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医者仁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虽然是医学上的变革和发展.但是首先他们想到的就是苏北个人的隐私.

这样一个神医.他的性格是什么不得而知.如果冒然公布他的医疗手段.惹恼了他.反而对医学的发展产生不利.

“我自己是不是得了病毒我自己很清楚.”看到众人奇怪的眼神.苏北摊手.

他现在确实对病毒上心了.

“你赶快去消消毒.穿上防护服.”杰姆是最了解苏北手段的人.他带着苏北前往消毒室.

“刘队长.这里沒什么事了.”刘院长说.

刘队长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回话:“这样最好.”既然这些专家们都说沒事了.他一个警察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离去之后给外部进行交通管制的警方打了一个电话.取消了一个擅自闯入福兴路青年的抓捕任务.

从现在看來.苏北应该就是那个青年了.

在消毒室.苏北一进來就看到那老医生正在清洗全身的防护服.

“哼.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你们自己想清楚了.”老医生瞪了一眼苏北.对杰姆说完就走.

“苏神医.你别生气.他是个好医生.”杰姆对苏北进行简单的检查.

听诊器、体温测试过后.开始给苏北套上防护服.

苏北自然沒有多想.虽然老医生的话咄咄逼人.但是毕竟是以大局为重.心好.他生不起气來.

就像是学生时代的老师对学生的严厉教导.虽然学生私底下说着不喜欢老师的话.但是心中始终沒有对老师产生过任何排斥.

经过消毒清理之后.苏北与杰姆走出消毒室.苏北问:“可否给我看看病毒的一些病例报告.”

杰姆点头.不过.两人一出现.就看到外面只有刘院长一个人.

一问之下才知道.刚刚救护车从西冷镇救出的那名女子病情严重.随时都有心脏停止的危险.因此专家组们正在进行紧急会议.

杰姆沉着脸说:“我们去听听.”

几人走进会议室.气氛顿时冷了下來.

“你们两个进來就罢了.为何还带着一个外人进來.”老医生阴沉着脸说.

众人冷哼.对于苏北的插入很是不喜.

这里的每一个人哪个不是医学界的大人物.苏北一个青年人贸然进入.不仅沒有被惩罚.还被某几个大人物捧着.在场的众人心中谁会好受.

苏北一笑.不以为意.他说:“如果我猜的沒错.在你们开会议之前.病人全身的紫色斑点开始大幅度扩散.心脏跳动时快时慢.血液流动缓慢且有紫色蛋白出现.”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医生惊异.其余人的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北.

这种症状只有重症的病人才会出现.也是中午才发现.这流感來得突然.还沒有对外公布.

杰姆对老医生说:“他是一名神医.参与我们的会议沒有任何坏处.”

“神不神我不知道.只要不妨碍我们就行.”老医生松口.

杰姆一笑.示意苏北坐下.开始紧急会谈.

苏北的猜测得到老医生的肯定之后.心中的不祥预感就更加强烈.他不断地思索着这流感为何会爆发.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

他想不通.感觉头疼便摇了摇.然后心想.出现这种症状就代表已经出现生命危险.再不进行治疗.恐怕就算是他也无力回天.

看着众人对病情进行分析.然后说出各自的诊断方法.他摇头站了起來:“诸位.如果在接下來的五分钟内不对病人进行治疗.那么这场会议将会成为致命的商谈.”

众人的目光变冷.

江海第一人民医院的老医生江教授怒喝:“放肆.让你参加这次会议是我最后的底线.你竟然说这场会议会要了病人的命.”

“神医.还是冷静的坐下來听听在做专家的方案吧.”另一位教授冷冷地说.“就在你刚刚起身的这段时间.已经耽误了我们不少诊断方案的商量了.”

苏北不理这几人.转头看向杰姆:“带我去看病人.再不去救來不及了.”

他的神情非常严肃.

杰姆一咬牙站了起來.说:“我相信苏神医的手段.”

“你在干什么.”江教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站了起來.喝止.

克洛兹教授站起來劝:“不要伤了和气.我们对这种病毒不知根底.苏先生说的也不失为一种警惕.”

“你.你.”江教授气得说不出话.

“诸位.这样吧.你们在这里尽快选出治疗方案.我和克洛兹教授几人先去稳定住病人的病情.”刘院长信任苏北.他说病人有生命危险.心中沉了几分.

“一个个如此儿戏.等这次流感过去.我要是看到你们还捧着那不知名的神医.我就辞退如今的位子.”江教授愤怒地喊.

苏北摇头.跟随几人來到重症监护室.

苏北一进去就利用神识查探了一下这名昏迷不醒的女子的身体.他沒有看旁边的心电图.便说:“心脏忽快忽慢.上一秒连续跳了三次.下一秒两秒一次.”

杰姆等人连续去看心电图.分析之后点头:“苏先生分析的如此细致.”

“血液开始被紫色蛋白凝固.在心脏奇怪循环之下对各大经脉血管进行膨胀收缩.”苏北皱眉说.

他说完.看向众人.说:“三花奇毒.这是古代失传的三花奇毒.也叫做蒲公英毒.”

“难道这不是流感病毒.”刘院长疑惑地问.

苏北沉着脸说:“这不是流感病毒.你们全部都被骗了.这应该是一场人为的流感病毒.”

“这怎么可能.”杰姆摇头.

有人下毒他可能相信.但是那是单个性.有指向性的.但是病毒不是.它是一种支气管传染性病毒.拥有传染的功效.

“信不信暂且不说.还是先救下这个人再说.”苏北感觉这场流感病毒不简单.

他看向刘院长说:“给我一副针灸.”他想了想.觉得不妥.又写了一副方子给他.“全部磨成药粉给我.”

刘院长一见苏北要进行救治.不疑有他.立马去做.

而杰姆前往医务室取出自己的急救箱中的银针.

“这是本国失传千年的奇毒.能够像花粉一样.人传人.形成一种类似于禽流感的症状.这不过是一种掩盖世人的做法.实则是人为.”

他手拿银针.开始对女子各大经脉进行针灸治疗.

真气顺着银针进入到女子血脉之中.开始清理紫色蛋白.不过.这种蛋白无法被清除.只能够被真气堆积在一处.

苏北通过神识看到血脉中的情况.皱眉.

果然这种奇毒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够解决的.

他示意杰姆以及克洛兹扶起女子.说:“病毒无法彻底清除.需要进行排毒.”

“然后排毒.”

“让她半坐起.”苏北继续施针治疗.让自己的真气进入到女子的血脉之中.让紫色蛋白渐渐聚集到一起.往上方的气管冲去.

不断地用真气催发.经过五分钟的治疗.女子身上的紫色斑点开始明显地收缩.然后凝聚到了胸腔部位.

在苏北旁边的杰姆以及克洛兹此时对苏北说的话确信无疑.这肯定是一种苏北所说的奇毒.

否则的话.苏北如何知晓以什么方式进行排毒.

这一下.他们内心也在疑惑于到底是谁在丧心病狂地做出这种非道德事件.

而刘院长也赶了过來.手中端着一碗灰色粉末.

苏北看了一眼说:“喝着水喂她.”

刘院长迟疑了一下:“确定要喂她.”

“你自己看.”杰姆知道刘院长有些担忧苏北的做法.当下就指着女子身上的紫色斑点看.

刘院长再不敢乱想.把水合进碗中.然后喂进女子的嘴中.

他在女子脖子处按摩了几下.药和水的混合物从咽喉处流入.

苏北这才停止了银针处的真气输送.这时.他來到女子身后.双手凝聚真气.看着旁边的三个人说:“都离她正面远点.”

说完.双手猛地拍在女子后背.真气随之进入到内部之中.

紫色蛋白凝聚在胸腔处.此时被苏北的双手以及真气震荡之下.顺着气管直冲而上.

也在这个时候.药物发生作用.

胃部抽搐了一下.大量未消化的食物随着紫色蛋白从嘴中喷了出來.

并且药物与女子血脉中残留的真气合并.开始修复各大经脉的损伤.

众人见女子哇地一声吐出一堆秽物以及紫色犹如鲜血的液体.心中纷纷惊异.

苏北收手.拔出银针说:“毒已经排了出來.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

“你们在干什么.”此时.江教授带着专家组的人刚好來到重症监护室.一见女子吐出东西.便怒不可遏.

“乱搞.会出人命的.这是哪里來的三流医生.他是如何骗你们的.”一名老教授气的脸色发白.

苏北看着他们说:“如今她的体温开始回复正常.呼吸顺畅.心脏平稳.血液也开始正在的新陈代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