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前往川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松了口气.继续郑重其事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顿时让柳寒烟对他的好感降了三分.

这个打不死的小强.还是原來的老样子.柳寒烟一想到这里.心中竟然有一种感慨的感觉.

自从苏北进入到她的生活之中.她由开始的拒之千里.再到依赖不止.再到若即若离.最后到今天的患得患失.

她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把心思放在会议上.

由于苏北带來的好消息.让会议的进程加快.最后会议得出的结论就是产品按照源数据的配方继续在流水线上生产.

至于篡改者是谁.高层们已经下对策对江海制药三厂进行暗中的监管.以避免打草惊蛇.

米雅今天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因为她终于找到了存在感.会议结束后.便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开始整理会议上的资料.

苏北见她如此认真的模样.心中再次感受到这个女孩的要强感.

“苏北.”周曼见柳寒烟走进办公室.急忙喊了一声在米雅身旁的苏北.

苏北心中一动.走了过去.

“今天你來肯定不是关于产品的事情.是不是.”周曼是个心细的女孩.怎么会发现不了苏北在会议上的失态.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失神的苏北.

苏北见四下无人.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我今天要前往川蜀一趟.明早就回來.去之前.我想來看看你们.”

“你们.”周曼咬了咬牙.忽然推着苏北往董事长办公室走.“只怕你担心的是她才对.快去看看.”

“你……”

“我什么.昨天她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你说的.只要你心里还有我.我也不在乎其他的.”

苏北心中感动.周曼还不知道昨天她与柳寒烟的对话已经被他知道了.因此这般委婉的说.不过是心中过意不去.想要让他去安慰一下柳寒烟.

心细如周曼.腻爱如周曼.

苏北转身抱住周曼.深深吸了一口那熟悉的味道.他看到目瞪口呆的米雅.顿时瞪了一下.

李琳在旁边自认为会意.拿出老大人的目光示意米雅不要看这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只不过后者直接无视了这个未成年女孩的目光.

苏北推门而入.后者帮他关上了门.

室内只有他与柳寒烟.

柳寒烟一如既往的把脸色沉了下來.说:“贸贸然然的……”

话还沒有说完.便被苏北打断:“小心我让你在公司大门守去.”

柳寒烟一愣.却见苏北上前帮她揉肩捶背.说:“辛苦你了.”

“你今天吃错药了.”柳寒烟心中有异样的感觉.就像是游子归乡一样.鼻子有些酸.但她的话还带着刀子嘴的性格.

“沒有.还是原來的相思药.”

柳寒烟转身说:“神经……”病字还沒有说完.再次被苏北打断.

不过.这次苏北并沒有反驳.而是双手抱住了柳寒烟的后背.

他轻声说:“心里委屈就不要憋着.不要以为一脸正经的样子.我就不知道你有心事了.”

“是不是周曼……”

“我们虽然是名义夫妻.但我始终是你身后的影子.你不要忘却了.我会一直跟在你身后.”

苏北从沒有说过自己认为是很矫情的话.但是正如沈院长所说.他的世界封闭了.自己的心结打不开.别人也进不來.

他能够说出这些话.正是心结慢慢松开的征兆和表现.

柳寒烟和周曼就是打开苏北心结的钥匙.需要她们两个人转动钥匙.让苏北真正的感受到内心的温暖.

“哼.几日不见.花花肠子倒是多了不少.”柳寒烟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厚重的沙声.因为她鼻子发酸有些堵.

昨夜.她形影孤离的离开那间伤透她心的病房.却得不到任何的发泄.只能够扛着周曼给自己的深深打击度过了一夜.

今日她与周曼心照不宣地完成上下级该有的关系.沒想到苏北会如此细心的看出自己的不对劲.

感受着苏北的温暖.一时间要泪如泉涌.但还是忍住了.

“今天我要去川蜀一趟.明早就能回來.这段时间基本不会发生太危险的事情.”苏北松开了环抱.低声说.

“你去川蜀干什么.”柳寒烟要转头问.忽然发觉双眼有雾.又硬生生扳了回來.冷哼一声.“你去什么地方还需要告诉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下而已.”苏北笑.他知道这妮子刀子嘴而已.

“快滚.不要耽误我的工作.”柳寒烟埋头苦作.其实.她只是怕苏北看到自己的丑态.

苏北见状.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妮子总是过不去那道坎.还是如此的冰冷.

他从董事长办公室出來.看了一眼在外面等待的周曼.走过去说:“她哭了.你别进去.”

周曼知道柳寒烟的脾气.当下点了点头.担忧地嘱咐苏北此行要小心.

苏北一番安慰后带着李琳走了.走时.刚刚找回存在感的米雅急忙叫住苏北.

“苏总.你怎么又要走了.”

“你这个秘书我很看好.就算沒有我在.以你的才智也能够帮我做很多事情.”他说罢离去.

李琳咳嗽一声.赞赏地看着米雅.点头:“好好干.”

米雅大怒.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低声碎语.抱怨苏北整天无所事事之类的云云.

几人先是去了一趟海棠小区.并沒有惊扰到其他人.只是跟钟绅打了声招呼.便驾驶直升飞机前往川蜀.

之前在前往海棠小区时他已经通过胡局申请了江海前往川蜀的航线.他的身份乃是国安局总教官.因此政府办事效率很快.让苏北一行人安然无恙地到达川蜀市.

他当初吩咐袁枚前往川蜀打理袁家事务.因此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要找到袁枚.然后通过袁枚获知关于昆仑的一些事情.

昆仑是华夏大地之祖.万山之脉.乃是真龙之真身.那里自古以來就有很多神秘的传说.

古武的他们自然会对那等神秘之地产生敬畏.在前往昆仑之时.能够获知关于昆仑的一些事宜.等于是对自身的安全多了一份保障.

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

袁家在川蜀市也是一大家族.在市内有着许多产业.涉及颇多.当然.这些产业都是由袁家旁系人员打理.真正的宗家出世修炼.掌握着生杀大权.

而苏北是以宗家身份前往川蜀.自然会被袁家高度重视.袁枚早已经得知苏北此行的目的.因此在川蜀市二环的袁家地产公司等候良久.

旁系也许不知道袁家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动.但是袁枚作为宗家人却罕见地出面迎接某人.自然让他们格外关注.

苏北驾驶飞机降落在袁家地产大厦楼顶.袁枚上前迎接.在她的身后则是袁家旁系的一干世俗界的大人物.

“苏总.”此前苏北吩咐袁枚不要对自己袁家的身份以及此行的目的大张声势.因此袁枚只是以别称称呼.

苏北点头.说:“听林逸说想要打开袁家密室.非直系血脉不可.”

袁枚知道苏北只是想知道关于昆仑的事宜.当下点头:“如果苏总时间紧迫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前往蜀山袁家密地.”

袁枚虽然不像林逸等人一样是内门弟子.但是袁家血脉却从來不会改变.她的血脉可以打开密地.但是她并不知道密地在哪里.

而林逸等人作为袁纯阳的内门弟子.长年累月跟随在师父身边.对于蜀山袁家的密地自然是了如指掌.

这个袁纯阳也是有几分心思.他让有袁家血脉的袁枚去川蜀市打理家族业务.让沒有袁家直系血脉的林逸跟随在自己身边.这样便可以避免密地被直接打开.

想要打开密地.就必须让内门弟子与袁家直系血脉同心协力才行.苏北想到此.不禁赞叹袁纯阳的心智.

这家伙虽然过着隐士生活.但是在一些重大事情上却分的很清楚.

几人下楼并沒有久留.直接坐上袁家旁系早已经准备好的车子前往蜀山.

川蜀属于盆地地形.是华夏内与昆仑背道而驰的两种极致气候.而蜀山更是川蜀最具灵气之地.

真所谓华夏名山多道僧.袁纯阳一代自然是身受道家影响.密地也是道家气息最浓的地方.

只不过就在苏北刚刚要上一辆黑色低调大众时.一名女孩忽然抢先坐进了驾驶室之中.

袁枚见状.脸色立马沉了下來.她的双眼看向旁系一干人等.让这些人惊出冷汗.

袁家地产大鳄袁轩然立马拉出车内的女孩.沉声:“袁璇璇你给我出來.”

“我不.今天你怎么说都沒用.”一身时尚打扮的女孩固执地反抗.

袁枚哼了一声:“连这些小事都要出意外.你们还想不想继续在袁家待下去了.”

惊得袁轩然冷汗连连.吓得他连话都说不出來.直接强行去拉女孩.

苏北扫了一下四周.说:“无关紧要.”

袁枚的脸色这才好了几分.让旁系一干人心中震惊于苏北是何等人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