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袁家之怒/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逸儿.当初还鬼迷心窍差点杀了你.”袁纯阳老泪众横.沧桑地笑着.“袁家落魄如此.只怪我.如果那苏北真的可以让袁家重塑辉煌.我从这百丈悬崖上跳下去也愿.”

这个人极罕见的深山中.有一个老人的声音在回荡着.

他说完.回到洞府中留下遗书.拄着拐杖往剑灵崖走去.期间神情复杂.不断哀叹、摇头、反悔.

当他來到崖边时.身后传來震惊声.

“师傅不可.”林逸心中大惊.爆发全力冲了上去.

“徒儿.为师沒脸在见到你.”袁纯阳转身沧桑的笑了一声.身体往前倾.往崖下落了去.

“家主求求你救救我师傅.”袁兰芝吓得脸都白了.双手抓住苏北的手臂.哀求.

苏北本沒那份心思.这家伙曾经差点就杀了自己.如果不是林逸的请求.袁纯阳早就在雪山上死了.

不过.袁家弟子跟在自己身边有一段时日.他是感受得出他们对自家师傅的一片真心.倏然间.他想到了中缅边境的战友.

那一个个倒在自己身边的兄弟.他感同身受.不忍看到这相似的场面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家主当的可真累.”苏北扯断山壁上的一条藤蔓.鼓动真气.往袁纯阳甩去.

袁纯阳刚刚悬在空中.一条藤蔓袭來.又把他往回扯.

“苏北.我有一请求.”

苏北心生不祥预感.

“袁家的生死在于你的一念之间.如果你能保袁家生死.我便以死求得你的原谅.当初的所作所为.我以死明鉴.”袁纯阳早已有了求死之心.

短剑从袖中抽出.一剑斩了藤蔓.再次从崖上掉了下去.

林逸本以为师傅得救.沒想到一不留神.他老人家又做出了傻事.

袁家师兄弟大哭.

“你的请求我应了.”苏北被袁纯阳的举动震撼.心中早无芥蒂.当下以真气催动.对着悬崖大声喊了一声.

声音回荡.久久不息.

袁纯阳落地之前.笑了.他心满意足地走了.

悬崖上除了众人的哭诉声.便只剩荒凉.

袁枚内心痛苦.但她年过半百.对这类事情反而比林逸等人看得开.很快便恢复过來.

她看着荒凉的洞府.问:“难道就沒有人管着他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林逸等人由悲转怒.

“扬尘那两个小子给我出來.”林逸在内门弟子中算是实力第一.一声怒吼震荡山谷.

不过.沒有任何声音回复他.

“兄长他留了遗书.”袁枚从洞府中走出.手中拿着遗书.“遗书上说.扬尘、扬土两人已退出剑道.叫师兄弟莫要插手再管此事.”

林逸等人悲痛交加.心中对那两个师弟万分失望.他们已经猜出师傅为何寻死.原因十有**就出在扬尘、扬土身上.

林逸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立马冲进洞府.随后愤怒地走出來.冷冷地说:“这两个叛徒.走时竟然顺走大半仙草法器.”

众人正在悲痛中.苏北也受到影响.默默走在一角.观察这里的地段.

灵剑崖的灵气确实比其他地方要浓郁.而这天道山洞府在这里长年累月得到灵气的渗透.看起來真有几分仙家道观的模样.

不过众人并沒有悲痛多久.因为另有一拨人來到了这里.

“扬尘.扬土.”林逸一眼就见到这波人中的熟悉面孔.

苏北皱眉.看几人有些贪婪的目光.似乎是來者不善.

“师兄.”扬土惊讶地喊了一声.神情有些不自然.

“你來干嘛.隐门地境.你擅自带人來此.是何居心.”林逸心中悲痛师傅的死.失望扬家两兄弟的所作所为.

此话一说.以林逸为首.袁家弟子开始聚在一起.

“这位小兄弟好说话.鄙人水清道人.路过此地.听闻袁道长修道有成.特來寻道问访一番.”身后背着长剑的中年人说.

苏北在一角冷漠地看着.这家伙的实力竟然在地阶初期.如果他今天沒有來.只怕林逸等人都有危险的可能.

“我兄长早已经仙逝.沒有问道的说法.现在你可以走了吗.”她直言相说.她就是想看看这几人的目的.

水清道人看了看扬尘、扬土两人.似乎是在询问.

其实.对于水清道人來说.袁纯阳的古武被废和死去是一样的.

“师兄姐.如今袁家的支柱已倒.仇家肯定会來报复.为了众人安危.我希望你们可以归于水清道人一边.”扬土支支吾吾.还是说了出來.

扬土说的话很直白.而且也道出了水清道人的真实目的.

“那我问你.如果你们还在隐门中.师傅还会死吗.”林逸怒.

“就算沒死.也已经是个残废老头了.”

“你这孽畜.”袁枚差点动怒.

水清道人罢了罢手示意众人不要再起争执.他说:“既然扬尘、扬土两人愿意为了袁家避免仇家覆灭.我听从袁家弟子的建议.暂时主持袁家大局.”

他看到袁枚手中有一份遗嘱.当下确定袁纯阳死去.心中大定.

他在半路上遇到扬家两兄弟.听闻袁纯阳身死道消.大喜之下心中便有了贪欲.

只要袁纯阳身死.那么袁家再也沒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人物.但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在扬尘两人的带领下來到袁家隐门.探一探虚实.

事实证明.袁纯阳之外.再无任何人是他对手.这下.他的狼子野心也开始暴露.

袁枚怒极反笑:“扬尘、扬土难道沒有告诉你.他们已经退出袁家隐门了吗.你这道人想要把袁家收入囊中也得找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水清道人的双眼直射扬土两兄弟.随后冷冷地笑了一声:“到了这个地步.有沒有借口.不都是一样吗.”

“扬尘、扬土离经叛道.勾结外党引入隐门.想要夺取剑道之名.这等贼子以及欲要夺取剑道之人该杀.”

袁枚一声号令.林逸等人杀气腾腾地拔出长剑.

水清道人大笑:“袁纯阳一死.你们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苏北不再用真气隐瞒实力.从怀中拿出一枚银白色令牌.淡淡的说:“道兄是不是忽略了我.”

他之所以隐瞒实力.就是想要看看來者的动机是真纯还是假纯.如今看出了这家伙的野心.自然无需在掩饰.

扬土两人剑道苏北手中的白银令牌.震撼无比.扬土看向袁枚等人.震惊的说:“袁家令牌为何在外人身上.”

“这跟你沒有任何关系.”袁枚阴冷地说.

水清道人之前看出苏北的实力不过是玄阶.此时在看去时.竟然看不出虚实.当下凝重地说:“请道友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伤到自己可不好.”

“你要夺取我的剑道.难不成我还得在一旁看着才行.”苏北走到袁枚一等人身旁.

“请家主下令.诛杀此人.”众人单膝跪地.

“你到底是谁.”水清道人厉声.他心生不祥的预感.回头问扬土.“你小子想要阴我.”

“我真沒有.我根本就不知道师傅已经把袁家传给这家伙.”扬土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水清道人感受到了生死危机.怒极之下.拔出长剑击杀了扬土.扬尘见到情况不对.拔腿就往山下跑.

对付一个玄阶中期的古武者.水清道人手到擒來.直接抓住想要逃跑的扬尘.扬尘跪地求饶.

“真沒有想到袁家家主已经另有其人.既然如此我对于袁家的安危也心中安定.”水清道人老奸巨猾.立马转立场.

“这两个小子想要借我的手夺取袁家隐门.我心中悲痛于袁道长为何有这两个逆子.便上山想助袁家一臂之力.”水清道人把扬尘往苏北扔了过去.“既然袁家安定.我也沒有理由再呆在这里.告辞.”

水清道人一伙人说罢离去.

“你既然都说想要夺取隐门.这般就走了.岂不是可惜了你的一番作为.”苏北冷冷一笑.杀机锁定水清道人.

林逸等人急忙上前.堵住下山道路.

水清道人转身一笑:“我只是心切袁家安危.暂时为其主持大局.并沒有其余心思.”

“到了这个地步.有沒有借口.不都是一样的吗.”这句话.苏北原封不动地还给了水清道人.

水清道人阴沉着脸说:“不要太得寸进尺.一旦对拼起來.只会两败俱伤.”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袁枚怒于水清道人的野心.冷冷地说.

“哼.”水清道人立马释放出强大的气势.压迫得众人心口发闷.

不过.一道更加庞大的气势直接淹沒了水清道人的气势.让他心中惊骇.

“你是谁.”水清道人被吓得脸色苍白.看向苏北的目光已经出现了惊恐.

“我.一个杀你的人.”苏北灌注真气于白银令牌之中.令牌顿时化剑.

他上前直逼水清道人.

水清道人一看形势不对.自己身边的三人的实力不仅沒有袁家弟子强.人数也不多.再加上这个能够压迫自己的神秘青年.他沒有胜算.

当下心念急转.说:“这位朋友.我手中有一张藏宝图.我给你.换我一命.”

苏北冷哼一声:“还沒开战就如此不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