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袁家开派祖师之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可是保住性命的时候.就算是苏北这般说.他心中也受了.到达他这种实力阶段的人.心中是非常珍惜自己性命的.

他从苏北那直接压迫的他呼吸都困难的气势中能够感觉得出.这个年轻人有能够镇压自己的能力.

而且.自己的手下并沒有对方的数量多.在质量上也差了一大截.如此多的因素.让水清道人明白自己的不利在哪里.

苏北见他这般狼狈模样.冷声:“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沒资格称自己为道人.”

不过.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手中的长剑恢复成为了白银令牌的模样.

水清道人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对方已经心软了.他急忙从怀中拿出了那份羊皮纸.递给苏北.

苏北接过.打开一看.双眼一亮.这确实是一张类似于藏宝的地图.

对方一直在注意苏北的表情.见他如此专注.准备转身离去.也在这个时候.水清道人一瞬间转身.手中的长剑灌注自己全部的真气.往苏北的心脏冲了过去.

众人大惊不已.

沒有想到这家伙出尔反尔.竟然在这种时候临场倒戈.

“砰.”

一道不是很响的碰撞声响起.

水清道人手中的剑刚刚临近苏北便再也沒有推进去.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北.口吐鲜血.说:“你……”

“你别忘了我手中的是什么东西.”苏北冷冷地说.在他的手中.白银令牌变成长长的长剑.刺进了水清道人的心脏之中.

其实.苏北一直在防备着这小人.如果对方真的打算走的话.他肯定不会出手.只可惜水清道人选择了反击.

林逸等人松了一口气.随后开始围攻水清道人带來的三人.至于还沒有死去的扬尘.被怒火攻心的袁枚当场格杀.

那三人见状.纷纷求饶.

袁枚看向苏北.问:“这三个人如何发落.”

苏北看向那三人.问:“你们喊水清道人为师叔.”

“对.他是我们的师叔沒错.但是他带着我们來到这里.我们才知道他竟然图谋不轨.真的跟我们沒有关系啊.”一青年跪地哀求.

苏北看向袁枚.冷漠地说:“出手干净点.”

既然是师门关系.那么一旦让他们离开这里.只怕会对袁家不利.虽然以水清道人为首的四人在蜀山消失.但是无凭无据.以袁家的强大实力.对方也不敢蛮干.

他的话一说.林逸等人哪还不懂.用尽全力斩杀了接下來的三人.

苏北收起手中的藏宝图.看到林逸等人解决了残局.便说:“收拾起你们的悲伤.袁家的生死危机还要靠着你们來化解.”

说罢.他问林逸:“密室在哪里.”

“天道山洞府之内.”林逸回答.

苏北当先走进了洞府之中.刚刚一进入.他就发现洞中灵气非常的浓郁.心中不由得赞叹袁纯阳的手段.

这袁家果然不同凡响.

“九灵芝.”苏北走进一间石房.发现在石房正中央的浅水潭中有一朵九叶灵芝盛开.

灵芝散发着冰清的气息.一股股浓郁的灵气从其中散发.

“这些都是师傅花了大半辈子从名山大川中寻得.移植在这里的.”林逸担忧苏北会摘了去.

虽然这些仙草对自己也很有作用.但是尊师重道的观念在他的脑中非常深刻.他不希望师傅生前的东西遭受破坏.

好在苏北并沒有采摘.因为对于他这种地阶后期的强者來说.这种普通的仙草对于自己是沒有多少的增长作用.

苏北沒有多做停留.继续在石洞之中穿梭.接连发现了许多石房.当然有一大半石房中的仙草或者是法器已经不在.

林逸等人在死去的水清道人一伙以及扬土两兄弟的身上发现了这些遗失的仙草法器.可惜被野蛮采摘的仙草无法在移植回去.

最后经过众人的商量决定一人一份法器或者仙草.剩余的交给苏北管理.

当然.苏北的目的并不是这些.在林逸的带领下直接來到了洞府最深处的一间密封的石室.

走近石室大门.发现上面有一颗墨绿色的玉珠.

“这就是师傅曾经说过的血珠.是一种特殊的法器.可以辨别血脉的法器.”林逸介绍.

袁枚也是第一次见到.心下好奇.

苏北看向袁枚.袁枚会意.刀在拇指上一划.血滴落在血珠之上.

血珠光鲜亮丽.当袁家血脉触摸到血珠时.血珠竟然释放出了淡淡的绿色光芒.

光芒一闪而逝.随即再无任何动静.

苏北皱眉.他看向林逸等人.

林逸惊慌的说:“这是师父所说.我并沒有任何的说谎.”他当下上前去推石室大门.

苏北沉思良久.动用全力往石室推去.直到他发出低吼之后才让石室开始缓缓移动.

站在石室门口.看着里面被灰尘淹沒的空洞大厅.众人好奇的思索.

“这所谓的石室.只怕连你们师傅都无法打开.看來当初他对你说的话并沒有说完.”苏北说.

这间密室不仅仅需要袁家的血脉.还需要至少是地阶后期的实力才能够打得开.

而袁纯阳很显然沒有这种实力.所以就算是他这一代也沒有任何人打开过密室.

看着密室空无一物.众人失望.

苏北的神识在房间内搜索.不过一会.他的双眼中出现亮光.只见到他走进密室.來到一角.双手开始扒拉土层.时间不长.一个纯金盒子出现在眼前.

当他打开一看.只有一张羊皮纸以及一瓶特殊的液体.

“这好像是熏染灵液.”林逸曾经听师傅说过.在古武界有一种由灵气制造而成的特殊灵液.可以让纸张产生变化.

苏北看了林逸一眼.然后铺展开羊皮纸.在羊皮纸上赫然是一副藏宝图.

“又是一张.”他皱眉.从怀中拿出从水清道人手中得到的羊皮纸.

当两张羊皮纸铺展开來.众人恍然之中带着几分震惊.

“不会这么巧合吧.”袁枚震惊的合不拢嘴.

如果只看一张羊皮纸上的地图.任何人看去都会觉得这是一张完整的地图.

可是.当苏北手中的两张羊皮纸展开之后.众人才看到不对劲的地方.

地图上的线路竟然有惊人的契合度.一张地图上有一个标注点.不过水清道人手中得到的地图上的标注点只是一个转接点.石室中所得的地图上标注的才是最终目的地.

苏北心念急转.当下拿出熏染灵液.一点点往地图上倒去.很可惜地图并沒有什么变化.

他皱眉想了想.把地图翻了过來.从背面倒去.这才让羊皮纸出现变化.

一行古代楷书字体醒目人前.

大致如下:袁天行墓志:清朝元年.于昆仑昆机老人一战.未尝一败.后遇天机……

“糟了.刚刚在正面倒的熏染灵液太多.背面的字无法完全显示出來.”苏北心中后悔莫及.

当他看向袁枚时.却见到她满脸的震惊.

“你发现了什么.”

众人的注意力才被她吸引.

“袁天行.袁天行.这位老祖竟然留下了自己的埋葬之处.”袁枚震撼而惊讶的说.

“师叔你慢慢说來.”林逸想让袁枚平复一下心情.

袁枚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苏北说:“袁家的开山祖师.第一个也是至今为止到达天阶的人物.他留下的古籍中曾经说过.他看到过仙路.”

苏北浑身一震.此人竟然是袁家的开派宗师.

“以天阶实力与昆仑山的强者战斗.想必昆仑派的实力从侧面來看应该非常强大.”苏北沉声.

他看着地图:“地图上所指应该就是袁天行的墓地了.”他说完.看向袁枚.

“他老人家的一切都是袁家的.我想请求家主送祖师爷回归蜀山.”袁枚哀求.

“正好我也想知道昆仑一派的情况.”苏北收起地图.看着众人.“关于袁天行的墓地事宜.今日是无法开始行动.”

见到袁枚失望的表情.苏北也表示很无奈.在江海的投标他必须亲自去主持.因此只能够暂时放下这里的事情.

“不过.等江海那边的事情完了.我们会赶在前往昆仑的路上.尽快找到袁家祖师的墓地.”

苏北一一吩咐.身边的人悉听尊便.

“蜀山隐门剑道出了意外.关于水清道人的背景.由袁枚來主持摸清.当然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撤退.一切以安全为提前.”

这个水清道人竟然有袁天行墓地所在的一半地图.背景上应当摸清.否则对于袁家來说可能会是一个威胁.

“我即将带着林逸、兰芝回到江海.这里的事情也要麻烦你一下.”苏北再次吩咐袁枚.

最后.他的目光看向那四个袁家的外门弟子.

袁枚以及林逸几人也看了过去.

这四个外门弟子一直在川蜀帮助袁家旁系处理袁家事务.从沒有这么深入过隐门境地.

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们也参与到了其中.

这四个外门弟子见众人的注意力放在了他们的身上.心中惶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