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银行打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苏北离开酒楼前.那位挑起今晚争端的杨晓米和她的经纪人.接到了经纪公司的解聘通知.

如果说杨晓米在酒楼闯了祸.还可以容忍.那么她的前途被断送.简直是让她疯掉的事情.直到这时.被林楠踢下二楼的经纪人才意识到自己闯了多大的祸.惹了多大的人物.

悲剧就发生在陶春的那个电话后.

“我被解聘了.我居然被解聘了.”

经纪人是经纪公司的员工.看着停车场里孤零零的杨晓米.叹了口气.安慰道:“杨小姐.既然你和公司的劳务关系解约.那么我也回港台了.”

“丽丽姐.您得帮帮我啊.”杨晓米抓着经纪人的胳膊说.

经纪人心里暗哼了一声.以前对老娘指手画脚.现在被人家搞坏了吧.“杨小姐.我只是个打工的.我怎么帮你.你在国内这么火.换一家经纪公司.照样红遍半边天.”

“不是的……电话里沈总说.他说……任何一个公司都不会用我.任何一个电视台只要出现我的这张脸.连电视台的责任都会追究.现在连我圈里的好友都……他们都把我拉黑了.”

“杨小姐.你别这样.我得先走了.”经纪人丽姐似乎意识到.现在的杨晓米成了名副其实的杨臭脚.谁挨着谁倒霉.到现在她连这点觉悟都沒有的话.白在圈里混这么久了.

“丽姐……”

经纪人不仅走了.就连公司的赔车也开走了.空留下一个杨晓米孤零零一人在江海.

世界上要是有后悔药的话.杨晓米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买一颗.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一晚的时间.她从一个一线明星.沦为一个回不去家的流**.她策划的极限明星节目.这周日晚上十点就要登陆江海电视台.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却被人无情的卡掉.

杨晓米只能怪自己.仅仅是因为一顿饭争一个包厢.就得罪了人.

六个人两辆车.苏北开一辆.看见另外一辆已经满了.煞呵呵的袁兰芝还在后排座位等着别人给她让座.

苏北拍了拍方向盘.“这辆车有老虎.”

“沒沒有啊……”

“沒有不上來.”苏北一阵无语.这女人连好赖话都听不出來.

“噢噢.”

袁兰芝略显愚笨的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后.忽然意识到不能和家住平起平坐.连忙又要下车.被苏北一把按在了位置.一根安全带给捆住了.

苏北也算看出來了.袁兰芝在袁家就是个奇葩.师兄弟似乎都不待见她.这女人虽然挺漂亮.但略显木讷不通人情世故.

两辆车一前一后往药厂走去.那边已经收拾出來几个房间.供他们住宿.

就在江海制药三厂后门的一个便利店.停着一辆SUV.那辆车苏北认识.通过车载对讲机告诉林逸他们先回去休息.他有些事情要处理.

因为江海制药三厂这边属于老城区.拆迁并不彻底.所以看上去参差不齐.既有高楼大厦.也有平常巷弄.

苏北之所以停车.是看到刘婷丽在便利店门口.好像正在勇斗两个小毛贼.这两个小贼也够另类的.居然穿着明清时期的大褂.还蒙着面.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拍电影.

跟刘婷丽搭档的是那个患有精神抑郁症的王海洋.虽然说夫妻搭配干活不累.可按照苏北对她的了解.这种小案子她一般沒这么热心呢.

在车上看了一会儿.那两个小贼用一把水果刀.劫持了便利店的小姑娘店员.

小贼们带着小姑娘來到一辆摩托车旁.一个同伙发动摩托.另一个同伙则坐在后座上.背后背着一个大包.当车子发动后.猛地把小姑娘推向马路另一边.嗡嗡两声.摩托起步.

不过在摩托起步的同时.苏北手里的一根牙签准确无误的射出.正中开摩托小贼的手背.咣当一声.摩托车翻在路中间.

“哈哈.你们在跑啊.居然敢忽悠老娘.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刘婷丽这次干脆把手枪收了起來.打算赤手空拳和这两个小贼搏斗一番.

果然是个暴力女.苏北叹了口气.对王海洋深表同情.心道这哥们儿是不是脑子真有问題.正常男人谁会喜欢刘婷丽这种女汉子.

只见.刘婷丽一把抓住骑车的小贼耳朵.往起一拽.一个膝盖顶了上去.小贼当场就吐白沫子了.

可能是小贼逃命心切.居然从袖筒里伸出一把匕首來.因为刘婷丽正在和第一个小贼搏斗.而王海洋刚把路面上摔倒的店员扶起來.

苏北的眼睛一眯.对袁兰芝说:“把那个拿匕首的干掉……”

“是.”

“等等.”

“家主还有什么吩咐.”

“我说的干掉.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制服.不要伤害他.”苏北觉得有些憋气.袁萧然的情商和智商加起來.感觉还不如家里六岁的蒋吟吟高.他要是少嘱咐一句.兴许又要闹出一条人命來.

袁兰芝点点头.闪身下了车.正当刘婷丽痛扁第一个小毛贼的时候.第二个小贼从地上爬起來.攥着匕首奔着刘婷丽的后背心就蹿了过去.

与此同时.袁兰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第二个小贼的身前.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刀.砍在小贼的后脑勺.小贼脑袋一沉.栽在了地上.

刘婷丽听见后面有声音.回头一看居然是个美女.而她脚下还躺着刚才追捕的小贼.当她看到小贼手里的刀时.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

“谢.谢谢你啊.”刘婷丽嘴上这么说.心里一片狐疑.虽然这两个小贼连下三滥都不算.不过一般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伸手和胆量.

当刘婷丽看到闲庭信步和王海洋谈话的苏北后.仿佛明白了这个答案.马上给两个小贼上了手铐.锁在了警车的车门上.

苏北正和王海洋抽烟.看着刘婷丽走过來.笑道:“刘警官.大半夜的还在维护世界和平啊.”

“你.哼.我懒得跟你解释.”刘婷丽知道苏北在损他.毕竟这种小毛贼.顶多就是失足青年.不然哪个大贼会抢劫便利店.

王海洋瞥了眼跟苏北一起的袁兰芝.嘿嘿笑道:“苏总.又换女朋友了.”

“不是.一个朋友而已.”

“哈哈哈.放心.我们是不会告诉柳寒烟的.”

苏北笑道:“算了.离我们公司这么近.去我办公室坐坐.喝杯茶.不知道你们两口子赏不赏脸.”

听到苏北的两口子.刘婷丽差点一个跟头摔那去.红着脸白了他一眼.

几个人带上两个小贼.通过后巷.进了雪烟中药的生产基地.这里倒是有几道保安门禁.不过都是装装样子.真正负责安全工作的.是程九芸和朝海等人.当然现在增加了袁家古武弟子.更能确保万无一失.

到了办公室.在苏北的谆谆教导下.好吧.其实是催促下.袁兰芝给刘婷丽夫妇二人端茶倒水.然后谨小慎微的站在苏北的身后.

“刘队.不开玩笑.外面那俩孩子怎么回事.”苏北又不瞎.那两个毛贼根本不是常客.一看就是生手.

王海洋抿了口茶道:“确实是俩高中生化妆的.”

“化妆.”

“嗯……”王海洋瞥了眼刘婷丽.以询问的口吻问道:“婷丽.要不你和苏总说说这件怪事.”

刘婷丽知道王海洋的意思.跟苏北说倒是沒什么.就算不说苏北想知道也会知道.

“几天前.江海市农业分行遭遇了一起抢劫案.柜台的钱.包括金库都被洗劫一空.直接抢走的钱.虽然一直保密.但应该超过五百万了吧.”

“有枪.还是****.”苏北还是沒听明白.智商超过零点一.都知道不是这两个小孩儿干的.

刘婷丽摇了摇头.说:“你能不能把话听完整.这已经不是江海第一次银行抢劫案了.一个月内.发生第五起.”

“噗.”苏北一口茶水喷了出來.“第五起.什么人.连刘队这么英明神武都沒办法.”

王海洋接过话題说:“听说是一伙儿世外高手.露面的就有两个人.他们都穿着古代的衣服.第一次第二次银行大劫案后.警方怎么可能会放松警惕.可是这两个人相当厉害.连子弹都打不中.还重伤了许多队友.”

“穿古代服装.子弹打不中……”苏北一咂摸.恍然大悟.“外面那俩小孩就是冒充他们骗钱的.你们俩追踪那两个高手.误打误撞被这俩孩子骗了.”

“苏总.你见多识广.有沒有什么线索啊.”王海洋何尝不知道苏北的强悍.这在市局已经不是什么隐蔽的秘密了.

“有肯定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刘婷丽追问.

苏北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白痴有勇无谋啊.你亲口说那两个高手连枪都打不中.还秘密追踪人家.就你们俩这样的.人家打个喷嚏能让你们死去活來几个轮回.”

不仅是苏北.就算是袁兰芝也明白了.接连在江海抢劫银行的.一定是一伙儿古武修炼者.而且是那种常年隐居深山的隐世修炼者.不然也不会穿着古代服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