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重磅新闻节节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大暴乱上,他被陷害,只是在公众眼中被败坏了形象,但是在圈子里、政府眼里,他是清明的,至少他所为的一些违法行为还沒有被发现,

在招标会场,商会以及政府人员进行一次短暂的商议,他们审核的竞标文件因为陈泽凯事件临时进行改动,

而恰好苏北得罪了一干领导,自然也要被招标人重新审定,

正在这时,警方人员鱼贯而入,临时暂停招标会的进行,

当先进來的不是宋明阔,而是胡局,在他的身后则是丁俊山一干人物,

毕竟以宋明阔的身份进來,还是有些敏感,

“这次的招标会先暂停,江海市表面上经济大好,其实内部早已经腐朽不堪,”

苏北见状,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一干领导等人的内心中顿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此时领导分成了两种,一种是从内心处就很平静,一种是表面震惊但是内心已经焦急万分,

胡局看了看会场上的一干领导,再看直播现场的摄像头转向自己,他沒有阻拦,而是说:“小丁,该抓那些人我都给你说了,”

丁俊山带着人上前,他路过苏北时,友好地点了点头,开始办公事,

“胡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林惊慌地说,

“哼,你们与陈氏集团之间的事情,我查得一清二楚,王海你们知道吧,已经认罪了,”

胡局的话一说,在场的领导脸色顿时苍白起來,他们沒有再多说,而是任由警方带走,

苏北看着这一切,见江林等人路过自己,他说:“我说过的话自然会成真,”

江林等人震惊地看着他,这一刻,这些人第一次正视这名创造了江海商业神话的小伙子,可惜到如今已经晚了,

柳寒烟瞧瞧來到他的身旁,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刚听到苏北的话中有话,

“等会回家说,”

柳寒烟瞪眼:“还给我卖关子,”

苏北笑:“这关子你要不要买,”

“别贫,”

“我现在不穷,”

柳寒烟忍着揍他的冲动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招标会上出现了巨大的意外,现在可是在直播,全国都在播放着,可想而知这次事件产生的影响之大,

如果是在幕后抓捕这些领导,可能影响不会巨大,但是这是直播现场,让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些领导被抓的一幕,

而招标会也因为主办发被警方带走而进入到无人管制的状态,

正在这时,市长陶春出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陈泽凯见到警方进入会场,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见到省里的胡局以及市里的市长都在,他立马上前,指着苏北说:“奇迹公司沒有资格招标,因为苏北藏毒……”

话刚刚说到这里,他看到丁俊山带着手下抓捕了一干领导,他的内心立马出现不祥预感,

苏北冷冷地盯着他,摇头说:“这件事情如果你不说,我可能会私下就处理了,可是你就这么执迷不悟呢,”

陈雪菲惊呆了,她立马上前阻拦,但是她直接被苏北拦住,

“放心吧,只是让他反省一下,”

陈雪菲落泪,被楚婕等人拉到身边,

直播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给吸引,

“苏北藏毒,”傅宜欣不敢相信地自语,

胡局皱眉,陶春也觉得事情有些难办,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就算是有心包庇苏北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总,难道你忘记了我的存在了吗,”董祁阳冷漠地说,他一直在陶春的身旁,只是打扮普通,就像是陶春的秘书一样,并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陈泽凯听到有人喊他,转身看去,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董祁阳看了看直播摄像头,看了看陶春,见到对方点头,他上前说:“陈泽凯先生,前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你让你身边的保镖阿九命人绑架了我,是何居心,”

爆炸性消息再次出现,

此时,所有人都懵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出现这么多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先是招标会之前的三环步行街出现大暴乱,导致陈泽凯的招标资格被取消,再是招标会现场的一干领导被省公安厅带走,然后是陈氏集团的陈泽凯状告苏北藏毒,最后是江海商会秘书长董祁阳状告陈泽凯对他进行绑架,

这一件件事情好像是一个个圈套,相互之间带着联系,但是又说不出其中的关系,

胡局也晕了,

他一时间无法消化这么多的事情,

苏北还算清醒,走上前一步,看了看陶春以及胡局,说:“市长、胡局,关于陈泽凯状告我藏毒的事情,我承认,”

此时,直播现场的所有摄像头都在苏北、陈泽凯、陶春、董祁阳以及胡局身上,那一干领导被带走的事情,反而因为这几人而弱化了,

而苏北自己承认藏毒的事情,直接让直播现场陷入到寂静之中,这是震惊到一种极致的状态,

“这个傻子,他怎么就承认了,”柳寒烟焦急得跺脚,

周曼上前说:“毒是我放的,他说的话你们沒必要相信,”

众人看向周曼,

苏北摇头:“傻姑娘,”但是,他的内心感动了,

柳寒烟瞬间沉默,她完全沒有想到,周曼竟然会如此的激进,难道说,自己真的不如周曼,

这一刻,柳寒烟的心中竟然出现了自卑感,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无法让所有人把目光都放在周曼与柳寒烟身上,

“我的话还沒有说完,”苏北紧紧拉住周曼的手,

胡局示意苏北解释,

陈泽凯在见到董祁阳的那一瞬间,脸色就开始灰白起來,阿九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总的方法实在是设计的天衣无缝,”苏北摇头,“可惜,本來你命人把毒藏在我车子里是很好的计划,不过藏毒人被我抓到了,”

“你简直就是乱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陈泽凯的脸色再次惨白,

他沒有想到,除了董祁阳事件之外,苏北竟然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

“阿虎你知不知道,”苏北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这个人不牢靠,其实他拿了你的钱就该够自己逍遥几年,但是很不巧,他在我的车里藏毒之后,唯利是图,被李凯峰收买,”

这下更震惊,

本來是领导被抓的事情,扯到商业上也沒什么,现在又扯上娱乐界,观众看着电视上的招标会现场,心中摇头,贵圈真乱,

“你,你污蔑,你在污蔑,”陈泽凯微微后退,

胡局眼尖,暗中命人围住陈泽凯以及阿九,隐隐把这两人困住,

“我并沒有污蔑,当天,藏毒者阿虎受李凯峰的嘱托,驱车前往郊区,想要制造一场车祸,以此來杀害出租车内的尹信惠以及林婉清,”

苏北上前盯着陈泽凯:“还好被我阻止,也让我得知阿虎藏在我车里的毒品事件,”

他看向押送领导们的刘婷丽,说:“警花,麻烦你了,”

刘婷丽暗暗哼了一声,其实心里挺受用的,她让同事押送一干领导,自己则是带着两个人出去,

苏北看了看陶春以及胡局,然后对董祁阳说:“秘书长,可否先让我把藏毒的事情解决,”

董祁阳很有修养地点头:“不急,我的事情早已是板上钉钉,”

苏北点头,看着胡局以及陶春,说:“两位领导,可否跟随我出去见证一下陈泽凯的所作所为,”

胡局以及陶春对视一眼,点头,

全场轰动起來,纷纷跟随众人走出会场,

电视台的人更是打了鸡血一样,现场的导演带着一批人跟随市长等人出去,进行实时转播,

这可是大新闻,他们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酒店门口,阿虎被铐上手铐,被刘婷丽等人看押着,在阿虎的身旁,李凯峰也被铐上手铐,被刘婷丽的同事看押,他低着头,脸色灰白,

陈泽凯以及阿九看到这一幕,双眼出现绝望,

胡局看到这一幕,质问:“苏北说的可是实话,”

陈泽凯绝望之下,愤怒地冲向阿虎,口中大骂:“你他么吃干饭的吗,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抓起來,”胡局听到这句话,命人抓住陈泽凯以及阿九,

两人根本就沒有反抗,直接束手就擒,

苏北看了看电视台的人都在关注自己,他说:“口头上沒有什么说服力,我还是让大家看看证据吧,”

正好在这时,早已经与苏北计划好的林婉清以及尹信惠來到现场,还有他们的个人律师,

苏北与他们点了点头,从停车场开出宾利慕尚,从车内拿出各种修车工具,开始对车身进行拆解,

众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可不是一般的轿车啊,这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地拆解了,

不过,当车体拆解之后,大约有五公斤的冰毒展露在公众眼中,震惊所有人,

阿虎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招供坦白,让这件事情彻底大白天下,同时,他也说出李凯峰命自己解决林婉清以及尹信惠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