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再遇白玄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腕微微一震,笔犹如狙击子弹一般,命中面包车的前轮,直接破了内胆,还深深插进了轮毂上,笔阻挡了轮胎的圆周运动,坏了车的平衡,在加上司机的急刹,车子往湖中甩去,

“轰隆,”一声巨响,车子直接栽进了湖中,惊得前面的出租车停了下來,

苏北看着快速下沉的面包车,往湖边走去,他可不想让车内的几个人死了,留着还有用,

“苏先生,”林婉清惊讶地喊了一声,她本來是陪着尹信惠前往商场购置女孩的私用品,虽然陈家庄园几乎是面面俱到,但两人羞于启齿,再加上很久沒有出來走动,便出來活动一番,沒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出租车司机是名中年妇女,双眼担忧地看着湖中下沉的车,她准备掏出手机报警,

“这么明显的跟踪,你们都沒有看到吗,”苏北摇头说,他看到司机要报警,并沒有阻止,而是直接跳进了湖中,

“小心啊,苏先生,”林婉清喊,两个女孩担忧地看着苏北,虽然他们知道苏北身手了得,但是基于双方的关系,还是从心底有情绪波澜,

苏北潜入水中,往沉入水中还在下沉的面包车而去,他的神识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面包车内的几人的挣扎,

几人开始猛烈地砸玻璃,但是外面的水压压迫着车窗,想要破开玻璃,很难,再加上时间一久,车内几人得不到呼吸,体力消耗剧烈,想要从中出來,几乎不可能,

当然,苏北救他们是有原因的,否则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出手,

不过,既然是有原因,他就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往外救,游到面包车外面,双手抓住轮毂,双手间的真气推挡湖水,猛地一用力,面包车犹如手中的碎石一般,冲出湖面,

正当林婉清两人担忧地看着渐渐平静的河面时,面包车以极快的速度冲出湖面,犹如鱼跃龙门一般,在空中做出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五周旋转动作,两人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车内的人凸起的震惊的双眼以及玻璃上的口水,,那口水是甩出來的,

轰隆一声过后,面包车平稳落地,吓得出租车司机的手机掉在地上,这简直就是神迹,虽然林婉清以及尹信惠见识过苏北的身手,但是还是被苏北的大手段给震惊了,

苏北拖着一身灌满水的轻羽绒上岸,手中抓着周曼买的围巾,

“苏先生,现在天气还沒有升温,怎么能这么鲁莽,”林婉清有些嗔于苏北的行为,

“能得到大美女的关心,还真是我苏北的荣幸,”他脱去上衣,罢了罢手,“我先去看看那几个家伙有沒有事情,”

两个女孩不敢上前,只能够在岸边看着,

蛮横地扯开车门,抓出混混僵僵找不到南北的刀疤男,两巴掌下去,刀疤男清醒过來,

“我还活着,”这是他的第一句话,他亲身经历了空中转体动作之后,还以为是自己死后见到的场景,

“沒死,”苏北笑了笑,在刀疤男看來,那简直就是死神的笑容,他发觉到身边的面包车出现在地面上,想到之前潜水的苏北,心底就是一寒,

“我问你答,否则我不介意浪费力气让你下水游泳,”

刀疤男低声下气,在沒之前的嚣张,

“我车子的动作,是不是你下的手,”

“我不想死,”

“我的目的不是你,如果你坦白,我会放过你一条命,”

“此话当真,”

“你还沒资格跟我讲条件,”

刀疤男看了一眼身后变形的面包车,心底再次涌现恐惧感,此时,远处传來警笛声,

就算是进监狱也好比死了好,

他点了点头:“是陈总让我做的,”

听到刀疤男接下來的一番话,苏北沉住气,不过越是平静,他就越愤怒,看來,某人做的实在是太过火了,

看着苏北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刀疤男忐忑不安,

“想要活着,就得按照我说的做,”苏北吩咐,

见到眼前这个犹如死神的青年并沒有多余的动作,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对于求生的渴望更加强烈,

“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苏北可不会被他这句话而上了心,当下开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刚刚说完,警车來到现场,刘婷丽作为刑警队分队小队长,开始封锁现场,她看到苏北在现场,沒好气的说:“你就像柯南一样,走到哪里都有危害人命的事情发生,”

“这么说警官是在夸我英明神武,洞察一切咯,”苏北的嬉皮笑脸,让刘婷丽的脸色面若寒霜,

“小人得志,”她看了一眼车祸现场,刚要上前询问刀疤男,沒想到刀疤男直接投案自首,

林婉清等人在封锁现场听得清楚,原來是有人指派刀疤男一伙人要暗杀自己,当听到主事人的名字时,愤怒不已,

“看來李凯峰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尹信惠歉意地看着苏北,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和姐妹肯定遭到厄运,

“怎么诚恳的态度,你是不是受到这家伙的威胁了,”刘婷丽可是个火箭筒,直來直往,

“无凭无据的污蔑,你这脑袋长在胸上了,”

“你,”刘婷丽要动手,但是碍于身份,只能够愤怒地盯着苏北,而且她也知道这家伙身手不错,要是自己动手,只怕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刀疤男看着这两人的对话,知道两人认识,但是他自身难保,谁都不敢得罪,只得说:“经过这位大哥相救,经历过死亡之后,我心中有了悔意,这才投案自首,”

一句话不仅奉承了苏北,还不得罪刘婷丽,

当然,刘婷丽可不会听这种鬼话,但是她也不想过多的纠缠此事,命同事简单判断一下车内人员情况,严重的带去医院,如刀疤男这样的直接带回警局,

“苏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跟踪的,”尹信惠上前问,

“我在商场碰巧遇到你们,”苏北摊了摊手,随后转身说,“警官,我只是见义勇为,至于要颁发给我的见义勇为奖金,我就不要了,”他正好在城南,准备去汇合林逸,

“哼,见义勇为是见不到了,但是笔录还是要做,”

苏北转身一笑:“抱歉,有事,”

见到刘婷丽下不了台,林婉清以及尹信惠上前解围,并跟随警方前往警局笔录,

刘婷丽知道苏北有些手段,身后的背景她也清楚几分,知道自己这般纠缠,吃亏的只是自己,当下也只是冷哼一声,沒再阻扰,

至于李凯峰本人,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阴谋曝光了,所以一旦警方开始行动,他就像一个网中之鱼,收网即可,

上了车,往渔场方向而去,

黄昏,接到苏北电话的林逸早已经在宾馆外等待多时,当见到家主驱车而來,当即从角落中出來,手中提着一个黑色公文包,

“家主,他就在上面,”

苏北点了点头,当前上楼问道:“钱带够了沒,”

林逸与苏北对视,随后转头看向远处的一处陈旧阁楼,

“别管……”话刚刚说到这里,苏北立马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远处散发,他的心中一惊,难不成南宫瑾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这次的行动无异于曝光,虽然自己沒事,但是付鹏飞肯定会遭受杀身之祸,

正当这时,一辆纯白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了宾利慕尚旁边,两张顶级轿车的出现,纷纷引得过往人的注意,

苏北和林逸也注意到了,

轿车中走出一身纯白色的妖异青年,苏北惊讶地说:“咦,是白玄烨,”

來者正是白家又恨又怕的年轻一代人物,

林逸警惕地上前,挡在苏北面前,他还不知道苏北和白家的关系,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妖异青年很危险,

白玄烨的嘴角笑了笑,凌冽的说:“你真是让我惊讶,几日不见,实力竟然提升到达这种地步,”

古武上克下,即便白玄烨看不出此时苏北的实力,但是从赵狄身死的线索展开,不难发现他的实力等级,

苏北刚要说话,心中一动,再看侧方阁楼时,已经感觉不到那股强大的气息,他转头凝视白玄烨,而白玄烨只是一笑:“今晚碧水湾公馆见,”

“我也正好有些事情要说,”他说完带着林逸上楼,

再次与白玄烨见面,沒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结束,而且两人的关系也从当初的敌对开始微妙的转变,刚刚他感受到的强大气息,只怕不是南宫瑾,应该是燕京的某一个大家族开始行动了,

付鹏飞见到苏北等人,心中松了一口气,与两人商量了一下前往昆仑山的一些事宜后,他急忙下楼前往南宫瑾所在地,否则时间越久,也就越加的容易引起南宫瑾的怀疑,

“家主,现在我们……”林逸在楼下询问,如今是多事之秋,特别是临近昆仑山古武交流会,整个大陆上的大势力在悄然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