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世界上有两种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张口刘学闭口刘学.难道你喜欢我.”安琪儿故意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苏北.

“我倒是不介意接受你.”苏北与安琪儿对视.故意认真地说.

“那可说好了.我当正妻.柳寒烟那小妞只能够做陪嫁丫鬟.”

苏北心中无语.这家伙还真敢说.连谁是正房二房都计算的这么清楚.

“怪不得刘学不接受你.这么沒正经.”

安琪儿却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苏北看得出來.她是无奈的笑.

“还是说刘学是个弯的.”苏北怪异地说.

“你才是个弯的.见到女的都直不起來.”安琪儿白了苏北一眼.她看着维修区正在维修的奔驰S600.撇嘴.“他一直以來都好像很顾及我什么似的.

苏北回想起來.刘学这家伙的经历跟当初的自己差不多.也是从部队之中走出來.

当初他对自己说过为什么不能够跟安琪儿在一起.那是因为他手里带着鲜血.不知道何时何地会被仇家追杀.

不能辜负安琪儿的一片好意.

苏北想到这里.摇了摇头.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如果不是柳寒雪临终前的嘱托.他可能早就在云缅边境与地方同归于尽了.

此时的他情绪微微有点低落.看着眼前的安琪儿.他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想什么呢.难不成是在为我出主意.”安琪儿用胳膊碰了一下苏北.

“我在想以你的条件为何会一直对刘学一往情深.”

“想知道吗.”安琪儿嘿嘿一笑.靠近苏北.

便宜不占白不占.反正是对方自己贴过來的.他也靠过去说:“你说吧.”

安琪儿哼了一声.后退一步说:“去年春天他救过我.”

“原來是英雄救美.美女一见倾心.”苏北笑.

安琪儿拍了一下苏北的肩膀.满不在乎地说:“想追我的都快成一个连了.身价身份比刘学高的不知道多少.但是他之所以让我有印象.说因为当初他对我说过一句话.”

苏北很好奇这样一个看似玩世不恭.实际上对爱情有洁癖的安琪儿.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第一句话就被刘学吸引.

“说來听听.”他靠在大门前.

“你又不是我闺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安琪儿对此呲之以鼻.

“我是你哥们.”

“哥们也不行.”安琪儿说完想了想.靠近苏北.“其实当初他对我说过的话.你曾经也对我说过.”

苏北吃惊:“那我还真是晚了一步.”

安琪儿大笑:“确实.”

两人聊天打屁.忽然在4S前的门口有吵闹声传來.

苏北抬头望去.嘴角一笑:“是个熟人.”

安琪儿看去.警惕地对苏北说:“杨雨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是欺负她.我去告你媳妇去.”她知道苏北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要用武力制服他几乎不可能.因此只能够从他的软肋入手.

“虽然是个熟人.但与我有点矛盾.”

“那正好.”安琪儿拉着苏北的手走向店门口.

“你们这里还是不是劳斯莱斯江海店了.”青年身穿白净的休闲西装.冷冷地说.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确实是劳斯劳斯江海点.不过你想要在店内进行免费维修与服务的话.需要你提供给我们这辆车的相关信息.”杨雨非常亲和地说.

“这就是你们的态度.我这车才买了不到三年.还需要出示什么证件.你们是怕车辆维修的高昂费用给你们店带來负担是吧.”青年不屑地看着杨雨.“你们这些商家果然沒什么好货.

杨雨心中怒.但是不得不低声下气.

安琪儿走上前听到此话.大怒之下冷冷地说:“想说你是土包子吧.你身后又摆着一辆劳斯莱斯魅影.说你是钻石王老五吧.又与车的品味跟不上.”

“江海人果然脾气大.就是有一点不行.沒钱沒势还给自己添砖加瓦.自以为自己品味很高似的评头论足.”青年鄙夷地看了一眼安琪儿.

忽然间.他注意到安琪儿身旁的苏北.当下就笑了:“原來是你这个土包子.怎么着.來这里维修你的爱车.”

“钻石王老五.你连我朋友的话都听不懂吗.”苏北指着青年身后的劳斯劳斯说.“劳斯劳斯在全国都有经销商.这里也是其中之一.”

他继续说:“车主购买的劳斯劳斯只要在四年之内都可以进行免费的无里程限制保修.”

青年的脸色尴尬了一下.他冷哼一声:“兀自逞强.自以为很懂.其实是个只会开废车的垃圾.”

杨雨听后脸色也沉了下來.她好久沒有碰到这种沒素质的人了.作为豪车的拥有着.应当有与豪车一样的品味.

但眼前这青年目中无人.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你的车买了将近三年.应该知道每一个劳斯劳斯分店为车主的车进行维修时.并不会造成分店的损失.”苏北眯着双眼说.“难道说你这个品味高端的人并不知道.”

“不懂装懂.”青年看向杨雨.“那你作为分店店主.为何还要拒绝我的要求.”

“因为劳斯劳斯是给品味高端的人驾驭.如果车主与车的信息不一致.分店进行维修的话会被总部惩罚.”苏北冷笑.

他见青年说不了话.淡淡地说:“她不过是想让你证明一下你与这辆车的关系.之前看你说的意思.似乎并不知道劳斯莱斯的维修与服务啊.”

安琪儿拉住杨雨的手臂.不屑地看了一眼青年.说:“知道我刚刚说的意思了吗.”

青年脸色阴沉:“原來你们与店主有关系.想必早已经串通好了來打压我是吧.”

“我所阐述的是事实.而你才是不懂装懂.”苏北想了想.笑着说.“那好.我就代替店主对你的车辆进行维修.”

杨雨震惊地看向苏北.她皱眉:“苏先生怎么自己擅作主张.”

苏北罢了罢手.继续说:“当然.我是有条件的.”他走向店门口.指着劳斯劳斯魅影.“请问一下车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说了你也不懂.”

“哦.我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轮胎.”青年冷笑.“不过是换一个轮胎.既然不需要你家店进行负担.为何还要处处为难我.”他看着杨雨.然后再看向安琪儿以及苏北.

他眼神中的意思就是这三个人联合起來在打压他.

杨雨嘴角一笑.苏北上前替杨雨回话:“很抱歉.劳斯莱斯购买后的四年内虽然能够进行无里程限制保修.但是并不包括轮胎以及车窗.”

安琪儿大笑:“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沒素质沒文化还要强装的.俗话说就是这种人要的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还有一种就是高素质高学历却低调的.俗话说就是低调内涵有气质.”

“你猜猜她对你的评价到底是哪一种人.”苏北附和.

杨雨偷偷笑.但毕竟是分店店主.很快便内敛.

青年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的手紧紧地捏成拳.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这几人是在耍自己.

“你们的样貌我记住了.很久沒有人让我这么愤怒了.”他指着苏北.“我想要的女人.谁都不许碰.既然这车的轮胎不进行免费保修.那我自费.”

“抱歉.请出示相关证件.”杨雨心平气和地说.

青年确实拿不出來.因为这辆车是二手黑市转交给他.根本就是一辆黑车.但因为车的奢华.在路上也沒有任何交警敢对他指手画脚.

“开这种车确实很爽.对不对.可惜你别动它.也不知道这车你是从哪里得來.”苏北阴阳怪气地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深深记住眼前这青年.刚刚这青年威胁到了周曼.

“是与不是.不是你这种人能乱猜的.”青年盯着苏北.“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做张涛.今后我会与你们经常有接触.”

他转身进入车内.嘴角带着丝丝冷笑.伸出头來说:“当然.至于是不是麻烦.你们自己去好好想想吧.”

“吊炸天青年.注意别在把车损坏了.否则沒有任何一家劳斯莱斯分店为你免费维修.”安琪儿大笑.

见这人离去.杨雨松了一口气.转过來对苏北道谢:“苏先生才是那位低调内涵有气质的人.刚刚多谢您的解围了.”

苏北罢手说:“要谢就谢安琪儿吧.谁叫我是她朋友呢.而且那张涛确实与我有些矛盾.”

安琪儿迫不及待地想解开心中的疑惑.她打断杨雨与苏北的对白.说:“兵哥.你的胆子真大.难不成真的提前知道劳斯莱斯的轮胎有问題.”

这也是杨雨想问的.

“陈旧与翻新我还是分得出來.而且轮胎的破损是否严重.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苏北看向安琪儿.

“我沒太注意看.那家伙太气人了.竟然说我们江海人沒素质.”安琪儿扬了扬小拳头.

杨雨笑着说:“侦探可都是仔细活.苏先生的别称福尔摩苏果然有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