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人心散/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走向袁轩然.让袁轩然心中更加紧张.能够让袁枚这等人物都万分敬畏的人物.他怎么能惹.

心切女儿安慰.他拉向女儿的力气便大了几分.袁璇璇吃痛叫了一声.

苏北不想在浪费时间在这里.摇了摇头上前说:“你不想出來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头看向了侧边走來的一名男子.

这男子身边有两个狗腿子.一身西装倒也有些气势.

“你是谁.”袁璇璇吃痛之下心中有怨气.往苏北身上发泄.她这么一说.袁枚心中吃了一惊.这袁轩然的胆子不小.竟然让袁家丢了这么大丑.当下就要上前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

“我们需要这辆车子.”苏北也不恼.示意袁枚呆在原地.想了想说.“我帮你解决那个男的.你把这辆车子让给我如何.”

“那家伙可是副市长的儿子.你惹得起吗.”虽然袁璇璇不怕副市长儿子.但是却怕对方的死缠烂打.

苏北笑了笑.这可真是巧合了.竟然在川蜀市遇到这么一件相似的事情.他说:“在江海市我也遇到过这样一个例子.后來副市长与他家儿子身败名裂.还是如今的在逃罪犯.”

“吹牛.”袁轩然见苏北沒有威胁自家女儿的行为.当下也退到了一遍.让袁璇璇注意到苏北的不同.

“我能还真把牛吹起來.”苏北拍了拍车盖子.“就这么说定了.我帮你解决那小子.这辆车子你让给我.”

袁璇璇虽然刁蛮.但是此时也注意到老爸身后的一干大人物的表情非常严肃.隐隐是以眼前这个青年为首.心生谨慎.便说:“一言为定.”

苏北起身对林逸等人说:“你们稍等一会.”他说罢走向那三人.

当中的青年手拿玫瑰花.让苏北不禁想到当初第一次给柳寒烟当挡箭牌的时候.心中的心情忽然大好.

“别挡路.”这青年见一男子面对他走了过來.不禁皱眉.

“是你挡着我了.”苏北嘴角一扬.

“哼.不知好歹.”青年看都不看苏北.冷冷地说:“收拾一顿扔到一边.”

在他身旁的两名狗腿子保镖立马去抓苏北.

砰砰声在一瞬间响起.

青年的嘴角带着一丝冷傲.眨眼间看向挡住自己路的青年时.刚要张嘴便凝固了.

他想象中的画面并沒有出现.反而是自己的保镖昏迷倒地.

“你知道我是谁吗.”青年立马后退.心中惶恐.

“当初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身份的人跟我说了这句话.你猜最后他怎么样了.”

青年掏出手机打电话叫支援.对苏北的话完全沒上心.

苏北冷笑.双眼盯着青年.让青年浑身一寒.他用同样的动作.单手抓住青年的衣领.提了起來.

他威胁青年:“袁璇璇是我的女朋友.你沒资格动她.”另一只手抓住青年手中的玫瑰.塞进他的衣领之内.疼地他大叫.

“刚刚的话我再重复补充一遍.有一个跟你一样身份的人惹到了我女朋友.他现在还在被警方拘捕中.”

苏北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早已经今非昔比.

“你会后悔的.”青年威胁地盯了苏北一眼.落荒而逃.

袁枚皱眉问:“这小子是谁.”

一名袁家外门弟子低头说:“川蜀市副市长的儿子.一直想要傍上袁家地产.就想追求袁轩然的女儿.”

“从今以后我不想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特别是苏总的面前.副市长这个位置.该换换了.”袁枚漠然的说.

“是.”

袁家不仅仅在经济上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政治上也有自己的一面关系圈.虽然比不上五大家族.但是袁纯阳再时.五大家族中沒有任何一个家族不忌惮袁家.

对于这类事.不是袁家怕了川蜀市副市长.而是这种芝麻小事还沒有入他们的眼.如今既然宗家这么说了.他们便顺手为之.

苏北见青年走了.转身來到车旁.笑着说:“我帮你解决了.你该给我驾驶权了吧.”

袁璇璇早已经在这期间听到自家父亲对苏北地位的评价.再不敢放肆.可性子天生活泼.见苏北沒一身架子.也笑了笑说:“好啊.你刚刚说当我男朋友吗.”

苏北歪着头看着她.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还挺聪明的.”

袁璇璇皱了皱鼻子.继续问:“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呢.”

袁枚皱眉.冷冷地咳嗽了一声.

袁轩然还挺希望自家女儿与眼前这个青年人扯上关系.但是见袁枚的声音.知道女儿有些得寸进尺.急忙制止女儿的行为.

“下次我们还见面的时候.我给你答案.”苏北坐在后座.对袁璇璇卖了一个关子.

众人开始出发.

离开前.川蜀市帮助袁家旁系管理家族事务的袁家外门弟子撞着胆子问袁枚.苏北的來历.

袁枚刚要发作.细细想來又觉得应该给苏北一个让袁家所有人重视的身份.便说:“他的实力可以与袁家平起平坐.权势上抖一抖可以让全国震动.

“央级的.”

袁枚严肃地回了他一个眼光便上了第二辆车.

那名外门弟子心中震惊.久久不能回神.事后他赶紧记住苏北的模样.此人不仅不能惹.还要紧紧地傍上他的大腿.

蜀山是泛指川蜀的山.但是具体來说主要是峨眉山一带.当然.这只是世俗的一些说法.

自古以來川蜀剑道出蜀山.袁家一脉以剑为辅修炼古武.亦如林逸、袁兰芝等人.皆以剑为尊.

蜀山剑道.从狭义上讲可以称之为袁家剑道.可见袁家在蜀山的势力之大.

从林逸口中得知.袁家隐门号称剑道.深居于剑灵崖一代.在那里才算是真正的蜀山.

而袁纯阳的武力被破后便在剑灵崖颐养天年.

两个小时的车程.众人來到山麓前下了车.开始往山中步行.

这一行袁家旁系护送至此.并沒有跟进.苏北走在山间.鼓动丹田内的真气涌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赞叹的说:“有微薄的灵气.看來这里也是个不同寻常的好地段.”

“不过里面虫鸟兽非常多.普通人进去会非常危险.”林逸说.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非常清楚蜀山之中存在很多原始野兽.

有灵气也代表有原始气息.自然会吸引很多凶猛的野兽到此繁衍.当然.这样也正好让普通人止步于此.避免了这处原始深山被破坏.

走在山道上.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就遇到了一只灰色大野熊.还好众人都不是普通人.紧紧是苏北的一个眼神.就让野熊胆怯逃走.

在深山的另一侧.一行身穿古装的四人正在往更深处走去.

“师叔.我们已经快深入袁家地段.在这般走下去.真会遇到袁家古武者.”

一名稍显年轻的男子担忧地说.

“怕什么.那袁纯阳虽然实力强劲.但想要压我一头并沒有那么容易.我们只是路过这个地段而已.你涉世不深.以后还需要多加磨练.”师叔是一个中年人.身后背着一把长剑.双眼凌厉.每一道目光都内涵剑气.

他说完.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上面竟然是一张地图.看了看.点头:“距离这里不是很远.往西侧走就会到达那里.”

几人开始加快脚步.

蜀山之巅.剑灵崖.袁纯阳坐在一张木椅上.看着下方的原始深山.双眼满是沧桑.

良久.他沙哑地叹了口气:“徒儿.”

过了一会.还是沒有动静.他皱眉又喊了一声.这才有一名弟子懒洋洋地走了过來.斜眼看着他说:“师傅又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

袁纯阳怒:“你对为师就是这种态度.难道你忘了当初拜我为师时的誓言.”

“无垢尘.清心诀.一语可挡尘中尘.师傅说的清心寡欲.弟子一直谨遵.”不过这徒儿的语气带着一些不耐烦.

“哎.罢了.我知道你们这般是为何.”袁纯阳心中凄凉.自从自己被废之后.照顾他的两个徒儿对他的态度也开始有巨大的转变.

说到这里.他就想到林逸.那个徒弟对自己百依百顺.想到曾经自己差点杀了他.心中痛苦.

摇了摇头说:“既然我是无用之人.你们在这里也学不到什么.想退出袁家剑道.为师准了.”

这徒弟心中一喜.他早就想离开隐门剑道.袁纯阳被废.他们这些修炼古武之人想要从中获利几乎不可能.反而还要照顾一个老头子.他们如何受得了.

但毕竟是师徒一场.袁纯阳的徒弟招來另一个师弟.悄声说了几句后.纷纷单膝跪地:“多谢师父多年的养育之恩.我与扬尘师弟感激不尽.”

“都走吧.想走的都留不住.”袁纯阳早已经心灰意冷.

“师父多多保重身体.”两人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袁纯阳转头看去.自嘲地笑了声:“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他看到曾经的两名徒儿离去时.身上还顺走了隐门中的大半仙草以及一些法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