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智清圆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他忽然发觉智清大师说的那几句关于烛九阴的话.内含高深的奥妙.

“看來真不能够杀你了.”苏北隐隐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阴谋味道在里面.

似乎是苏北的这句话.惊醒了好似在呆滞中的烛九阴.

只见到烛九阴缓缓地把头颅低下.看向苏北.双眼中的血红丝逐渐消失.

苏北冷冷地看着.他并沒有发动攻势.他想要看看这家伙接下來的举动.

烛九阴吐着信子.冰冷地与苏北对视.

“离开这里.”苏北警告.

不过.对他的回复只是一道微怒的嘶鸣.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只见到苏北赤手空拳.用上将近七成的功力.快速鬼魅地闪到烛九阴身后.

烛九阴似乎有些追不上对方的速度.但是它感觉得到有威胁降临.当下就见到它猛地摆动身体.

大地上的碎石以及泥土被它翻转在一起.飞沙走石.非常可怖.

不过.这样的速度在苏北的眼中.并不是多快.他能够捕捉得到.

双手灌注真气.对着烛九阴就是一拳.

真气从拳头中渗透出去.直接灌输在对方的身上.

其实.对于皮粗肉厚的烛九阴.这种物理输出并沒有多少的作用.重要的是苏北输出的真气.

强横无匹的真气随着拳头震荡在烛九阴身上.它的鳞片渗出鲜血.

这个时候.烛九阴吃痛.开始剧烈地摆动起來.

苏北不想再耽误时间.毕竟寺庙中的智清大师真的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他拳拳到肉.真气无匹.打得烛九阴嘶鸣.

“离开这里.”苏北以真气灌注.大吼了一声.

烛九阴对着苏北嘶鸣一声.转身冲进河道之中.

苏北站在碎石堆上.看着河道中的巨大黑影渐渐消失.这才转身离去.

达琳娜在寺庙钟楼上看这一切.双眼中露出奇异的光芒.他很强大.但是从來不才华外漏.

他不是那种持物自傲的世外高人.这一刻.达琳娜回想到苏北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比蟒蛇还要凶猛.她的内心就是一阵小鹿乱撞.苏北就像是一缕春风.沐浴了她.以至于沒有给此时的她敬而远之的心理变化.

她这般呆呆地看着.直到苏北走进寺庙之中.才回神过來.这个时候.她才急忙跟了上去.

不过.当见到他进入到法堂之中.她撇着嘴哼了一声.转身坐在台阶上等待.

苏北心中迫切的想要知道智清大师的情况怎么样.

踏门走进法堂之中.苏北浑身一震.

智清大师死了.

他盘坐在法堂堂前.面向堂门.面向平和.不过嘴角流出的丝丝黑血暴露出他是因伤而死.

“为什么.你为什么骗我.”苏北发狂地低吼了一声.他浑身颤抖地走向智清大师身前.跪了下來.盯着他的面容.“你为什么要丢下这个烂摊子给我.”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智清大师的双膝上留了一封遗书.

急忙打开一看.苏北低声朗读: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我这个屠杀苏家的臭皮囊养着苏家人.我愧对你苏家.

下一行写着:接下來.将是一件关于你苏家的大事.这件大事便是当初引起四大家族屠戮苏家的原因.

再一行:255年前.袁家开派祖师袁天行得道大成.名扬古武界.苏家老祖苏元慕名而來.拜袁天行为师.经过一番波折.苏元成为袁天行的第一名弟子.

仅仅是这句话.就震惊了苏北.沒有想到.苏家的起源竟然与袁家有关.照这样说.苏家还有恩于袁家.

这里面的袁天行.苏北在蜀山时得知此人之名.他也得到了关于袁天行的墓地所在.

压下心中的重重疑惑与惊异.继续看下去:苏元资质上乘.获袁天行真传.五十年后.终成天阶强者.

他与袁天行出世.感悟世间红尘.但是好景不长.西南边陲的灵隐山发生巨变.引起两人注意.

苏元与袁天行进入灵隐山.此后再无音讯.之后的五年间.再无两大强者的消息.因此灵隐山一度成为古武界流传的禁忌之地.

直到五年后.苏元披头散发走出灵隐山.惊动古武界.但是他对于在灵隐山的事情闭口不说.安心在京都成家.苏家从此在此安居并繁衍至今.

苏北看到这里.心中更加惊异.这苏元与袁天行到底在灵隐山发现了什么.他想得到.连苏元都已经到达天阶层次.那么袁天行绝对到达了天阶中的顶尖层次.甚至是那传说中的后天境界.

倏忽间.他想到了当初在蜀山时.袁枚说的那句从古籍中说的话.

袁天行当初看到了仙路.

“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北皱眉.连这种级别的强者.从进入灵隐山之后.再无音讯.五年之后.反而是他的弟子苏元出來.

突然.他的灵光一闪.双眼看向面相慈祥的智清大师.喃喃:“苏家祠堂.”

之前智清大师说过.苏重阳在苏家祠堂告诉了智清大师一切秘事.

他摇了摇头.继续往下看:看到这里.想必你也对灵隐山产生了很大疑惑对吧.

字迹写到这里.纸上沾上了黑色鲜血.苏北能想得到.智清大师的伤势加重了.

下面写到: 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的话吗.沉睡了将近三百多年的烛九阴.在灵隐山苏醒了.

苏北的双眼爆发精光.震惊地说:“恰好是袁天行与老祖出世进入灵隐山的时间.”

他急忙往下看:你想的很对.是苏元以及袁天行在灵隐山放出了烛九阴.不过.我从苏重阳的口中得知.袁天行是为了镇压某样凶物.才沒有离开灵隐山.而苏元是被袁天行赶出灵隐山.

而苏重阳也嘱咐过我.如果我救出了你.并且让你平安长大.一定要告诉你:烛九阴不能杀.苏家有一道老祖定下的祖训.苏家人有义务镇压灵隐山乱世的烛九阴.

其实.你父亲想说的是.你成就不大.那就安心做个普通人.过完这一生.但你成就显著.并且有不让自己立于危险的实力.便让我告诉你这一切.

苏北拿着遗书.紧紧皱眉.

看到这里.书写的字迹并且乱了起來.显然.智清大师即将圆寂.

下面写到:我不行了.接下來是我替苏重阳传告给你的话:烛九阴一旦苏醒.务必找到袁家老祖的墓地.袁家老祖会告诉你怎么解决.还有.苏家金丹.不能让烛九阴见到.

“金丹.”苏北喃喃.他想到了在第一次在一座小岛上见到白画扇的场景.

“难道是风水珠.”苏北的双眼闪过一丝精光.他闭上双眼.不断地寻找着线索.

最后.他蓦然睁开双眼.目光清明.

他整理好遗书.放进怀中.他跪地看着智清大师.良久之后.磕头三次.坚定地说:“智清大师.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杀生是为了救我.我苏北从來就沒有恨过你.你安心的去吧.”

说完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整间法堂的气氛忽然清凉起來.似乎有一股春风般的空气涌进了堂内的每一角.

他站起身.看着外面的寂静夜色.淡淡地说:“看來.这风水珠与这白银令牌一样.都会引起烛九阴的愤怒.”

他摇了摇头:“十六年后.却要我來收拾这个烂摊子.”他走了出去.

他刚刚已经想清了一切.

风水珠就是金丹.但是却被他给吞了.至于外界流传的.是苏家几代人积累出來的结果.其实就是一个幌子.它跟袁家的白银令牌一样.肯定是从灵隐山取出之物.

也就是在他吞了风水珠的那段时日.他前往灵隐山时.烛九阴便苏醒了.想來也就是那个时候.灵隐山犹如苏家老祖与袁天行那段时期.再一次开始巨变了.

站在门口.看着夜色.他低声喃喃:“烛九阴、金丹、白银令牌以及灵隐山.”他摸了摸怀中的那两张羊皮纸.“这到底是缘分还是天意.”

达琳娜见到苏北发呆似地站在法堂门口.上前询问:“苏北.智清大师怎么样了.”

苏北回神过來.脸上出现哀伤.他摇头:“大师他圆寂了.”

“啊.他这么一个厉害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达琳娜想不通.之前那个半身入土的老人可以爆发出比苏北还要厉害的气势.为何就这般死去.

“从今之后.我要在云缅边境呆上一段时间.”苏北盯着达琳娜.“你在这边有点关系.还得麻烦你了.”

达琳娜心中一喜.她哼了一声:“我真是你的保姆了.”

显然.苏北沒有跟达琳娜开玩笑的心情.而达琳娜也很快察觉出來.低声:“对不起噢.”

“去吧.这件事情还得跟方丈通知一下.”

当苏北把智清大师圆寂的消息告诉方丈后.全寺庙震动.当晚.寺庙灯火一夜不灭.众和尚纷纷哀悼大师圆寂.

苏北也表示他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以保护寺庙的安全.

自从得知烛九阴与灵隐山的关系.苏北就觉得烛九阴如此关注寺庙.绝对不是一件巧合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