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雾隐危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面的事我來处理.一会儿带你去洗个澡吧.”柳寒烟看着苏北说.

苏北笑道:“不睡觉洗哪门子的澡.不过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來了.柳董事长居然关心起生活问題.”

“别想歪了.我是看你太邋遢.回家怕吓到孩子.”柳寒烟环抱着肩膀打量起苏北來.不得不承认.苏北外貌还是非常养眼的.这一点从两人刚见面时.虽然关系不好.但也是不争的事实.

苏北摸了摸下巴的胡茬子.伸了个懒腰站起來.“洗澡就免了.我得抓紧时间把东西弄出來.”

本來不在药厂上班的柳寒烟.今天也破例在左联瑞的办公室主持起工作來.米雅的评判是对的.奇迹集团的组织形式一直有问題.算上燕京美雅的董事长和叶凌风外.左联瑞和楚婕.苏北和柳寒烟.陈雪菲和刘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公司和事业.奇迹集团虽然是以苏北为核心组建起來的.其实就是一盘散沙.并不是大家不努力.而是管理层和权责一直就存在着这个无法解决的弊病.

普天之下就一个精明人就是姜涛.还被掉到广告部拍电影去了.

楚婕走进办公室.手里还拿着几份资料.这个略带江湖气息的女老板平时也不经常來药厂.“寒烟.小叶加班整理出來的方案.”

柳寒烟揉着葱白似的脑门.叹了口气说:“老楚.你说我和苏北看着是不是一点都不像夫妻.”

“有点.”

“靠.你能能不这么直接吗.”

楚婕略微侧目想了想.然后疑神疑鬼的看着柳寒烟.“是不是苏北那方面不太行.”

“哪方……”柳寒烟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扬起拳头就打.“亏我把你当个正经人.胡说八道些什么.”

“哈哈.小妮子.千万别逼我这个老油条揭你的老底.你当姐姐眼睛是瞎的吗.你们俩从來就沒那个过对不对.”出击拉着柳寒烟的胳膊.给她看了那条细线.

“忙……就是沒打算要孩子而已.”柳寒烟涨红了脸说.

“这一点你可要像周秘书学习了.电视上说栓住男人的心就要拴住男人的胃.纯属放屁.拴住男人的心.就得拴住他的腿才对.”楚婕道.

“你这个臭流氓.迟早有一天我让苏北把你给强监了.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柳寒烟虽然是副总裁.不过在楚婕面前.完全是沒开花的花骨朵罢了.

说到工作忙.柳寒烟不知道苏北为什么这么着急.这次回家.干脆连一顿饭都沒在家里吃过.

楚婕看她沉默下來后.缓缓说道:“先不说你们小两口的事了.跟你说个有意思的新闻吧.”

“什么新闻.”

“一条关于抢银行的新闻.”楚婕神秘兮兮的说.

柳寒烟翻了个白眼.“又沒有抢你家的银行.大惊小怪.”

“可是死人了啊.”

“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你这颗悲天悯人的心.还是留在回家包饺子吧.”柳寒烟虽然笑着调侃.还是打开了电脑.查看着这两天的新闻.这是一个企业管理者的必备素质.

“这当然不奇怪.可是每天平均发生两起银行打劫案.四天之内.还发生了多起命案.劫匪的嚣张程度令人发指.据不可靠小道消息称.抢劫的两个人身穿古代服装.警方开枪都打不中他们.甚至有一个人还一拳打碎了一辆警车.目击者怀疑这可不是一般的暴恐份子.更像是古代穿越过來的.”

谣言止于智者.这么扯淡的理论.聪明理智的市民便认定这是谣言.更有甚者觉得.警方办案不利.故意混淆视听.世上哪有那种枪都打不死的人.

柳寒烟停下手里的鼠标.她绝对相信这种人存在.苏北和白画扇他们都是这种人.随即联想到这两天忙得连觉都沒睡的苏北.柳寒烟心里有些担心和害怕.

……

沉闷的下午过后.江海被夜色笼罩.

这个夜晚特别的黑.万家灯火都穿不透的黑.刚刚进入四月份的江海.被浓雾所笼罩.能见度非常低.

近城南的一栋老楼天台.一个黑袍神秘人坐在屋顶.黑色披风大氅.风铃斗笠.海风一吹.哗楞楞的响.

在风铃的细线中.一双炯炯的黑眸斜睨着西南方位.张开双手.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沙哑的嗓音自言自语道:“有灵气.”

对于一个级别很高的古武修炼者來说.对灵气的感知能力自然很敏感.很可惜这个世界上的灵气相当的稀薄.能吸收灵气的机会不多.灵气飘飘袅袅的进入他的身体中.这种感觉让他意识到这座城市的异常.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上午.大雾天气还在继续.甚至有加强干的趋势.

江海市交通部门临时做出几趟公交线路的关闭.这样一來地跌恐怕会被挤爆.本來就施行限号的私家车.在今天也成了凤毛麟角的存在.路面的雾太浓.就连经过十字路口时.都要仔细确认红灯的位置.

很多企事业单位都因为交通问題放假了.不过这对忙碌快节奏的江海來说.偶尔生活节奏慢下來.不失为一种享受.

这种诡异的天气.其实在江海也是很少见的.有点电影世界末日的感觉.看不见天空和高楼大厦.漫天的大雾.在小区里玩耍的孩子.饶有兴致的玩起捉迷藏的游戏.尽情享受恶劣气候带來的另一种美丽.

苏北已经又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办公室里柳寒烟捧着一杯热茶.心里越发的有些慌.明明什么事都沒有.可就是觉得有事要发生.

“据气象专家称.受海陆大气循环系统的影响.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平流雾.普遍发生于春季.这次的大雾天气.具有厚度大.能见度低等特点.可持续两到三天.请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难搞喽.一场大雾.江海直接经济损失几个亿.”楚婕枕着柳寒烟的办公椅说.

“再怎么起雾.跟我们也沒什么关系.大不了今天不回家了.”柳寒烟道.

楚婕噗嗤笑了出來.“我看你不是回不去家.而是不想回家吧.趁着机会监视你们家那位的私生活.”

“呸.”柳寒烟啐了楚婕一口.但心里越來越毛躁.“不开玩笑.我总觉得今天有事要发生.”

“傻丫头.这么大的雾.谁心里都很压抑.别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了.典型的自讨苦吃.”

当当当.

米雅和两个秘书助理带來了饭菜.“柳董事长、楚总.叶总让我给你们送餐.”

“叶凌风呢.”

“叶总和专利局的两个领导去吃饭了.今天应该不会回來了吧.”

柳寒烟点点头.招呼米雅和那两个小秘书过來.“一起吃吧.我减肥.”

因为这场大雾.天黑的很早.出门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空气非常潮湿.仿佛能攥出一把水來一样.哪怕用手电照亮.连对面的人都很模糊.

这种百年不遇的气候.可以说是雾气昭昭.也可以叫鬼气森森.

密室中的苏北.终于炼到最后一炉.真气几乎耗光.就连体力都有些不支持.身上的虚汗湿透了衣服.对外面世界的天气变化还全然不知.

药厂.南路胡同.

“哗铃铃.哗铃铃……”一个黑影缓缓的朝药厂方向走來.每走一步.都会发出风铃的声音.

“是这里.”

身着黑衣大氅的人.用姣白的手指挑了一下斗笠.越靠近药厂.他就越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灵气活动.

尽管灵气是一种看不见的气息.不过对于一个高阶古武修炼者來说.判断灵气.就好比优秀的水手在大海中判断风向.

“一个玄阶后期.四个玄阶中期.两个男人.三个女人.”黑披风沙哑的声音自言自语.沒进药厂的后门.已经将替苏北护法的人判断了一遍.

“阵仗真的不小.不知道这么多人在保护什么东西.抑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人.有趣.有趣.”

黑披风纵身一跃.跳到了高墙之上.俯视着下面还浑然不知的袁家弟子.古武上克下的道理.他能感觉到下面的力量.下面的人却感知不到他的气息.

苏北炼好最后一炉药.脱掉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换上一身新的.用凉水激了一把脸.点燃一支烟.打开厂房大门.

“家主.”林逸一个箭步冲上來.连忙扶住苏北的胳膊.皱了皱眉头.感觉苏北的真元都要被掏空了一样.

苏北淡笑着点点头.开门的一瞬间.心里还想.这批产品要是叶凌风不给他卖出个天价來.都对不起他这两天的付出.

深吸一口气.苏北也发现外面天气的反常.

不过更反常的是一股來自于房顶的强大气息.苏北大惊失色.根本无需猜测.能让他感觉到恐惧的人.不要说在江海.就算在燕京恐怕也沒有.

这个人肯定就是南宫瑾.让苏北抓狂的是.就算他鼎盛时期.遇到南宫瑾恐怕也要小心再小心.偏偏是在他真元枯竭的时候.

“林逸.”苏北沉声说道.

林逸愣了一下.随即预感到大事不妙.背后的长剑刷的一声拔了出來.对另外四名袁家弟子说:“布剑阵.保护家主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