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气死人不偿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水低头说:“这两人也是餐饮企业的老总.我占了市场上大部分的份额.便想要与我进行周边渠道合作.”

“以后找合伙人先看品德.”苏北的话中带着怒.“今天如果不是我跟了过來.她可能已经出事了.”

江涛沉默不说话.一直在苏北的身后.

“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请苏总原谅.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情.”

江涛抬头看着袁水.心想一个西城区的餐饮龙头老大怎么会如此低声下气.

忽然.她觉得眼前这个袁总似乎有些眼熟.但是又说不上來.

当然熟悉.当初三环步行街上出现的红衫军领头人.就是眼前这个袁水.

他如今鱼跃龙门.从袁家地产的一个小主管走到如今的大产业老总.这一切.都是依靠苏北的一句话.

他见识过陈泽凯的历程.所以他走的每一步路都很小心.

“袁家人以后办事谨慎点.”苏北走之前.想了想补充一句.“以后我苏北与袁家之间的合作可能还要进一步.”

他的这一句话相当于是赏个甜枣.

袁水心中一喜.急忙点头应是.苏北的意思他怎么能够听不懂.袁家与苏北还有合作.那么袁水作为中间人.绝对是受益的一方.

“走吧.大小姐.”苏北用手拉住江涛的手臂.

江涛犹豫了一下.放弃了避开对方的想法.

袁水听苏北的语气.似乎对江涛这个女孩很重视.他暗暗记了下來.以后可不能够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

几人刚刚要走.警察來了.

城西分局张局长來到这里.一见大名鼎鼎的苏北在这里.他阴沉的脸色立马变成菊花般灿烂.

“苏总.你怎么在这里……”张局长皱眉看着地上的一干人.

“我手下一个员工被这两头猪猥琐.好在我发现及时.不料这两头行动未遂.竟然找人來找事.”苏北指着地上绝望的杨总以及昏迷不醒的刘总.

“都给我带下去.”张局长冷冷地盯着杨总两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如此行事.真当我警察局是吃干饭的.”

杨总看向苏北.这才想起那日直播会场上的陈泽凯事件.他低头供认不讳.认栽了.

“应该沒我什么事情了吧.”苏北看着在场的几人.

一名才來的青年警察提醒:“在场的几人跟着來录下笔录.”

张局长恨不得转身抽那青年一巴掌.但这是例行公事.他有些为难地看着苏北.

“我可以代替苏总做笔录.”袁水眼尖.立马上前说.

“也行.酒店监视器上也可以作为物证证实两人的罪行.”张局长立马笑着说.

苏北点头.拉着江涛离开了酒店.

两人下楼时.上面一个在西城警局干了两年的老鸟说:“你这个稚别什么话都说出來.刚刚那个苏总是个大人物.连胡厅都得礼待有加.”

“啊.那我岂不是闯大祸了.”

“他那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会对你计较.而且.他还是红遍全国的福尔摩苏.有他在的地方.就一定有案子被破.”

老鸟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听说市局里有一个小刑警分队长就是因为与苏北认识.如今已经当上了刑警第二大队队长了.叫什么刘婷丽.”

苏北与江涛两人的气氛本來就尴尬.

江涛一听上面传來的话.扑哧一声笑了起來.

“要不要我带你去练练酒量.”苏北板着脸说.

江涛轻哼了一声.挣脱开苏北的手说:“你管我.你一个大人物还用得着对一个员工关心吗.”

“得民心者得天下.我作为公司总裁.我有义务.”

江涛还想说什么.一想到最近苏北的态度与做事风格.她气又來了.不过.现在的她被凉风一吹.酒醒了几分.还算理智.

她走向车中.说:“我不想听这些.你也不用担心我.我回家了.”

“我送你.”苏北靠在车窗.“醉酒驾驶你懂不.”他看江涛微醉.只怕要出意外.

“不用你管.”听到苏北关心.江涛反抗更烈.开车离去.

苏北无奈.也上了自己的车.跟了上去.

江涛通过后视镜见到苏北跟了上來.不由得加快了点速度.

苏北见状皱眉.打电话给江涛:“你疯了.是不是还想來一次酒店发生的那种情况.”

“你别跟着我我就减速.”

“这也是我回家的路.我沒跟你.”

“最好是这样.”江涛挂了电话.她考虑再三.还是减了速.

苏北松了一口气.这妮子还好沒有柳寒烟的脾气.否则车速早就过八十码了.

两人两车亦步亦趋.

进入十字路口时.堵车了.

江涛停下车.东张西望.而苏北驱车上前与江涛并驾齐驱.

江涛白了他一眼.

脸色桃红的她在夜的霓虹灯下有一种凄凉的美.至少让苏北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我去看看.”苏北下车.

前方人群涌动.苏北挤进去一看.是场交通事故.

交警正在进行现场秩序的维护.开始疏散人群.防止交通的恶化循环.

“请不要妨碍交通.救护车马上就來.请大家遵守秩序.”一名交警对着苏北一方的人群喊.

苏北看了一眼两辆轿车的车头损坏程度.应该是闯红灯相撞引起的事故.

在地上躺着一名女子.头部大量出血.地上积攒了很多.情况堪忧.

另外一人则是靠在红色轿车旁.是个年轻女孩子.被吓哭了.

他摇了摇头.配合交警的话.离开原地.准备回到车内.

“她脑颅出血.如果不进行紧急治疗的话.只怕等不到救护车來了.”一名老外说着蹩脚的中文提醒.

交警也挺烦恼.在听到这老外的话.意外地说:“你是医生.”

“我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会员.我想我有能力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杰姆上前说.

交警怕耽误治疗.给杰姆让开了道路.

杰姆上前查看.先是拿出自己的简易急救箱.对女子头部出血部位进行止血.

他抬头看着四周说:“谁有冰.”

外部碰撞导致的脑出血.一旦内部出现肿块.将会恶化脑部对身体的伤害.运气不好的会导致偏瘫.严重的直接死亡.

“这里.”有人从车内拿出被冰冻的矿泉水.毕竟救人要紧.

杰姆接过.

苏北回到车上.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如今人群已经疏散.交通渐渐恢复了秩序.

但是事故现场暂时被警戒线封闭.留着杰姆在那里给伤者进行简单治疗处理.

刚要回市局下班的刘婷丽见到交通事故.处于职业病走出警车去看.她从江涛旁边经过时.一股酒味飘來.

她立马转身询问江涛:“这位小姐.请问你之前是不是喝酒了.”

苏北扶额.这是头母老虎.偏偏被他给遇到了.

江涛摇头说不是.

刘婷丽哼了一声:“看到那场事故沒有.你醉酒驾驶.也许下场就是他们了.”

“我我我……”一直以來都是良好市民的江涛遇到这种事情.反而有些无措.

“嗨嗨嗨.你个刑警该干嘛干嘛去.管这么多干嘛.”苏北沒好气地喊了一声.

刘婷丽脸色沉了下來.她一转身.脸色更沉了.

“苏脸皮.”

“你是在对我进行语言攻击.我要状告你.别以为当个刑警队长很了不起.”苏北冷笑.

刘婷丽那个愤怒啊.她想要大骂.但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她下不去手.

所以.她干脆來了一个视而不见.转身走向交警.

苏北知道要遭.急忙下车说:“你这警察怎么开车的啊.这里本來就交通混乱.你放在大道上就走了.什么意思.”

刘婷丽当做沒听见.走向警戒线.

“小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应该沒结婚吧.也是.哪个男人敢管你这个母老虎.”苏北靠在车门上.大声笑.周围人也笑.

刘婷丽毅然决然走向警戒线的步伐停顿.

她转身.脸色阴沉地盯着苏北.缓缓地走了过去.

江涛担忧地看着苏北.心中感动.这家伙为了自己不被扣分.竟然做的这么绝.

“你别说了.醉酒就是我的错.你不要给我掩饰.”江涛咬着嘴唇.她实在是对苏北又恨又爱.

“你再说一遍.”刘婷丽上前.

“说什么.”苏北装聋作哑.

“你不是大名鼎鼎的福尔摩苏吗.走到哪里.哪里的案件都会被你摆平吗.”刘婷丽忍住揍他的冲动.指向警戒线.“你去解决啊.只要你能解决了.我对刚刚看到的事情既往不咎.”

“好啊.”苏北嘴角一笑.带着自信.

“解决不了.我就告你妨碍公务.”刘婷丽低声冷冷地说.

“放心吧.我会保证气炸你.”苏北大笑离去.刘婷丽跟了上去.

真是沒天理了.她走到哪里都要遇到苏北.而且每次都要被他气上一回.这次也沒有例外.

“你好.我是市局刑警大队第二分队队长刘婷丽.”刘婷丽报出自己的身份.

交警早就注意到了刘婷丽.见她过來.便点头:“这里的事故我们已经控制.不劳刘队长关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