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憋催的刘婷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我沒有这点身手.只怕死的人就是我了.而你是否会放过我.”苏北眯着双眼说.

刘三求饶沒有结果.退后一步让剩余的兄弟们拦住苏北.而他则是在一处车间的隐蔽处拿出一把來福.

这是他私藏于加工厂的热武器.主要是用來应对最危急的时候.

“都闪开.”刘三狰狞着脸.“把我逼急了.我他娘的什么都干得出來.”

苏北冷笑:“都不用你吩咐了.”他以极快的身形把四周的所有人全部打趴在地.再也起不來.

“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东西本不想拿出來.既然你一意孤行.今天就常常它的威力吧.”

刘三说完.走向苏北.手中的來福对准苏北的脑袋.

苏北冷冷地看着刘三说:“三秒之内放下你手中的武器.否则你今天就交代在这里吧.”

“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刘三走进苏北.一枪喷射出去.

“轰隆.”

一声枪响传遍整个加工厂.

刘三的神情冰冷.但见到毫无伤势的苏北时.吓得脸色苍白起來.他犹如看到了鬼一样.后退摇头:“怎么会沒事.这枪近距离就可以让你的脑袋消失.”

“当然沒事.”苏北张开掌心.弹头直接掉落在地上.

“鬼啊.”刘三吓得坐倒在地.这超出了他的世界观范畴.眼前这个青年根本就不是人.

也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警方穿戴好防护服刚刚准备进來.一听见枪声.立马紧急行动起來.

很快.警方控制住了在场的情况.

刘婷丽身穿防护服.手持手枪.带着刑警控制住刘三以及他的手下.

苏北从刑警人员的双眼中判断出刘婷丽是谁.但是他并沒有声张.他装作看不见.悄然离去.

刘婷丽接到王局的命令之后來到城西的巷子口.她的心中震惊.这里正是之前她收拾掉五个痞子的地方.也是她遇到苏北的地方.

如果这里是流感病原体所在之地.那么她被感染的几率肯定是大大增加.

难道说.她真的感染了病毒.而苏北逼迫她喝药施针也是因此.

之前她狐疑是苏北做作.联想到在苏北车内车窗上的紫色液体.在看到此时的苏北时.眼神复杂不已.

“等等.”作为刑警.自然不能够放走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特别是这里还是病毒感染源.一旦让其中的某个人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刘婷丽认为苏北沒有认出自己.她叫住苏北.

其余刑警认识这位大人物.所以并沒有对苏北有过多的为难.如今.隔着防护服的刘婷丽叫住苏北.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忙各自的事情.

“你应该就是王局所说的报案者吧.”刘婷丽微微压了一下声音.“我们还不确定你是否被感染.只能够跟随我们前往病毒预防控制中心接受诊断与治疗.”

“这个你就不用多心了.刘三是个麻烦人.要查查他.”苏北沒有揭穿刘婷丽的身份.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倔强.”刘婷丽脾气上來.瞪了一眼苏北.

苏北笑:“你真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她也是个刑警.挺漂亮的女孩.就是脾气不怎么好.”

“哼.别贫.”刘婷丽脸红了.但是隔着防护服所以并沒有被人看出來.

“我又不穷.”

刘婷丽刚刚对苏北产生好感.立马又散了几分.她拿出手铐直接拷上苏北.冷冷地说:“先回去接受治疗.”

“那你拷我干什么.”苏北瞪眼.“有你这样对待帮助你们破案的大侦探吗.”

“你管我.”刘婷丽想起之前苏北对自己做的举动.心里寻思给他点教训.“我们只是猜测你是报案者.并不确定你就是.”

苏北摇头:“简直太像了.就跟刘婷丽一样.虽然长得一般般.能够看得进去.不至于让人吃不下饭.就是脾气属狗的.见人就咬.”

周围的刑警憋着笑.这小子太坏了.现在他骂的人就在他的面前.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真的不知道.

刘婷丽的双眼都快喷出火了.她忍着发怒的冲动.冷冷地说:“封锁现场.不能让任何人离开这里.都给我干活.”

“张宇你笑什么笑.赶紧给我联系市局.增派支援.”刘婷丽差点就要暴打这小子.

“看什么看.”刘婷丽见苏北装模作样地看着自己.用手推了他一把.

“你以为我在看你.别自恋了好不好.隔着一副面罩.指不定是个丑八怪.”苏北冷哼一声.

“给我闭嘴.”刘婷丽扬起手就要给苏北一下.但是还是在半空中止住了.

“泼妇.”苏北低声说.

“你现在身上多了一条罪.妨碍警方办案.对警方人员口语侮辱.”刘婷丽冷笑.她见现场已经控制好.便说.“张宇继续控制场面.这小子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我亲自送回市局审讯.”

她从苏北的身后按住肩膀.离开了刘三加工厂.

至于刘三等人入狱的事实已经是铁打铁的稳当.而警方想要从他这个加工厂寻找出肉食供应商只怕是不可能的.因为刘三是通过私下交易取得肉食.

也就是说.刘三对这场禽流感事件的黑锅是彻底背定了.

走出巷口.苏北见四下无人.挣脱开手铐.闪到一边.转身对着还沒有反应过來的刘婷丽笑:“你这个母暴龙.拜拜咯.想要抓我.也得有这个本事.”

他说完便跑.

刘婷丽反应过來.大怒之下去追.可惜一身笨拙的防护服此时却成了她的绊脚石.

刚走两步她便不得不停了下來.愤怒的双眼看着苏北离去的身影.

“你这个流氓.占我便宜.骂我丑.让我丢脸面.你等着.我这辈子都跟你沒完.”刘婷丽愤怒地大喊.

她现在想转身回加工厂是不可能了.她不可能说苏北在她面前逃走.所以她只能回來.

但是现在回市局又沒有理由.思來想去.她一跺脚回到车内.生着闷气.沉默而愤怒地看着前方的道路.

苏北拍拍手走人.刘三加工厂的事情解决之后.袁水很快也会被洗刷罪名.避免旗下产业的损失继续扩大.

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4S店.

他刚刚來到店面前.一辆熟悉的炫酷红色奥迪超跑出现在眼前.

下了出租车走进奥迪.忽然一到熟悉的声音往他喊來.

“兵哥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时尚性感的安琪儿在店内对苏北招手.

苏北抬头一看.内心恍然.他就想这辆车怎么就这么熟悉.原來是安琪儿开的那辆.

当初他还替安琪儿用这辆奥迪参加过一次地下车赛.

“真巧了.你不去追你家刘哥.怎么跑着來了.”

“都怪你咯.刘学现在天天往你家媳妇哪里跑.别的不说.对付我的理由倒是一大堆.什么公司业务忙.招标会马上就要召开.乱七八糟的.”安琪儿依靠在门前.摊手.

“你正好去找我媳妇.这么好的理由不找.”

“去了才叫难受.你是想让我一个人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着无聊的杂志.等一早上或者一下午才能见到刘学与你媳妇一面吗.”

安琪儿上前搂住苏北.走进店内.笑看着女店主:“这是我姐妹.当初买奥迪的时认识的.”

“你好.我叫苏北.”既然是安琪儿有意介绍.他自然得有相应礼仪.

“我叫杨雨.真是沒有想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福尔摩苏.”女店主中年阶段.但风韵犹存.一身富贵样.但双眼透露出的精明让苏北知道这个女人也是个女强人一类.

“过奖了.”

“怎么样.我哥们厉害吧.”安琪儿扬了扬小下巴.

“哪一方面.”杨雨略含深意地说.

安琪儿笑着说:“这个你就得问他了.”她用肩膀碰了一下苏北.

“综合來说都厉害.”苏北嘿嘿一笑.

“你媳妇肯定深有体会.”安琪儿不顾场合地大笑.

几人在这里聊天打屁.最后女店主才知道这位福尔摩苏是來维修奔驰的.

女店主喜欢苏北的直爽以及招标会上所做的一切.因此做事方面也直率.因为有安琪儿的关系.苏北避免被坑的情况出现.

其实.对于汽车方面他恐怕比谁都熟悉.当初进入特种部队时.必须要熟知各种枪支弹药.飞机坦克.基本常识就是要从这些各类轿车入手.

想要坑苏北.就要看苏北有沒有心情自愿被坑.还是准备反坑一把对方.

“沒想到你竟然把这车弄成这样.也真够佩服你.”安琪儿陪着苏北來到维修区域说.

“事出意外.”

“当初你媳妇的姐姐用的就是这辆车.她不生气的你才怪.”安琪儿已经预感到柳寒烟那个脾气妞大发雷霆了.

“你猜对了.”苏北指着手臂上的牙印.“真狠.还好我皮厚.挺了过去.”

安琪儿拍着苏北的肩膀:“沒想到你还是一个妻管严.也不知道你这个国民老公是怎么在她身边存活下去的.”

“你还是多想想你家刘学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