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柳寒烟的心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都说了.你不信就是傻子.看來.你真是傻子.”苏北想要亲自动手.

“苏总.你不是想要立云酒店吗.我现在就可以转让给你.”

苏北摇头:“晚了.”

他上前.一巴掌把光头男扇在地上.

“有话好好说.”光头男忍着痛说.

“我现在就在好好跟你说话.”苏北提起光头男.“既然你在西城区有头有脸.那我也给你个面子.”

对方赔笑.不过心中早已经计划好.如何去报复苏北.

苏北就算不从他蕴含恨意的目光去观察.也已经算到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

他有些头疼.自己明天就要前往灵隐镇.还要准备跟身边的人找一个理由.

这家伙留着确实是一个麻烦.不过.他做事从不后悔.就算是让他重新來一遍.他还会继续教训这李家父子俩.

他放开光头男.

袁萧然清楚放过这家伙.必定会后患无穷.她说:“家主.不杀了他吗.”

这句话从一向恬静的女生口中说出.实在是让人怪异.不过.苏北清楚.袁萧然是认真的.

光头男被吓坏了.他急忙求饶.

“这家酒店想必就是你的吧.”苏北冷冷地说.

“苏总要的话.我自然不能刮了您的面子.”

“不需要.”苏北瞪着光头男.“还不快滚.”

光头男在沒有之前的嚣张气势.赶忙走了出去.这家伙刚刚出去.就打电话给市里认识的领导.

刘学在包间默默地看着.他认识光头男.但是由于当时人多.光头男并沒有看到刘学在场.

就在众人准备离场时.刘学电话响了.

“刘总吗.妈了个巴子.苏北那小子你知道吧.竟敢打我.我不弄垮他全家我就不姓李了.”

苏北如何听不见.其实在场的多多少少都听见了.因为.对方在电话里咆哮如雷.

刘学说:“现在暂时不方便电话.等会再说.”他看着众人.“到了我这样的地位.自然也跟市里的各界人物有或多或少的接触.”

“他是个麻烦.”刘学继续说.“我欠他一个人情.”

苏北点头:“我知道是个麻烦.”他看着柳寒烟等人.“都安心点.我会处理的.”

柳寒烟抓住苏北的手说:“你不要乱來啊.”

“我是福尔摩苏.会用正义的手段去处理.”苏北义正言辞的一套.让气氛松缓下來.

刘学见沒人在关注自己.他便悄然把光头男的一切信息从电话中删除.

当晚.苏北驱车载着柳寒烟回到海棠小区.

在路上.他吹着从窗外灌进來的夜风.感受着冰冷的风.双眼迷离于这座大城市.

“我准备去云缅边境一趟.”

柳寒烟紧了紧衣领.刚刚要叫苏北关上车窗.听此话.一愣.

“还要找你家白画扇.”柳寒烟瞪眼.

苏北转头一笑.却从柳寒烟的眼中看出了担忧.心头不由得一暖.他说:“那是养我的地方.现在那边出了点事情.我得去处理.”

“跟上次一样.”柳寒烟支支吾吾地说.

“不一样.”苏北犹豫了一下.“沒有危险.”

“那你跟我说干嘛.你想去就去.我不拦你.”柳寒烟说完便沉默了.

“那个光头你要怎么处理.”柳寒烟最怕苏北闹出人命.虽然在内心潜意识里.她承认苏北手里有血.但仅仅是潜意识而已.

“跟陈泽凯一样咯.”苏北回答.

“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只活在我身边的黑暗之中.”柳寒烟摇头.“我虽然不承认.但是我知道.”

“好好当你的董事长.做我的老婆.其他的就不用多想.”

柳寒烟情绪有些低落.夜晚凉风下.总是会让她想起苏北的身世以及他在自己身边的一切.

“你要做我老公.所以我才多想的啊.”柳寒烟看着苏北开车的专注.“虽然是名义上是.但那个称号让我很不舒服.”

“那什么国民老公.”苏北一笑.“到时候让李琳给我改成国民男神就行.你脸上也有光.”

“李琳回家了.你想当男神.那女神呢.”柳寒烟瞪着苏北.

苏北这才想起.如今搜索引擎上排名第一的关键词就是华夏女神.要是他当男神.女神不就是周曼了.

“我是你身后的黑暗男神.男神之意在于我会像神一样保护着你.”

柳寒烟哼了一声:“就会耍嘴皮子.”

“我不是说说而已.”

柳寒烟沉默了一下.路过郊区公路.她喊苏北停车.

车停在路边.柳寒烟走了出來.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繁华建筑.问:“这次去灵隐镇.还有谁跟你去.”

“我就知道你担心我.”苏北上前抱住柳寒烟.

柳寒烟一巴掌拍掉苏北的爪子.说:“我只是问问.你这个变态还需要人担心.”

苏北嘿嘿一笑.站在柳寒烟的身旁.说:“我向來不需要别人担心.我只担心你的安危.”

也许是环境影响了人.

好似在沉思的柳寒烟忽然说:“你说我应该在什么时候结婚.”

苏北被惊动了.他也沒有做好这类的心理准备.难不成刚刚在酒店里说的话.她记上心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阵慌乱.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回答我.”柳寒烟转头看着苏北.

苏北沉默地看着远景.不再说话.

“是不是觉得我很烦人.”柳寒烟眼圈红了.

“是啊.所以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江海.”苏北笑了笑.

“周曼你要怎么办.”这是柳寒烟一直以來心中都有的郁结.

“你们女人都想听真心话.但是又怕事与愿违.”苏北把手伸进柳寒烟的口袋里.紧紧抓住她的手.

柳寒烟沒有反抗.而是靠了过來.说:“是啊.所以我想了很久才想让你回答我这个问題.”

“你一心扑上事业上.做个女强人的你.还多想这些干嘛.”

“我也是女人.我也知道自己得跟你结婚的.”

苏北紧紧皱眉.似乎内心正在进行复杂的判断.周曼的宽宏大量让他内心愧疚.但正是周曼的大度.他才敢说出两个户籍的办法.

但是.柳寒烟会如周曼这般吗.

女人都是自私的.

苏北还是不敢说.

“不是有李琳吗.要不……”柳寒烟犹豫了一下.大胆地说.“要不让她给你弄两个户口.”

苏北浑身一震.惊讶地看着柳寒烟.

即使是在黑夜里.也能模糊地看到柳寒烟脸红的一面.她有些不习惯这种情绪.哼了一声:“不愿意算了.本小姐还不愿意呢.”

苏北把她投入怀中.内心受到触动.他闭着双眼说:“你是我的小祖宗.刀子嘴豆腐心的祖宗.”

柳寒烟挣扎无效.只能任由苏北抱着.这个时候.她才发觉这个冬末好冷.

“我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非要我们女人來说.”柳寒烟嗔道.

苏北不敢回答柳寒烟说的办法.他内心愧疚.他现在正在体会着这个野蛮女孩触动自己心的感受.

“快放开我.”柳寒烟皱眉.

“我怕你冷.”

“很热.”

“你需要温暖.”

“混蛋.”

“……”

“流氓.”

“……”

“禽兽.畜生.”

“天太冷了.”

“你.你.”柳寒烟无奈.

“你还要抱多久.”

“当你抱我的时候.”

柳寒烟犹豫了一下.主动抱住苏北.

寒夜里.两人都感受不到寒冷.

“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苏北承诺.这一刻.他真的想永久.

“周曼呢.”柳寒烟问.这一刻.至少柳寒烟沒有回绝苏北的承诺.而是担心苏北因为其他人离开自己.

这一刻.苏北清楚柳寒烟的意思.

“我是个流氓.”苏北松开柳寒烟.

柳寒烟抱住苏北.哼了一声:“脚踏两只船.真后悔当初我姐安排你來.”

“你还要抱多久.”

“谁愿意抱你.大流氓.”柳寒烟的战斗模式开启.

苏北不还手:“你还是打吧.不然我心里愧疚.”

“国民老公当的爽吧.”

柳寒烟开始报复行动.

“整天与别的女人勾肩搭背.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柳寒烟不断地投诉.最后竟然哭了.

苏北见她打也打累了.哭也哭累了.这才抱着她回到车中.

凌晨时分.他驱车來到海棠小区.安排还在等候柳寒烟的钟绅打理她的一切.

“苏先生这么晚了不在家里住吗.”

“我去处理点麻烦.”

钟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苏先生.你还是要多关心关心寒烟这孩子.虽然我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但是却知道她还是很依赖你.别辜负她.”

苏北当然知道钟绅说的是什么.他笑着说:“放心吧.之前我们还在讨论结婚的事情.”

钟绅吃惊.随后笑着点头:“柳老爷泉下有知也无悔了.”

苏北在暗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驱车前往人才公寓小区.

他要去看望周曼一下.说明自己前往云缅边境的事情.最后解决掉光头男那件事情后便动身出发.

当他到达人才公寓小区.头伸出來一看.灯还亮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