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陈泽凯的请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泽凯逃出步行街.在阿九的带领下來到侧边干道上.坐上车子.急忙离开了这里.

他哆嗦着拿出电话.打给王局:“王局.出事了.”

王局一干领导刚刚离开沒有多久.就从陈泽凯口中得知步行街的游行变成大暴乱.纷纷脸色大变.

“你别急.既然红衫军是苏北教唆而來.那么就一定能够从红衫军中找得到他们与苏北的联系.”王局阴沉着脸分析.

“接下來的事情交给我便行.大暴乱必须要快速镇压下來.否则你我迟早要丢掉身家性命.”

陈泽凯与王局不断地想着对策.

最后.王局挂了电话.想了想拨给局里的人.

“什么.不能出警.”王局愤怒了.他是江海市的公安局局长.但是他的命令.竟然有人反驳了.

宋明阔冰冷地说:“我怀疑黔贵市木鹿县的韩四方逃到江海市.我以国安秘书长的身份征用了所有警员.全力进行搜捕韩四方下落.”

王局浑身一颤.脸色苍白.手中的手机差点就落在了地上.他深吸一口气问:“可是这里发生了大暴乱……”

“那是你自己的事.”宋明阔挂了电话.他看了看跟随自己而來的曾龙.以及更后來等待命令的丁俊山等人.说:“我放了信号.就看他如何做了.现在我们静观其变.”

“至于三环步行街的大暴乱……”如此重大的事情.他们如何不清楚.

“苏北作为国安总教官.自有他的打算.现在我们唯有等待.”宋明阔的话让不知情的人都震惊了.

而且.大暴乱比抓捕一个重犯还要重大的事情.在宋明阔的眼中还不值苏北的举动.

这一瞬间.所有人对苏北的地位和背景产生了神秘感.

王局在车中越想越怕.他感觉自己在局里的位置被架空了.一想到韩四方.他的心中有一种恐惧感.当下摇了摇头.示意司机往家中赶.

这一次.他沒有通知任何人.

其余局的人还蒙在鼓里.正在回局里的路上.

大暴乱产生的影响不断地扩大.已经有电视台的人开始进行报道.但是由于沒有警方的出动.暴乱还在恶化之中.

而至于警方沒有出动的原因.在江海电视台中有如下解释:江海市公安局长王海出动警方抓捕韩四方之类云云.

家中.王局关闭了电视机.脸上出现了恐惧的神色.他知道东窗事发了.

当下他想了想.瞒着家中的妻儿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家当准备跑路.

他走进卧室之中.打电话给韩四方:“你个混蛋.你到底泄露了什么信息.曾经在木鹿县抓捕你的宋明阔來到江海市.他架空了我的权力.只怕已经怀疑我俩的关系.”

“我最近连出门都不敢.哪里会暴露信息.当初宋明阔來之前.我只是给你通过一次电话……”

“肯定是这个了.”王局愤怒无比.“现在我已经自身难保.你自个看着办吧.我先跑路.”说完.他挂完电话.收拾起东西起來.

当他弄完后.瞒着妻儿上车离去.

就在他刚刚离去不久.两架黑色路虎跟了上去.

韩四方慌了.本想要來投靠的靠山这么快就被国安那帮混蛋发现.想到这里.他开始收拾起衣物來.

只是.他刚刚站起來沒走几步.房门被撞开.刑警持枪冲了进來.这一刻.韩四方绝望.沒有任何反抗地伏法.

当大暴乱影响到无以复加的时候.市里的各局领导开始慌了.听到电视台如此直接的报告.怎么能不懂王海出了事情.

可是大暴乱这件事情不能不管.这种危害社会治安的事情一旦上升到国家层面.他们所有人的饭碗都要丢.

他们开始联系警局里的人.但是得到的答案跟电视上说的一模一样.

而他们联系到军方方面.对方一听是江海市.连原因都沒有听就挂断了电话.

在盛世集团.陈泽凯的脸狰狞无比.他看着电视台上的新闻.猛地把茶几上的烟灰缸砸在地上.

“王海这家伙一点消息都沒有.难道是要卖我.”他也看到电视台上对王海的报告.

他感觉事态已经出乎了他的预料.

本來只是一场向商会以及政府施压的游行.沒有想到变成了一场大暴乱.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

陈泽凯接起.

“陈先生.我们怀疑王海出了事情.现在联系警方的人无一例外都是电视上的那一套.军方方面一听到江海两字就挂断电话.现在只能够靠我们自己了.”财政局江林担忧地说.

他与陈泽凯等人的一些不正当手段如果在大暴乱的时候暴露出來.他就真的是走到人生尽头了.

陈泽凯由愤怒转为担忧.听到江林的话.直接转为了恐惧.他的脑中不断地搜索着能够解决这场暴乱的人.

最后.他只能够忍着怒气.沉声:“只有苏北能够解决.”

“苏北.”江林说话也支支吾吾起來.

“红衫军是他弄出來的.警方与军方在这次大暴乱上放任不管.这肯定是苏北搞的鬼.我们就算找到了红衫军与苏北的关系.也只能够哑巴吃黄连.”

“难道真的要去求他吗.”

“难不成要看着这场大暴乱演变为大屠杀.”陈泽凯青筋暴起.

“那请陈先生稍等.我马上联系其他领导人.”

陈泽凯怒摔手机.大口呼吸.阿九看在眼里.紧紧皱眉.

“你所说的那个高手现在在哪里.”陈泽凯问.

“他可能返回深山了吧.那种高人.做事向來不服从于人.”

陈泽凯看了他一眼.沒有说话.

而在奇迹集团七楼运营部所在楼层.袁浩手持长剑.剑上沾着血.站在办公门口.说:“沒想到还是一个黄阶后期的古武.竟然会被人教唆來杀一个普通人.”

在地上.一名丹田被废的男子绝望地瘫坐在地上.

“看來家主说的沒错.这个杨振兴我还得看的紧点.”

此时的杨振兴已经浑身哆嗦地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动弹.此时.他已经猜出自己所做的事情被发现.心中还在祈祷陈泽凯來救自己.

只是他哪知道如今的江海市正在陷入一场巨大的暴风之中.每一个人都自身难保.哪里会顾得上他.

他不过是一个马前卒.一个不值得去关注的棋子而已.

柳寒烟刚刚回到公司.就接到了陈泽凯的电话.

电话的内容让她觉得不可思议.陈泽凯竟然是來求苏北的.不过是求她把话转给苏北.

但是.当她听到是请求苏北赶紧制止大暴乱的发生.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下來.

不管是哪一方势力.都不想看到一场大悲剧的发生.

周曼隐隐约约听到柳寒烟的电话内容.当柳寒烟挂断电话.周曼便说:“董事长.苏北在医院……”

柳寒烟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沒想到.苏北连去什么地方都会告诉周曼.她毫不知情.

“谢谢.”

周曼听到这类敬语.心中微微吃惊.董事长竟然会对她说谢谢.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柳寒烟不再多想.打电话给苏北.

苏北在圣乔亚私医院陪着田琦看动画片.接起电话一听.便说:“叫陈泽凯亲自打电话给我.”

“这是一场大暴乱.不要在闹情绪了好不好.”

“要他亲口对我说才行.”苏北笑.

“混蛋.”柳寒烟挂断了电话.她想了想.给陈泽凯回了一个电话.

陈泽凯早知道会这种情况.但是不到最后时候他是一点也不想求苏北.

如今.也只能够亲自求苏北了.

苏北摸了摸田琦的头发.惹得对方一阵白眼.刚好.电话铃声响了.

“哟.这不是陈总嘛.”苏北把陈总两字拉长音调.

陈泽凯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立马挂断.但是一想到大暴乱事件.他还是鼓起勇气.继续接听下去.

“苏总好久不见.这次我打电话给你.并不牵扯到商业问題.而是……”

“陈总这么客气干嘛.以前不都是喊我苏北吗.”

“苏哥.你别埋汰我了.大暴乱的后果很严重.你还是出手管管吧.”陈泽凯崩溃.一咬牙便放下了身段.直接哀求.

“哎.我现在在医院病房躺着呢.要知道.你们红衫军的人下手真重.我连接听电话的力气都快沒了.”苏北看着动画片.嗑着瓜子说.

“苏哥别挂.既然你在医院.作为老弟就更应该來看看你.到时候我们再说暴乱的事情.”陈泽凯那个急啊.

“那……好吧.”苏北说.

当苏北挂断电话.又拨给袁水.

“让你们的人做的不要太过火.至于陈泽凯一方的人.下手时不要出人命即可.”

“苏总你放心.我会吩咐兄弟们该怎么样的.”

给袁水提个醒.苏北舒舒服服地坐在办公室.有一搭沒一搭地与田琦聊天.

田琦问:“什么暴乱.还有你根本就沒病.还骗人.”她的眼珠子一转.“刚刚那个是不是你老婆.你又想要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