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游行大杂烩/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如何.雪烟新产品对客户造成的伤害已经产生.”陈泽凯稳住自己的情绪.冷冷地说.

“要真如你所说.那我也认了.不过.可不可以让受害者出來验证一番.”苏北的双眼带着杀机.惊得陈泽凯微微后退.

“受害者已经在医院里住院治疗.再说.遭到如此大的打击.那个女孩愿意对自己的伤害公布于众.”陈泽凯早已经找好了借口.一口还击.

“我们必须要让雪烟公司给我们一个说法.这家公司垄断护肤品以及保健品的经销.同时安全措施方面不严谨.对客户造成严重伤害.”陈泽凯一鼓作气.转身大喊.“这是日化同行的侮辱.是一种恶性垄断行为.”

苏北眯着双眼.这家伙说的确实很好.如果不是找到了产品源数据的篡改者.只怕真要被他下了套.再也翻不了身.

“你好好一个地产企业的老总不当.非要领袖日化领域.喧宾夺主.难不成你想以硕大的财团为支撑.在这次游行中为自己进入日化领域打下基础.”

跟随在陈泽凯身边的日化企业老总和高管何尝不担忧.在日化领域萧条日下的情况里.陈泽凯这个大富豪要是投资日化.只怕他们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

“众同行的同事.我舒家日化可以在这里担保.陈总只是对江海日化领域的局势忧心忡忡.看到了奇迹公司垄断市场的野心.如若在这般下去.肯定会让日化经济崩盘.”

黄思文站了出來.

“因此.陈总不忍看到江海经济断裂的危险.才发起了这次的游行抗议.而且这一次的游行.是我舒家日化邀请陈总的.”黄思文透露的是另一个意思.

陈泽凯与苏北的宣战早在那次商务宴会上就已经公开.黄思文的话表面上只是以道德制高点为托辞.实则是在透露陈泽凯正在向苏北开战.

“我们公司采用一对一网上销售模式.收益的中间商也是快递一类.而且.我们也避开了日化线下的销售.难不成以你们的实力.也想在网络上打下一片市场.”

柳寒烟高冷地來了.在她身后是公司众员工.众娘子军振奋不已.柳寒烟同为女性.又是雪烟产品的企划人之一.自然深受她们的喜爱.

黄思文不得不承认.奇迹公司的销售模式的成功.不仅仅是他.就算是全国任何一家日化企业.也不敢说自己有打下一片网络市场的能力.

“垄断是事实.恶性垄断会对整个日化领域造成严重影响.”黄思文说这句话比陈泽凯更有说服力.毕竟.舒家是无可争议地日化第一企业.

“刚刚你们不是苦心积虑地为客户着想.此时怎么这么快就转到企业问題上了.难道你们是要借用客户遭受伤害这个借口为由.打击其他企业.”

柳寒烟是在用对方的道德制高点反击.以道德为借口.这本身就为大众多不服.所抵触的.而黄思文恰恰走进了道德圈套中.

陈泽凯以及黄思文等人脸色阴沉无比.他们被反将了一军.

“奇迹董事长果然名不虚传.想要以这种文字游戏來转移客户受到伤害的注意力.”陈泽凯冷哼一声.

苏北大笑一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他上前一步.看着陈泽凯身后的一帮目光短浅的家伙.厉声:“那我就在这里跟日化企业以及忧国忧民的陈总打一次赌.”

他冷冷地笑了一声.笑得如此桀骜不驯.直让人看得心中惊骇.

“当然.这是有赌资的.条件就是.我赢了.江海各大日化企业立马滚回自己的公司.安心想想公司未來如何发展.而不是在这里跟某些人鬼混.”苏北的双眼射出冷光.“还有就是……”

他盯着陈泽凯说:“陈泽凯为首的盛世财团全权转给陈雪菲代为管理.”

看到陈泽凯以及身后众人有些嘲笑的目光.他立马说出下一句话:“如果是我输了.奇迹集团公司立马解体.”

柳寒烟捂着双眼.已经预感到苏北这个超级惹祸精的能耐.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说出如此石破天惊的话來.直接气得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差点就要动手送苏北涅槃了.

全场哗然.

这一场的赌资之大.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到江海经济的发展.

“苏先生神人.”三立以及贺强崇拜无比.如此霸气的话.也只有苏北能说得出來.

周曼激动地看着苏北.脸红通通的.她的心只在苏北.他的豪情自然就是她内心的崇拜对象.与公司发展相比.她倾向于苏北个人.

叶凌风苦笑.这苏大总裁还真是什么都为他操心.直接越过美雅说话.

当然.这句话产生的震慑性效果是非常巨大的.

陈泽凯等人立马说不出话來了.他们内心明白.所谓的受害者不过是他们杜撰的罢了.

要是真的认真查明起來.倒霉的只会是他们自己.

苏北获得军心.军威大振.娘子军以及三立贺强等人开始反击.

“咦.既然赌资中提到陈雪菲.那她人呢.”江涛忽然问了一声.

“家主已经派林逸师兄去查明此事了.”袁萧然说.这句话无疑是蕴含着对陈雪菲的危机.众人开始紧张起來.

难不成陈泽凯真的不顾一切.开始对自己的姐姐下手了.

“敢不敢赌.”苏北提升音量.微微带着真气.犹如扩音喇叭.盖过步行街所有的声音.

陈泽凯后退了一步.看向黄思文.

其实.苏北打的赌主要是针对陈泽凯.而黄思文这些日化企业也想趁此机会与苏北赌上一回.毕竟赌资中说明.就算是苏北赢了.他们最多也就是脱离游行队伍.回到公司安心发展.

如果是他们赢了.那可就是奇迹集团解体的大事.这对他们來说.是诱惑.可偏偏中间横挡了一个陈泽凯.

要陈泽凯以自己的身家财产为赌资.只怕会要了他的命.这里的所有人都清楚.他不过是一个陈家的私生子.后來时运得來.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从他种种手段來看.他决不可能会答应苏北的赌博.

而从陈泽凯的角度看來.这是苏北的离间计.也是一种信号.对方非常清楚他所做的手段.并且这些手段已经被苏北给解决了.

离间计用得好.这次游行抗议便会人心散离.到时候对方的公关一出.法务部门核实查明.反将一军之后.丢帅的就不只是陈泽凯一人了.

当苏北再次强调一次后.众人的目光都盯着陈泽凯一人.步行街寂静无比.就等他的回话.

陈泽凯脸色越來越难看.如果他不敢赌.就证明这次游行就是闹剧.而所谓的受害者也是他所杜撰;赌了.他立马就会失去身后财产.

“我……”他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话.

正在陈泽凯两难境地时.有人出來解围了.

“苏先生.这件事情只当儿戏.不可言真.你我都清楚.陈家地产的重要性.”江海市公安局王局长走了出來.在他身后有一干领导.其中有财政局以及统计局.

苏北的嘴角一笑.带着冷声:“來了这么久.怎么现在才出來.”

这些要员领导们的脸色立马垮了下來.尴尬不已.

如此不给面子的话语.只怕也只有苏北说得出來.这让奇迹公司的一干人担忧不已.柳寒烟甚至上前阻止苏北.

苏北此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示意柳寒烟不要出声.

“我觉得这件事情只当是说说而已.凡事留一手.”虽然知道自家公司沒问題.但柳寒烟还是怕陈泽凯像当初的洪威一样耍手段.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

柳寒烟给了领导们台阶下.缓和了气氛.

“这件事情还惊动王局等人.真是让我心生愧疚.”陈泽凯上前问候.

看两方人谈的如此亲切.只怕关系不浅.有人开始为苏北担忧起來.

陈泽凯见好就收.看着苏北说:“我就怕奇迹集团的恶性垄断引起同行愤怒.出现不可估量的后果.比如日化企业一旦下架江海市场上的产品.只怕……哎.”

这种威胁.陈泽凯上一次也用过.还很成功地用商会打压了奇迹集团.

领导们皱眉.转身看向苏北:“既然同行抗议.便是有他们抗议的理由.但是你们双方都是江海不可缺少的角色.双拼之下只会两败俱伤……”

“你的意思就是要让我收手咯.背着陈总给我们公司的黑锅离开这里.”苏北咄咄逼人.毫不示弱.

眼看领导的脸色更加阴沉.苏北一笑:“还是说你也知道陈总说的所谓的受害者.也是假的.”

王局脸色大变.怒:“胡乱言语.我看你也是年轻有为.创造一个江海商业神话.沒有想到竟然如此的肤浅.”

“我只是猜测而已.并沒有污蔑王局.请王局不要激动.”苏北阴阳怪气地说.

惊弓之鸟.这便是苏北要透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