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车内施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病毒.病毒预防中心是不可能配制出疫苗抗体.除非有解药.不然这种传染将会比艾滋还要可怕.

再次來到巷子处.他的脸色已经恢复红润.

直接走进巷子.看到那五个倒在垃圾中晕迷不醒的五个痞子还在.便极为放心地离去.

不过.他刚刚走了不出五步.那黄头发痞子醒了过來.

苏北转身走向他.

“你干什么.”

“晕你.”苏北不言分说.再次切晕这家伙.

在巷子内部七拐八拐终于來到一条街道之上.

苏北看着冷清的街道.找一个路人问了问刘三加工厂在哪里.

这路人带口罩.见苏北贸贸然走过來.被吓住.

“这位朋友.不知道刘三加工厂如何走.”他的双眼观察此人.好在并沒有发现紫色斑点的存在.

“刘三.”路人听见苏北的话.惊异了一下.“你是外面來的人吧.”

苏北点头.

“劝你别去.那里很危险.”

苏北凝神.看來那五个痞子说的话有些不属实.

“刘三是这里的土皇帝.谁都惹不起.他那加工厂是正规手续不错.但是加工的都是一些市面上不能见光的东西.”路人警惕地看着四周.

“多谢提醒.不过我还是想要去见识一番.”

路人摇头:“前面左转.巷子深处便是.”说完走人.他该提醒的提醒了.至于听不听就不是他能够办到的.

苏北道谢完顺着路人说的话走了过去.

他刚刚走进巷子深处.就遇见了林逸以及林楠.

“家主.”林逸前來报告.林楠跟随其后.

苏北点头:“可进去查探一番了.”

“刚刚來到这里便遇见了家主.还沒有了解里面的情况.”林逸如实回答.

“走吧.”他带着这两人走进巷子深处.

他们刚刚走出巷子.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处陈旧而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铁门之内是一处庞大的工厂.

几人还沒有说什么.两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忽然从工厂侧方涌现.随后快速地远去.

苏北的脸色一变:“古武者.”他立马判定气息强弱.吩咐林逸前去追击.

以林逸玄阶后期的身手去追击.不会有多少危机.

他沉住气.带着林楠越过铁门.进入其内.

既然刚刚出现了一名古武者.那么也就说明这个加工厂不简单.

他们从正面进入.胆大包天.

沒走几步.厂内的藏獒嗷嗷加了起來.顿时惊动了这里面的打手.

苏北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那藏獒.后者吓得躲进窝中再也不敢出來.

不过.这里面的人已经被惊动.并且发现了苏北两人.

“哪里來的.要做什么.”一名手持砍刀的独眼冷冷地说.他示意兄弟们包围苏北以及林楠.

说这话的时候.独眼的注意力却放在林楠身上.

以前的她跟随袁纯阳在隐门修炼.受到灵气淬炼.身材面容自然带着一股空灵.

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这里出现.不被注意才奇怪.

“想來看看这里在加工什么东西.”苏北漠然说.

独眼冷哼一声:“想看看.我可以让你亲身体会一下.”他摸着刀身.“让你身上的每一片肉都经过工序的加工.”

林楠厌恶地看着独眼.她转身对苏北说:“家主.动不动手.”这些家伙竟然做这些勾当.

苏北罢手示意林楠不必心急.他想要找的可比这些重要多了.

“现在应该沒有在生产人肉吧.”他的话非常直接.让独眼一愣.

“真是活腻了.还敢來这里.”独眼贪婪的目光直接放在林楠的身上.“兄弟们给我上.这小子给我捆起來.赶明作为肉料.”

“至于这位美女.就陪陪哥哥们玩玩.”独眼走向林楠.

“动手吧.”苏北只能够亲自去看看厂里加工的是一些什么了.

林楠早就忍不住出手.听见苏北的命令.对着独眼下手.

独眼还以为是个泼辣.只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这女孩泼辣过头了.一招就秒了他.

解决完这些打手.两人进入厂内.

苏北皱眉.这简直就是一个露天的加工厂.环境简陋.卫生差到了极致.而里面的工人沒有做出任何卫生防护便徒手在生产线上进行加工.

他们的到來并沒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想要进來就得经过刘三手下的同意.

苏北观察得仔细.发现这里的工人几乎所有人都的身上都带着紫色斑点.

“家主.这些不是人肉.”林楠皱眉.她闻过投入生产线之前的肉末.

“确实不是人肉.否则也不敢投毒了.”

林楠听得莫名其妙.

“这里的所有人都中毒了.”苏北皱眉地看着每一个沉默不语的工人说.

“中毒.”

“听沒听说过三花奇毒.”苏北看向林楠.

“千年失传的奇毒.”林楠震惊.“当初师傅对我们说过.这种毒药形似瘟疫.可以一传十十传百.是一种惨绝人寰的毒药.”

忽然间.林楠的双眼中出现精光.盯着苏北说:“家主.难不成最近江海市出现的流感病毒是这种奇毒引发.”

苏北点头:“我判断有人想要对袁家下手.”如今他好歹也是袁家家主.而且也知道袁家与苏家的关系.他在怎么说也得管管.

并且也能够为公司未來的新产品做好市场调研准备.

林楠细细想來说:“江海市的袁水.如今做餐饮行业.”

苏北微微惊讶地看着林楠.

林楠脸红不好意思地说:“对于袁家.我们有特殊的感情.这一点我们很敏感的.”

“我还以为你们一心修武.对这些俗事莫不关心.”

“师傅说过.袁家祖训.在隐门中隐姓埋名修炼.也要多去接触接触红尘嘛.”林楠回忆.

苏北点头.他想起智清大师给的遗书.当初袁天行与苏家祖宗修炼大成之后入世接触红尘.这应该是大成之后的返璞归真的修行方法.

对于如今的他以及林楠來说.还太远.

不过.两人并沒有在这里平安的呆太久.厂内刘三的手下被解决的事情很快被发现.

此时.刘三带着自己的手下來到厂内.一眼就看到苏北两人.

而苏北也发现了这一波人.

“废了他.”刘三指的是苏北.至于林楠.他还不忍心下手.

苏北冷笑:“你难道不想知道这厂内生产的是什么.”

刘三愣了一下.然后冷冷地说:“这些都是生钱的手段.你沒命去管.”

“只是一些要命的手段.”苏北指着看向这里的工人.“他们身上都带着紫色斑点.这明显就是中毒的征兆.”

刘三制止手下冲向苏北.皱眉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苏北冷哼一声:“看來你还蒙在鼓里.这里加工的家禽肉食与城西的禽流感有关系.”

“放你吗狗屁.我刘三明人不说暗事.就算是做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也不会弄流感类的肉食.”

禽流感肉食如果明知而为.那此人就是道德丧失到了一种极点.毒害的可就是全社会.

当大量大量的人因为禽流感而死时.沒有任何人能安心使用非法牟利的钱财.

“禽流感刚刚出现在江海市.可能你还不知道它的症状表现吧.”苏北指向一名工人.“身上出现紫色斑点.体温开始忽冷忽热.最后直线上升.”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三等人的脸色怪异.他们身上也有这种症状.心中开始慌了起來.

“而且在这过程中伴随着时不时的头疼.全身各处酸痛无力.”苏北指着刘三.“你身上也有对不对.”

刘三扔下手中的砍刀.哀求地看着苏北:“这位大哥.可有解决的办法.”

相比较于赚钱.他们更在意自己的身体.

“有人指使你们生产这些肉类对不对.”苏北质问.

“前天我们这里來了一名青年.说可以给我们免费提供肉类.但是赚取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要归他所有.我想我们赚得到大头.便答应了.”

苏北冷眼看着刘三:“我看这幕后人对着钱根本就不在乎.只是为了麻痹你们罢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刘三心中焦急.赶紧命人停止肉类的加工.

苏北摸了摸下巴说:“找到主事人.寻求解药.”他问刘三.“他可说过这些加工过的肉类投放在什么市场沒有.”

“城西指定的饭店.”刘三如实回答.

“哼.果然是要对袁家下手.”苏北判断而出.他带着林楠往外面走.“那名青年现在在哪里.”

“我……我并不清楚.转來的钱还沒來得及分红.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刘三说.

苏北冷哼一声:“唯利是图.你们这黑锅只怕是背定了.”

也在这个时候.林逸归來.不过他的全身都带着伤势和鲜血.

“哥哥.”林楠赶忙上前扶住林逸.

“家主.让那家伙跑了.”林逸抱拳.

苏北看着林逸身上的伤势皱眉.他问:“以你的身手不至于这么狼狈吧.”

“那人身边还有人.”林逸双眼射出冷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