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车没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达琳娜曾经作为查将军的左膀右臂.分析之后.凝重地说:“这三个人轻而易举地杀死.当然.这不是与你相比.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三个人只怕是炮灰.”

苏北看着达琳娜.略一分析边说:“三人只是前來探路的炮灰.其实.在暗中.早已经有人做好随时击杀他们的准备.”

“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达琳娜唯一的矛盾就在这里.“你也是.神神秘秘的.”

苏北嘴角一扬.如果沒有经过昨夜的事情.他也许并不会对这个神秘组织上心.只会认为他们不过是想要彻底查清自身周边的局势.

但是.知道了灵隐山的奇特.他不得不对这神秘组织关注起來了.再加上灭杀这些炮灰的是古武者.这就让苏北更加小心起來.

“这个神秘组织很明显不想暴露他们的名号.这显然是怕被有心人起疑.”苏北冷哼一声.转身看向达琳娜.“走吧.”

“那这些人怎么办.”

苏北提起两人.往山背一扔.啪啪手走人.

“你这也太草率了吧.”

“这不是草率.对方是如何做的.我们就如何换他们.”

达琳娜惊讶:“你知道对方是谁了.”

“猜的.”

“快告诉我.”

“打打杀杀不适合你.”

达琳娜哼了一声.故意加快步伐.撞了苏北一下.自顾自离开山上.

她很懊恼苏北沒有告诉她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告诉她这些外国人的身份.

“查将军的智囊也有生气的时候啊.”苏北笑.

“我不是智囊.我是你的保姆.”达琳娜喷了苏北一下.

“你倒贴的.”苏北大笑.只是他的双眼则是望向远处茂密的森林之中.目光中有寒光闪过.

远处茂密的森林之中.一名身穿灰色衣袍的男人.静静地站着.

“主公.最近这段地带出现的震动已经查明.”

“因什么原因而起.”

“烛九阴.”

灰色衣袍的男人点头:“看來.这里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

“接下來……”

“静观其变.有人似乎比我们提前了一步.”灰色衣袍的男子转身离去.速度之快简直不是人类所为.而他的下手同样紧跟他的步伐.

寺庙恢复了平静.

不过当夜晚降临时.烛九阴再一次归來.

大地微微震动.引得苏北起身相迎.

“你们都别出去.这一次烛九阴的出现.只怕不只有我一个人在关注.”苏北想到中午遇到的那几个外国人.

达琳娜清楚.点头.

烛九阴身上的伤势遍体.但好歹也已经结疤.这家伙吃了亏.似乎还不放弃.开始绕着寺庙盘绕.

苏北在院中看着.他清楚烛九阴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他就在雷池之中.

他在思索.烛九阴到底想要在寻找什么.

烛九阴绕着寺庙盘旋一圈.头颅高高地探向寺庙.

苏北抬头盯着.身上真气鼓动.只要对方敢发动攻击.他绝对会回应对方一招雷霆一击.

烛九阴在寺庙半空端详良久.然后抬起头颅.看向四周被黑夜淹沒的大山.嘶鸣一声.转身离去.

苏北冷哼一声:“來的人未免也太多了.”

声音很大.回荡在四周.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烛九阴走了.它似乎是发觉四周有很多危险的气息.

苏北闭着双眼感受着.有两股气息在四周散发.不过.随着烛九阴的离去.这两股气息也随之消失.

他并沒有行动.而是站在原地.

达琳娜走了过來.轻轻拍了一下苏北的肩膀.奇怪地问:“大蟒蛇已经走了.”

“我知道.”

“你真是一个怪人.”跟苏北接触太久.达琳娜还真看不透这人.

“好了.”苏北转身走向寺庙.跟方丈等人辞别.不过.辞别之前.他是以跟踪蟒蛇为原由.

这主要是为了安抚寺庙内的和尚.如果烛九阴沒有人來管.频频來此的话.只怕寺庙内的人早就跑光了.

方丈临时吩咐苏施主务必要以安全为前提.苏北也看得出來方丈是真心为之.他自然是诚意应之.

他与达琳娜从原路返回.下了山.

路上.达琳娜担忧:“你这样欺骗住持他们.这是在害他们.”

苏北一笑:“你别忘了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势力在这里.”

“那有怎么样.在云缅边境我见得多了.为了利益不折手段.甚至残杀亲人.”达琳娜说到这里.脸上愤怒异常.

苏北摸了摸她的头:“脸色在红下去.只怕要人间蒸发了.”

达琳娜哼了一声.甩开苏北的手.看着远处的大山说:“别碰我.”

“其实.我并不是让他们去保护寺庙.正如你所说的.这些势力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当然.有些人为了抓到烛九阴.肯定也会心机用尽.”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有怪物的力量吗.”达琳娜认真盯着苏北.她确实是担忧寺庙内的僧人.

在这纷纷扰扰地追逐名利的云缅边境中有一座远离尘世的寺庙.这也算是达琳娜多年生活在这里的一份心灵寄托所.

“吉隆商会的事情.你在灵隐镇的时候就听说了.在商会的背后有另一股势力.”苏北走在山道上.双眼看着四周.“而神秘组织你也不是说了吗.仅仅派出三人就重创家居势力.只怕跟吉隆商会一样.”

达琳娜嘟着嘴点头:“你就这么肯定他们想要那条大蟒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蟒蛇生长成这种样子.浑身都是宝.”苏北只能够用世俗的立场來解释.这样也许能让达琳娜更能理解.

“所以说.他们知道蟒蛇经常出现在寺庙四周.肯定会布下天罗地网.一回生二回熟.蟒蛇想对寺庙下手可就困难重重了.”

“福尔摩苏大人让我好受教.”达琳娜调皮一笑.

两人走过山麓中的最后一段路.來到农家户.

只是.他们的车不见了.

达琳娜上前询问农夫:“这位大伯.我们在你这里托管的悍马车怎么不见了.”

“哪里的话.悍马车我早就物归原主.”农夫憨厚老实.黑黑的皮肤下透露出历经风雨的沧桑.

达琳娜与苏北对视.

“你是什么时候归还主人的.”苏北问.

“就在昨天.他还拿出这辆车的相关驾照.”农夫扒拉扒拉两人.“我还要干活.你们别在这里拦着我.”

“真倒霉.在寺庙多待了几天.车沒了.”达琳娜皱眉苦恼地说.

“心痛了.”

“我是觉得麻烦.这里距离灵隐镇这么远.走路的话就别痴心妄想了.”达琳娜也无法把错怪在农夫身上.

农夫老实是一.二是她全是疏忽大意.只是交了点钱便把车托管在这里.最后一点就是这里穷山恶水.非法之徒频繁出沒.见到一辆悍马车.心中垂涎也是正常.

要怪就怪她太粗心.

苏北反倒是对她另眼相看.沒有想到生长在这里的达琳娜竟然会有这般纯真善良的一面.

他上前拍了一下达琳娜的肩膀.笑着说:“我看你是丢车丢习惯了是吧.”

“人在这里丢了也不足为奇.何况车.”这句话苏北倒是理解.

“走吧.我们现在就走路回去.”苏北拉住达琳娜的手.

达琳娜脸颊发烫.表面上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走了.

走到拐角处.苏北猛地拉了一下达琳娜.达琳娜一个措手不及.直接投入对方的怀抱中.

“你要乱來也得找个能躺的地方啊.”达琳娜半推半就.

苏北有些无语.松开手说:“你看.”他的手透过枯黄的树叶.指向农夫家.

达琳娜顺眼看去.双眼出现精光:“有人故意为之.”

当苏北两人远离农夫家的视线之后.一名身穿登山装的男人走过來询问农夫.那农夫本來是要去干农活的却又折返回來.对那男子献媚.

“好你个老实人.前几次在他家都沒有出现这种事情.沒想到啊.”达琳娜心中受到打击.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如今我们的车有着落了.”苏北摸摸达琳娜的头发.安慰她.

“你个二脸皮.当我幼稚小娃娃是不是.”达琳娜拍开苏北的手.

“我去去就來.”苏北见身穿登山装的男子取出一沓钱给农夫后便上了灵隐山.

“小心点.”达琳娜嘱咐时.苏北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登山男子走到半山腰.刚刚停下來休息一会.旁边苏北的声音响了起來:“这位朋友.路见不平可否能拔刀相助.”

男子大惊.急忙从腰间拔出手枪.冷冷地盯着苏北:“你是谁.”

“别装蒜.我就问你.路见不平可否拔刀相助.”苏北冷冷地笑了一声.慢慢走向了男子.

“路见不平.我就杀了你把这路给填平.”登山男子如何不知眼前这男子是谁.他可是接到上层的命令.移走苏北与达琳娜乘坐的悍马车.

“够胆.來.”苏北冷哼一声.迎着对方的枪口走上前來.

登山男子的双眼出现杀机.毫不犹豫地开枪.击中苏北.他冷冷地说:“这是你自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