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周曼摊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周曼在不计较自己与柳寒烟的关系.看着昏迷中的苏北.轻声说:“我真希望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的话何尝不是江涛想说的话.只是她始终沒有周曼和柳寒烟那般与苏北有非常深厚的羁绊感情.

柳寒烟咬着红唇.想到自己的姐姐安排苏北保护自己.自己与他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雨坎坷.到最后自己还不给他好脸色看.心中忍不住就一阵愧疚.以至于差点掉泪.

陈雪菲护送苏北來到医院.听到医生诊断后便离去.她的处境非常尴尬和不合时宜.

她到底是陈家人.虽然对自家弟弟彻底的失望.但是毕竟是姐弟情深.她见到苏北并沒有生命危险后就去看望她的弟弟.

因为苏北的安危.众女都放下了那份尴尬关系.沉默成为了她们此时表现出來的语言.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左总以及楚婕还有其余跟苏北有关系的人物都來看望过.随后离去.时间还是要走.生活还是要过.

他们还要去维持公司运转.继续在商场中奔走.

“董事长.保健品即将上架.公司还离不开你.”这句话到底还是江涛來说.她很理智.虽然深深陷入情理氛围中的周曼和柳寒烟还呆在病房.但她还是决定说出自己该说的话.

“这件事情可以推迟上架.”柳寒烟紧紧地握住手中瘪了的子弹头.想到在商务宴会上苏北的傻笑.心中就是一痛.

有光明就有黑暗.他还是瞒着自己.在黑暗中守护着她.其实.最需要光明的.还是苏北本人.

家族被灭.从小在部队长大.背负着沉痛悲惨的家族背景.征战沙场.当他回到都市之后.还要在黑暗中保护着她.受着她的野蛮脾气.

想到这里.她不禁落泪.

周曼何尝不是如此.她可是可以为了苏北而去死的女人.她看着柳寒烟落泪.带着哭腔说:“每次都要苏北发生危险了才心软.可是你切身体会过他的感受吗.”

柳寒烟咬着嘴唇.一句话不说.江涛的双眼变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高冷倔脾气的董事长会这样沉默不语.

“他从成为你的保镖开始就一直在暗中保护你.我可是一清二楚的.有时候我看不下去的时候.反而还要他來安慰我.”周曼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之中.

这一次.周曼算是彻底和柳寒烟摊牌了.

柳寒烟到底还是柳寒烟.

“这些不用你说我也明白.”柳寒烟是如此沒脾气地反驳.

整个病房陷入到除了对白声外的宁静之中.好像空中飘着一缕青烟.都会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活力.

病房外.林逸等人沉默地护法.他们身为古武高手.怎么会听不到房间里的声音.只是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家主安危而已.

当田琦拿着药水要进房间时.被林逸等人阻拦.眼见这位小护士要发飙.房间内的声音忽然大了起來.

“那你为何每次都如此针对他.雪烟是送给你的.夫妻名义也是给你的.什么都是给你的.”周曼大声质问.

这一声.惊得满堂寂静.

隐藏在周曼内心之中.深得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出來的话.被她如此直白地说了出來.

“你要我也可以给你.你凭什么这么针对我.”柳寒烟不服输.大喊一声.她也心痛.她知道自己愧对苏北和周曼.但是性子使然.她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尊严.

江涛眼见情势不对.急忙拉住柳寒烟的手.

田琦吓得浑身一抖.转身就离去.林逸等人紧皱眉头.互相对视一眼.皆摇头不语.

就像周曼一样.她永远都是苏北身后默默付出的女人.但是她却什么都无法得到.因为这一切都是柳寒烟的.

而柳寒烟能够得到的东西.每次都被她以冷冷的目光瞪了回去.反倒是苏北还要担忧她的一切.

周曼都看在眼里.今天她却说了出來.

一个人.如果内心渴望而不可得的东西说出來的时候.身心早已经崩溃.情绪早已经失控.

“我……我……我只想要苏北像普通人一样活着.沒有任何危险的活着.”周曼泪流不止.趴在床上大哭起來.

这也许是最强的反击.

她的要求.简直就是给了柳寒烟一个狠狠的耳光.

柳寒烟脸色瞬间苍白.身体好像不受控制地摇了摇.如果不是江涛扶着.只怕要倒在地上.

她紧紧咬着嘴唇.哭着冲出了病房.

林逸见柳寒烟情绪失控.担忧她的安危.急忙让袁萧然以及袁兰芝去保护柳寒烟的安全.

李琳抱着饭盒走过.眼见柳寒烟含泪冲出医院.神色一变.加快脚步走向病房.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让高傲的柳寒烟的情绪如此的失控.肯定不寻常.

周曼情绪彻底失控.江涛想要去追柳寒烟.但是看到周曼这般模样.心中叹了口气.双眼也带着泪水.

在场唯一镇静的就是江涛.但是受伤的不仅仅是周曼和柳寒烟.

床上.感受着周曼温暖纤手的苏北.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了握.随后松了开.

以他地阶后期的实力.就算是陷入昏迷.身体内的丹田也会释放出真气自动疗伤.他已经醒了.但是他不敢醒.

一夜过去.

周曼睡在床边.手紧紧地握着苏北的手.而江涛则是前往海棠别墅.陪着柳寒烟过了一夜.

李琳靠在椅子上睡着.嘴角还躺着口水.只怕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了.

林逸等人依旧在病房外等候.

早晨.苏北醒了过來.他惊醒了只是浅睡中的周曼.

周曼大喜.急忙叫醒李琳.让李琳喊护士过來.

李琳被叫醒.有起床气的她刚要生气.一见苏北醒來.当下大喜.出门叫了护士.

“还觉得哪里痛吗.”

苏北笑:“心痛.”

“啊.”周曼焦急.手贴在苏北的心脏部位.

苏北心暖.手抓住周曼的手.温馨地淡淡一笑:“你为我担忧.让我心痛.”

周曼脸红.

苏北眼看她又要哭.急忙说:“别哭.你一哭我就更心痛.”

不管怎么说.她昨天所说所做虽然凌厉.但心终是向着他的.

周曼再也止不住心中那份恐惧的宣泄.抱着苏北哭了起來.

田琦以及医生來到病房.针对苏北诊断.

“简直就是奇迹.”医生可是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一个神医.曾经治疗好田琦的事情.是整个圣乔亚私医院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他每次给苏北诊断的时候.都非常的小心和慎重.

但是沒有想到.这位神医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身上的伤势.骨折以及全身多处的损伤.竟然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看來.这位神医应该是自己为自己诊断.治好了自己.想到这里.这位医生的双眼满是钦佩的目光.直看的苏北不好意思.

其实.到达地阶阶段.体质早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达到的阶段.而且真气从金丹中散发.犹如抗体一般.蔓延在他的周身各处.一旦身上有伤势.真气就会自动上前修复.

昨天的一夜.他的全身都被自身真气修复好了伤势.

“我可以下床了吧.”苏北问医生.他被圣乔亚私医院称为神医的事情.周曼等人还不知道.所以他还是要借医生的话.來安慰周曼.

“当然可以.”医生受宠若惊的说.

苏北下床.活动了一番.全身噼里啪啦一阵响.

“回家我煲汤给你补补身子.”周曼挽着苏北的手臂.

苏北看着她.看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知道她为昨天的冲动而烦恼.

他叹了口气.刚要有所动作.手机响了.

“苏总.你好了.”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直白.苏北想不通.自己刚刚好.为何打电话的人就知道了.

他一眼看到李琳正在摆弄电脑.顿时不再多想.直接说:“基本恢复.叶总.出什么事情了.”他听出了叶凌风语气中的不寻常.

“上次在宴会上我跟你说过.陈家盛世财团的资金大幅度的流转.今天我们才得知.陈泽凯投资了影响江海的主要大企业.”

苏北皱眉:“他想要往其他方向发展.”他不是很懂商业上的一些东西.但是也感觉出一些什么.

“整个江海经济在国内都算是数一数二.就凭他可沒那个能力.他这样做只怕是想要对雪烟发动一次猛烈地袭击.”

苏北看了一眼周曼以及李琳.坐在床上.问:“具体点.”

“这次城南经济招标的主办方虽然是政府.但是具体的操作细则则是交给江海商会.”

江海商会是具有政治性的.具有法律效益的.而且它是于清朝时期就已经建立起來.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所以江海商会的决策在一定上已经决定了政府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江海商会上的几个主要负责人被他收买了.”

叶凌风大致的意思就是这样.他心中有些担忧于陈泽凯疯狂的做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