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霸王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不是个做事畏首畏尾的人.虽然说这个南宫瑾神秘兮兮的样子.他还不至于怕他.不过目前还不想接触这个人.尤其是把战火引到江海市.

在苏北开工前.接到了李琳的电话.这位国安信息科副科级小干部不是假的.从军方卫星图和江海市各地区城市监控录像.综合分析了一番.南宫瑾就在江海周边.几天前出现在街道上抢过一次银行后.就一直沒有再出现.

苏北把手机交给林逸.李琳会通过科技手段监视南宫瑾的一举一动.这一点真要感谢唐泽江了恐怕.江海市的市政交通经过几年的发展.每个路口红绿灯的监控摄像还是很完善的.如果李琳通过信息网发现穿着古装的男子.八成就是南宫瑾.

静下心來.苏北连夜炼制药材.一夜就这么熬过去了.到第二天下午时.苏北终于有些体力不支.放下手里的活.准备出去透口气.

厂房大门嘎啦啦一开.守在门口的袁兰芝刚才似乎走神了.见苏北出來.愣了一下.“家主.”

“嗯.他们人呢.”

“在附近.我给你去找他们.”

“不用.关上门.陪我吃顿饭去吧.”

“是……”袁兰芝这两天非常矛盾.一开始以为苏北会杀了袁家弟子.随后跟他來江海.她一直等着苏北制裁他们.沒想到苏北不仅沒惩罚.对待他们也像家人一样.

刚走了沒几步.值班室里林楠跑了出來.

“家主……”

“吃饭.一起.去把你哥也一起叫上.”

林楠忙解释说:“家主.刚才公司已经送过饭.我们刚吃完.您还是自己去吧.我们负责看守药厂.”

袁兰芝有些不满道:“送过饭吗.从昨晚到现在我沒……”

林楠拉了袁兰芝一把.给她使了个眼色.这还真是块木头.眼睛不好使.难道心眼也不够用吗.沒看见厂房外面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再等家主.你还跟着凑个屁热闹.

以袁兰芝的情商.就算苏北每天摸她十回.她依然不懂什么叫电灯泡.

药厂外.柳寒烟倚在新买的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外.一身轻松舒爽的白色小洋装.正迎合了初春的阳春气候.虽然这一代不是很繁华.但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嘀嘀嘀.”

一个开宝马的男人从旁边经过.炫耀式的按了两下喇叭.恨不能告诉柳寒烟他的车标是BMW.

“美女.车坏了吗.去哪儿我送你.”宝马男满面红光道.

柳寒烟搭理都懒得搭理.双手环抱着肩膀.似乎有些郁闷.

这时.两个骑着山地车的时尚青年从旁边绕过.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感叹起來.

“有钱人啊.”

“你比.这车我在江海是第一次看见.车展上都沒见过.”

宝马男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对车窗外的两个大男孩说道:“其实.哥这车也不贵……”

“废话.你这破车能有多贵.我们说的是那辆.”青年一指柳寒烟的大众.

宝马男看了半天.哈哈大笑.无奈的摇头.“小伙子就算你们不懂车.难道还不认识车标啊.那女的虽然挺靓.那辆破帕萨特.也就七八万块钱而已.”

这次轮到两个山地车小伙嘲笑了.“土老帽.人家那虽然是大众辉腾.还是顶级配置.玩得就是低调.一个车轱辘能买你两辆宝马.还在这儿跟人家装呢.真不嫌丢人.”

宝马男顿时涨红了脸.“哼.什么辉腾.我怎么沒听说过.”

“你要是能听说.就不至于落魄到拿宝马当豪车了.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别看爷是骑自行车的.这两辆碳钢纤维的自行车.也不比你这辆宝马便宜.土鳖一个.”

宝马男恼羞成怒道:“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就不信天底下有不爱坐在宝马里哭的女人.”

宝马男气势上输了一大截.一脚油门.麻利的离开药厂后门.开出去不远.赶紧掏手机查查柳寒烟的那辆车.

而马路对面的柳寒烟心情舒畅了不少.她喜欢这辆车好久了.昨天刚等回來.结果开了一天.被人骂了三顿.都说自己这车型像大众帕萨特.终于有两个年轻小伙子识货了.这钱沒白花.

让柳寒烟沒想到的是.那两个小伙子骑车远去.还在讨论着.

“那辆辉腾得小三百万.我以为在国内看不到呢.”

“是啊.真有傻叉花钱买那种烂车.哈哈.”

柳寒烟脸顿时就白了.怒气冲冲的瞪了两个小伙子背影一眼.

不远处苏北也走了过來.点了根烟.打量了柳寒烟一番.随即又把视线放在他身后的车上.“哟.柳董事长换车了.”

“那当然.”柳寒烟满意道.

“懂得勤俭节约也不是坏事.不过你换一辆帕萨特.真不怕影响公司形象吗.”

柳寒烟一巴掌抽在苏北的手上.他居然拿烟头去试车标.“土包子.你懂个屁.这是辉腾……”

柳寒烟擦拭两下爱车.一抬头.愣住了.

才两天沒见.苏北整个人颓废了一圈儿.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出几道口子.下巴的胡渣子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头.

本來柳寒烟是憋了一肚子气.前天苏北说要开会讨论新产品的事宜.结果叶凌风他们空等了一个上午.直到昨天半夜他才回來.今天早上柳寒烟來药厂.听二子说苏北再赶工.一直在这里等他.

可当柳寒烟看到苏北沧桑的模样后.柔软的心被猛地揉了一下.自从去年两人打架.流汗严把苏北赶出家门.苏北创建了雪烟中药这个品牌.两个人聚少离多.

随后发生的一些事.也让柳寒烟对苏北时而担忧时而焦虑.在过年前夕.两个人应该向前迈出一步.可先后出了陈雪菲和周曼的事.让柳寒烟这个精神洁癖狂产生了动摇心理.并且和苏北约法三章只同床不共枕.

这一刻柳寒烟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幼稚.她确信苏北不是一心钻到钱眼里的人.但是为了这个集团.真的是操碎了心.自己什么都沒做坐享其成.又有什么资格批评他呢.

“走吧.先回家吃点饭.饿了.”

苏北不知道柳寒烟发什么呆.绅士的打开车门.把她放在副驾驶上.架势着柳寒烟的新车往市中心开去.

苏北不得不承认.在花钱方面.柳寒烟还是很有品味的.如果说周曼是实惠.姜涛就是精致.柳寒烟是品味.陈雪菲是奢华.而白画扇则是贵族.苏北自己是來者不拒.任何款式都可以.

“昨天到现在又沒吃饭沒睡觉吧.”柳寒烟像个孩子似的.说到这儿自己觉得特委屈.

“习惯成自然.”

“屁.上次不知道谁胃疼死去活來的.”

苏北哈哈大笑.在柳寒烟的脸上捏了一下.

这次柳寒烟破例沒有拒绝.“别回家了.家里沒做饭.她们去游乐园坐海盗船了.在外面吃吧.”

柳寒烟撒了个慌.其实钟婶在家做饭了.不过她很自私的想和苏北在外面单独吃一顿饭.心里五味杂陈.有心疼有不舍.她现在有些后悔.不该让苏北做事业.两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该有多好.

因为苏北下午还要开工.就近选择了一家韩餐烤肉.

“两位这边请.我们店刚刚推出一款情侣套餐……”

苏北摆摆手.直接把菜单拿了过來.什么生菜金针菇乱七八糟的.直接翻过去.“羊肉卷三十份.牛肉卷三十份.五花肉三十份.香草烤鱼三十份.这个鹅肝啊牛肚啊都是三十份.百威啤酒两打.好了.上菜吧.”

服务员拿着菜单怔怔的看着苏北.她很想回头说.老板.有人吃霸王餐.她之所以沒这么做.是看两个人的穿着气质.似乎不像吃霸王餐.可能是人家打包带走呢.

“上菜沒听见吗.”柳寒烟重复了一遍.

“喔哦.先生.您可能沒來我们店消费过.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店里的菜品份量是非常足的.您不用担心不够吃.像你们二位的话.刚才点的菜.每样两份就够了……”

柳寒烟拉开她的夏奈尔的小包.从里面掏出一大把钱.金额肯定超过两万.“先买单.应该够了.剩下的钱给你当消费.上菜.别让我说出第四遍來.”

“好……”

服务员一下慌了神.匆匆端着托盘离开.通知厨房先给这一桌上菜.找了个角落一数钱.心里恐怕比柳寒烟还要复杂.要知道.这一把小费相当于她半年的工资.

很快菜上齐.把苏北身后和附近的两个餐桌都占满了.

苏北虽然沒到狼吞虎咽的不雅吃相地步.不过歼灭美食的速度.把柳寒烟都累出汗了.刚刚把几个空盘子撤下去.端上两盘子满满的肉來.再一回头.盘子又空了.

半个多小时.风卷残云的苏北速度终于降了下來.心满意足的点了一支烟.

“吃饱了吗.”柳寒烟拄着下巴问.

“还可以.一次不能吃太饱.否则容易涨肚.对了.楚婕你们讨论产品后期加工和包装.有结果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