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寒烟一怒/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來苏总又有麻烦要应对了.”柳寒烟冷冷地看着苏北说.

周曼心中一惊.一听到这句话.她就知道要遭.

松开与苏北牵手的手.抱着文件走向柳寒烟.低声:“抱歉.董事长.刚刚在门口拿临南分公司的销售表单时.遇到了一些麻烦.”

柳寒烟看了她一眼说:“既然苏总为你解决了.那就赶紧上去.送到我办公室.”

说完.她把目光放在苏北的身上.目光中透露着深深的冷意.

周曼听见柳寒烟的话.一愣.她本來以为自己死定了.大庭广众之下与苏北恩恩爱爱.

虽然柳寒烟知道她与苏北的关系.但是也要分场合.

只是她沒有想到.这个一向脾气火爆的董事长仅仅是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

“发什么楞.难道还要我亲自送你上去.”

“不是.”周曼急忙走进电梯离去.

苏北看到这一幕.走过去一笑:“董事长怎么亲自下來了.”

“刚好下班.我累了.先回去.”柳寒烟淡漠地说.“送我回去.”她说虽然冷漠.但却有深深的疲劳.

“要不我们坐公交吧.”苏北拦住柳寒烟.

“什么..”柳寒烟忍不住发怒.她是一个会生活的女人.吃穿住行无一不透露着奢侈.

要让她做公交.她宁愿走路回去.

苏北靠近去悄声说:“我们毕竟是夫妻.去体会体会寻常人的日子.”他说的语重心长.

“你觉得我现在有这么心情.”柳寒烟冷哼一声.她已经在极致的忍住内心要爆发的怒气了.

沒有想到苏北竟然还敢去触及她的眉头.

如果沒有发生苏北与周曼的那一幕.也许她还不会这么说.

“我包公交.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坐.”苏北建议.他知道刚刚柳寒烟对周曼的一幕.就发现这位董事长变了.

也许周曼所做的一切.真真切切地让柳寒烟懂得两个人之间的不易于真挚.

从解救陈泽凯到苏北受伤进院以及如今的招标会事件.都让柳寒烟知道自己对苏北的.与周曼对苏北的.相差真的太远.

不过.世界上沒有哪个女人愿意见到自己身边的男人与其他女人有暧昧关系.

柳寒烟也不例外.

苏北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和和气气地给她提建议.

“不用.既然你不用送我.我就自己回去.”柳寒烟边走边伸手.“钥匙给我.”

苏北尴尬地笑了笑:“丢了.”

“车丢了.”柳寒烟阴沉着脸瞪着苏北.“你还真有出息.不愧是从部队里面出來的人.”

“车沒丢.就是钥匙丢了.”苏北心虚地解释.

两人说着话來到了大楼门口.

柳寒烟刚刚要发怒.一眼见到大门前停着的奔驰S600.内心愤怒瞬间爆炸.

饶是地阶后期的他也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味正在接近他.

“你这个疯子.”柳寒烟再也忍不住.对着苏北就拳打脚踢.现在正值下班时.大量从楼上下來的职工见状.纷纷震惊.

公司两大管事人竟然堵在大门口开打.这可是一则大新闻.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两人是夫妻.所以也就归咎于夫妻间的吵闹.

“我看不见.不能看见.”有机灵的直接离开现场.重新返回楼上.

这类事情虽然新鲜.但是也要有资本去看啊.一不小心被这两个大佬认个熟.以后想要在公司发展那简直就是如履薄冰.

很快.大部分人重新回到各部门.

这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柳寒烟越打越來气.她大骂苏北:“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与周曼的事情我就忍了.你还把我的车子给弄成这样.你到底想要干嘛.”

苏北点炸这个麻雷子.哪敢乱说.他拉着柳寒烟的手臂往外走:“有流氓痞子对车下手.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就是你的理由.然后就把车明目张胆地放在这里.你是故意给我看的吧.”柳寒烟中的怒气转为委屈.

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來.她用手打着苏北的胸口.带着哭腔:“她被评为什么华夏女神.你是不是觉得很沾光.想要用这种方式來气我.”

“你胡说什么.根本沒有的事情.”苏北皱眉说.

“我哪里胡说.”柳寒烟挣脱开苏北的束缚.盯着苏北.“车毁成你不会放在4S去维修.偏偏要等到下班的时候堵在大门口.”

她渐渐停止了哭泣.声音变冷:“我知道你与周曼的关系.我知道我不如她.我也忍气吞声了.这些你觉得足够了吗.”

苏北大怒:“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不好好冷静下來好好想想.我岂是你想的这种人.我之所以放在这里.是因为手里沒钱.”

“我现在很冷静.我冷静的想了想.觉得你与周曼更合适.“柳寒烟把手对着苏北伸出.“钥匙给我.我自己去维修.”

苏北紧紧皱着眉头.手抓住对方的手:“先回家.”

“给我.”柳寒烟剧烈挣扎.“反正我一个人独处惯了.你去跟着你的周曼便行了.反正咱俩也只是名义上的……”

苏北心知要遭.柳寒烟这妮子要开始乱來了.

急忙抱住柳寒烟.把她的头紧紧埋在自己的怀中.这才阻止了她说出更冷酷的话.

“唔唔唔.”柳寒烟挣扎.

“别闹.你需要冷静.咱俩是夫妻.外界也是众所周知.你哪里一个人独处.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我都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唔.唔唔.……你还顾及……你的脸面……”柳寒烟双手狠狠地拍打苏北的胸口.

苏北把她抱向车内.口中说:“我要是这种人.怎么还会一直在你身边.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你就不能冷静一下.难道又想让那件事情发生.”

他把柳寒烟直接塞进车内.

“以前你不是这种人.现在就指不定了.”车内反锁.柳寒烟情绪激动之下.直接要从沒了玻璃的车窗爬出.

苏北冷哼一声.强行把柳寒烟按住.安全带给她系上.

“陪你的女神去.这车我自己会去维修.”柳寒烟扯开安全带.

“我沒工夫陪你玩.跟我安静点.”苏北给她扣上.见她又要打开.苏北车也不开了.直接按住柳寒烟的双手.

“要是现在你的女神被人占便宜了.那还了得.赶紧去当护花使者.”柳寒烟盯着苏北说.

“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苏北怒视柳寒烟.

“我是什么样子关你什么事.这公司你想如何弄就如何弄.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妞还随便你泡.我可供不起.”柳寒烟毫不留情.

苏北皱着眉头看着柳寒烟.他忍住了回击柳寒烟的话.因为他不想再那件事情重复发生.

“怎么了.哑了.傻了.”

“……”

“说话啊.你不是很厉害吗.福尔摩苏、国民老公.”

“沒你厉害.”

“苏总这么谦虚干嘛.”柳寒烟阴阳怪气地说.

“你给我闭嘴.”苏北阴沉着脸冷冷地对柳寒烟说.

这一气势着实吓到了柳寒烟.话中竟然带出了杀机.

“给我离开这车.你就可以不用听我呼吸了.”柳寒烟情绪再次激烈起來.

苏北压着怒气看了一眼柳寒烟.一句话不说.

“刚刚的气势去哪了.继续啊.”柳寒烟冷哼一声.

苏北不想说话.想让柳寒烟冷静下來.

过了十分钟.前五分钟.柳寒烟一直在发泄.发泄着这几日对苏北的不满.

后五分钟.她的声音渐渐小了起來.后來直接陷入沉默.

两人一车陷入到沉默之中.

虽说身体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本钱.但是精神上要是累了.身体也会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和孤独.

柳寒烟吹着风.在沉默中看着冰冷的大楼.一直看着.

忽然间.苏北发动了汽车.

“放我出去.”柳寒烟的声音依旧很冷.

苏北不听.开车前往海棠小区.

柳寒烟见状.并沒有再次出声.

看來.之前的她确实处于情绪激动之中.说的话都不带脑子便一口气说了出來.

此时.冷静下來的柳寒烟内心反而有些愧疚.但是此时她说不出任何道歉的话.依旧固执地冷着脸.

安安静静地到达海棠小区.解开车门门锁.柳寒烟不理苏北.转身就往别墅走去.

苏北把车放入车库.进入别墅.只见到钟绅陪着蒋吟吟看电视.

“寒烟呢.”苏北问了一声.

“哥哥.姐姐她什么都沒说就进卧室了.”蒋吟吟小声提醒.看來她也察觉到了柳寒烟的变化.

钟绅看出两人的不对劲.走向苏北低声说:“苏先生.寒烟可是在外面受到什么刺激.”

“最近公司方面的事情给了她压力.我去安慰安慰.”苏北不想给钟绅太多负担.

虽然他清楚钟绅已经将柳寒烟当成女儿.但是苏北对于自己感情上的事情.他想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苏北上了二楼.走进卧室.

“出去.”柳寒烟脱了鞋躺在床上.用被套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