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震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在抬手之间.打穿了剑阵.让袁枚不由自主的惊叹.要知道苏北可是赤手空拳.正在这时候.林逸等袁家弟子的突然到來.让袁枚看到了再次战胜苏北的希望.

袁枚暗暗满意林逸來的正是时候.同样是袁家的剑阵.林逸一众弟子的组合.可比他们几个强太多了.一看苏北分神.袁枚提起长剑扑了上來.

这才有了林逸的那句“住手.”

原煤的偷袭沒有得逞.长剑穿过苏北的食指和中指.被他双指夹住.一个优美的空手夺白刃.将袁枚的剑折断.顺藤摸瓜.手臂判上袁枚的肩膀.一股强大的力量冷不丁的按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袁枚清晰的看见自己的一条胳膊被折断.

“啊.”痛彻骨髓的腾.让袁枚实在忍不住.大叫一声后被苏北一脚踹飞.

袁家子弟怔怔的看着苏北.这到底是什么人.不仅把剑阵跟打败.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袁老师打成重伤.

袁枚是袁家家主袁纯阳的亲妹妹.在袁纯阳闭关修炼的时期.都是袁枚來主持袁家大小适宜.

四名受伤的弟子大惊失色.终于明白为什么袁枚开始就要用最强剑阵的原因了.那个叫袁兰芝的女人愤怒的看了苏北一眼.手里的短剑变成一道精芒.射向苏北的脖颈.

这点威力.苏北是真心不放在眼里.和袁纯阳比起來.这几个小毛孩子好像在过家家.信手卸下短剑.握在手中.剑在手中打了个转.调转剑身.又飞快的扔了回去.

噗.

袁兰芝意识到大事不妙.本能的闭上眼睛.然而什么事也沒发生.缓缓的睁开眼睛.正看见大师兄林逸替她挡下了这一剑.

和林逸一起而來的还有两个弟子.纷纷扶起地上的师弟.随后替袁枚封上经脉穴道.阻止她胳膊上失血.

“林师兄.你终于來了.就是这个人.”袁兰芝指着苏北说.

“林逸.杀了他.”袁枚咬牙切齿骂道.再也无法保持那张仁义道德养尊处优的面孔.

林逸沒有接应师妹的话.也沒有理会袁枚的重伤.静止走向苏北.

“苏先生.我來迟一步.不知道我师弟和师叔.有沒有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如果有不当之处.林逸愿意一人受罚.”林逸单膝下跪.别人不懂苏北的厉害程度.他可是一清二楚.

“晚辈袁萧然.拜见苏前辈.”

“晚辈林楠.见过苏前辈.求苏前辈饶我师叔一命.”

林逸带來的两个人.显然都已经清楚苏北的可怕之处.

苏北很不自然这些人的做派.林逸这些家伙受袁纯阳的荼毒太深.跟这个社会明显脱轨.什么前辈晚辈.挺起來总觉得怪怪的.

“原來那个又老又丑的女人.搬來的救兵就是你.我以为谁呢.”苏北无奈的摇头.收起刚才的杀机.

“几天前.我和师傅闭关修养.接到袁枚师叔的电话.说个姓苏的人.在黔谭市得罪了她.我猜测可能是苏前辈.所以昼夜兼程赶來.袁枚是我的师叔.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您海涵.”

“还好……他们沒有做出必须得死的事情.要不然就算你求情也沒办法.”顿了顿.苏北环视一周.他真沒想到这就是袁家的古武高手.算上林逸在内.在场居然有八名玄阶高手.

很坦白的说.苏北对付袁枚的剑阵.已经拿出全部实力.如果林逸这仨人再來个什么厉害的剑阵.苏北还真有点危险.当然.以苏北的实力.至少逃跑不成问題.这可不是苏北太怂.八名玄阶高手.这种阵仗苏北还是第一次见.唯一庆幸的是.他先干掉了袁家的老大.

重伤的袁枚愕然看着林逸他们.“林逸.你你你……”

“还不把师叔带下去.留在这里惹苏先生生气吗.”

袁萧然和林楠缠着袁枚往别墅里走去.而袁兰芝几个受伤的弟子.也三步两回头的跟了进去.他们似乎看出來.大师兄似乎认识苏北.

进了别墅.林楠正要给袁枚疗伤.袁枚捂着胳膊摇摇头说:“胳膊断了.先不要管我.你大哥这是怎么了.”

林楠叹了口气.目光中有些怒其不争的怪意.“师叔.你闯下大祸了知道吗.”

“大祸.呵呵.你是说我得罪个苏北就叫闯祸.”袁枚阴阳怪气的问.

“师叔.我且问你.如果我们不來.你觉得你们现在还能活命吗.”

“世上的事哪有如果.我正因为知道那小子很厉害.才让你们千里迢迢从蜀川赶來.”袁枚很生气.

林楠看了眼袁萧然.两个女人都有些无奈.想必袁枚从沒有吃过苦头.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悔改.

林楠道:“师叔.并不是因为我大哥认识苏前辈.就网开一面.而是苏前辈因为放过我哥一次.所以他沒有痛下杀手.”

“什么意思.”袁枚对这几个师侄老大的不满意.

在她袁家.兄长袁纯阳在蜀川天道山闭关修炼.有四名内家弟子.包括林逸和林楠兄妹.以及袁萧然和袁冲.而在蜀都.袁枚也有袁兰芝几个弟子.相比之下要比林逸他们弱很多.

袁枚知道林逸这些年轻人.仗着他们是内家弟子.对自己这个长辈只是表面上恭敬.心底很不服气.她真后悔不该叫林逸來.如果大哥亲自來的话.别说一个苏北.十个苏北也不在话下.

“师叔您先辈生气.这件事.师傅让我们对外保密.就是怕为袁家引來灭门之灾.所以电话里.我哥沒有跟您说实话.”

“林楠.你到底想说什么.什么神神叨叨的.哼.”袁兰芝对林逸兄妹也很不满.

“三个月前.师傅带着袁冲和林逸去灵隐山寻找雪耳灵芝.不料在灵隐山中遇到了苏前辈……”

“等等.”袁枚眉头忽然皱了起來.“你们师傅.不会就是被苏北打伤的吧.怎么可能.”

袁兰芝几个弟子面面相觑.“不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伤到师伯.他可是传说中的地阶修为.而且是袁家剑术的唯一得道之人.”

林楠表情复杂的摇了摇头.“师傅不是受了点伤.而是……”

“而是什么.你快说啊.”

“师傅彻底废了.手脚的经脉被挑断.真元被毁灭.现在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沒有区别……”袁萧然潸然泪下道.

话音一落.别墅里静悄悄的.

袁纯阳不仅是袁家的主心骨.更是袁家得以屹立于五大家族之外的神话人物.在他们心中.袁纯阳就代表着古武最高修为.沒想到居然成了废人.姑且不论苏北用了什么卑鄙手段.他们最担心的是.袁纯阳死后.袁家可怎么办.

“不可能.”袁枚失声痛哭.

“嘘.”

林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师叔.你现在知道我哥和师傅两个月沒有给你们回音了吧.”

“不对.不对.你肯定在骗我.那为什么赵家的人会满世界找你们.”

林楠只好将春节当天.发生在灵隐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转述给袁枚.那天.寻找雪耳灵芝的人有三波.最先找到地方的人是袁冲和林逸师兄弟.沒料到被赵家家主赵狄跟踪.

那天赵狄以一敌二.杀掉了林逸的师弟袁冲.沒料到苏北突然冒出來.当然.那天是苏北逃命.守护仙草的烛九阴在追他.

当这场乱斗进入尾声的时候.袁纯阳也随即赶到.逼迫苏北杀了赵狄.然后把苏北打下悬崖.谁知.苏北根本沒有死.反而偶然得到了一直苦苦寻找的雪耳灵芝.从而突破了地阶中期的实力.

“什么.你是说.苏北已经进入地阶后期.甚至更高……”袁枚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拔凉拔凉的.想想都觉得后怕.袁纯阳都打不过苏北.何况是她们了.

而地阶后期.乃至于天阶.这对每个古武修炼者來说.都是一个永远接触不到的神话境界.

林楠又道:“苏前辈不仅实力跟我们不是一个境界的.他的身份也不是别人轻易触碰的.我哥说.就连五大家族中的白家和李家.都主动向苏北示好.”

袁萧然接过师姐的话.说:“而且.现在的时局也非常诡异.苏前辈杀了赵狄.而赵家还不知道.以为是我师父杀了他.所以一直在追查我师傅下落.如果让赵家知道我师傅已经废了.袁家就要面临灭顶之灾.”

“师叔.您也该成熟一些了.我们这次不是來帮你打架的.而是带着师傅另一个遗愿牵连.”

“呃……”袁枚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居然被两个黄毛丫头说成熟.可问題是.林楠不说.她真不知道古武世界正在发生着一场大的震荡.

袁萧然道:“师傅说能救我们袁家的人.天底下只有苏前辈一人.我们主动巴结他还來不及.您居然和两个小强盗不起眼的小毛贼混在一起.居然要挑衅苏前辈.这不是不成熟是什么.”

“袁萧然你给我住口.难道苏北打伤我师傅就这么算了.”袁兰芝愤愤道.

“呵呵.不这么算了.你可以出去找苏前辈报仇.沒人拦着你.对了.有一件事还沒通知你们.你们养尊处优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在灵隐山.苏前辈放过师傅和我哥一条命.我哥早就把袁家给了苏前辈.你们这几个人还是听凭处置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