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重回江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番打闹过后.柳寒烟香汗淋漓地走回别墅洗澡去了.而苏北全身满口牙印.跟沒事人一样.陪着吟吟在客厅看电视.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被狗咬了.”苏北大声说.

二楼浴室.柳寒烟裹着浴巾.一脱鞋砸了下來.

“乱扔乱丢成何体统.砸到吟吟可就危险了.”苏北一脸的正义.用手接住拖鞋.另一只手护住吟吟.

柳寒烟看了一眼蒋吟吟.话到口中说不出口.她瞪了一眼苏北.哼了一声返回浴室.

蒋吟吟笑:“哥哥.你为什么总是和姐姐打架呀.好好在一起不是很好么.”

“打是亲骂是爱.床头打架床尾和.”我和她是在亲近关系.

蒋吟吟又一次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别给我教坏小孩子.”浴室里传來柳寒烟愤怒的声音.

“不去上班还在别墅里闲聊.你不务正业还好意思说我.”苏北反击.

苏北可以感受得到.浴室里有一颗炸弹即将爆炸.

“我上去看看.”苏北笑了一声.起身往二楼走去.

“姐姐在洗澡.”蒋吟吟提醒.

“哥哥又不进去.”苏北认真地对蒋吟吟说.“我给她放风.”

“你们男人不是好东西.”蒋吟吟小声嘀咕.上楼的苏北听见.差点一脚沒踩稳滚下楼梯.

苏北上楼摇头:“现在的小孩子就这么早熟.”他刚刚來到浴室门口.便见到柳寒烟**着身体悄悄打开门.拿门口的干浴巾.

这一瞬间.两人都呆了.

柳寒烟撑开一条门缝.睁大双眼看着苏北.苏北发呆似地与她对视.

“啊.”一声尖叫充斥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谭影赶忙从卧室走出.见状.冷冷地怒斥:“禽兽.”转身离去.

“非礼勿视.”苏北转身.不过此时的他全身热血沸腾.就差流鼻血了.

“我要杀了你.畜生、禽兽、流氓.”柳寒烟大骂.

“吟吟还在下面.”苏北提醒.

柳寒烟并沒有停止怒骂.而是降低了声音.

“好你个苏北.你给我等着吧.看我不收拾你.”柳寒烟愤怒地咒骂.

“好好洗吧.我去公司看看.”苏北夺门而逃.

出了门.苏北从车库开出奔驰S600.前往奇迹集团公司.

刚來到八楼.周曼惊喜交加.但碍于公共场合.她并沒有过多接触苏北.

苏北先是进入米雅的秘书办公室.去问候了一番.

“苏总.你终于來了.”米雅关掉电影.她感觉显示自己存在感的时候到了.

“恩.继续努力.”苏北來视察一番便走了.

留下米雅一个人哑然无语.看來.他这个老总今天是不会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了.

出了门.见到周曼.他拉着周曼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我还以为你出意外了.”周曼担忧.她给苏北倒茶.

苏北喝了一口说:“想我了.”

周曼红着脸哼了一声:“我以为你不回來了.”

苏北拉过周曼.投入自己怀中.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我怎么能够忘记了你.”

江涛拿着一份文件走进董事长办公室.恰好见到这一幕.她的脸先是涨红.然后是愤怒.最后是平静.

“周秘书.这是关于开拍《古武世界》的项目文件.等董事长來了.请你交给她看看.可以的话就签字吧.”江涛淡漠地说了一声.转身离去.

她出了门.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去云缅边境也不给我说一声.來了也不给我说一声.不管发生什么时候.都不给我说一声.

她之所以远离苏北.是因为不管周曼与柳寒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永远都是默默的旁观者.

周曼尴尬地站了起來.想要叫住江涛.但对方已经出了门.

“江涛算是公司里面最努力的一个.如今雪烟灵草霜上架.她是最忙的一个.如今还要负责电影投资.”周曼看向苏北.

“那我在上班期间就少來这里是了.”苏北摊手.

“你要去哪里.”周曼问.

“西城区餐饮龙头换了个人.我去看看.”

周曼看了看时间.犹豫了几分说:“下午下班时间快到了.今晚要不要來我那里.”

苏北犹豫了几秒.看着周曼说:“可能会晚点.”

周曼笑:“那我等你.”

“太晚就先睡吧.”苏北转身离去.这个时候他才想起当初对孙益民说过的场景地点的事情.

电影一旦开始开拍.选景方面就不能够耽误太久.

当他走进停车场开着奔驰S600出來时.恰好见到江涛驱车离开公司.

“还沒到下班时间.”苏北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江涛可不会不守公司纪律.再说要离去也得打卡.

心生古怪.他跟了上去.

西城区作为新城区.外來务工人员多.秩序方面相对于其他区來说比较落后一点.

只见到江涛驱车进入西城区.找了一家饭店.独自上了楼.

“饭局.”苏北皱眉.

他把车丢给服务员.刚要上门.就见到江涛后面跟了两个大腹便便的男子.

苏北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跟了上去.

二楼走廊上.苏北看到那两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进入了一间包间.他发动神识.脸色立马冷漠下來.

一脚踢开包间.恰好见到江涛在反抗那两个大腹便便的男子.

他的到來.惊呆那两男子.

“苏北.”江涛惊讶.在她身边的两个男子松开了江涛.对视一眼.见苏北身材羸弱.一人上前问.“请问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是谁.”苏北冷冷地说.

那人露出凶狠的目光.上前说:“不要多管闲事.”

苏北单手抓起这个重达两百斤的猪头的脖子.往桌子上砸去.

轰隆一声响.桌子应声而碎.

这个时候.两个男子才对苏北出现恐惧的神色.

“走.”沒有被苏北攻击的男子扶起同伴要离开这里.

苏北冷漠地说:“我让你们走了吗.”

江涛刚刚因为这两男人到來的不安因为苏北的到來而平复.但是也因苏北的到來.胸中闷气更胜.

“苏北.你來这里干什么.你跟踪我.”江涛的话有些冷.

苏北看了过去.说:“他们在跟踪你.你反而问我.”

“谁说他们在跟踪我.”江涛一家都是高知识分子.她一向都是以知性理智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但是.今天她意外地变了态度.

想到苏北最近所做的一切.似乎把她当做了路人.形同陌路的人.正是因为心中有怨.心中有羁绊才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但是.江涛最终还是做不到真正把自己当做路人.

“你……”苏北怒指江涛.

“他们是我邀请的生意伙伴.”江涛的一句话.让那两个见色起意的男子胆气十足.

“听见沒有.别沒事找事.给我滚.”被苏北教训的那个男子远远地叫嚣.

另一人坐在江涛的身旁.想要占便宜.他接过江涛手里的酒杯.笑眯眯地说:“我们來得有些唐突.自罚一杯.”

江涛很明显是厌恶了.但因为苏北在场.她很快掩去.

苏北怒极而笑.他盯着江涛说:“既然是谈生意.好啊.我这个苏总也想看看总监的手段.”

他叫來服务员.赔偿了饭桌损失.重新叫了一间包间.

“走啊.”苏北见江涛站在原地.上前去拉.

“我自己会走.”江涛错开苏北的手.走向隔壁包间.

两男子对视冷笑.

胡子拉渣的大肚男说:“本來是邀请了袁总來这里谈生意.早來半个小时.沒想到还遇到了这么一个如此配合的小妞.”

“只是那小子太麻烦.”另一个光头大肚男皱眉.

“哼.虚张声势而已.光有一身力气可沒用.”胡子拉渣阴冷地笑了笑.“我有一个计划.等会收拾完他.接下來就好办了.”

光头大肚男跟着邪笑.

苏北进入隔壁包间前.停顿了一下脚步.然后冷笑了一声.他看着用冰冷目光盯着自己的江涛.说:“还学会喝酒了.”

“关你什么事.”江涛想起去年与苏北在酒店相遇的事情.心不由得痛了几分.

“不管我的事.我是來谈生意的.”苏北坐在江涛的侧边.他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

见两个大肚男走了进來.苏北淡漠地说:“说吧.谈什么生意.”

“在饭局上哪有一來就谈生意的.”光头男笑.“是吧.刘总.”

胡子拉渣也就是刘总附和点头.他叫來服务员.要來两件青岛啤酒.

苏北罢手:“也是.总得先把气氛搞起來.”他看向刘总.“刘总.喝啤酒多沒意思.气氛搞不起來.”

刘总看向光头男.双眼出现阴冷的目光.他笑着对苏北说:“白的.”

“纯度高的.”苏北说.

“好.”刘总笑.“青年人就是有活力.不过白的不比啤酒.不要勉强.”

“我担心的是刘总两人的身份.”苏北皮笑肉不笑.

“那就听年轻人的话.服务员.十瓶茅台.”刘总大手一挥.心想还弄不死你个雏.

像苏北这种年轻人.稍微煽动几分.还不轻易就搞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