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闹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摊手一笑:“我只是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找到餐厅而已.”

“我看我们还是换一家吧.在这里影响心情.”江涛心中很是不舒服刚刚醉酒男的态度.

“我觉得也是.”米雅快速说了一声.

苏北见众人都赞同这个想法.想了想.就说:“我无所谓.”

柳寒烟不理这二脸皮.带着众人离去.

“苏先生.这家伙怎么办.”贺强问.

“你们以前做过生意.”苏北拍了拍贺强的肩膀.“你们的兄弟们还暂时在这里住着.所以等会这家店的老板來说.你们跟他谈谈收购的事宜.”

“苏先生放心.我绝对会让他以最便宜的价格收购.”贺强信心满满.拍着胸脯说.

“不要闹出人命.”苏北知道这几个家伙以前作为生意.当然那些生意都是一些暗地里见不得光的.

但是.这些家伙却是敲竹杠的老手.

苏北加快步伐.提前为柳寒烟开车门.

“回你的人才公寓去.”柳寒烟一脚踩在苏北的脚上.

苏北忽然皱眉.脸色苍白起來.

柳寒烟本以为这家伙是故意装的.但是看到他那好似忍着剧痛的表情.心中慌乱.

她扶着苏北.问:“喂.你这么强.不至于被我一脚踩伤了吧.”

苏北趁机会摸了一下柳寒烟的屁股.快速坐进驾驶室.

柳寒烟脸上大红.双眼愤怒地瞪着苏北.她要打开驾驶室的门.与苏北大战一场.

无奈她沒那力气.看了看众人投來怪异的目光.她冲进副驾驶.要教训苏北.

“你这个流氓.混蛋.禽兽.”柳寒烟在车里面扑向苏北.

苏北控制住她的双手.认真地说:“他们在等着你呢.别胡闹了.”

“是你这个混蛋动手的.你的花花肠子给我收敛一点.别给我乱來.”柳寒烟动不了手.只得张口去咬.

苏北沒办法.只能够让她去咬.他皱眉说:“死妮子.你属狗的啊.”

“我咬死你.”柳寒烟与苏北大战.

最后.众人见柳寒烟的车沒动静.开始下车.柳寒烟这才停了手.

倏然间.谭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柳寒烟心中一惊.想到谭影一直都是坐在自己的车上.刚刚她愤怒之下.倒是忘记了这个女孩.

难道说.刚刚发生的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

“我什么都沒看见.”谭影见到车内停息了战争.才坐进來.当然.她的这句话直接表明了她什么都看到了.

不过.苏北发誓.这女孩在深山远离都市.对于一些人情世故并不是很清楚.她刚刚说的话.是真的想要在掩饰.

苏北笑:“她真沒看见.”

柳寒烟不敢在胡闹.暗暗捏了苏北腰下的肉.哼了一声.

“董事长.我们现在去哪里啊.”苏北问.

“随便.只要是家酒店就行.”

苏北打开导航仪.选中附近一家酒店.开始前进.

沒有之前出现的事故.在酒店内开始了聚会.

餐桌上.众人不分彼此.开始谈乐.气氛非常的融洽.

苏北虽然与众人谈得來.但是明显有心事.柳寒烟看得出來.她悄声问:“你是不是又看上哪家姑娘了.”

“你怎么满脑子都以为我钻女孩眼里了.就这么在乎我.干脆我们赶紧结婚得了.”

“你.”柳寒烟听到后半句.心颤了一下.她这才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乎他.

结婚吗.想到这里.她有种奇怪的感觉.

“考虑好了沒有.”苏北笑.

“做梦.”

“现在还沒到睡觉的时间.”

柳寒烟忍住揍苏北的冲动.撇向一边的江涛.再不理苏北.

苏北一笑.忽然发现一旁的秘书米雅正在瞧瞧盯着自己看.

米雅被发现.立马脸红地用筷子夹菜.

“你夹错了.那是骨头.”苏北笑着提醒.

“我这人沒啥兴趣.就爱吃骨头.”

“行啊.”苏北竖起一个大拇指表示佩服.用筷子在红烧肉里挑了一块最大的骨头放进米雅的碗里.

米雅难堪.但是看到苏北正在盯着自己.她只能把骨头在碗里动來动去.就是不动嘴.

“咋了.我还期待你生吞骨头呢.”

米雅大怒.忍不住了.低声哼了一声:“流氓.”她把碗里的骨头全倒进苏北的碗里.

众人注意到米雅的举动.苏北笑着说:“她想让我表演生吃骨头.”

柳寒烟暗暗地冷笑了一声:“沒想到苏北藏着这么一个绝技.这次可要多多表演了.”

苏北一见柳寒烟那阴险的表情就知道她要整自己.

“來來來.这些骨头都是你的.”柳寒烟故意把汤里的和盘子里的骨头夹给苏北.

米雅嘿嘿一笑.低声说:“活该.”

苏北嘴角一笑:“那大家可要看好了.”

他夹了一块骨头放进嘴里.众人只听到嘎嘣脆.这变态竟然把骨头当做米饭來嚼.

叶凌风吃惊地张大嘴巴.看对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不由得问一声:“好不好吃.”

“你要不要來一个.”

叶凌风摇头要得跟拨浪鼓似的.

至于米雅以及柳寒烟彻底震惊了.随后两人哼了一声.不再为难苏北.

苏北喝着酒.吃着骨头.实在是餐桌上的一大奇葩.

正在这时.包间的门被人野蛮地踹开.

苏北猛地回头.双眼带出杀机.

“谁要收购我家酒店.还打伤我儿子.不想再江海混了是不是.”一名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子光着头走了进來.

在他的身后.两名黑色西装的男子手提着满脸是血的贺强以及三立.

“扔在这里.”光头男冷冷地说.那两名西装男把三立以及贺强重重地扔在地上.

苏北站了起來.平静地说:“你们两个的身手.不至于被这些人压一头.”

三立睁开右眼.吃力地说:“苏先生……说过.这里……是江海.不……是……云缅边境.”

“沒闹出……人命……”贺强咳出血.

众人一听.心中震撼.此时.他们对这两个“流氓”的印象彻底改变.

苏北点了点头:“你们做得很好.但是.我会理解你们被打伤的疼痛.”

柳寒烟见他如此平静.担忧地说:“苏北……”

“你是苏北.”光头男见这里的人眼熟.一听到苏北两字.顿时想起最近江海市广为流传的红人苏北.

那个端了陈氏集团的苏北.

不过.光头男并沒有因此而怕了苏北.他是西城区的餐饮龙头老大.与对方的公司扯不上关系.再说这是私人恩怨.他沒有理由被苏北压一头.

“做事如此嚣张.苏先生年轻气盛.与我想象的还一点都不像.”光头男眯着双眼.“听说你想要收购我酒店.”

苏北冷漠地看着光头男.

袁浩站了出來.走向光头男:“你沒资格与我家家主直接对话.”

“这个场面我之前好像遇到过.”苏北阻止袁浩.“这次应该不会出现警方的身影吧.”

“你是聪明人.到了我们这个地位.警方对我们沒有多少影响.”光头男一脚踩在三立的脸上.犹如之前他的儿子被苏北踩着一样.“说吧.我儿子被你打的事情.要如何给我个交代.”

既然对方也是跟自己在商界有地位的人.他就不能够用对付普通人的方式去对待.

“请把你的脚放开.”苏北冷漠地盯着光头男.

光头男冷冷一笑.一口水吐向三立.

“啪.”一巴掌把光头男扇在地上.口水从嘴角流了出來.

见苏北动了手.两保镖上前就要教训他.

袁浩冷哼一声.双手一边一个.直接折断了两个保镖的双手.然后重重地往地上砸去.

两声闷响过后.保镖嘴角流血.晕死在地上.

“敢打我.我李某人明人不做暗事.既然你要动粗.我他吗让你离不开这里.”光头男大怒.站起來大喊了一声:“都给我进來.”

听到命令的一大帮打手鱼贯而入.顿时塞满了整个包间.

柳寒烟皱眉看着这一切.好端端的一场聚会竟然会演变成这种模样.不过心中虽然怪罪苏北太乱來.但是一见到地上被对方重伤的三立与贺强.她的心中也是有怒火.

“解决这些是小事.不过伤了我朋友可就是大事情了.”苏北冷冷地说.

“我儿子被你打难不成就是小事.”光头男恶狠狠地看着苏北.

“难道你儿子沒有对你说过.他想对我老婆动手吗.”

光头男一愣.这才想起來.对方也沒有理由去惹自家儿子.而且他也清楚自家儿子的德行.一见到美女绝对会做得出來.

不过.始终是一家人.见到儿子被打.老子如何站得住.

他眯着双眼说:“你说我就信.你当我是傻子么.”

“我打你你就信了.你不信你就是傻子.”苏北不想在跟他废话.看着袁浩等人.“死了人麻烦.都废了.”

此话一说.袁萧然、袁浩、袁兰芝等人上前.

刚刚还挤满整个包间的打手.下一瞬间就趴在地上.光头男惊骇地后退.恐惧地看着苏北的打手.颤巍巍地说:“你别过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