哥就要让他喝下一桶.

韩四方在这种虐待下.熬过了两天时间.这天深夜.他终于迎來了重获新生的机会.

牢房里的人正在拿韩四方说笑.正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韩家在木鹿县一直都很有威望.谁能想到在有生之年韩四方会跟他们蹲一个牢房.

傍晚.狱警送了晚饭.韩四方的那一份理所当然要被众人分吃.剩菜剩饭留下晚上当夜宵.墙角的烂桶里还有存了几天的剩菜.散发着难闻的腐臭.韩四方这两天饥寒交迫.身体很虚弱.因为不吃那些剩饭.惹怒了众人.

“找死啊你.给我全部吃完.”牢房的大哥踹了韩四方一脚.

“李哥.我胃病犯了.您行行好.让我躺一会行吗.”

“放屁.你还胃疼.要不是你个王八蛋.老子也不会蹲班房.越想越來气.给我接着揍.”

“啊.饶了我吧.李哥……”

牢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切.手里的短剑刷的一声.砍断了铁锁.

“你谁啊.”

“哎呦.來个妞居然.”

这些分不清状况的罪犯.居然沒意识到女人是怎么进來的.手里的剑攥的嗡嗡直响.手起刀落.那个还在踹韩四方的犯人被劈成了两半.血腥的味道立刻在牢房里弥漫开來.

“鬼.你……”

唰.又是一剑.短剑带着一条长长的血线.在牢房里绽放出一朵朵血花洋溢的场面.女人杀了他们很简单.不过这种杀人的风格.饱含着怒不可遏的嗜血风格.

当牢房恢复平静之时.头脑晕晕沉沉的韩四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袁阿姨派來救我的.”

女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走吧.”

“好好.多谢前辈搭救.”

韩四方早就沒了以前的嚣张跋扈.就算是在自己人面前也要低人一头.更何况.袁家其实也算不上自己人.只是父亲韩竹阳和那个叫袁枚的女人私交甚笃.所以袁枚答应替韩四方报杀父之仇.

……

翌日清晨.韩四方越狱的消息传到苏北的耳朵里.这也在苏北的意料之中.不然就不会留韩四方一条狗命了.一个废物还有活着的价值.只是因为他是个诱饵.

正好苏北也要去县城协调运输问題.这两天采摘的木瓜已经囤积了近十吨之多.为了避免野生木瓜运输过程发霉.火车是肯定不行的.需要那种超市送货的保鲜轻货.

经过物流公司的介绍.苏北才确定下來五辆可以担任运输的卡车.和司机谈好运输价格.让米阳带着车队回天池镇装货.

刚打发走小货车车队.一辆越野轿车停在苏北的面前.

“请问你是苏总吗.”司机问.

“是.”苏北饶有兴致的看着车里的两个人.

“苏老板.我们老板有请.她说您看了这个.就一定会來.”司机将一根牙签大小的钢针递给苏北.钢针的表面已经氧化成黑色.

“好的.带路吧.”

苏北无所谓的开车门上车.这根钢针正是他刺中袁枚的那根.他当然认得.如果沒有这个袁枚.苏北几天前就离开木鹿县了.

司机和副驾驶的保镖有些吃惊.显然沒想到苏北答应的这么痛快.他们俩也是外地人.不了解木鹿县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今天上午.县里安排的眼线发现苏北在县城出沒.袁枚让他们过來“请”苏北过去.

袁枚见过苏北下手的狠辣.断定这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看到这根钢针.就知道她还活着.一定会來杀自己.

而此时.韩四方已经被他们营救出來.袁枚还从老家带來了四名高手.更重要的是.她所仰仗的援兵也已经到了市里.正往木鹿县赶來的路上.袁枚听说苏北雇佣运输车队.以为他要离开这儿.所以不得不提前行动.

蜀川袁家.是一个行事低调的大家族.袁家的家主袁纯阳.两个月前去缅南灵隐山寻找雪耳灵芝.随后失去下落.后來林逸传來消息说.袁纯阳受了重伤.外面有人追杀这师徒二人.所以林逸和袁纯阳在外面躲避仇杀的同时.也在养伤.

而追杀袁纯阳的人.正是燕京赵家的灵武门.

袁家是不怕赵家的.不过两家也井水不犯河水.这次因为雪耳灵芝引起的灾难.袁纯阳显然是失败了.在袁枚看來.兄长袁纯阳虽然败给赵家.但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半小时后.越野车停在郊区的一栋私人别墅外.

这虽然是袁枚设下的鸿门宴.别墅内外却沒有一个埋伏的杀手.袁枚也清楚.在苏北这个地阶高手面前.这些都是徒劳.

可袁枚绝不知道.算上她在内的几个袁家高手一样是徒劳.

别墅大院的微型高尔夫球场太阳伞下.袁枚面沉似水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步步走來的苏北.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苏北.沒想到我还会回來吧.不过我也很佩服你的胆量.明知道是我请你.居然还敢來.就不怕我痛下杀手吗.”袁枚冷冷的说.

苏北无奈的耸耸肩膀.“你要是有这个本事.那天就不会落荒而逃了.你说呢.老太婆.”

“哼.不知死活.那天是那天.今天是今天.”袁枚当天低估了苏北的实力.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今天她身边有四位袁家的古武高手.全部都是玄阶中期的实力水平.再加上她这个玄阶后期的高手.就算你是地阶怎么能扛得住车轮战.

袁枚知道这一招有风险.毕竟林逸他们还沒來.林逸那几个弟子.才是袁家最可靠的保证.只要能拖延住苏北.林逸一來.他必死无疑.

“如果你个恐龙丑八怪知道.我那天之所以放了你.就是想让你把你能带來的人都送到我面前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咧着大嘴吹牛比.”

“放肆.”昨晚从县监狱救出韩四方的女子拔出长剑.跃跃欲试.

袁枚轻轻的拉了女人一下.低声说:“兰芷.我们沒必要跟他单打独斗.”

苏北打量了这个叫袁兰芝的女人.坦白的说.一个女人.三十岁的年纪能修炼到玄阶中期.这份天赋就算是男人也很惊讶.袁兰芝的身材倒是和周曼有的一拼.不过目光冰冷.甚至有些呆滞.好像个清心寡欲的道姑一样.

其余的三个中年男子的修为.都要比袁兰芝差.当然.这个袁枚老太婆略高一些.

苏北叹了口气.笑道:“你说得对.单打独斗沒有胜算.不过一起上结果也是一样.如果你还有什么后招.或者靠山的话.尽快都拿出來.别让我费事.”

“如你所愿.兰芷.剑阵.”

“是.”

四个人影倏然扑向苏北.不过沒有交锋.旋即将他围在中间.袁枚可不是纯靠一腔热血來报复苏北的.四个玄阶中期的古武弟子.一起围攻地阶的苏北.确实沒有胜算.但是这个剑阵的组合.将他们整体的实力提升了不止一倍.而剑阵的阵眼还有袁枚亲自坐镇.

唰唰.几人同时拔剑.水银泻地般的剑影朝着苏北扑了上來.

苏北身形急转.他可是赤手空拳.别人用法器.而且还是配合天衣无缝的剑阵.试探了几招后.他的弱点被放大.如果不是实力过硬.还真被这些犊子给欺负到了.

一拨攻击过后.在剑阵变阵的空当.苏北抓住时机开始反击.身形变成一道淡影.穿梭在剑阵之中.连续轰出几十拳.

毫不留情的拳影过后.无一例外.四个人都挨了拳头.所谓的剑阵早就被打乱了.纷纷被拳风击出几丈开外.重重的落在地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苏北还是有点侥幸心里.幸亏米阳他们沒有跟來.如果在场还有别人需要他照顾的话.还真有点应接不暇.

“呃.噗……”袁兰芝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怔怔的看着苏北.他还是第一个把剑阵打成这种程度的人.

这时的袁枚也有些慌.她还是低估苏北了.这个实力真心不止是地阶初期.兴许是地阶中期也说不定.直到这时.袁枚都从未想过苏北已经是地阶后期的高手.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在古武界进入地阶后期的人.肯定是如雷贯耳的前辈.

“哈哈.姓苏的.你大难临头了.”袁枚突然狂笑不止.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袁家真正的高手林逸等人已经飞速朝这边扑來.

苏北斜睨了一眼林逸.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怪不得他们的剑招有些熟悉.原來他们还真的是袁纯阳的徒弟.

“住手.”林逸人还沒感到.大叫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