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感觉有阴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与这两人对视.点头.

丁俊山皱眉:“即使猜出这其中必定有蹊跷.但是事情出自西冷大饭店.他也无法摆脱如今的处境.”

确实.禽流感不似其他病毒.可以进行人为的制造传染.再说.也沒有谁会丧心病狂地弄出这种事情出來.

“看來我得请一个律师來保释了.”袁水无奈.“才刚刚來到江海.沒有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苏北看着空荡荡的审讯室.心想.仅仅针对袁水.就使用出了失传的三花奇毒.这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而用出这种奇毒手段的人.其心必定无情.视人命如草芥.

难道是想要弄垮袁水在江海市城西的餐饮龙头老大的位置.

他转头问:“现在有谁是你目前最大的敌人.我说的是商业上的对手.”

“城南的龙头餐饮老大一直想要扩展自己的地盘.对城西的市场份额有了很多的注意.”袁水知道苏北要说的是什么.

他说到这里.摇头:“不过.这家伙一直都与我有谈判.并沒有与我有多少不和谐的成分在其中.我想禽流感这种事情不能想的太夸张.出在我的饭店.我也只能够认栽.”

苏北点头:“你就委屈的接受这里的审讯程序吧.这件事情出自禽流感.虽然不怪你.但发源地來自西冷大饭店.你还是要付一定责任.”

“我都理解.说起來还得谢谢苏总的关照了.”袁水郁闷无比.但是也理解这纯粹就是运气原因.

苏北罢手:“等这件事情过后在好好的重振旗鼓.要把城西餐饮老大的位置坐稳了.”

他说完要了城南餐饮龙头老大华凌的电话号码便离去.

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他沒有深究下去.对于袁水以及丁俊山來说.这起事件并不是禽流感.而是人为事故.只怕会认为自己是个神经病.

他从袁水口中得知的唯一一个线索.就是城南华凌可能与这起事件有关.

从利益角度出发.苏北看得清楚.有人投放三花奇毒.必定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

而因为三花奇毒造成最大损失的便是袁水.而作为袁水的竞争者.这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也许.苏北能够从其中找到一些线索.

他驱车前往城南.电话打给城南的龙头老大华凌.

“喂.请问你是.”是一道深沉的声音.

“我是袁水的助理.”苏北的一句话就引起了华凌的注意.

电话那边有一声笑意.然后回话:“真是沒有想到.城西袁总会让自己的助理主动给我打电话.”

“华总.你应该知道我打电话给你的原因.”

“不仅仅是我知道.只怕江海餐饮行业的人都知道.我是最大的嫌疑对不对.”华凌苦笑中仍然带着沉稳.

苏北开着车打电话.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不过.禽流感这种事情如果是人为的.只怕沒有任何人相信.”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联系.”华凌疑惑地说.

其实嫌疑是从利益角度出发去推理判断.但是从事件本身出发.沒有人会去怀疑华凌.

毕竟这是流感.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染病.

“我就是想问问你对于这次流感事件的看法.”

“沒有多少看法.最多也就是让旗下的酒店多加小心罢了.流感这种东西不可避免.你说防备的话.花费资金大. 不防备的话.一旦出现就是毁灭之灾.”

华凌作为正当商人.虽然也想要吞并袁水手中的一部分产业.为自己获取更大的牟利.

但是毕竟是同行同业.正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禽流感出现.对一个餐饮行业会造成非常大的打击.就算是华菱都觉得袁水非常倒霉.

简单地聊了一会.苏北皱眉.

他从华凌的话中并沒有观察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说.这家伙真的并不是投放三花奇毒的人.

挂了电话.他犹豫着要不要转向回到感染地区最严重的地方.却看到一个熟人.

刘婷丽失神落魄地走在人行道上.在远处的小巷子中有五名痞子正在对她报以不怀好意的目光.

苏北倏忽间想当之前在局里.刘婷丽愤怒而哭泣的神情.

这么一个火爆女、女强人.被他一个大男人弄哭.

他心中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就是活该.”苏北摇头.想要加快车速离开原地.

当车子与刘婷丽擦肩而过的时候.苏北叹了一声:“就怪我嘴臭.”

他把车停在小巷子处.下车走向刘婷丽.

在小巷子处的五名痞子见到苏北走向刘婷丽.以为是有人想要捷足先登.搭讪这么一个大美女.

“不能让他给抢了.”一名黄头发不再守株待兔.直接上前.

开着奔驰的青年对于一个美女的吸引力够大.至少这些痞子都认为自己沒有多少的优势.

但是.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盘.他们有信心获得这位美女的倾心.就算美女抗拒.再是在强制手段下.也不得不屈服.

苏北看了一眼超过自己的黄头发.嘴角一笑:“这年头找虐的都这么积极.”

黄头发听见.转头冷哼一声:“最好给我闭嘴.否则我让你走不开这里.”

苏北沒有再争.而是摊了摊手:“你厉害你來咯.”

紧接着另外四名痞子也超过苏北.还故意撞了一下苏北.

苏北抱着看戏的心态去看着这五个痞子.

“美女.有心事.”黄头发不屑地看了一眼苏北.他以为刚刚的威胁吓到了苏北.便炫耀似地对刘婷丽说.

“滚开.”刘婷丽哭后心中一肚子委屈非但沒有发泄出去.反而越积越多.以至于她现在化作了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火药桶.

“哟.很辣嘛.”黄头发一笑.手不老实地往刘婷丽的肩膀上摸去.

刘婷丽这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黄头发的手还沒有摸上來.就被她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她冷冷地看着另外愣神的四人.说:“不想死就给我滚开点.”

苏北嘴角一扯:“果然是火爆脾气.看着挺可怜的.沒想到动起手來反而还要提被打的人担忧.”

“他么的敢弄我.都给我上.”黄头发怒了.沒有想到这么一个妞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让他一个大老爷们的颜面何存.

另外四人纷纷上前.想要制服刘婷丽.

到时候.他们想怎么弄眼前这位美女就怎么弄.

不过.使用过这个套路多次的痞子.这次遇上了硬茬.

短短十秒钟内.刘婷丽就把眼前的五名痞子给摆平了.

刘婷丽这次是真的很生气.都怪那个自以为是的苏北.所以她在教训这些痞子的时候.是以苏北为假想敌.

因此.这五个痞子很倒霉.被刘婷丽毫不手软的身手给镇压了.

刘婷丽微微喘气.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前面站着不动的苏北.

“看我笑话吗.”刘婷丽冷声.她加快脚步想要远离苏北.

苏北单手拦住刘婷丽的去路.说:“并不是看笑话.是看那五个人的笑话.”

“不过是一些小鱼小虾而已.跟你这个大人物比起來.我们才是小鱼小虾.”刘婷丽走下人行道.绕过苏北的手臂.

“生气的女子可不好看.”苏北转身看向刘婷丽.

“我生來就不是给你看的.”刘婷丽的语气依然很冰冷.

“你要去哪里.”苏北上前询问.

“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我散散心不行吗.”

“现在整个江海市都发生了禽流感.这么冒失会很危险.”苏北看着刘婷丽的背影说.

忽然.他的双眼中出现精光.一眼看到了刘婷丽脖子上的紫色斑点.

虽然犹如芝麻大小.但是苏北看得清楚.心中一惊.

他一个箭步冲到刘婷丽的身旁.用手抓住刘婷丽的肩膀.凝重地说:“别动.”

“别以为你是国安组总教官我就不敢打你.大不了我去辞职.”刘婷丽愤怒地转身.挥拳砸向苏北的面门.

苏北见她双眼还带着红眼圈.摇头去制服.

“啊.”刘婷丽怒了.喊了一声.对着苏北就使用出女子防身术.

“你身体出问題了.”苏北快速制服刘婷丽.双眼则是看向之前被刘婷丽打倒在地的五名痞子.

“我就是死也不管你的事.”刘婷丽的双手被苏北控制住.她一怒之下.对着苏北就咬.

“你属狗的啊.”这让他想到了柳寒烟.然后才想起來.这么一个暴脾气还有点与柳寒烟相似.

“你别动.”苏北皱眉.双眼看向刘婷丽的脖颈.他看的沒错.紫色斑点开始扩大了.

“你这个色狼.放开我.”刘婷丽疯了一样.对着苏北使用出浑身解数.

苏北摇头.只好双手环抱住刘婷丽.全身制服她才完事.

“你干什么.放开我.”刘婷丽脸红脾气怒.可她在苏北的怀中犹如小羔羊.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你得禽流感了.”苏北皱眉说.他想用这句话让对方冷静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