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难言之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蒙面中年人转头一看.很明显的一愣.

“林前辈.你怎么在这儿.”

林逸似乎比他还吃惊.“你是.”

“是我啊.付鹏飞.”蒙面人还很高兴.摘掉头上的斗笠.居然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付鹏飞……”林逸有些迟疑.思索片刻.恍然大悟道:“多年前.你不是和你师傅住在胶岛吗.那时候.你好像还沒入门.现在居然到了黄阶中后期.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林前辈.我师傅六年前就病逝了.师兄弟们一盘散沙各自谋生去……”

林逸摇了摇头说:“先别说这些了.你怎么当上强盗了.”

付鹏飞一脸愧疚.这时候.外面几名特种兵也相继赶來.苏北让小朱带着人先离开.这两个劫匪只是南宫瑾的马前卒.不能打草惊蛇.而且林逸也认识.

既然來抓捕他们的人是林逸.付鹏飞两人哪还有抢银行的心思.沒有拿他们寒酸的钱袋子.跟着林逸走出银行.

城南靠海.苏北自然不会引狼入室把他们请到药厂去.在海边渔村的农家院.租了一条可以自己做海鲜的渔船.也算是给林逸一个待客的面子.

林逸跟苏北介绍说:“家主.这位小兄弟叫付鹏飞.多年前.我和师傅去鲁省外海的一个叫胶岛的小岛.我师傅和他师傅有私交.对了鹏飞.你师傅是怎么死的.”

付鹏飞的师傅和袁纯阳一样.都是极高的实力.林逸实在想不通发生了什么事.

“林前辈有所不知.早年间.袁老前辈就直言告诉我师傅.他修炼的那块星陨石是不祥之物.我师傅不听袁老前辈的劝阻.哎.那时候他已经是九十岁的高龄.寄希望能进入天阶.延长自己的寿命.可沒想到那石头却反噬了他自己.”

苏北好奇的问:“灵石反噬.从沒听说过.”

林逸道:“我听师傅说起过.那块灵石不像是地球上的东西.用现代的话來说.即便沒有毒.也有矿物质的辐射.总之不是常人能够消受的.想來那位老先生求仙得道一是心切.走火入魔也说不定.”

苏北问:“那块石头呢.”

“已经被南宫前辈拿走了.”

根据这个付鹏飞所说.他们师傅死后.师兄弟都意识到这块星陨石的危害.埋葬师傅后.纷纷离开胶岛.不幸的是.在岛上生活那么久的他们.早就染上了类似病毒的东西.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南宫瑾.帮他治好了病.

“这六年來.我跟随南宫前辈在南海的一座小岛避世.平时他寸步不离开小岛.这次因为要参加昆仑山的古武交流会.才出來.听说交流会上的东西很贵.所以才出此下策.”

每个古武修炼者最后都会面临一个莫大的悲哀.追寻了一辈子的力量.但是能进入天阶的人屈指可数.就算是古武天才.修炼到地阶后期.恐怕已经是风烛残年的年纪.可人老了总要面对生老病死.人怎么可能对抗自然规律.

有的古武修炼者看透了现实.不再追求益寿延年甚至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修炼到差不多的境界.就会出來享受外面的花花世界.

那些继续修炼的人.一大部分都是古武门派.这也是讲求团队合作.俗话说孤木难支.一个人势单力薄.很难找到提升真气的灵草灵石.而且一个人还容易被其他古武修炼者吞并.

当然.世界上任何一种生存法则.恐怕都是金字塔原理.能靠近传说中天阶修为的人.都是门派中的利益既得者.哪怕你很有天赋.但是沒有心机.很难得到最好的资源.

欧阳道人如此.袁纯阳如此.这个付鹏飞的师傅也是如此.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逸也是长叹一口气.有的时候.真觉得古武修炼者还不如普通人过得轻松.

“也就是说.南宫瑾把你们带进古武门槛.他在岛上修炼.却让你们出來给他找资源.想來你师傅虽然求道心切.但好歹也是道德师表.你们做这种抢劫杀人的事情.就不怕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伤心吗.”

付鹏飞红着脸喃喃的说:“林前辈.我们也有苦衷啊.我何尝不知道南宫瑾只是拿我们当棋子用.”

“那你们为什么不跑.”

“他……南宫前辈太厉害了.有几个人就是因为逃跑.最后……”

“被追杀了.”

“比那还恐怖.”付鹏飞的眼中闪烁着惊恐的神情.

林逸皱着眉头看了眼苏北.如果付鹏飞所说属实的话.南宫瑾还真不是一般人.付鹏飞的师傅和袁纯阳是一个层次的老人.可这两个地阶高手都不知道胶岛那块星陨石是什么.南宫瑾居然能够为自己所用.这已经很说明问題.

沉默了很久.付鹏飞才说:“林前辈.这次能再看到前辈.真的让我太高兴了.可是……其实.呃.我们再抢两天的钱.凑够一个亿.我们就不再抢了.”

苏北一直沒吱声.翻腾着烧烤架子上的龙虾.淡淡说道:“钱不是问題.把你找來.不是为了这点钱.说说吧.这个南宫瑾有什么厉害的.”

付鹏飞一直很好奇苏北的身份.在他眼里.林逸就是个老前辈.可沒想到林逸和苏北说话的态度更加谨小慎微.

“恕我得罪两位前辈.南宫前辈的实力深不可测.我觉得比我师傅厉害.应该也比袁纯阳老前辈厉害.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

“毕竟我们在他的岛上当了这么多年的奴仆.对他的修炼还是耳濡目染了解一些的.南宫前辈的修炼的似乎不是古武.”

“不是古武.”

苏北和林逸又是一惊.

实际上.今天上午.李青云就给自己打过电话.南宫瑾曾经在大陆出现过几次.对待这个人的态度.五大家族出奇的一致.能不惹就不惹.

付鹏飞道:“两位前辈听说过修仙沒有.”

两人摇头.其实听过.但是不了几.还不是等于沒听过.

“南宫前辈可能就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仙者.有一次他跟我们说.说……”付鹏飞咽了口唾沫.看了眼他身边的另一个“抢劫犯”.

那个人虽然也是南宫瑾的走卒贱仆.不过.他沒有和林逸的交情.对苏北林逸二人打断他们抢劫计划很是不满意.

那人操着一口公鸭嗓.听声音年纪不小.“付鹏飞.你想死吗.哼.南宫前辈的身边可不缺你这样的废物.”

“廖兄.林前辈是我的一位老朋友.难道遇见故人.多聊两句也有错.”

“聊.哈哈.我看你个小王八羔子是想背叛吧.那好.老子就替南宫前辈先灭了你.”

苏北黑长的眼眸眯成一条缝.老子对你主人有忌惮.你算个什么鸟东西.还要看你的脸色行事.苏北一扬手.啪的一掌打过去.

这一掌苏北真沒客气.一个地阶后期的高手.对付一个黄阶高手.这感觉比拍死一只苍蝇难不到哪儿去.

还蒙着面的抢劫犯横飞出渔船.很久才听见噗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苏北擦了擦手.继续烧烤.问付鹏飞:“你们一共几个人.”

“三个……不不.除了前辈刚杀的那个.只有我自己.南宫前辈……南宫瑾现在住在江海郊区的竹林里.让我们后天晚上之前.再强三千万回去.”

付鹏飞终于明白林逸为什么跟随苏北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居然有这份实力.在他看來虽然和南宫瑾有差距.但至少是个可怕的人物.

林逸笑道:“鹏飞.你不要怕.苏前辈现在是我们袁家的家主.连我师傅袁纯阳都很尊敬的人.就算他南宫瑾再厉害.难道还能上天入地不成.念在你师傅和我师傅交情甚笃的份上.我也不会做事不理.何况还有家主给你撑腰.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告诉苏前辈.”

谁知付鹏飞见他的同伙死了.不仅不高兴反而更加害怕了.

“哎.两位前辈有所不知.我刚才说过.之所以沒有选择亡命天涯.逃出南宫瑾的手掌心.不是因为逃不掉……”

“那是为何.”林逸惊疑的问道.

苏北突然抓住付鹏飞的手腕.将他的袖子往上一掀.淡哼了一声.“南宫瑾在你们的身上动过手脚.我说的对不对.”

付鹏飞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北.“您怎么知道.”

“雕虫小技而已.”苏北早就感觉到他们身上好像有一种异样的东西了.

林逸一头雾水看着两人.“什么意思.”

付鹏飞这才说道:“苏前辈很厉害.居然能看出南宫瑾的手段.我们之所以不逃跑.心甘情愿的替他做事.就是这个原因.”

原來南宫瑾在他们的身上做了神识标记.这是一种极其高明的手段.只要这个人身上的神识存在.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南宫瑾都能找到他们.

而事实上.南宫瑾对于逃跑的仆人根本不用追踪.因为这种神识相当于真气禁制之类的东西.一旦奴仆逃跑.很久沒有回來.这股神识就会在付鹏飞的丹田爆炸.

这对于普通古武修炼者來说.简直是神仙般的存在.不过苏北却不以为然.这种事他也可以做到.也沒有多玄妙.

但是.能够熟练操控神识至少在地阶中后期的水平.可见南宫瑾绝非小角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