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喝死你们/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涛本來是气话.一听这刘总的话.顿时心下担忧起來.

苏北看向江涛.江涛做气.别过头.

茅台一上.刘总倒了一杯递给苏北:“苏总是做那类产业的.”

苏北接过:“多谢刘总.不过这酒只给我一个人喝.消受不起.”

刘总以及光头男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也倒了一杯给江涛.

“大家第一次见面.我先干了.”刘总看了一眼江涛说.

“刘总如此直爽.我怎么好意思不喝.”光头男与刘总一唱一和.一口喝干.

江涛皱眉看着白酒.啤酒还好说.白酒一杯下去她就要醉.这是苏北都知道的事情.

苏北见两人像个吊梁小丑.他一口喝下.酒杯倒空示意滴酒未剩.

刘总以及光头男心想.接下來才是正戏.弄死你.随后.他们把目光放在了江涛身上.

江涛为难.犹犹豫豫.

“她是我的员工.初來乍到我这个老总自然要让着.”苏北去接江涛的酒.

江涛做气.避开苏北的手.一口喝下.

“好.果然豪爽.”刘总拍掌.

“小兄弟.你可小看了你的员工了.”光头男看向苏北.“对了.既然來谈生意.你却沒有跟我们自我介绍.是不是不妥.”

说到这里.他倒酒给江涛以及苏北.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罚三杯.”

苏北皱眉看着江涛.见她被呛得咳嗽.脸色通红.微微摇了摇头.他听见光头男的话.说:“这句话我也想对你说.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他手拿一瓶为开的茅台.说:“这样吧.大家在介绍方面都做的不妥.各自罚酒.”

苏北站了起來.茅台对准光头男以及刘总:“我自罚一瓶.你们作为老一辈的人可要让着我这个青年人.”

光头男以及刘总对视一眼.心中一惊.这家伙疯了吗.他们在饭局上纵横十几年.酒量自然是大.但也不敢用白酒对瓶吹.

不过.如果苏北真的吹瓶了.他们便真的下不了台了.

他们是老一辈.苏北是新一辈.苏北用一个让字.足以让两人骑虎难下.

酒场如战场.就算两人有阴谋计划.也不得不硬上.

刘总的双眼出现精明.笑着说:“够胆.我欣赏.”他拿着茅台递给江涛.“既然你们老总都这样说了.大家都得承受是不是.”

不管如何.他们的目的是江涛.一瓶茅台下去.还不让她烂醉如泥.

江涛瞪了一眼苏北.却不得不去接.

“这样吧.她酒量不深.我代替我的员工喝下这一瓶.”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刘总的脸色沉了下來.

“自然不能够亏待了刘总.我代替她.自然要加倍惩罚.你们各自吹一瓶.我三瓶.”苏北笑看着刘总以及光头男.

刘总两人对视一眼.阴险地笑了笑.纷纷赞成.

弄不死你小子.自大自狂.

江涛终于担忧胜过生气.她说:“太乱來了.”

苏北一笑:“你不气就好.”

他当着刘总以及光头男的面.迅速吹完三瓶.都不带打嗝.他脸不红心不跳.用手对刘总以及光头男做了一个请字.

两人目瞪口呆.但结果如此.他们不得不硬上.

“你们可要让着我这个小辈.”苏北见两人一口气吹.中间要停下來.急忙帮他们推了瓶底一把.“刚刚我的三瓶中间可沒断过.”

两人搁不下面子.硬生生吹完.

江涛见状.这才想起当初苏北吹白酒的事迹.他就是一个变态.根本就喝不死.

不过.此时的她心中闷气不知不觉散了大半.

“两位好酒量.”苏北招來服务员.直接來一件茅台.

茅台虽贵.但对于他们來说.还消受得起.

刘总以及光头男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人对视.这家伙是不是疯子.

“怎么.难道两位前辈是怕了我这个小辈.”苏北不屑地看着两人.

“既然青年人不怕.我们怎么能输了气势.”刘总找回面子.豁出去了.

一件茅台下來.

苏北拿出两瓶递给刘总以及光头男.三瓶给自己.说:“为了证明两位前辈不是怕了我这个小辈.我三瓶.中间不断.”

他示意两人吹瓶.然后自己拿起三瓶茅台直接吹.

刘总两人对视.咽了咽口水.这不是在喝酒.这是在喝命啊.

“喝吧.”刘总见苏北吹完一瓶.硬生生说.此时.他反而对江涛少了分心思.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面子就是他们的尊严.

两人硬生生喝了下去.

此时.两人的脸色红的犹如鲜血.双眼昏昏沉沉.

苏北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他再次拿出三瓶放在自己身旁.两瓶递给刘总和光头男.

“不行了.再喝就要胃出血了.”光头男开始求饶了.他心中愤怒.这家伙是人么.他在饭局上还从來沒有这么惨过.

刘总比光头男硬气一点.但是一听光头男如此说.也赶忙顺着台阶下:“谈生意重要.喝酒不过是烘托气氛.”

“看來两位前辈不行啊.”苏北阴阳怪气地说.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特别是被别人说.

刘总手握茅台.重重放在桌子上.冷哼一声:“我刘大海还真怕了你小子.”

酒性上头.被人一激.那受得了.

他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面子.豪爽地一瓶吹了下去.

光头男还算理智.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喝.

苏北看向光头男:“你敢不敢喝.”

光头男怒:“你小子摆明就是弄我们.你喝的只怕是白开水吧.”

“你这句话的前半段应该是我对你们说.你们就是摆明了要弄我们.我自然不能够怠慢你们.”

苏北逼视光头男:“喝不喝.”

酒壮胆.

光头男怒而起身.指着苏北:“青年人不要太得意忘形.论手段.你在哪个方面比得上我.”

“我只问你喝不喝.”苏北上前.

江涛要阻止.被苏北按在椅子上坐好.

此时.刘总喝到一半直接晕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就在苏北刚刚走向光头男时.刘总呕吐了.并且带着鲜血.

苏北冷眼一看.走到光头男身前:“喝不喝.”

光头男看到刘总这种惨样.知道自己喝下去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他又怕苏北的身手.

正当犹豫时.包间的房被人敲响.

光头男冷笑一声:“我去开门.”

苏北沒有阻止.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门开.脖子上有纹身的壮汉在这里走了进來.手持砍刀.这壮汉对光头男说:“杨总.听说有人在这里闹事.”

其实.他们一直都在外面.不过是听见房内争吵.这才趁机进來.

“做的不错.”杨总拍了拍壮汉的肩膀.“钱会加倍.”

壮汉点头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苏北.嚣张地说:“是他.”

杨总胆子肥了.盯着苏北说:“不要太得理不饶人.”

“摆明要打我.”苏北冷冷地说.江涛担忧地走向苏北.手抱住他的手臂.

这一幕.更是激怒了杨总.

“凭你这光杆司令.还想大干一番是吧.我就成全你.”杨总示意壮汉上前.

壮汉叫了几声.在外面还有十多名兄弟进來.对着苏北就开干.

苏北单手护住江涛.投入怀中.

一只手足以对付眼前的十几个普通人.

短短三十秒不到.所有人躺在地上.除了喝酒不省人事的刘总以及被吓到在地的杨总.

“你.你到底是谁.”杨总被吓尿了.是真的吓尿了.

苏北厌恶地看着杨总:“你摆明了要弄我.现在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弄你.”

“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杨总知道碰到练家子.再逞强.下一个刘总就是他.

“刚刚你还差一瓶酒.”苏北冷冷地说.

杨总赶忙站起來.拿起茅台就开始吹.

吹到一半.直接呛得他双眼泛白.

“给我使劲喝.”苏北警告.吓得杨总闭着双眼硬生生吹下去.

也在这个时候.袁水來了.

杨总一见.急忙扔掉喝到一半的茅台.对袁水抱大腿:“袁总你终于來了.我本來好端端安排好的饭局.这小子竟然來搅局.逼得刘总喝得不省人事.你在不來.就要出人命了.”

此时.包间大闹的事情早就惊动了酒店里的人.他们早已经报了警.如果不是壮汉十几个在里面群架.他们早就进來阻止了.

苏北看着袁水.最后看向杨总:“你的还沒有喝完.”

杨总冷哼:“你会后悔的.得罪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是谁给你这么大个胆子.”苏北眯着双眼.

杨总抬头看向袁水.却见袁水冷冷地盯着他.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出现不祥的预感.

“袁总……”

袁水冷哼一声:“你知不知道我这西城区餐饮龙头老大的位子是谁给的.”

“不是袁总你自己……”

袁水打断他说:“是眼前这位苏总为我争取來的.”

一句话.让杨总面如死灰.心中绝望.

他知道今天自己算是栽了.

“这两个人是谁.”苏北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