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宴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驱车前往城南碧水湾公馆,碧水湾公馆一览城南经济开发区,已经被陈雪菲花了大价钱购买下來,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就忍不住涌现一股杀机,陈泽凯做的有些太过火了,虽然从一开始,苏北就已经感觉出这家伙未來可能会变,但是沒想到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要如此应付,

花了双倍的价格才购买下碧水湾公馆,再加上刀疤男陈述出陈泽凯的一些手段,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痛下杀手,

“家主,到了,”这是一句无须再说的话,可是他看出了苏北的不对劲,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感觉到了几股强大到可以压抑自己的气息出现,

苏北回神过來,看了一眼停车场,各种豪车鳞次栉比,

如果说江海市的经济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那么这些高档彰显身份的豪车就是江海市经济的一种集中体现,

是的,这一次的公馆聚会之中已然聚集了江海市的商界大鳄,

选择在碧水湾这个敏感的地方,这次的聚会主題很明显,当然也很有火药味,

苏北以及林逸从停车场中走出,往公馆中的一处复式别墅中走去,在那里已经是灯火通明,商界精英、政府要员已经在寻找着商机阔谈,

“家主……”林逸提醒了一声,

“我自然知道,你只需保护好我们公司里的人便可,”苏北已经看到柳寒烟以及叶凌风等人的身边聚集了很多商业人士,

雪烟公司成为江海市炙手可热的大集团,自然会有很多人想要搭上这艘大船,

他的道來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苏北,姐姐等得好辛苦,”陈雪菲款款而來,一身黑沉花边礼服让她平添高贵而沉稳的气质,

苏北无奈的说:“这一次的宴会怎么有点跟上一次的差不多,”

“我虽然是主办方,但我却沒有任何主动权,”陈雪菲扫过冷眼看向这里的柳寒烟,最后停留在别墅角落处的一名男子身上,

“只怕不仅仅是白玄烨來到这里,”

陈雪菲点头悄然说:“宴会一开始,我的心里就心不在焉,很堵,”

岂止是她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虽然宴会上的人款款而谈,但每个圈子里的气氛并不是很热烈,反而有一种尴尬的感觉,

“不说这些,明天过后就要开始进行城南经济开发区的招标,这一次我邀请的人中就有江海商会的秘书,我希望你不要搞砸了,”

“放心吧,一切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苏北一幅无所在意的表情,陈雪菲嗔道:“你做事我还不知道,每次都闹得人尽皆知,实在是……”

“实在是太鲁莽了,”苏北摊手,“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你这次邀请的人中有你弟弟那圈子里的人,”

看到陈雪菲眼睛里的担忧,他压下对陈泽凯的所作所为的怒气,径直往柳寒烟走去,边说:“两国交战,不斩來使,更何况只是一次宴会,”

“哼,不知道是什么风,把苏大总裁吹來了,”柳寒烟冷嘲热讽一番,

在她身旁的叶凌风以及左总等人尴尬不已,

“是相思风,”苏北一笑,看到谭影等人的神情并沒有放松,他走过去安慰一番,这才让这几个古武高手平缓了几分情绪,

“苏总,经过我们的讨论,关于雪烟的保健品上架时间,决定在招标会开始之前的早上进行,”叶凌风分析,

这几天他是最忙的一个,跟政府方面要打好招呼,饭局酒局不断出入,其次在江海商会那边,也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态度,

至于在招标会开始之前,主要是为了尽快回笼大量资金,收拢民众的心,让本集团的经济更加深入到江海经济体系之中,

当然,集团这样做,也是在给商会一层意思:雪烟集团的经济已经能影响到市民的生活,江海经济离不开雪烟,江海商会那边虽然不说,但肯定看在眼里,

“盛世地产方面并沒有发现他们的动作,不过通过商行以及市场部的分析,他们的资金在昨天进行过大幅度的流转,”这句话是叶凌风担忧之下说的,

如今,他们对于招标会中最担忧的就是陈泽凯的阻拦,关于城南开发区的招标,他们在硬件方面,已经有了基础条件,

挂钩于雪烟公司的刘学手下就有多名市政工程高级以上职称、城市规划师和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人才方面,雪烟可谓是万事俱备,

但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陈泽凯会阻挡东风并且转为自己所用,

“流转的方向在什么地方,”苏北特别关注了一下,他想了想,继续问,“关于招标条件中,除了人员配备方面要健全外,是否还要牵扯到司法刑事方面,”

刘学从董祁阳这类商会圈子人物中走出,刚好听到苏北问的话,便说:“投标供应商提供人民检察院出具的投标人企业近三年行贿罪犯档案查询结果原件,”

一句话,让众人明白苏北的意思,

“你个混蛋不会又要乱來吧,”柳寒烟担忧的问,她可是知道苏北的手段和身手,就怕他狗急跳墙,

“苏北,姐姐可听不懂你问的这个问題啊,”陈雪菲念及弟弟,双手抓住苏北宽大的手掌,双眼盯着苏北,

“哼,”柳寒烟的脸立马沉了下來,

一股醋味在这档圈子中蔓延,

苏北干咳了几声,说:“我们雪烟可是正当公司,干的都是正当事,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想到今下午刀疤男说的话,他想了想,转头安慰陈雪菲,“我给你的承诺不会变,你担心的我会把握尺度,”

“还承诺,还正当事,真当自己是个君子了,”柳寒烟的高跟踩在苏北的脚上,冷声说,

说话应带七分理,这下就算是偏袒苏北的叶凌风等人也无话可说,苏北说的话太有歧义了,他与陈雪菲定有监情,

这下不仅仅是醋味,还有大意失荆州,

“我从沒当自己是个君子,不过我做事不会辜负你,”

“谁知道暗地里做过什么,”柳寒烟再不理苏北,拉着楚婕的手走向周曼一边,“我们还是不做灯泡的好,”

苏北尴尬地看着叶凌风、左总,而对方也是尴尬地看着他,陈雪菲担忧弟弟安全盛过这次的醋坛子小事,歉意地告别众人,走向了别墅之内,

刘学找个借口离去,不过他心中已然感觉出苏北出手,他再次走向董祁阳所在的圈子,

周曼看到柳寒烟与苏北闹扳,心中担忧苏北,但是一听到柳寒烟接下來关于苏北刚刚与陈雪菲的话,反而与柳寒烟走得更近了些,

苏北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成为了孤家寡人,再二脸皮的跟过去,只怕会碰壁,

正当他无奈之际,他的双眼忽然出现一道光,转身看去,在别墅角落,一身白衣的白玄烨端着高脚杯,正在盯着自己看,

他在江海市露面少,但是在上层社会交流圈中,早已经是顶尖人物范畴,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交流圈中的话題,

正如之前所说,亿万富翁的圈子中绝对沒有千万富翁存在,而千万富翁的圈子中也绝不可能存在百万富翁,除非你让自己有跻身于更高层次圈子的条件和资格,

白玄烨來自燕京,手中的权势滔天,与江海市的“小打小闹”有很大的区别,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地位很高,圈子也不在这里,以至于沒有人敢上前跟他打交道,

之前陈泽凯还以为白玄烨的归來是來支持自己,不过被对方的冷眼警告之后,只得灰溜溜走进别墅之内,

苏北走了过去,白玄烨起身相迎,

他的动作,引得众人注意,当众人看到白玄烨礼仪性地对苏北示意后,心中惊讶于苏北与白玄烨何时走的这么近,还是说两者在上一次宴会之后,矛盾加深了,

苏北从一旁服务员手上的盘里端起高脚杯,微微对白玄烨示意,一饮而尽,他的举动引得众人窃笑,高档葡萄酒在这种场合可不是这么喝的,

白玄烨对苏北的举动一愣,随后优雅地笑了笑,也一饮而尽,顿时,众人不敢笑了,

“真是沒有想到,自上次见你之后,会是以这种背景下与你见面,”苏北走向角落,

“我这次是來找你算账的,”白玄烨淡淡的说,语气中带着一股沧桑,

这是苏北第一次感受到犹如恶魔般冰冷的白玄烨,会说这种带着不同寻常的沧桑话语,

他笑了笑,笑的时候沒有声音,很淡然的说:“你可真记仇,十六年了还记着,”

白玄烨的双眼中出现一抹光亮,深深地盯着苏北,

“你对我的态度转变,让这里的气息都变了,”苏北转身盯着别墅二楼阳台,

白玄烨顺着苏北的目光看去,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笑的沒有感情,说:“这笔账,你不找人还,也会有别人來找你的,”

苏北摇头:“他们并不知情,我知道你不会说出我的实情,”

“为何这样说,”

“因为我俩现在是同盟,”苏北坚定地说,

“不要太过于自信,我只是想保护好我的妹妹,”白玄烨从不服从于任何人,否则也不会带着自己一派的人物走出燕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