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哀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挪了一下位置.哼了一声:“看來你们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

“那你还邀我看动画片.”

“本小姐高兴.现在不高兴.我不看了.”田琦关掉网页.瞪着他生气.

苏北对着她笑:“那换个.”他用鼠标随便选个台看了起來.

时间一久.田琦无聊起來.想要抢过鼠标切换到少儿台.又有些不好意思.

苏北当然看得出來.他笑了笑.继续若无其事地看着.

“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田琦嘟起嘴.小声嘀咕.

“你沒病吧.”

“你才有病.”田琦一把抢过鼠标.切换到少儿台.

“这么大个人了还看动画片.我都替你害羞.”

“你管我.”田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态度大变.

苏北盯着她看.想要从她的双眼中看到一些信息.忽然间.他笑了笑.说:“你家人再给你介绍男朋友.”

田琦啊一声叫了起來.像小猫似的扑向苏北.

苏北眼疾手快.立马闪了开.说:“看來我说对了.”

“难不成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是我.”

“你身边的女人好多.我才不要.”田琦睁大圆圆的眼睛.撇嘴.

“我身边的女人确实多.你想要我不反对.”苏北笑.

“我不想理你.话说你今天到底來医院干嘛.你要知道.你治好我的白血病这件事情在医学界有很大反响.那几个专家经常來我们医院.”

“这跟我沒关系.今天我來这里是住院的.”苏北动了动脖子.活动一下.

“苏神医.你还需要住院吗.嫌钱多的话可以给我啊.”田琦说到这里吞了吞口水.嘿嘿一笑.

“纯粹的吃货.我有个朋友跟你很像.我和她之间.在饭桌上是沒有什么不能解决的.”苏北信誓旦旦的说.

“我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我沒你说的这么肤浅.”

“现在我还有点时间.要不要去吃不远处那家的鲜虾大餐.”苏北认真地盯着田琦.

田琦犹豫了一下.心想不能中他的计.她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那我走了.看來海鲜大餐只能够一个人吃了.”苏北站了起來.无奈地说.

“你说你一个人吃.”田琦认真地看着他.

苏北憋着笑:“是啊.”

“这么可怜.好吧.还是让我來陪你吧.”

苏北大笑.

“你笑什么.”田琦大怒.爪子亮出來.要扑向苏北.

两人打闹一番.最后田琦瘫坐在椅子上.说:“你还欠我一顿海鲜大餐.”

苏北笑.倏然感觉到一种沒有任何危险.沒有任何麻烦.只有纯粹玩意的念头.他忘记了时间和地方.心想这个小女孩很纯真.

“这可是你亲自答应的.”田琦笑.显得很兴奋.

苏北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答应了田琦的要求.

恰好在这时.另一名护士走进办公室.先是一愣.然后看向苏北说:“是苏神医.本來我还想问问田琦你在哪里.”

“有人找我是吧.”苏北问.

“恩.是一个姓陈的青年.”

苏北看向田琦:“你给我安排一个床位.”

“你又沒病.干嘛给你床位.”

“可以多请你一次吃大餐的机会.”

“一言为定.”田琦带着苏北前往普通病房区.

当苏北躺在床上不久.陈泽凯走了进來.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干人等.

这些人都是市里的各局领导.总的來说.这里的领导大部分都跟陈泽凯有关系.

陈泽凯见苏北在床上.心想这家伙装.真能装.不过他却无可奈何.只能够上前赔笑:“苏哥.身体还好吧.”他从身后阿九手中接过花篮水果.放在旁边床柜上.

“哎.还行吧.就是下不了床.你们召集的那批红衫军下手实在太狠.如果不是我眼疾手快逃了出去.只怕我就不是躺在这里这么简单了.”

陈泽凯语噻.他一时找不到话題说.毕竟苏北的话中蕴含机锋.一不小心就会被套上红衫军这个陷阱.

“恩.难道不是吗.”苏北盯着陈泽凯问.

“苏哥.这里有众多大人物在.本沒有我说话的份.”陈泽凯低头后退一步.

财政局江林无奈上前一步.问候一番:“我久仰苏大总裁多时.在短短时间内创造出一个商业神话.实在是业内的佳谈啊.”

“这都多亏了陈总.不然我也不会把柳氏集团进行蜕变.”苏北一点不客气.直言直说.让这里的气氛再次尴尬起來.

陈泽凯实在是表面镇静.其实内心很着急.他见苏北话语句句机锋.知道躲不过.当下就摆开台面说:“苏哥.我知道你一直以來看不起我陈泽凯.”

“我屡次给柳寒烟制造麻烦.也曾经希望你俩分开.现在想來.是我痴心妄想.”

“我今天就在这里给你道歉.只希望苏哥网开一面.赶紧制止步行街的暴行.”

苏北歪着头看了一眼陈泽凯.见这小子忽然实在起來还有些不适应.但是他可不是一个轻易就被说服的人.

“仅仅是道歉便可了.”

“我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针对奇迹集团.”

“说的好像我们一直都很怕了你似的.其实.奇迹集团的壮大.恰恰给了某些人恐惧.”

陈泽凯忍着内心的屈辱感.说:“招标会上.我陈氏集团不要也罢.”

他想过.大暴乱的黑锅他是背定了.而王局的神秘失踪让他心中沒了底.而且.杨振兴的事情他是不敢彻底相信阿九的手段.

最最重要的就是大暴乱之后.江海市政府内部就算不进行大变动.肯定也要有一番换血.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这个引发大暴乱的人.

就凭借这一点.不管是从社会道德还是政治经济考虑.城南经济开发区的中标人中.陈泽凯百分百不再政府的考虑之内.

苏北早在大暴乱之前就已经断定这小子沒资格中标.更何况现在.

他冷冷一笑.看见在场的领导看着自己时.双眼中带着一丝丝怨与怒.毕竟.市里这么多大领导在这里.他还在这里拖拖拉拉摆臭架子.在场的人谁受得了.

他冷笑:“这跟沒说一样.招标会上.我早已经断定你无法中标.”

“那你要怎样.”

“大暴乱过后.你的所有财产和董事长这个位子.交由陈雪菲管理.”

“不行.”

“那好.等着大暴乱之后遭受法律制裁吧.”

陈泽凯阴冷地看了苏北一眼.说:“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对于我來说就是我的命根子.”

“那你姐姐在你眼里是什么.”苏北的双眼中带着杀机.毫不掩饰.

“姐弟关系而已.”陈泽凯冷漠地说.

苏北冷讽一笑:“知道你姐为何要频频劝告你不要招惹我和我身后的公司吗.”

陈泽凯望着他.

“因为你会输的很惨.输的倾家荡产.最后又会回到原來的那间破房子.过完庸庸碌碌的一辈子.”

“你太过自负了.”陈泽凯差点就要发飙.

“等着瞧吧.”苏北抬头看向脸色变得越來越阴沉的众多领导.“都给我滚吧.你们不过是害怕丢掉自己的饭碗.才在陈泽凯这小子的陪伴下來到这里.”

“青年人不要太过锋芒.”统计局局长冷哼一声.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社会保障部门的局长暗含淡淡威胁.

“你们信不信我一个电话.瞬间让你们离开江海市.”苏北玩味地看着众人.

“真不知道陈先生是如何结识到这位大名鼎鼎的苏总裁.果然是年少有为啊.就怕好景不长.”财政局局长江林眯着双眼看向苏北.

“今天的招标会会在下午六点如约进行.而你们可能在也见不到我.”苏北盯着陈泽凯.“大暴乱我自然会阻止.不过问題我还有一个.”

见到苏北答应下來.陈泽凯立马问:“是什么问題.”

“你姐姐现在在哪里.”苏北的声音非常的冷.

陈泽凯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在家中.”

“我要实话.而且我只最后问你一次.”苏北带着杀机.如果陈泽凯还要隐瞒下去.他不介意当众废了这小子.

“西郊的龙头村202号.”陈泽凯咬着牙说.

“我对你姐承诺过.不会杀了你.但是也不可能会让你好过.”苏北直接从床上站了起來.看向已经愤怒无比的众领导.“还不快滚.”

苏北嚣张的话语让众人拂袖而去.

陈泽凯暗含杀机地看了苏北一眼.然后离开了病房.

苏北如何感受不到.他在病房中沉思了一会.便拿出电话吩咐林逸前往西郊龙头村202号救出陈雪菲.

之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宋明阔.意外获知宋明阔就在江海市之中.这次宋明阔是來接送李琳回家.也顺便处理一下苏北在江海的麻烦.

最后.他拨通袁水的电话.示意红衫军可以撤退.

苏北的一个电话给这次的三环步行街大暴乱画上了一个句号.而江海市也即将进行新的换血.

这也是苏北的想法.因为他即将前往昆仑.江海市需要重新换血.才能够给奇迹集团公司带來一个稳定的外部发展环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