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智清大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晚.江涛关门关灯.带着情愫抱住苏北.吐露内心话语.不过被苏北一声.我有老婆了.而平息.

如此的相似.让他感觉眼前这个女孩话虽散漫.但话中之意却真诚无比.

“怎么了.”达琳娜笑看着他.

苏北忽然摇了摇头:“沒什么.”

他赶忙起身说:“现在天色还不算晚.去湄公寺庙应该还來得及.”

达琳娜哼了一声.她如何看不出苏北的变化.她站起來说:“走吧.我现在可是你的私人保姆.什么都在无偿辅助你.”

“是你自己倒贴的.”

“我愿意.”达琳娜笑.

苏北立马不敢说了.他知道达琳娜这句话是真心话.

下了楼.达拉马还在楼下大厅等着.

苏北刚要说话.达琳娜说:“这片地带我比谁都熟悉.”

“我现在出去一趟.注意你这里的口风.”苏北警告达拉马.

这位祖宗终于要走.达拉马心中大喜.但是表面上还不能够暴露出來.

他信誓旦旦地说:“苏先生.我已经忘记今天发生了什么.”

“还有你身边的一些人.”

“这个我很清楚.”达拉马恭敬地点头.

其实.他也确实只能这样做.

吉隆商会要占据灵隐镇.为以后的交易提供便利.如果这个要道此时失去.达拉马很清楚自己的下场.

而将南这个人物被苏北打成重伤.那是苏北与吉隆商会背后的大势力的事情.他相信那等大势力不会为难他一个普通人.

这些都是古武者之间的事情.他一个普通人插不了手.

思想來去.他也只能够权当今天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想到将南.达拉马赶忙上楼.命人抬着将南前往医院.

达琳娜开着悍马.对副驾驶上的苏北说:“这一带的局势复杂.想要在这里穿行.比以往更加的困难.”

“那你还敢在这片地方出现.”苏北问.

“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虽然在市里有些生意.但总不能忘了根.”

“根在哪.家就在哪.”苏北喃喃.

他的根在苏家.可是他却感觉不到家在哪里.

这一刻.他忽然无比急切的想要见到智清大师.

“其实.你这句话还可以反过來说.”达琳娜幽幽一句.“家在哪.根就在哪.”

苏北猛然间想到了周曼、柳寒烟以及江涛等人.他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离不开他们.

“当年.这里是猎鹰的家.”苏北说.

达琳娜看了他一眼.沒有说什么.她虽然不清楚十六年前的猎鹰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在查将军身旁也调查过.

现在的她很清楚苏北为何会这样说.

车子很快就來到了灵隐山山脚的待补点.车子停在一处农家.付了钱.两人上了山.

湄公寺庙虽然名字带着湄公.但是地方却在灵隐山不远处的旁系山峰之间的河道旁.

那里也有一条湄公河的分支.寺庙也算是因此而起.

寺庙旁的河道直通湄公河以及三角地区.但是由于地处偏僻.來往人少.

也只有这周围山脉的人家户时常來寺庙祈祷.维持寺庙香火.当然.这也让寺庙过着清心寡欲、远离尘世的生活.很像道家的观点.

他们沒有直接上灵隐山.而是从山腰走过.翻过两座大山.终于见到了屹立于众山之间的古刹.

“还好沒有遇见那条大蟒蛇.”达琳娜庆幸.

“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苏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等吃了你你就知道什么叫凶猛了.”

“我比它还要凶猛.”

“吹牛都不打草稿.”达琳娜刚刚说完.整座山微微摇动了一下.吓得她以为是地震來了.

苏北灵敏的嗅觉闻到一股腥味扑面而來.他的脸色立马凝重起來.当机立断.屏蔽自己的气息.抓住达琳娜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身侧.伏在山间小路上.

达琳娜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上微醉.身体软塌塌地沒有力气.

不过.她被接下來看到的场景惊醒.

对面山腰之间.一条巨大无比的大蟒蛇轰隆隆地游走而过.这条大蟒蛇先是绕了寺庙一圈.钻进了河道之中.

苏北的目光沒有在大蟒蛇身上关注太多.而是投向了寺庙门牌楼前一名花白头发的老人.

此老人身上散发出來的气势.就算是远在山腰的他也感受到了.

达琳娜悄声惊讶地说:“大蟒蛇.它差点就毁灭了寺庙.”

“它不敢.”苏北见大蟒蛇消失.这才拉着达琳娜站起來.

“你怎么知道.”达琳娜眼珠一转.“还有.刚刚是谁说自己比大蟒蛇还要凶猛的.”

苏北笑着说:“要不要试试.”

达琳娜心中一颤.她脸色发热地说:“流氓.”如果是以前的她.绝对会脸不红心不跳地反击过去.

只是.她面对苏北的任何一句话.都无法生气玩笑之心.

苏北见对方脸红.这才知道刚刚差点就擦枪走火.赶忙内敛心思.不敢多说.

“还去不去寺庙了.”达琳娜对苏北的表现不满.哼了一声.她看天色昏暗.只怕今晚只能够在寺庙借宿一晚了.

苏北点头.他看向门牌楼前的那名老人.正好见到他也在看着自己.

对视的那一瞬间.苏北竟然生出了亲切感.虽然.他现在已经忘记了智清大师长什么样子.但是内心就是无法抑制地涌现亲切的感觉.

來到寺庙前.苏北看着站在门前的老人.看着他那皱纹如沟壑.历经时间洗礼的沧桑面孔.有那么恍惚的一瞬间.他回想起了十六年前的智清大师.

那个在雪地之中救走他与白玄烨的老人.

“智清大师.”

老人慈祥地笑了笑:“孩子.你终于來了.”

苏北清晰的看得到老人双眼中带着的泪花.

“我……”苏北说不出來是什么感觉.那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忽远忽近.让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老人.

“轰隆隆.”

大地震颤了一下.

这一刻.老人的气势瞬间凌厉起來.达琳娜明显的感觉到从老人身上散发出來的压制自己的压迫感.

而苏北的气势同样凌厉起來.但是与眼前的智清大师比.还是有些锋芒.沒有后者的圆滑.

“它又來了.”老人凝重地说.

“谁來了.大蟒蛇吗.”达琳娜害怕地躲在苏北的身后.

苏北冷冷地盯着下方不远处的河道.问:“智清大师.这烛九阴为何一直在这里徘徊.”

他想不明白.以智清大师的实力.对付一条大蟒蛇是绰绰有余.为何他一直在防御.

他看不出大师的实力.这也就说明大师的实力在他之上.

“它想回家.”智清大师摇头说.

“回家.”苏北刚刚说完.一颗房屋大小的头颅从水中冒了出來.双眼犹如灯笼.冰冷地盯着苏北以及智清.

“回大山之中吧.你是回不去的.”智清沧桑地说.

烛九阴似乎听得懂智清的话.它吐着信子.用冰冷的目光回答对方的话.

智清叹了口气.身上的气势再次庞大起來.达琳娜承受不住.苏北急忙用真气护住.其实他也被智清的气势给压迫到了.

智清大师的实力.绝对已经到达了天阶.传说中的天阶.

烛九阴刚刚要前进的身体因为智清大师的气势爆发而停顿住.苏北见状.也凌厉地爆发全部的气势.

烛九阴的眼珠在苏北以及智清之间流转.最后不甘地吐出信子.重回水中.再不出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下來.

达琳娜松了口气.用惊惧的目光看了老人一眼.她这个时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不一般.

苏北刚刚要询问智清的实力.却见智清咳嗽一声.一滩黑血吐出.

苏北两人大惊.

“快扶我进去.不要让烛九阴发现.否则它会摧毁这间寺庙.”智清大师急切地说.

苏北不清楚话中奥妙.但是他照做.扶着智清进入寺庙之中.

寺庙方丈带着多名和尚早已经在院中等候.他们早已经因烛九阴的出现而不安起來.

见到智清被人扶着进來.方丈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命人去药房取药.

智清大师进來后只是对方丈说:“去法堂.”

在法堂.智清驱赶出所有人.除了苏北一个人.态度很坚决.这让方丈看出了这是智清的意思.

他在世不长了.

法堂内.苏北端着从寺庙弟子手中接过的药.递给智清.

“这药对我沒用.不过是用來安抚庙内的众人罢了.”

“大师.你到底受了什么伤.”

智清大师摇头不已.

苏北回想到之前智清大师那强大的气势.在看到如今苟延残喘的老人.倏忽间想到了那件事情.

他沉声:“智清大师.可是十六年前留下的暗疾.”

“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苏北摇头:“如果不是暗疾在身.恐怕大师的实力不只是天阶这么简单.”

“孩子.你用这样客气的口语对我说话.我很不适应.”智清大师哀叹.

时间果然能改变很多事情.当年依偎在他身旁的那个小屁孩.早已经不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