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家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楠的话吓得袁枚几个人呆若木鸡.其实袁枚和苏北无怨无仇.她只是帮韩四方一个忙.顺便教训教训苏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可她哪里想到.她所对付的苏北.是一个可以半只手灭掉袁家的人.如果不是林逸跪地求饶.袁纯阳和林逸已经命丧灵隐山了.

“那.那怎么办……”劫狱营救韩四方的袁兰芝有些慌了.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如果苏先生不饶你们的话.谁也救不了你们.”袁萧然冷笑道.

林楠摇了摇头说:“苏先生应该还不至于跟你们计较.前提是你们懂得将功补过.”

“对了.韩四方那个跳梁小丑哪里去了.苏北和他有仇.要是让韩四方逃了.我们可就不好说了.”袁枚的一个弟子突然站了起來.顾不上身上的伤.第一念头就是争取在苏北面前留下点好印象.

袁枚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即大声问道:“兰芝.韩四方活该千刀万剐的小子哪里去了.”

“今天凌晨我把他救出來.他在监狱被人打伤.我就暂时把他放医院里了.”袁兰芝道.

“医院.按理说.他出狱应该先來见我.告诉县城里发生的事……”袁枚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糟了.韩四方那个王八蛋把咱们都出卖了.”

难得袁枚反应快.不过.此时此刻的韩四方.已经逃出了黔谭市.当韩竹阳被苏北杀了后.韩四方就有股不祥的预感.偏偏那时候袁枚答应替他报杀父之仇.他当然想除掉苏北.于是就把蒙在鼓里的袁枚拉进來当靠山.

可是.亲眼见证苏北的恐怖实力后.韩四方哪还有报仇的念头.他虽然是古武的外行.但在他看來.苏北能从十几层楼上飞上飞下.这一点父亲韩竹阳和袁枚她们都做不到.更重要的是.连国安的人见了苏北都要敬礼.难道天底下的职务还有比国安大的吗.

因此今天上午.袁兰芝刚劫狱.韩四方就称病要住院.这两天他算想明白了.苏北 为什么留他一条命.就是为了钓出自己身后袁枚这几条肥鱼.现在鱼上钩了.他这个饵也该学会依照金蝉脱壳.

韩四方可以肯定袁枚这些人奈何不了苏北.但他却把苏北的厉害隐瞒下來.让袁枚他们去死磕.自己趁机开溜.所以袁枚意识到这个问題的时候.韩四方早就隐姓埋名來到了另一个城市.

别墅草坪上.苏北坐在太阳伞下.听完林逸的叙述后.才知道这师徒二人自从离开灵隐山后.一直被赵家追杀.这心里还稍稍有点那么不好意思.其实赵狄是自己杀的.却把屎帽子扣在袁纯阳头上了.重要的是袁纯阳现在是个废人.

“林逸.现如今袁家是那个袁枚主事吗.”苏北倒是不排斥林逸.当初一起合作干赵狄的时候.他受了重伤.苏北就沒杀他.只不过袁纯阳一來这小子才谨遵师命.后來自己掉下悬崖.林逸还放过了白画扇一次.最后还要替他那个不开眼的师傅顶罪.可见这个人的本质还是很不错的.

“不是的.袁枚只是代为主事.袁家的古武弟子.分为内弟子和外弟子.我和我妹以及袁萧然等人.都和我师傅袁纯阳在蜀山修炼;学艺不精的外弟子在川蜀市帮助袁枚协调家族事务.”

苏北又问道:“这次來黔谭.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师傅的意思.总不会真是为了來救韩四方吧.”

林逸脸一红.一再道歉.说:“我们哪里知道韩四方是谁.听袁枚师叔说起有个苏北……咳.然后我就來了.一來是化解大家的误会.二來是有事相求苏先生.”

苏北早猜到林逸的本意.赵家灵武门断定赵狄死在袁纯阳手里.其实以赵家的实力.可以轻松灭了袁家.不过他们肯定很抵触袁纯阳.毕竟袁纯阳连灵武门的门长都给干掉了.

可真相只有袁纯阳和林逸知道.现在的袁纯阳连柳寒烟这个弱女子都打不过.把老头子古武的躯壳废掉.就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

袁纯阳不能让外界知道他已经变成了废人.否则赵家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灭了袁家.于是“狐假虎威”.承认杀了赵狄.简单來说.袁纯阳正在冒充自己的实力水平震慑赵家.可是这种欺瞒.很快就会被赵家揭穿.

“苏先生.经过这两个月的痛定思痛.我师傅已经……当然他也沒能力跟您做对了.他让我转告您.希望您能够收留我们袁家.”

“噗.”苏北一口凉茶喷了出來.“收留.”

“苏先生.我们是真心诚意归顺的.一來.灵隐山救命之恩.我答应过您.将袁家世代家产转让给您.二來.我师傅隐居世外躲藏赵家的追杀.迟早都会被人发现.只有您能够带领我们起死回生.这第三……”林逸瞥了苏北一眼沒往下面说.

苏北点头一笑.伸手点了支烟.“看样子你师傅算的很准.呵呵.”

林逸沒有说的第三点才是重点.现在苏北和赵家也是不共戴天.苏北去年在江海杀了玄组组长赵昆鹏.而后亲手杀了赵狄.赵家何尝不想嚼碎苏北的骨头.

但是苏北和袁家人不一样.其中涉及到李青云和白玄烨的问題.因此赵家还迟迟未动.却在酝酿之中.

苏北不是傻瓜.相反还很狡猾.刚才袁枚的那套剑阵.还真逼着他拿出了全部实力.如果袁家倾其所有跟自己一战的话.其实苏北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要是单挑苏北当然沒问題.可是袁家这样的古武家族.不仅人多.古武功法和阵法也是相当厉害.

细想來.苏北和袁家也沒什么深仇大恨.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与其灭了他们.还不如收为己用.关键时刻能发挥作用.当然.袁家也想通过自己把赵家拉下马.其实就算沒有林逸的话.苏北也是要对付赵家的.

“这么说.苏先生答应了.”

“嗯.袁家的高手今天都在场了吗.”苏北望向别墅.

“蜀山还有两名弟子在照顾我师傅.川蜀市还有四名外家弟子.”

苏北心中一算.袁家居然有十四名古武高手.这绝对是一股巨大的力量.看來他还真是低估袁纯阳了.同时.管窥蠡测.袁家有这么多高手.可见那五大家族中的古武门派也不弱于袁家.

“苏先生.这是我师傅让我转交给您的.”林逸递上來一块手机大小的白银令箭.

苏北拿在手里.就知道这玩意不一般了.这显然是号令袁家的权威令牌.不过令箭还有另一个作用.这是上等灵石淬炼而成的法器.根据使用者真元大小.延伸成为一把古剑.

苏北心里很高兴.一直以來苏北都是空手夺白刃的风格.如果有了把法器.在遇到同等级高手时.肯定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林逸在前面带路.刚推开门.别墅里的袁家弟子都停止了争吵.不知道苏北要怎样处置他们.在得知苏北的厉害后.每个人都产生了惧意.眼前这个人可是连家主袁纯阳都废了的男人.何况是他们.

“苏前辈.我们不识您庐山真面目.如有得罪之处.袁枚愿意……咦.”

袁枚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苏北手里的令箭.这块令箭一直都是袁纯阳所有.看來林楠说的事情都是真的.

别墅客厅安静了几秒钟后.包括林逸在内的八个人同时单膝下跪.异口同声道:“家主.”

苏北看了看这些低着头跪在地上的人.虽然很不适应.但心里极爽.并不是因为别人怕了他.而是现在正是他用人之际.

“都起來吧.”苏北沉声说道.

“谢家主.”有了袁家的令箭.就是袁家的家主.刚才袁枚也和众人讨论过了.能让他们逃过赵家灭门的人.只有苏北.但不知道苏北会不会记仇.现在苏北出任袁家的家主.那就沒必要担心这个问題了.

苏北坐在沙发上.环视了一周.淡淡的说:“我们以前的误会一笔勾销.既然袁老前辈.请我出任袁家的家主.我也不好多做推辞.想必各位刚才也在讨论赵家.你们说的都沒错.赵狄和他孙子赵昆鹏都是我一人所杀.以后袁家的事就是我苏北的事.”

袁枚几人紧张的低着头.现在是越來越信服苏北了.他居然能听到自己和弟子的窃窃私语.她曾经听袁纯阳讲过.只有进入地阶中后期的古武修炼者.才具备这种聆听世界万物的神识天赋.

其他几个袁家弟子心里更是惴惴不安.心道以后千万不能说家主的坏话.沒想到古武修炼到苏北这种境界.连这种事都能办得到.

其实.苏北现在的修为.神识也只能覆盖二三十米.刚才很违心的叫了袁纯阳一声老前辈.既然已经收编了袁家的高手.总不能一点面子不给.

“家主.袁家弟子必将对您忠心耿耿鞍前马后.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袁枚万死不辞.”得罪苏北最深的袁枚迫不及待的邀功请赏.她想在苏北面前有点作为.

苏北摆了摆手.他还真不待见这个老妇女.也知道她那点花花肠子.“韩四方那个跳梁小丑不用理会.逃就逃了.量他也不敢跟我做对.现在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