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油尽灯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人.居然敢冒犯袁家家主.”林逸大喝一声.

林逸当然知道这就是南宫瑾了.可是如果让南宫进知道他们认识他.就算猪脑子也知道付鹏飞跟自己见过面.

“呵呵.原來你们是袁纯阳的徒弟.”伴随着风铃斗笠的声音.南宫瑾从黑雾中走出來.“不过.袁纯阳身边居然有一个地阶后期高手.实属难得.年纪轻轻修为这么高.我倒是很想知道知道你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话音未落.一股危险的气势席卷而來.

下一刻.苏北便看到他黑色的披风大氅中.高速飞出一根黑色的铁鞭.铁鞭速度势如闪电.苏北的动作也不慢.一把抓住铁鞭的一头.南宫瑾的手一抖.一股强大的力量沿着铁鞭传导而來.苏北几乎是提起所有的真气去阻挡.

“轰.”

苏北胸口一阵发闷.半条胳膊都是木的.一口闷血吐了出來.倒退了好几步.不过南宫瑾同样退了几步.

苏北冷哼了一声:“我才用了两成的力量而已.今天倒要看看你怎么逃出去.”

“很不巧.我也只是用了两成的力量.”

苏北当然是在逞能.而且刚才那一掌几乎是倾尽所能.他不确定南宫瑾是不是实话.但这个人确实沒发挥出真本事.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哈哈.看來大千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不过我沒兴趣跟你玩.”

“是沒兴趣还是不敢.就算咱俩刚才打了个平手.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应该知道.这个剑阵也不是好惹的.”

南宫瑾淡淡的说:“年轻人.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杀了你们沒有一点好处.我只是偶然路过这个城市.察觉灵气变动.所以來看看热闹.”

话锋一转.南宫瑾的声音有些讽刺的意味.“当然.如果我一时兴起.真要杀了你们.就凭这几个虾兵蟹将也想挡住我.”

剑阵南方的袁萧然道:“就算挡不住你.至少也能伤到你.”

林楠不卑不亢道:“如果你不想惹是生非.就赶紧滚出去.”

“呵呵.是走是留你们有的选择吗.不过小姑娘.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只是偶然路过而已.沒有任何理由杀了你们.”

苏北和林逸都知道.这绝对是南宫瑾的实话.南宫瑾经过江海要去昆仑山参加古武交流会.停留的这两天.只是为了在江海凑一笔钱.

而从南宫瑾的角度考虑.他纵然能看出苏北是地阶后期的实力.却不知道苏北因为炼制药材耗干了真气.刚才那一掌不过是强弩之末.如果再加上袁家的剑阵.恐怕真的会很麻烦.

南宫瑾在外面世界出沒过几次.就像付鹏飞的情报中所说.这可能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仙者.在修仙者的修炼中前期.和古武修炼者的实力差距是很微乎其微的.不到万不得已的状况下.南宫瑾不想得罪任何人.也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他只要突破他要修炼的修仙等级.就可以完全目空一切.哪怕你是个天阶后期的古武高手.

南宫瑾还真的离开了.伴随着风铃哗铃铃的声音.身影逐渐消失在浓雾之中.直到完全听不到铃声.

“你们俩去跟着他.看确定他离开市区再回來.有什么动静就打电话.”林逸对袁浩说道.

“是.”

两人刚要追上去.林逸随即又嘱咐道:“不要跟的太近.只要确定他沒有恶意就好.”

“师兄.他是谁.很厉害吗.”袁浩问.

林逸摇摇头.“不简单.”

袁浩还是觉得林逸有些小題大做.五个人的剑阵威力之大.就算是师叔袁纯阳也不能小觑.何况还有新任的家主苏北在.要知道.苏北的实力可是比袁纯阳……

“噗.”

苏北胸中的一股积血.终于克制不住喷了出來.刚才接下南宫瑾一招.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一阵阵的头晕.只觉得天旋地转.今天真的是太危险了.命悬一线啊.以后决不能再做这么冒险的事情.

当然.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后.苏北就栽倒在袁萧然的肩膀上.

几名袁家弟子正在讨论.家主为什么不灭了刚才的黑衣人.被苏北突然的状况吓了一跳.现场鸦雀无声.

谁都沒想到.南宫瑾仅仅一招.就重伤了苏北.

“你们俩快去跟着那个人.记住我说的话. 不要惹他.就算他发现你们.也不会对你们出手的.因为他也不知道我们的底牌.”

林逸嘱咐完.又安排袁萧然在办公楼附近警惕.然后才背上苏北急匆匆的跑向苏北的办公室.

今晚的柳寒烟心里本來就很慌.坐在电脑前从网上查看着楚婕所说的银行打劫案.虽然网上能公布的照片.必然是经过江东省厅批允的.不过照片中还是看到了那天吃饭的朱东亮.在朱东亮的背后远景.她看到了苏北的轮廓.

柳寒烟知道苏北和李家的关系.所以她知道.能让苏北参与进的案子.肯定不是一般人做的.

“两个古代人打扮.起初看到这些照片时.还以为是拍电影.”

“拍电影还能顺带抢银行吗.”

“搞不好这两个人还真的是穿越了.”

“听一位银行经理说.昨晚抢银行的两个古装男人.被有关部门带走了.”

“怎么可能.那两个古代人不是很厉害吗.”

“所以说.这可能还是一场炒作走秀.”

网上网友的跟帖铺天盖地.这张照片是前晚拍摄到的.虽然和两个“穿越抢劫犯”的几次成功作案比起來.现场很平静.但是这张照片却很有参考价值.因为歹徒这次沒有抢劫成功.

办公室里就剩下柳寒烟一个人了.刚刚送走楚婕.办公楼还有点空荡荡的.拿起水杯准备去接水.突然听到楼道里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音.

柳寒烟心里一紧.今晚谭影沒有跟着她.因为在药厂还有袁家弟子这些高人在.

“谁.”柳寒烟小声的问了一句.

脚步声已经越來越近.

“柳小姐.家主受伤了.”林楠撞见门口的柳寒烟.连忙说.

“怎么了.”

“一言难尽.您先别问了.”

说话间.林逸已经背着苏北闯了进來.这个办公室里自带卧室.把他平放在床上.灯光下.苏北身上的白色衬衣上的鲜血已经凝固.脸色苍白.比昨天看到苏北时还要严重.

柳寒烟的手脚冰凉.双目无神一下子坐在了苏北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摸着他面无血色的脸.

“柳小姐.你不用担心.家主只是劳累过度.休息两天就好了.”林逸只能跟柳寒烟这么解释.不然跟她说真元枯竭.想必柳寒烟也未必懂.

“不要再瞒着我了.到底怎么回事.”柳寒烟攥着苏北的手问.

“这……”林楠看了林逸一眼.喃喃说道:“家主连日积劳成疾.刚才做完工作出來时.遇到了一个神秘高手.偷袭了家主.”

林逸弄來一盆热水.抬头看了眼柳寒烟.见她沒有让开的意思.就当众把苏北的衬衣和裤子脱了.用湿毛巾把他的身上擦干净.才盖上了被子.

“柳小姐.真的不用担心.如果家主沒有耗干真气的话.那个偷袭的人也不会得逞.现在他已经逃掉了.只要家主恢复元气.沒人能奈何得了他.”

柳寒烟微微点头.“你们俩去也去外面休息吧.我想跟苏北单独呆一会儿.”

林逸兄妹这才退下.在苏北恢复真元的这段时间.他们必须保护苏北安然无恙.

其实.袁家弟子开始并不是真心归顺苏北.苏北甚至还废了曾经的家主袁纯阳.现在是除掉苏北的最好时机.不过林逸从沒产生过这个念头.一來苏北确确实实饶过他们师徒的性命.二來现如今赵家要对付袁家.只有苏北能够救袁家.

更重要的一点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段时间和苏北相处.他并沒有耀武扬威对袁家弟子呼來喝去.反而当成一家人來看待.坦白的说这个男人比袁纯阳还要可以依赖.

而卧室里的柳寒烟.早已抑制不住的抽噎起來.她不是第一次看见苏北这么虚弱.她也知道.在苏北的身上有她们无法承受的压力.尤其是当白画扇告诉她苏北的身世之后.柳寒烟更加的心酸了.

时间到了半夜.柳寒烟也累了.挨着苏北躺了下來.手轻轻的放在他心口.感受着他的心跳.不禁脸上有些泛红.甚至是轻微的颤抖.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坦诚的跟自己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波澜不惊的一夜.就这样平稳的度过.这个晚上.柳寒烟肯定沒有睡好.忽而做了一个梦.梦里哭醒了.又抱着睡的死死的苏北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窗外狂风大作.降了几天浓雾的江海.终于笼罩在今年第一场暴雨之中.

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苏北.靠着强大的意志力醒过來.睁开眼睛发现柳寒烟居然躺在怀里睡着了.愣了愣神渐渐明白晕倒后的事.

稍稍松了口气的苏北.闭上眼睛.却感受到真元已经油尽灯枯.看來这次恢复起來.至少要十天半个月的.

“你醒了.”柳寒烟忽然睁开眼.看着的苏北.惊喜的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