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智清的立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智清大师见到苏北一脸疑惑的样子.他哀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岁月不饶人.

“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对不对.”

苏北沉默地点头.他如今还不知道智清大师的立场是如何的.

“因为你很特殊.”智清大师咳嗽一声说.他看着苏北.脸上出现一脸不舍.但是又好似非常决然的样子.

“你理解盛极必衰这件事情.”

苏北握紧拳头说:“不是盛极必衰.就算我不清楚当年具体的细节.但是我也能肯定.我苏家并沒有到达一种强大的极致.”

他看着智清大师:“只是打破了平衡而已.”这一刻.他通过儿时模糊的记忆.似花似雾地听到了自己在古井中听到的喊杀声、哭叫声.

智清大师的双眼犹如星辰般深邃.他盯着苏北的双眼.心中悲叹.

是的.苏北已经回忆到十六年前的惨剧.

“看來.我想跟你说的事情已经不必了.”智清大师摇头.“真是沒有想到.你的实力竟然会在短短时间内提升到达这种境界.”

“智清大师让我來这里.便是想要告诉我当年苏家的真相.”其实.苏北隐隐猜到了.但是他希望智清大师能够告诉他一些其余的事情.

“我是想打通封印在你脑中的记忆.”智清大师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在平复胸腔内的疼痛.停顿了一会.“看來沒有必要了.”

“去年我在灵隐山遇到另外一只烛九阴.我从它的体内得到雪耳灵芝.”苏北说出了真相.

“另外一只烛九阴.”智清大师微微惊讶.“你杀了它.”

“杀了.”

智清大师紧紧皱眉头.随后沉声:“出大事了.”

“恩.”苏北疑惑地看着智清大师.

忽然智清大师咳嗽一声.再次吐出一滩黑血.他的脸色忽然苍白起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手重重地拍在苏北的肩膀上.盯着苏北严肃地说:“我时日不多.既然你凭借自己的力量打通了记忆.那么我就用这仅剩的力气告诉你其他事情.”

苏北紧绷着脸.看着智清大师.

“我当年并不想参与屠杀苏家的人.”智清大师悲痛.“苏家过于强大.就算是你父亲也很清楚.所以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发生.”

“事发之前.你的父亲苏重阳暗中联系我.”智清大师说到这里.不忍看苏北.别过头去.“如果四大家族想要联合打压苏家.让我参与其中.做一个杀戮者.”

苏北浑身一震.他双眼复杂地盯着智清大师.

“你救我……”

“这是你父亲的意思.他要我保住苏家的最后的血脉.就是你啊.”智清大师的嘴唇抖动.黑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苏北的浑身颤抖.心中怒意与悲凉涌现.他看着智清大师的样子.最终还是哀叹了一声:“大师.多谢你多年的养育之恩.”

他毅然决然地从怀中拿出一枚由雪耳灵芝凝练出來的丹药.递给智清大师:“你不能死.”

智清大师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拒绝了苏北的好意:“孩子.这些是你未來的辅助.我一个将死之人.何必多加浪费呢.”

“我不过是一个赎罪人罢了.我一生都在这寺庙之中忏悔.”

苏北摇头:“你沒有在赎罪.沒有大师相助.可能苏家再无后人.”

智清大师咳嗽一声.坚决不收苏北的丹药.他说:“那日.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且.他带我前往苏家的祠堂.”

在他的双眼中带着回忆.不过在回忆中.表情仍然带着震惊.他说:“祠堂之内.我终于见到了你苏家的秘密.”

苏北凝神去听.

也在这个时候.整个寺庙开始震动起來.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來.

智清大师以及苏北的脸色一变.

“孩子你坐好.”智清大师勉强站了起來.如果沒有苏北扶着.差点就摔倒在地.

苏北见状.双眼冒出冷光:“既然它频频來此.干脆杀了它便是.”

智清大师摇头:“不能够这样做.你之前就已经杀了一只烛九阴.已经犯下大错.”

“为何要这样说.那烛九阴一看就不是凡物.如果它深居深山便罢了.偏偏要出來害人.”

“正因为它不是凡物.所以我们才不能够伤害它.”智清大师犹豫了一下.手捂着胸口.似乎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叹了一声:“你父亲苏重阳在祠堂告诉了我关于烛九阴以及灵隐山的事情.”

“沉睡了将近三百年的烛九阴.是被你唤醒的啊.”智清大师的话让苏北摸不到头脑.同时也惊讶于话中之意.

“此话……”苏北疑惑不已.

地震越來越剧烈.血腥味也越來越浓.

智清大师急切于寺庙安危.站起來要走出法堂.

苏北一咬牙站了起來说:“大师身体不便.这事由我來.”

“你……地阶后期的实力确实可以阻止.但是……”智清大师看着苏北.“你不能杀了它.”

苏北看着智清大师的脸色越來越差.似乎快坚持不住了.

智清大师看出了苏北的担忧.便说:“苏家之事我不能不管.当年我在你身上种下了恶果.如今也是时候还了.放心.我还暂时死不了.去吧.”

苏北转身走出法堂.

此时.以方丈为首的一干和尚早已经在法堂外等待.他们一见苏北出來.便要上前询问苏北关于智清大师的事情.

不过.苏北无暇顾及他们.因为一条庞大的身影已经黑压压地覆盖在寺庙之中.

苏北抬头看着那庞大无比的头颅.双眼中同样露出寒光.

“你们都离开这里.”苏北全身的气势爆发.一瞬间就吸引住了烛九阴.

方丈等人感受到苏北身上的气势.就知道此人也是与智清大师一般的人物.当下在不多疑.带人远离此地.

达琳娜沒有离开.她担忧苏北的安危.

苏北凝重地说:“你还在这里.只会拖累我.”

“小心.”达琳娜这才不舍地离开这里.

烛九阴吐着信子.冰冷地盯着苏北.它这一次的态度似乎非常的强硬.面对苏北强大的气势.它直接压低头颅.往法堂院内压过來.

苏北感受到一股血腥味铺面.他不为所动.手中袁家的白银令牌被灌注真气.化作一把长剑.

就在白银令牌化作长剑的一瞬间.烛九阴忽然激动起來.它仰天怒鸣了一声.回绝山谷.

“轰隆隆.”

整个大山在震动.寺庙剧烈震动.有建筑物在倒塌.

苏北怎么能够让烛九阴破坏这里.他手持法器长剑.双脚一弹.冲向烛九阴.

烛九阴的双眼冰冷地盯着法器长剑.怒鸣.但是它显然忌惮于苏北直冲而來的气势.头颅往侧方扬了扬.便开了攻击.

苏北在空中沒有助力.开始往下放落去.

烛九阴见状.张开獠牙巨口.往苏北咬去.

苏北鼓动全身真气.在自己的身体外表覆盖一层透明的保护罩.见烛九阴咬了过來.手中长剑不退反进.往一颗毒牙削去.

烛九阴感受到危机.猛地仰头.避其锋芒.

苏北可不想把这里变成战场.逼退对方可比杀了它还要有难度.

他落地之后.几个跳跃间便远离了寺庙.落在河道之旁.

烛九阴怒鸣.态度越加的激动起來.它剧烈地摇动.整座大山都在震动.河水沸腾.

这一刻.天地好似变了.

昏暗天色之下.苏北快速地移动自己的身体.避开烛九阴对自己的攻击.

“你这孽畜.叫你快快离开这里.回到深山之中.否则让你留下半身鳞片.”苏北冷冷地威胁.

他相信烛九阴听得懂.

不过.此时的烛九阴似乎已经陷入到了半疯癫状态.也就是到了发狂的临界点.怎能听得进苏北的话.

此时就算是智清大师來了.只怕也沒有任何效果.

苏北不再手软.快速移动到一块大石之上.绕道烛九阴身后.手中长剑逆冲向烛九阴的七寸之处.

烛九阴一招摆尾.大石被那坚硬无比的蛇尾砸碎.苏北差点就要动用全力.击杀了它.

不过.他还是收手.

苏北落在另外一个地方.紧紧皱眉.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发狂起來.

此时的他变成了防御.

不断闪躲间.他的双眼盯着烛九阴开始血红的双眼.忽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惊讶地说:“难道是因为法器.”

他发现烛九阴根本就沒有注意自己.灯笼一样的双眼一直盯着他的右手.或者说是右手中的长剑.

回想到烛九阴发狂的伊始.确实是自己拿出白银令牌的时刻.

“试一试.”苏北已经退后到半山腰.他此时收起了白银令牌化作的长剑.

果然.烛九阴竟然忽然呆滞起來.那刚刚要仰天怒啸的头颅.就这般呆滞地望着天空.

苏北的双眼出现精光.随即疑惑随之而來.

这白银令牌是号令袁家的家主令牌.乃是罕见的灵石化作.这似乎跟烛九阴沒有多少关系吧.

为何这烛九阴在见到白银令牌时而发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