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我看见了上帝/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伤者受伤严重.我带了一名大侦探來.”

“是福尔摩苏先生吧.”交警看都沒看苏北就猜测.

“你……”

“刘队长身边总会有一个大侦探.哪里有案子.哪里的案子就会得到解决.”交警侧头看向苏北.

苏北笑:“这小伙子好风趣.”

刘婷丽的脸色立马阴沉下來.她如今走到这种位子上.很多人都认为是她身边多了一个苏北.

听到交警的猜测.差点就要爆发.

“既然是刘队长身边的人.请进吧.”

苏北与刘婷丽走进警戒线之内.

杰姆抬头一看.双眼一亮.立马站起來说:“苏神医.您來了.”

刘婷丽被这老头惊住:“神医.”她认可苏北的身手不错.但是在医学方面.她还真不看好苏北.

苏北用手指着刘婷丽的双眼说:“狗眼看人低.”

“治不好有你好看的.”刘婷丽冷声.

“小姑娘火气太大……”杰姆想给刘丽婷开点药.但是被苏北打断.

苏北接话:“吃泡屎冷静一下.”

“你…….”刘婷丽怒吼.

“给我安静点.影响到我治病.你赔得起吗.”苏北沒好气地说.

刘婷丽大口大口呼吸.努力为自己平复胸中的怒火.自己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会遇到苏北这货.

苏北上前说:“脑出血.颅内开始出现肿块.血管渗血严重.”他通过神识内视眼前这女子的情况.

“苏神医.你是如何看出來的.”杰姆佩服.他通过多年经验才判断出來的症状.沒有想到却被苏北一眼看出.

刘婷丽嘴角撇了撇.低声说:“狗屎运.”

“要不你來治.”苏北冷哼一声.

杰姆不满意地看着刘婷丽:“不要出声打扰医生治病.你这个警察应当有该有的素质.”

刘婷丽双眼喷火地看着苏北.差点就要上前揍人.

“救护车何时能到.”苏北看向交警.

“二十分钟.”交警通过交通管理中心获知.他的脸上也带着担心.

“时间不够.需要进行手术.”苏北说.

杰姆对苏北非常信任.急忙展开急救箱:“沒有条件进行啊.”

“不用.我只需要针.”

“苏神医……”

“放血用.”

“这无疑是要了病人的命.”杰姆皱眉.

“我自有手段.”苏北看向杰姆.“有沒有银针.”

杰姆立马回想到苏北的针灸治疗法.回答:“我给我孙女购置了一副银针.给.”他从急救箱内拿出.

苏北十指夹针.飞快地在女子的周身各大经脉扎了下去.针眼有他释放出的真气.

针针进入到女子的穴位之中.真气涌动.推动血管中的血液进行正常循环.避免脑出血后造成身体偏瘫性症状.

“保证她的呼吸正常.”苏北说.

杰姆立马用手托起女子的后颈.进行简易按摩.

苏北当下用神识内视女子脑内情况.拆开杰姆对脑部伤口的包扎.

“你行不行啊.”刘婷丽害怕了.她还真怕苏北乱來.

“别说话.”杰姆严肃地制止.

伤口开始出现溢血情况.苏北的食指与拇指立马按了上去.真气涌动.立马让伤口的溢血凝结.

而另一只手用针沉稳地对扎在脑部各穴位.

做完这一切.苏北整只手对脑部进行按摩.其实这是幌子.他只是不断地运输真气进入女子脑部.

而女子的脑部得到真气的影响.坏死细胞开始重复新生.血管神经等等正在快速地进行恢复.

不过.肿块出现依旧阻拦着血管的血液运输.

“稳住了.”苏北单手拿出一根最长的银针.对着伤口扎了进去.

刘婷丽的心在这一刻揪了起來.

针扎进肿块之中.血液刷地一下飙了出來.吓得刘婷丽浑身一抖.她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心想.完了.

苏北内视肿块.坏死血液从肿块内流出.肿块开始变小.他估算差不多之后.收起了银针.真气灌输进去.让肿块进行自我愈合.

“包扎.冰敷消肿.”肿块是完全消失不了.这不是新生细胞.所以他的真气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

杰姆听到苏北的话.立马进行伤口包扎.冰块放入纱布之中.开始进行冰敷脑部肿块.

“这一滩黑血是肿块内部的.”杰姆看着从伤口中流出的血液说.

苏北点头:“现在沒事了.”

“真沒事了.”刘婷丽担忧无比地说.

“别瞎参合.说沒事就沒事.还这么多废话.”

刘婷丽生不起气.毕竟人命关天.

忽然间.众人震惊.

“醒了.天哪.竟然苏醒过來了.”杰姆震惊地看着地上的女孩睁开双眼.

交警也被苏北的手段给震惊了.

这种脑内出血非常危险.一旦出事.不进行紧急治疗.存活下來的几率极少.

可是沒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在短短时间内让这样一种严重脑出血的病人苏醒过來.

“神了.”杰姆震惊不已.

红色轿车旁哭泣的肇事者女孩忘记了哭.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我这是……怎么了.”醒过來的女人皱眉.头有些疼.想用手去摸.

“别动.你现在刚刚进行了手术.动弹不得.”杰姆那个激动啊.这个苏神医当真是厉害.只是用银针便完成了医院才能够进行的外科手术.

苏北拍了拍手.对刘婷丽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刘婷丽喃喃:“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苏北一笑.转身离去.

交警呆呆看着苏北的背影.好似看到了上帝.倏然间.他回神过來.伸出大拇指赞扬:“神.果真是哪里有他.哪里就有和平.”

苏北上了车.对江涛说:“OK了.”

“治好了吗.”江涛问.

“我福尔摩苏出马.哪有不成的.走吧.”苏北笑着说.

“董事长总是说你嘴贫.现在我是看出來了.”江涛见事情过去.半开玩笑说.她驱车离去.苏北跟上.

苏北经过警戒线时.大声喊了一声:“母老虎.别妨碍人家公务了.”

刘婷丽大怒.双眼看向四周.见众人忍着笑意.她想要发难却见苏北早已离去.这才吃着一嘴的炸弹.走回警车.

二十分钟过后.救护车赶來.对事故女子进行紧急治疗.主治医生震惊地说:“完好.脑内的血块消失了.”

杰姆准备走时.主治医生问:“可是老先生的手段.当真是神了.”

“不是我.是一名华夏中医作为.”

“中医.”主治医生皱眉.当他想问那名中医名字时.杰姆早已离去.

回到小区外.苏北下车.笑着说:“你可是高学历的女孩.以后不要在这么不理智了.”

凉风习习.让江涛清醒几分的同时.感觉到了几分寒意.

她微微一笑:“多谢你的提醒.”她犹豫了几分.“我真后悔遇到你.”

苏北沒说话.只是推着江涛走向楼门口:“天冷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呢.不上來坐坐.”江涛一说这句话.忽然想起第一次邀请苏北來家中时的情境.不由得脸色发烫.

苏北尴尬地说:“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送你到这就行了.”

“那……”江涛此时患得患失.想说点什么挽留住这个时刻.却又说不出來.

“你口吃什么.”苏北笑.“安心做个小资女人.对了.关于电影进行开拍时你联系我一下.我为电影进行取景.”

“好.”江涛想还有在这个事情上可以再次见到苏北.下一刻.她立马反驳.怎么又想见到他.

一连串的矛盾体现在脸上.苏北问:“你怎么了.”

“沒事.你早点回去休息.注意安全.”江涛脸红皱眉.上了楼.

苏北见状这才离去.

看了看时间.不算晚.

他驱车前往人才公寓小区.半路上见到米雅.

“秘书.不是早就下班了吗.怎么还在这.”苏北见她一瘸一拐的.皱眉问.

“该死的高跟鞋.你说为什么秘书都要穿高跟鞋啊.”米雅生气.在她的手上还拿着鞋跟都沒了的高跟鞋.

“摔了.”苏北笑.

“沒良心.”米雅怒.对于她这种运动型的女孩來说.穿高跟鞋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苏北见米雅身材高挑.丝袜配高跟鞋还挺有气质.沒想到米雅这么反感.

“上车.我给你揉揉.”

“给你家老婆揉去吧.只是摔了一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苏北观察米雅确实只是衣服脏了几分.并无大碍.这才说:“明天我给你请假.你好好休息.不用來公司上班了.”

“真的啊.”米雅又皱眉.“这样不好吧.你经常不去公司也就算了.要是连秘书都不去.会引起公愤的.”

“那随你.”苏北停车.让米雅坐上來送她回家.

“我弟弟最近还好吧.”米雅问.

“我听楚鼎天的报告说.米阳经过乡下出差后确实沉稳了很多.虽然沒多少工资.但对他也是一份磨练.”

“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改变他.”米雅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很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