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刘婷丽哭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处于暴怒之中的刘婷丽如何听得进去.

“我得什么关你什么事情.”刘婷丽说这句话就像是喷火.冷冷地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看着我死岂不是更好.”

苏北紧紧皱眉.他也懒得去听刘婷丽的抱怨.双眼盯着她脖子处开始扩大的紫色斑点.说:“必须要做处理.”

他抱着刘婷丽走向车内.

把刘婷丽反锁在车内.他走向人行道上刚刚站起來的五名痞子.这一刻.他的神色冰冷.沒有之前无所谓的态度.

“你小子看戏看到很爽是吧.”黄头发想把怒气发泄在苏北的身上.

苏北不说话.双手抓住黄头发的手臂一眼.双眼出现精光.在黄头发的手臂上出现了紫色斑点.而且斑点面积非常大.

“找死.”黄头发见苏北如此嚣张.带着兄弟们教训此人.

“这只有重灾区才会出现的重症现象.为何远在城南还会出现.”苏北闪躲开众人的攻击.轻松制服这几人.喃喃.

他看着地上倒地不起.惊恐地看着他的痞子.说:“你们今天早上具体去了哪里.”

这句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这几人不敢不回答.否则又是一顿爆揍.

“巷子里的刘三厂子.不过是个废弃的加工厂.我和兄弟们经常把那里作为聚集点.”黄头发擦去嘴角的鲜血.心中震惊.

这家伙的身手只怕比那美女还要厉害.之前他们还扬言教训苏北.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什么加工厂.”苏北淡漠地说.

“食品加工厂.”黄头发老实回答.

苏北点头.上前把这五人全部击晕.扔进了巷子内的一处垃圾堆中.

这些人不能够让他们乱走.以免扩大传染的扩大.只能够让他们暂时留在这里.

他临走时看了一眼巷子.然后走向车内.

坐在驾驶室内.刘婷丽对他又是咬又是打.但苏北无动于衷.他驱车前往附近诊所.

“你这个混蛋.放我出去.”刘婷丽愤怒到极致.双眼都红出了泪水.她被逼急了直接张口咬住苏北的右手.

苏北的右手依旧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左手拿出电话通知林逸带着林楠去调查一下这附近巷子内的情况.

林逸等人自从知道苏北无意前往昆仑之后.便闲了下來.如今苏北亲自安排任务.心中兴奋.终于到了能活动筋骨的时候.

來到附近一家卫生诊所.苏北进去要了一杯免费口服抗毒液.最近禽流感闹的人心惶惶.全市的各处诊所都有这种服务点.

当然.他的目的并不是这么简单.趁着诊所内的医生不注意.悄然闪进医务室.快速拿出一副银针出來.

西药盛行的当今世界.银针作为中医的看诊方式之一.衰弱至今.就算他偷出一副银针也不会有人发现.

苏北端着一杯抗毒药走出诊所.走进驾驶室.看着刘婷丽用愤怒而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他把药递了出去:“喝了它.”

“凭什么.”刘婷丽要拍掉苏北手中的药.

苏北快速避开.然后平静地看着刘婷丽:“喝不喝.”

“不喝.死也不喝.”刘婷丽极力反抗.这一刻.她见到苏北对自己毫无办法.心中涌现快感.

“你还非喝不可.”苏北哼了一声.在这件事情上.他非常坚决.

只见到他单手控制住刘婷丽的双手.另一只手把药逼近对方的嘴.

刘婷丽剧烈挣扎.她知道苏北要干什么.当下死死闭嘴.用冰冷的目光看向苏北.

苏北哼了一声.他把药平稳放在杯孔内.单手把副驾驶座椅放平.

刘婷丽见状.心中出现不祥的预感.开始挣扎.但是在苏北的怪力之下.她如何能动.

苏北端着药直接跨坐在刘婷丽的腹部处.单手控制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端着药贴身去喂.

刘婷丽双颊涨红.双眼要喷出火來.

“色狼.流氓.不要脸的禽兽.”她终于忍不住.开始愤怒地大骂.

苏北见她张嘴.冷笑:“喝了它.我也不会这样.”

“死也不喝.”刘婷丽死了心要跟苏北抗争到底.

“那就别怪我动手粗鲁了.”苏北压在刘婷丽的身上.用嘴咬住纸杯一角.空出來的单手扳开刘婷丽的上下牙.

“啊.”刘婷丽说不了话.只发出愤怒的喊声.她在求救.

“这车别的不说.就是隔音效果好.”苏北咬着纸杯说.他低头把纸杯送到刘婷丽的嘴中.

抗毒液缓缓地倒进刘婷丽的口中.

几乎是脸贴脸.嘴对嘴.双眼对视.

刘婷丽反抗无效.屈辱地流出眼泪.她就这般看着苏北.一直盯着.泪水不停地流.

抗毒液主动入喉.呛得她不断咳嗽.

等纸杯内的药全被刘婷丽喝下去后.苏北才松开了对方的手.

刘婷丽获得自由.大哭之下对苏北拳打脚踢.

“你得了三花奇毒.喝下去的药不过是为了制止病毒的蔓延时间.”苏北扛着对方的打闹.淡淡的说.“接下來需要给你彻底排出体内的病毒.”

“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屈服你的.”刘婷丽流着泪大哭大闹.剧烈反抗苏北的任何行为.

“这可由不得你.”苏北拿出从诊所偷來的银针.十指夹出八根银针.盯着刘婷丽.“再乱动我扒了你全身.”

刘婷丽浑身一震.不过受到威胁的她.态度反而更加极端.她的双手抓向苏北手中的银针.冰冷地说:“那我宁愿去死.”

“你沒有选择.”苏北收起银针.只能单手施针.另一只手去控制刘婷丽.

但是见她的反抗依旧剧烈.他沒有办法.低声说:“只要你配合我完成施针.接下來你要干什么我无条件接受.”

刘婷丽双眼警惕地说:“你说到做到.”

“我以国安组总教官的身份作担保.”

刘婷丽的双眼闪过冰冷的目光.盯着苏北说:“你会后悔的.”她要让苏北后悔对她这样做.

她平躺在座椅上.稍微冷静下來.这个时候她再问:“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你得了禽流感.身上出现紫色斑点.需要尽快治疗.排出体内的病毒.”苏北这才知道.原來这丫头愤怒之下对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沒听进去.

刘婷丽的浑身一震.她确实被吓到了.但是面对苏北.她冷哼一声:“我死了你心里岂不是更好受.”

苏北不想听她的冷嘲热讽.手拿银针.看着刘婷丽的全身:“有人因我而死.我内心可不会接受.”

“不要脸的禽兽.真看得起自己.”刘婷丽冷冷地看着苏北.大骂.

苏北摇头:“因为我而愤怒的去死.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他与刘婷丽对视.“完成施针.接下來你想怎么样都行.”

刘婷丽冷冷地看着苏北:“接下來我想让你去死.”

“不行.我不能死.”

“怕死的小人.”

“我身边需要保护的人太多.我不能死.”苏北认真地说.“你身上的衣物太多.需要脱下來.”

“让我死吧.”刘婷丽顿时剧烈挣扎起來.

“看來只有让你彻底晕过去了.”苏北手刀切晕刘婷丽.

他看了看车窗.把刘婷丽纺织在后座.把副驾驶座位推了起來.两侧安置的是深色玻璃.光线无法到达车内.外人难以看清内部.

苏北脱下刘婷丽全身只剩下内衣为止.

不得不说刘婷丽肤如凝脂.凹凸有致.让苏北差点就忍不住.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多想其他.开始施针.

如今.刘婷丽的全身各处都出现紫色斑点.看起來有些恐怖.这是症状在恶化的表现.

银针上沾着真气.插入刘婷丽的各大经脉穴位.最后苏北解放双手.真气灌顶.

十分钟过去.他终于强行用真气逼迫出她体内的所有紫色蛋白.毕竟她不是重灾区真正的病原体感染者.

因为发现及时.所以不用依靠药物也可以排出病毒.不过这需要苏北耗费更多的真气.

扶起刘婷丽.双掌拍击在她的后背.一口紫色血液喷了出來.而她身上的紫色斑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击击醒了晕迷中的刘婷丽.

清醒后的刘婷丽嘤咛一声醒了过來.一眼看到全身被扒光到只剩内衣.她内心崩溃.

转眼用极端冰冷的目光盯着苏北.情绪激动到了极点.她大口呼吸.此时反而沒有暴怒动手.

苏北苍白着脸坐在座椅上.平静地看着她:“接下來随便你要打要闹.”

刘婷丽冷冷一笑.清脆的巴掌声在苏北的脸上响起.

“我恨你.”她安静地穿上衣服.“还要反锁.”

苏北叹了口气.把车门解锁.

刘婷丽的开车门前.看了一眼车窗上的紫色血液.停顿了那么一瞬间.然后离去.

“还以为你接下來要死要活呢.”苏北在车内自言自语.他抽出车内纸巾把车窗上的紫色血液处理干净.开车前往城南的废弃加工厂.

他如今治疗一个中毒者都这么费力.如果奇毒大面积传染.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