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预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看着近在咫尺的柳寒烟.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你怎么也在办公室.”

“这应该问你.”

苏北拍了拍脑袋.呼出一口气.坐了起來.一看外间办公室歪着的林逸兄妹.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苏北.你是不是太累了.”柳寒烟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光.不要说是外界.就算奇迹集团内部.对本集团产品的巨额利益都红了眼.可如果这是以牺牲苏北身体健康为代价的话.这批产品的价格.真的要重新审度一番了.

打开窗子.持续三天的大雾.正在褪去.终于看到了晴朗的蓝天.

苏北身体虚弱是不假.但还不至于沦落到病鸭子的地步.稍微调整两天.马上就要去昆仑山.眼下困扰苏北集团事务算是告一段落.终于能松一口气.回家休息休息了.

幸运的是.苏北刚回到海棠别墅.陈雪菲这个单身妈妈.一身百褶黑裙坐在沙发上.别说.和柳寒烟的白色套装.正好形成了一黑一白的强烈色差对比.

陈雪菲注视着眼神沧桑的陈默.暗暗叹了口气.不加掩饰自己的忧虑之情.她听周满和谭影说.苏北这几天來一直都在公司加班.天池山回來.一顿饭都沒在家吃上嗯.

“哎哟.姐姐.今天太阳打西边出來了.怎么來我这儿视察民情了.”苏北笑着说.

柳寒烟对陈雪菲的感情.就好比两人的衣服颜色对比.水火不容.不过当她看到客厅角落一大堆的礼品.也只好拿出女主人的待客之道.柳寒烟可是知道.陈雪菲送的东西.不可有便宜的.这一点倒是和白画扇很像.这样看來.我柳寒烟还真是个穷人.

“來看看你.怎么不欢迎吗.”

“欢迎.当然欢迎.我就说今天为什么林荫路的梧桐树上.一直蹲着几只喜鹊.原來是有贵客到來.”

陈雪菲翻了个白眼说:“美死你.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两件事.头一件事.城南开发区马上就要开标.怎么说你也算是奇迹集团的总裁.最好还是参加.”

“为什么.”

“难道你认为设计二十几亿的地产项目.你不出面.别人就巴巴的送到你面前.”

苏北担心时间赶不开.微微皱了皱眉头.“具体那天开始招标呢.”

“周日下午.”

苏北掐指一算.还有两三天.看样子不得不多耽误一两日.罢了.把江海的事料理清楚了.再去昆仑山也不迟.

“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陈雪菲下意识的看了眼柳寒烟.

柳寒烟淡哼了一声:“怎么.陈小姐.有什么事还需要背着我吗.”

“这倒不是.只不过有点不太方便.”陈雪菲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可不想跟柳寒烟一般见识.

“呵呵.不需要跟我解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你们聊.谭影.跟我上楼打毛线.”

苏北怔怔的看着谭影和柳寒烟的背影.心里暗暗咂舌.天啊.柳寒烟会织毛衣了.

“陈大小姐.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她的面说.非要搞得鬼鬼祟祟的.好像咱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苏北无奈道.

“哼.姐姐身上的秘密.早就被你探索光了吧.沒跟你开玩笑.有正经事要说.别在你家戳着了.跟姐出去吃点东西.给你补补.”

有一个定律是从來不会改变的.和陈雪菲在一起.衣食住行都讲究的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红烧.而和柳寒烟混日子.那丫头挑拣的.就算把天上的星星红烧了.她都未必给你好脸.这就是女人和女孩的差别.

燕沙商厦副楼.有一家新开的俄式餐厅.什么基辅肉卷乌克兰红肠点了一大桌子.燕沙这一代.不仅是江海最繁华的地方.放眼全国.也是位列三甲的存在.商业发达.女人多.逛街的女人多.出现美女的几率就更高.

苏北酒足饭饱.叼着一根牙签.看着楼下柳氏集团的小秘书团队.淡淡一笑.估计周曼看到他的车了.所以还在那里东张西望.

“第二件事和陈泽凯有关.对吗我的姐姐.”苏北毫无征兆的说了这么一句.

“有必要给你提前拉个警报.江海警方可能已经盯上你了.”

苏北淡笑道:“盯上我.那个叫刘婷丽的女警察每天都盯着我.我做什么了.每天扶老太太过马路也犯法.”

“跟车有关.”陈雪菲声音低沉起來.

“车.”

苏北一头雾水.“自行车.还是摩托车.”

“别跟我贫嘴.”陈雪菲嗔怒.“近來泽凯的行动总是鬼鬼祟祟的.我有一个关系要好的私家侦探.他听到一段这样的对话.”

这段私家侦探的汇报大概是这样的.陈泽凯和省厅某高层讨论“车”.说这辆车一旦事发东窗.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苏北.

苏北静静的注视着二楼下面.周曼正站在那辆宾利旁边眺望自己.

这辆宾利慕尚.不可谓不嚣张.是荷兰王室配备的私家车.当初奇迹集团还沒有合并时.雪烟中药赚了一大笔.为了给公司撑门面.楚婕自己掏腰包.公司补助一大部分.买了这辆车.楚婕倒是沒开几天.剩下都在苏北手里头转里程表了.

要说这车有问題吗.确实有.苏北了解到一些情况.楚婕通过她的私人关系购买.坦白的说.有点走私车嫌疑.可不就是为了避税省那几百万吗.还不至于陈泽凯拿车说事吧.

“总之.你小心点.这车里该不会是有定时炸弹吧.”

苏北笑道:“你就别瞎猜了.如果有人能在我的车里放定时炸弹.我死了都活该.别说那东西对我无效.我开了这么久.要是有什么问題的话.难道我还发现不了吗.”

“那怎么办.”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它去好了.”

苏北伸了个懒腰站起來.看着瞎操心的陈雪菲笑了笑.“你把心放肚子里.好好在家哄你宝贝儿子.如果是警方要查我的车.我配合调查.一切谜团不就迎刃而解了.”

“我知道一般的大风大浪都打不到你.可是.我心里总是慌慌的……”

“姐姐恕我直言.你这绝对不是替我担心.你最担心的是陈泽凯对不对.其次就是被招标的事情搞得烦躁症.乖乖的回家睡一觉.一觉醒來.你会发现世界如此美妙.”苏北哈哈大笑.把陈雪菲从座位上拉起來.搂着她的肩膀走到吧台结了账单.

“呸.就你嘴贫.”陈雪菲噗嗤笑了出來.

出了餐厅.周曼便发现了苏北.一直等苏北把陈雪菲送上车.才袅袅婷婷走过來.

“苏北.”

“别叫啦.早看见你了.”苏北摸摸鼻子.走了过去.

“好啊你.早看见我在这儿迎风站立.你就是不下楼.和陈雪菲聊得挺嗨皮是吗.”

“得.我发现曼曼老婆和寒烟可是越來越像了.有什么指示.”

“今天呢.本來你不在我的计划之内.可是遇见了.你就别想躲.陪我逛街.”周曼拧了苏北耳朵一下.

对于逛街.苏北向來是望而却步.可刚和陈雪菲吃了饭.却不和自己人逛街.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今天就当是放松身心了.

原來.周曼在黔谭市说的那件事应验了.周曼北方的父母.要來江海看望女儿.当然最重要的是检验女婿.周曼这两天一直在布置家居.这个细心的女人.从牙膏牙刷到床铺被褥.都精心的准备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曼总不能告诉父母.自己爱上的男人其实还有另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老总吧.所以在周曼的那个小家.要伪装成两个人生活的模样.这是其一.其二还要为迎接父母而做准备.

“听不听我的意见.”

“哼.难道你有什么好点子敷衍我爸妈.”

“冤枉.我什么时候说敷衍他们二老了.”苏北抄着兜走进商厦.“我可能等不到二老來江海.就要去一趟大西北.还不知道多久回來.你呢.带着咱爸妈.该吃吃该玩玩.就说我出差.替我说两句好话.江海这些好玩的地方.你可一定要带他们转到了.”

“这算什么鬼意见.”周曼撅着嘴说.

“还沒说完你.你在人才公寓那个小屋.自己住可以.难道二老來了也要住那.周一.城南开发区竞标.处理完那件事.江海也就太平了.大家的心都收回肚子里.我让陈雪菲陪着你.在江海的几个楼盘好好看看.买一处房子.就当是咱们以后的家.如果你这次还拒绝的话.我现在扭头就走.”

周曼一直拒绝花苏北的钱.可随着两人关系公开.婚恋状况已成事实.也是该考虑营造一个家了.不能总让苏北跟柳寒烟“吃糠咽菜”.

“那买什么户型.”

“户型个屁.你还沒听明白吗.大傻妞子.江海每个月开盘十个楼盘.就有一个姓陈.这次奇迹集团替陈雪菲和刘学招标开发区.好几十亿的真金白银.都看咱们面子从江海贷出來的.送你一套房子.还不是应该的吗.一言以蔽之.陈家的楼盘.你看中那套房子.直接说话.总之.陈雪菲这人是很大方的.”

“真的吗.”周曼不激动是假的.曾经的努力奋斗.就是为了能付得起首付.可现在一套豪宅正向自己招手.难怪网上说.女人奋斗的好.不如嫁得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